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瘦弱的青年見到根子哥媳婦真的認識進入這裡的客人,頓時不由看向華新打量了起來。畢竟能夠進入這裡消費的客人,那一個不是非富即貴,要是得罪了什麼人,自己可得吃不了兜著走呢。

不過,華新一副簡簡單單,普普通通的打扮,頓時就讓瘦弱青年輕視了起來。

「切。」

「就一個普普通通的傢伙,還以為會是什麼人呢!」

瘦弱青年見此,便肆無忌憚起來:「今天,便是天王老子來了,也救不了你!跟我走!」說著,便拽著根子哥媳婦往裡面走去。

萌妻甜如蜜:封少,超寵噠! 「救我!」

根子哥媳婦哀求的看著華新。

「慢著。」

華新淡淡的說道。

「你想幹什麼,勸你別多管閑事。」

瘦弱年輕惡狠狠的瞪了華新一眼。

「啪!」

華新臉色一寒,走了上去一個耳刮子便閃了過去。

經歷了万俟德政一事,華新骨子裡面的冷漠邪性被徹底的激發了出來。

「滾!」

華新一巴掌直接把那個瘦弱青年給扇飛了出去,半邊臉都腫脹了起來。

「新娃!」

根子哥媳婦彷彿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似的躲在了華新的身後,驚慌失措的看著那名瘦弱的青年。

「啊……」

「撲通!」

皇后是朕的黑月光 瘦弱的青年被華新一巴掌扇的撲通一聲,就跌坐在了地上。

張嘴便吐出了滿嘴的牙齒,鮮血橫流。

「你你……」

「你找死!」

瘦弱青年看著滿地的牙齒,心裡的怒火騰騰的冒了出來。

他豁然站了起來,衝到吧台位置,抱起一個擺件,就朝著華新砸了過去。

碰!

還沒等瘦弱青年砸到華新頭上的時候,華新猛的一個踏步,一拳狠狠的砸在了對方的小腹上。

「啊……」

瘦弱青年頓時只覺得肚子裡面的腸子都痙攣了起來,結成了一團一般,異常的痛苦,整個人如同蝦米一般拱著,舉過頭頂的擺件咚的一聲就掉在了地上。

「走!」

華新理都沒有理會瘦弱青年,抓著根子哥媳婦的手,就向著裡面走去。

「啊……」

「新娃,你帶我去什麼地方?」

根子哥媳婦如同驚弓之鳥一般。

「我來這裡見人,你跟著我就是了。」

華新抓著根子哥媳婦的手說道。

「哦!」

根子哥媳婦心有餘悸,但此刻在蓉城裡面人生地不熟,雖然心裡懼怕,卻只能跟著華新,還任由華新抓著她的小手。

「你給我等著,虎哥一定不會放過你的!」瘦弱青年捂著腸子都快要打結的肚子,威脅著華新道,「這一邊的場子,都是虎哥罩著的,你就等著死吧。」瘦弱青年威脅著華新。

「新娃!」

根子哥媳婦聽見了瘦弱青年的威脅,不由害怕的道。

「虎哥是放高利貸的,手下很多人。」

根子哥心有餘悸的說道:「根子就是被他們給騙了,欠下了高利貸!」

「怕什麼,這不是有我么?」

華新握著根子哥媳婦的小手,傲然的道。

「哦哦!」

根子哥媳婦雖然這樣點頭著,但心裡卻還是很怕。

華新握著根子哥媳婦的小手,旋即就按照趙國棟的指示,到了相應的包廂裡面。

「你們裡面請。」

服務員沖著華新和根子哥媳婦說道。

華新握著根子哥媳婦的小手,就進了包廂。

「哈哈哈。」

「華老弟,終於把你給等到了!」

趙國棟早已經在包廂裡面等候著了。

包廂裡面就只有趙國棟一人,他雖然也想邀請孫浩和張正兩人,但兩人的身份畢竟不適合來這樣的場所。

「趙老哥。」

華新笑著沖著趙國棟點了點頭。

當然,這一聲趙老哥還是看在彭媛媛的面子上給的,否則……呵呵。

「這位是?」

趙國棟不由看向臉蛋還算精緻,一副害怕模樣的根子哥媳婦道。

「這是我鄉里的一位嫂子。」

華新隨口說道。

「華老弟,請!」

趙國棟邀請華新坐下,旋即拍了拍手。

這個時候,媽咪立刻推開房間門走了進來,熱情的道:「幾位老闆,你們想要那個類型的菇涼啊。」而她的眼睛頓時就落在了根子哥媳婦的身上,不過卻只是多看了一眼罷了,什麼也沒說。

「把你們這裡最好的紅牌都叫出來,讓我老弟挑一挑!」趙國棟豪氣的說道。

「不用了。」

「這些庸脂俗粉,根本入不了我的眼,倒是多謝趙老哥的好意了!」華新隨口說道,心裡卻補了一句,如果讓彭媛媛嫂子過來的話,我倒是不會拒絕。

「你看看我,是我安排的不夠周到。」趙國棟立刻明白了過來,旋即笑道,「不過呢,讓她們伺候伺候倒也無所謂。」

「隨意。」華新揮手道,而根子哥媳婦不由拘謹的呆在一邊。

「華老弟啊,這次可多虧了你啊。」趙國棟感嘆的道,「本來因為上次酒會的事情,上面的領導就已經批評了張哥,要對我的產業進行審查和檢查,這不是找事么?我都還沒來得及向華老弟你求援呢,沒想到你這麼快就把万俟家給收拾的服服帖帖的,就連李宏光都已經落了馬。」趙國棟不由感嘆的說道,心中對於華新不給自己面子逼迫万俟南山下跪的事情,再也沒有任何的怨言。

「那就好。」

一聽見万俟家三個字,華新眸子裡面就閃爍著陰冷之色。

如今已經找到了根子哥的媳婦,是時候該離開蓉城前往東海,找万俟家算算這筆恩怨了。

「碰!」

就在華新和趙國棟隨意閑聊的時候,包廂門突然被人大力的踹了開來。一群人,囂張跋扈的沖了進來:「什麼人,敢不給我虎哥面子,找死啊!」

(本章完) 「虎哥,就是他!」滿嘴無牙的瘦弱青年指著華新,一臉猙獰扭曲,恨不得把華新生吞活剝了似的。

「槽。」

「特么什麼人也敢搶我們虎哥的人,真特么吃了熊心豹子膽是了吧。」

「弄死他丫的,讓他知道知道這整條街的場子究竟是特么誰照著的!」跟著過來的混子小弟們都怒視著華新,罵罵咧咧的道。

「哎呀,發生了什麼事!」

這時,媽咪也帶著一群穿著暴露,鶯鶯燕燕的公主小姐走了過來。

「虎哥,這是怎麼了?」

媽咪疑惑的看著虎哥等人一臉的煞氣。

「槽。」

「剛送到你手上的良家,就被給你弄丟了!」

「你看,勞資的牙全都被那小子給打掉了。」

「啊……」

「我還以為是那小子點的那個良家!」媽咪恍然大悟,「原來是來搶人的。」

「我說這位先生。」

「既然是來玩,何必要搶我們這裡的人!」

媽咪臉色不好看的凝視著華新。

能在這裡開這種高端場子的,老闆那一個不是有著通天的關係。

不然,人人都敢在這裡來鬧事,那還開個什麼鬼的場子。

媽咪也是傲氣的看著華新。

「玩就好好的玩,別插手場子裡面的事情。」

「小小的媽咪,誰給你這個膽子說話的。」

趙國棟乃蓉城十大富豪,自己帶的客人過來,豈容一個小小的媽咪出言呵斥。

「這位客人,場子有場子的規矩,玩可以玩,但菇涼是場子裡面的人,請不要在場子裡面鬧事,否則鬧上去了,大家誰的臉面都不好,何況大家來玩不就是圖個開心,這臉面比什麼都重要!」媽咪看似客客氣氣的說話,但言語中動不動就拿面子來說話。

「新娃!」

根子哥媳婦見到這個陣仗,一臉的驚慌,不由抓著華新的手臂。

「我不要跟他們去!」

「怕什麼,根嫂,有我在呢。」

華新淡然的說道,冷冽的眸子不由向著虎哥等人看了過去。

「好好好。」

趙國棟怒極而笑。

「好一個場子的規矩,我趙國棟就是這裡的規矩!把你們老闆叫過來,我看看這裡特么的究竟是什麼規矩!」

「呵呵!」

媽咪冷笑,不過,並沒有說什麼。

多少有錢的傢伙過來玩,最後鬧的不愉快的時候,還不是得給我服服帖帖的。

一邊,虎哥第一眼看見華新的時候,渾身就是一顫。

整個人都沙壁了,眼前不由自主的浮現出當初在廢棄的建築樓層的那一幕。自己一個一個的兄弟被自己人給槍殺了,而他一拳就打爆了万俟南山的頭上,嚇的自家老大蠍王下跪求饒。

「槽尼瑪的。」

「勞資弄死你!」

「虎哥還說什麼呢,這麼不給你面子……」

滿嘴無牙的瘦弱青年沖著虎哥說道,滿臉的猙獰和扭曲。

「啪。」

一個耳巴子結結實實的就扇在了滿嘴無牙的瘦弱青年臉上,一腳踹在他的腿上,踹的他撲通一聲,就跪在了地上。

「啪!」

反手再給了媽咪一個耳巴子:「嘴巴這麼臭,就特么不要說話,給我閉嘴!」

虎哥一想到華新的手段,渾身發顫。

他撲通一聲就跪在了地上,然後如同狗一般的向著華新爬了過去。

「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