莫紀羽手攥緊了些,「我可能會忘記你。」

「!」夏陌歆眸形微張,連身形都是一頓。

莫紀羽眉心擰起,「我的代價是要替她試藥。」

「這個葯是關於大腦方面的,所以可能我的記憶會出現問題。」

「嗯。」夏陌歆只是握著他的手,看著他。

莫紀羽眉心擰起,抬眸,剛想開口,夏陌歆就笑了下,「沒關係啊,到時候我再讓你喜歡上我不就行了。」

「而且……」夏陌歆鬆開了他的右手,接著牽起了他的左手,左手中指上,兩枚銀色的戒指交輝相映,「我們可是有婚約的!」

夏陌歆嘴角勾起,眉眼彎彎的模樣好看,「無論怎樣,我們都會在一起。」

「嗯。」莫紀羽擰了很久的眉心終於舒展開來,嘴角勾了下。

夏陌歆看他鬆了口氣的樣子,大著一雙翡翠的眸子往前湊了點,嘴角勾起,「終於輪到我安慰你了吧~。」

莫紀羽頓了下,眉梢半挑,毫不示弱的向前湊去,「是啊,那你是不是應該安慰到底啊。」

夏陌歆頓了下,看著他一下湊近,臉頰很不爭氣的紅了起來,卻還是硬氣回道:「不應該!」

莫紀羽嘆了口氣,又用右手牽起了她的左手,「我最近好久都沒休息好,好累~」

夏陌歆側眸,認真關心,「那今天就回去好好休息休息。」

莫紀羽微嘆了口氣,「哪裡有時間啊,回去休息也沒多少時間就天亮了,四大家族新一任上任,要忙的肯定不少,又休息不了了。」

夏陌歆眉心微擰了下,「我給你放些安神的花在辦公室里。」

莫紀羽側眸笑了下,「辦公室里放安神的花,安神過頭睡著了怎麼辦?」

夏陌歆眉心輕擰,仔細思考,道:「嗯……那凝神?」

「不用了。」莫紀羽空著的手拿出來輕輕的摸了摸她的發。

夏陌歆眉心微擰,是真的心疼他,「快點回去吧。」

莫紀羽側眸,深褐色的眸子眸光落在她身上是總會帶上柔,「真的心疼我,想讓我好好休息?」

「肯定啊!」夏陌歆擰眉。

莫紀羽笑了下,氣息猝不及防的打在了她的耳邊,「那你親我一下。」

「?!!(//·/A/·//)!」夏陌歆很不爭氣的再次臉紅了,還是滿臉通紅,「你,你一天到晚在想什麼啊?!你……」

話還沒說完,夏陌歆肩上就多了重量。

夏陌歆愣了下,「羽?你怎麼了?羽?!」

夏陌歆側眸,伸手將莫紀羽的臉對著自己,看見他只是睡著了,才鬆了口氣。

夏陌歆斂眸,眸光落在了他的睡臉上。

睡著了的莫紀羽,長長的眼睫微微斂下,冷白的膚色和季洛辰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只是因為兩人氣質的關係,才會顯得季洛辰比較白。

稜角分明的側臉,比之前還要明顯,就連顎骨都顯眼不少,眼底一層不算明顯的青色,證明了他這些日子來辛苦。

夏陌歆修長白嫩的指腹輕撫著他的臉,眉心微擰了下,眸里的心疼毫不摻假。

一切的情緒都化作了一個低眸下去,微涼的軟,不過一觸而離,熱度卻真實的留在了那兒。

嘴角似有若無的勾了下。

莫紀羽眼睫動了下,似是剛醒一般,抬起眸來,問她:「我睡著了?」

夏陌歆臉頰微紅了下,微微斂眸,「嗯。」

莫紀羽嘴角微勾了下,偏眸過去,「怎麼了?」

「沒怎麼。」夏陌歆避開了他的眸光,「我們快走吧。」

「嗯。」莫紀羽牽著她的手,嘴角帶笑,「我剛剛睡了很久嗎?感覺精神了好多。」

夏陌歆臉頰又是一紅,低了下眸,「沒有。」

莫紀羽嘴角勾起,「是嗎?」

「嗯。」夏陌歆低著眸。 「……」

為什麼……只有他們兩個了?

陌歆和莫紀羽約會去了,何禹微和落芊去和爸爸媽媽報告任務情況了起了,那季洛辰呢?

還有站在外面的季秘書,你為什麼又走了呢?

房間內,沉默的出奇,只有葉雨晴和樂宇軒兩個人。

魔導屏幕也早已經關掉。

兩個人都規規正正地坐在兩個對立的沙發上,局促不安,眸光亂飄,不小心對上不過一秒就會低下頭去。

「那個……」

「那個……」

兩人同時開了口,因為這個,讓兩人覺得更尷尬了些。

「你先……」

「你先吧……」

兩個人再次同時開口,又低下了頭去。

樂宇軒,你能不能爭點氣?真的是沒用死了!

樂宇軒深吸了口氣,還是率先開了口:「那個……」

「到……到!」葉雨晴看見對面的人愣了下,自己簡直想找個洞口鑽進去。

樂宇軒頓了下,低了下眸,不自然道:「他們出去了,要不,我先送你回家?……」

「嗯……好……」葉雨晴完全不敢抬頭。

因為不能兩人都喝了點酒,不能駕駛魔導飛行器,只能走回去。

葉雨晴和樂宇軒並肩走在路上,規規正正的走著,后脊挺的筆直,時不時側眸過去看一眼。

心裡不斷的在後悔,為什麼之前要嘴饞讓季秘書拿酒過來啊。

葉雨晴輕咳了下:「呃……那個……」

「在……在!」樂宇軒剛剛側過去一點點的眸瞬間又移了回來,身形一震。

葉雨晴斂了下眸,越說聲音越小,到最後簡直是蚊鳴的聲音大小了,「我沒喜歡過一個人,也不是很清楚,喜歡是什麼,但是吧……就是,我,我會很想見你……」

「但是吧,見到你之後,我又會想逃,然後,就每次都沒辦法和你說什麼。」

晚上凌晨一二點,這條街道上並沒有多少人,四月的天還帶著點涼。

尤其是凌晨的時候,還需要披上一件大衣圍著。

晚風吹過,沒有魔力護體,還是會打個寒顫。

葉雨晴深吸了一口氣,微微低了下眸,雙手不斷的繞著衣角,抬起了眸子努力去看他的眸,「我,我不知道這算不算是喜歡,但是,就是,我不想,見不到你……」

最後的一句的聲音小到樂宇軒都沒聽見,但前面的話足以讓樂宇軒耳朵半紅。

「呃……」樂宇軒低了下眸,耳朵紅了大半,抬眸對上她帶著些微縮的眸光,「我,我覺得這應該就是喜歡。」

葉雨晴白皙對我臉上本來就帶上了紅,現在聽到這句話,更是整張臉都紅透了,低下頭去時,嘴角忍不住的勾了下。

葉雨晴抬眸,「咳……所,所以……我們……」

還沒等她說完,就聽那邊傳來了聲音:「我喜歡你,能請你做我的女朋友嗎?」

葉雨晴剛想抬起眸,就那麼頓在了那兒,嘴角的抑制不住的弧是溢出嘴角的甜。

樂宇軒低著頭,雖然是因為剛剛聽到了那一番話,才鼓起勇氣在表白的,但還是很緊張,掌心都溢出了汗。

葉雨晴抬眸在看見他彎腰彎了九十度,直直向著她伸手的時候,禁不住愣了下。

這是……什麼……?

恕葉雨晴情商低,也不是很懂這些事,沒見過這樣的。

「噗……」

葉雨晴還是忍不住笑出了聲,樂宇軒聽見之後,也才發現了自己的動作不太對,應該要直視這對方才對。

他也不是很了解這些事,慌慌張張的抬起了眸,「不是,那個,我說的話是真心的!但是……那個……不是……就是,就是……」 葉雨晴看著他慌慌張張不知該怎麼解釋的樣子,忍不住笑了下。

「就是,那個……我就是本能的就,因為,我每次談很重要的事情的時候,決定好了,然後就會握手,所以,所以我才……」樂宇軒是真的語無倫次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

只是掌心突然傳來的溫度讓他連還要繼續解釋的話語都頓住了,眼前水藍色的長發在空中劃過一道道的弧,還帶著點清香。

「距離不遠了,我自己可以回去,拜拜!」

葉雨晴的嗓音在身旁響起,樂宇軒愣愣的側眸看葉雨晴跑開的背影,「拜拜……」

一會兒之後,樂宇軒才將那隻手抬了起來,上面像是還留著些餘溫。

樂宇軒愣愣的看著那隻手,站在原地,傻傻的笑了。

直到過了很久之後,他雙手抄進了兜,看了眼葉雨晴走回去的方向,又笑了下。

這一笑,就笑了很久,直到回家之後,嘴角的弧度也沒有降下半分。

葉雨晴這邊,一回家就直接跑回了房間,手一掀被子,將自己包在了裡面,混來滾去的,嘴角也一直沒降下來。

最後從裡面露出了一個頭,又想起了剛剛的事,嘴角的弧度笑的好看,又把頭埋進了被子里。

體溫在不斷的攀升,最後還是熱了,從被子里出來了。

不過也還是安穩不下來,站了起來,不停的走來走去,嘴角的弧度根本抑制不住,臉都是紅的。

一會雙臂又抬了起來,將頭埋了進去,蹦蹦跳跳的,因為剛剛在被子滾來滾去有些亂了的單馬尾也跟著一跳一跳的。

最後蹲在了那兒,拿出了魔導通訊儀。

樂宇軒的魔力很早就存在了裡面,魔力存入之後,魔導通訊儀上就會有發消息和通話的按鍵。只是她一直都沒怎麼在意,也有聊完天就刪記錄的習慣,前段時間又沒好意思聯絡,所以她和樂宇軒的通訊消息記錄是空的。

現在葉雨晴捧著魔導通訊儀,笑的甜甜的,甚至有點傻,打開了通訊消息記錄的頁面之後,看著那空白的一片。

眉心剛微擰了下,嘴角剛要下去一點,就又看見了左上角的「樂宇軒」三個字,嘴角的弧度瞬間就不減反增了。

一下就撲到了床上,裹著被子滾來滾去。

就突地聽見了魔導通訊儀的提示音,幾乎是在瞬間就彈了起來,看見上面原本一片空白的地方多了一個白色的框框。

半月天使 甚至還沒看清楚框框裡面的字是什麼,葉雨晴嘴角的弧度就抑制不住的上揚了。

大概是因為在皇宮裡面做了不少禮儀的訓練,葉雨晴知道作為女孩還是應該要矜持一點的,深呼吸了兩下,勉強平復了一下心跳,才很認真的回了一條信息。

回了之後,就抱著魔導通訊儀傻笑。

接到信息的這邊,情況差不多一樣,看著那邊發來的信息,抱著魔導通訊儀傻笑。

不同的是,樂宇軒這邊的通訊消息記錄是滿的,多數的綠色框框和相對較少的白色框框滿滿當當,還可以上滑好幾次都滑不到頂。

不過只是幾個框框而已,連條語音都沒有,框框里的字也不多,卻讓兩個人高興了一晚上。

葉雨晴是看著這一段記錄睡著的,嘴角的笑就沒停下來過。

被放在床頭,有著水藍色領結的小熊,今天第一次失寵了。因為它的主人哪怕是在睡著之後,也是將魔導通訊儀抱在了懷裡的。

更別說是樂宇軒,在自己房間一陣歡呼雀躍,捧著魔導通訊儀看了半天,最後又把以前全部的記錄都翻了出來,看了一遍又一遍。

哪怕是在終於下定決心,放下魔導通訊儀,準備在久違的休息時間好好休息一下的時候,也在床上翻來覆去好一陣。

結果還是沒睡著,捧著魔導通訊儀看了一晚上。 夏家舊址。

夏陌歆將手中的紙張夾在了文件夾里,放在一邊,抬眸,「這幾天還有人來嗎?」

旁邊站著的是季衍,由於夏陌歆剛上任,沒有能用的人手,被派到了這邊來幫忙處理事務。

季衍將文件夾一收,抬眸,嘴角淺勾了下:「沒有,大部分想要來的人早在剛上任那幾天都來了,最近這些天,夏家很安靜。」

「嗯。」夏陌歆起身,「我去一趟莫家。」

季衍身形修長,「莫家少爺應該沒空。」

夏陌歆身形一頓,回眸,「我是要去看看那邊狀況怎樣,不是去看他。」

季衍微長黑髮下的藍紫色眸子微彎了點,淺淺勾唇,「知道,只是莫家少爺從一天前去休息后就再也沒有起來,現在去,也不知起來沒有。」

再也沒有起來?

私婚密愛 夏陌歆想起他說的交易,眉心擰起,「我去一趟,今晚回來,請您講文件夾放置好。」

「是。」

……

「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