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艘巨大的飛舟懸浮壓制過來,接著便湧出一群高手。

「讓人隨便留意你的蹤跡,沒想到還真找到了。」師承宇在眾人簇擁下走出,俯視下面,冷冷盯著千星。

上次他吃虧,始終不能忘卻,若是小鵬皇那等存在讓他吃虧,他還不算丟臉,但一個無名鄉巴佬,那就是奇恥大辱。

「還敢在我靈寶閣眼皮底下招搖過市,你是找死呢,還是活的不耐煩。」師承宇厭惡哼道。

啾!就在師承宇準備動手的時候,遠處猛禽鳴叫,他的老對手又來了。

「你這傢伙鬼鬼祟祟,還以為是什麼事,原來是堵到這個小子了。」塗山正浩淡笑著凌空走來,身邊高手一樣成群。

「塗山正浩,你又要壞我的事?」師承宇哼道,「難道你不想殺他。」

「我也想,不過看你這麼不爽,我決定給他一次機會,偏偏要救下他。」塗山正浩玩味。

塗山正浩冷笑,直視千星,「小子,你本是死罪,念你修行不已,跪過來,我還讓你做我戰衛。」

「不會吧,讓星辰榜做戰衛?」青羽在旁邊嘀咕。再想好像還真有的,小鵬皇屬下便有星辰榜強者。

但這兩個人,自己上星辰榜了嗎?

「你看,說過不是我自己惹的事,我難道跑去給他們說收我做奴才吧?」千星攤了攤手,對青羽說,你之前是冤枉我了。

上面兩人自己還吵起來,劍拔弩張的,千星看的膩歪,青羽也看的無語。

「這個小白臉是誰?不像那個老鼠……」

「不管是誰,我都要殺,誰也攔不住。」師承宇冷哼,「殺。」

「小子,看來你是不跪了?」塗上正浩覺得很沒面子,他主要是打擊對手,沒想到千星還敢放肆。

不妥協便是放肆。

他們可今非昔比,如今都是九重天巔峰強者,堪稱星辰榜儲備人才,地位也高了,家裡都獎勵給他們配了更強悍的護衛隊伍,他們這陣容,星辰榜來了都有底氣。

師承宇的人已經兇悍殺來,塗山正浩也是冷眼虎視眈眈,千星動了,直衝向前,「另一個交給你了。」

「又想讓我給你做打手。」青羽哼道,坐著並沒有動,抬頭看戲。

然而他沒動,別人可會對付他的,塗上正浩見千星不妥協,也帶人殺了過來,氣勢浩蕩,要和師承宇搶著殺。

霎時間神通瀰漫空中,卻根本沒有千星的影子,而接著大量的高手已經翻落下去,千星直接殺到飛舟之上。

師承宇臉色慘白,見鬼的看著千星,剛剛若不是屬下誓死護他回來,那一瞬間他都死了,這是那個他本來想收奴才,後來記恨想殺的人?

他是最出色的英傑,進步最快,同級無敵手,這個人原本比他差那麼多,現在怎麼能超他這麼多?

他不願相信,信心全部打破。

接著師承宇臉色又猙獰起來,嫉恨無比,「殺,全部上,給我殺了他。」

呼!千星出擊,生死翼展開,無邊黑影,彷彿幻化鯤鵬虛影,直殺龐大想要逃跑的飛舟。

師承宇慌亂,場上還是有明白人的,他們只是有面對星辰榜的底氣,但更多還是背後勢力的威勢,正常高手都會給他們面子,真正面對他們還是不如,而且千星還不像普通的星辰榜,威勢更強,有人想帶著隊伍逃。

「你……你是小鵬皇?」師承宇見狀嚇懵了,說他是二世祖一點不為過。覺得千星名不經傳時,千星更強他都不怕,誤以為是小鵬皇,直接快嚇尿。

「哈哈,算你有眼力。」千星詫異,繼而大笑,扶搖鷹擊天地間。

****** 鯤鵬一擊無數高手的戰陣破碎,他們整體實力還遠不如瘋刀盟隊伍,也沒有瘋刀敢拼,差了很多。

「年輕人,住手,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這是靈寶閣少爺,你敢……」有人還是認出這不是小鵬皇,還想威脅。

千星呼嘯殺過,直接滅絕,不給他們任何時間,很快已經只剩師承宇一人,慌亂逃跑,已經顧不得任何。

不是千星把他留在最後,他渾身寶物,竟然還有替死手段,剛剛殺死過一次,又活了。

千星殺過,一個九重天巔峰而已,哪怕能活一百次,也能瞬息秒他一百次。

毫無懸念,師承宇恐懼中徹底被滅。

沒完沒了,這次徹底一勞永逸。

這邊速度極快,發生在瞬息之間,那邊也是一樣。

千星沖入飛舟,塗山正浩起初沒有發現不對,慣性直殺下方,準備先順手抹殺青羽,千星的朋友也都該死。

結果一個照面他的人便死傷一片,他還不服,差點也被秒掉,也是被人護著逃竄。

眼看逃不掉,塗山正浩大吼著,「落下去。」他們擅長的神通,地上才是他們的主場。

青羽緊隨殺過。

霎時間地面變動,化作一個個巨大的土刀,彷彿活了,交錯轟殺,還能融合,威勢更強。

塗山正浩獰笑,他一直自負比師承宇那喜歡用寶物的傢伙強的多。

而接著前面青色翎羽影閃爍,土刃破碎,虛空錯亂。

「你……你是青羽……」

「這個王八蛋。」青羽嘀咕,還瞥了千星那邊一眼,「那就更不能留你們。」

「你敢!」塗山正浩怒道,「殺,給我殺了這個臭……」

他的人衝出,伴隨土刃殺招,七煞掌影也是狂暴,不過都擋不住青羽,青羽已經是上層排名的星辰榜,他這個自負很強的,也只是九重天巔峰而已,身邊最多九重天圓滿。

這等高手欺負普通修者還綽綽有餘,面對真正強者都不夠看。

青羽劍影飄忽凌絕,土刃中交錯,轉瞬結束,這邊和千星那邊幾乎同時結束,塗山正浩怨恨中翻倒。

兩個二世祖鬥了很多年,如今都死在這裡,一起作伴。

千星閃回,那個猛禽還想飛逃,千星一腳踏落。

接而生死翼沸騰閃爍,吞噬戰場,然後收了懸浮著無主的飛舟,喊上青羽一起遠去。

他們離開沒多久,後面戰場一個紅衣女子降臨,她身邊還跟著四個高手,看威勢個個都是老牌道境,女人冷眼看著破碎戰場,滿是怒意。

「是誰?」紅衣女子冷聲,「在我靈寶閣外面,殺我表弟……」

過了一會兒,又來一個老者,紅衣女人看到,微微行了一禮,「林老請查探一下是誰。」

老者點頭,鄭重施展手段,然而周圍一片混沌,他最後臉色發白,還是沒有還原任何。

「林老,怎麼回事?」紅衣女子連忙問道。

「有人掩飾了戰場,我不能根據道法規則查看影像。」老者說道,「此人肯定比我強得多。」

「強得多?這等存在殺他們幹什麼。」紅衣女子皺眉,若是太強她也不好惹了。

「給我從其它地方查,看看有什麼高手路過,到底發生了什麼。」女人哼道,帶人直接離去,他們靈寶閣也不怕事。

「讓人把戰場處理一下。」

千星生死漩渦吞噬混亂了道法靈氣,這也是他來這邊后慢慢養成的習慣,包括之前在妖域殺人,他也經常這麼做,就是讓一些手段無法查探。

他看過很多資料,很多都開始深入了解,不再是菜鳥。

在他看來,剛剛這兩個少爺地位未必有多高,保命底牌不夠,還有之前妖域罌焱那些人,或許是妖域內自信,也沒有太多底牌。

但還是不想留下太多痕迹,免得麻煩,他一個人,小心點總沒錯。

他的鯤鵬吞噬生死混亂,都是順手為之,還能吸收戰場殘留的能量,根本不費事,幹嘛不養成好習慣。

青羽的神通其實也能做到,塗山正浩這邊他都做了,青翎錯亂虛空,一樣混亂很多。

道法規則強大的,有時候也是敏感的,若掌握得法,很容易錯亂排列,混淆視聽。

但若夠強,還可能還原,這是另類的交鋒。

不過他們神通都夠強大,一般人也難做到。

「你是鯤鵬?」遙遠的地方,青羽直勾勾看著千星,之前怎麼都弄不明白,剛剛千星幻化鯤鵬虛影撲殺,他忽然想到,他也是很博學的。

「不是。」千星一驚。

「別騙我了。」青羽嘴角淡笑,「剛剛我可看的真切,不過傳說中鯤鵬已經消失,而且也不是你這樣的啊。」

「早說了我不是。」

「你教我鯤鵬神通,我幫你保密。」青羽道。

千星輕哼。

「怎麼,看你那眼神,你不會想過殺人滅口吧?你這混蛋,我們還是不是朋友了。」青羽說道。

千星訕笑,「我又打不過你。」

我的宮主大人 「打過我你就準備殺我?」青羽怒道。

「沒有,我是說我真的是人。」千星說道,「而且有的神通我也無法傳授,只可意會不可言傳,你懂得。」

「是嗎?」

「當然。」千星說道,「不對,你還敢說朋友,有你這樣的嗎。」

「我只是想多了解天下神通。」

「你家有美女沒,要不嫁給我幾十個,等成自己人,有些還是可以傳授的。」千星說道,「話說我黑翼,你們青翎羽,還是很般配的。」

「滾。」青羽臉黑,「還幾十個?」

「要不十個八個也行,這世道強橫的高手都喜歡弄後宮。」千星笑道,「你有沒有興緻?」

「哥只對武道有興趣。」青羽說道,防備般看著千星,「你最好別打我家女孩注意。」

千星淡笑,成功轉移話題。

「這些以後再說。」千星笑道,「剛剛不少戰利品,這些傢伙個個都富有的很,尤其是珍寶閣的,我們找個地方分贓?」

「兄弟,能不能換個文明點的字眼。」青羽納悶,曾幾何時他也干這事了。

不過還是微微一笑,這傢伙還算夠意思,相對來說他殺的是塗山氏這邊,真算起來遠沒有靈寶閣的人有錢,他收穫要少得多。

現在拿出來一起分,他是佔便宜了。

當然兩個少爺包括屬下都很富有,總量都是很多,根本不是瘋刀盟那些窮鬼能比的,還有很多別的好東西,他們物盡其用,誰更適合就分給誰,這樣才更好。

一處院子內,兩人討價還價半天,終於把東西分了,也是閑暇樂趣。

有的東西他們也分辨很久,相互商量,有的則是鬧騰爭搶,開始青羽還大氣,不在乎一些小節,慢慢的也鬧騰起來。

「哎……想我青羽少年英雄,竟然和你干這種勾當。」青羽揚天長嘆。

兩人心情都頗好,心境也完全放鬆下去。

「跟著你我得罪了妖域一霸,洪荒皇族金翅大鵬,現在靈寶閣和塗山氏也得罪了,這沒有一個比我們青羽族差的,回去老頭子知道不打死我。」青羽幽幽說道,「你還笑,不行,打一架。」

千星正有此意,心情不錯,正好切磋。

兩人交手,青羽手段玄妙,很多神通,千星也不弱,不是生死戰的話,還在這不大的院子空間,青羽也很難佔到好處。

過了一會兒,青羽頗為鬱悶的回到桌前喝茶。

「我一直都能摸索到對手手段的,這麼久了,竟然一點沒有學會你的武學,你是不是故意的?」

「你想偷學我武學,還說我?」千星笑著走回,每次和青羽交手,他實力稍遜,總有不少壓力,壓力更容易產生靈感。

「還說自己不是鯤鵬,天下身法能超過我青翎羽翼的沒有多少,鯤鵬算是一個,金翅大鵬也是,還有神域的神行步,這類都極少,或太難入門掌握,入門也難修到精髓,要求太多……而且還是看人的。」青羽說道,「你比我實力差,身法竟然比我稍快,太讓人不爽了。」

時間匆匆過去。

天空之上,一個飛舟駛來,飛舟上鳥語花香,平穩寧靜。

這是千星收走的師承宇總是顯擺的那個飛舟,如今也早學會了使用方法,這東西可大可小,外觀內部還都能大幅度變化,根據自己的心意,頗為好用。

這是千機門產物,價格很貴,最少值幾千星辰晶,一般道境都沒這身家,師承宇弄來應該也花了不少功夫。

這還只是飛行工具,本身並沒有多少攻擊力,所以價格才是如此。

飛行起來很快的,不比正常虛天差,內部還十分龐大。

這是制式東西,整個大陸加起來還是很多人擁有的,有的大勢力都是成批擁有,千星檢查過,沒有任何印記痕迹,即便這樣,他也用生死真力全部覆蓋整改一遍。

他又換了不同的風格外形,誰也認不出就是師承宇的那個。

如今早已經走出無邊距離,走過很多州域之地,千星也拿出來坐坐,趕路還能修行,甚至還能在其中切磋,也是快哉。

「不得不說,這東西真是泡妞神器,你竟然不和我搶?」千星站在甲板上,看雲捲雲舒,看大山江河。

律師小姐你別跑 「這就是你總打不過我的原因。」青羽驕傲說道,「還有不準惦記我家姑娘。」

千星一笑,不再多說,回思剛剛交手。

其實是現在不缺資源,不然他早拿去黑市賣了,這東西還是很值錢的。之前的戰利品加起來都未必有飛舟值錢,這是千星順的,之前分的都是儲物袋戰利品,這個沒想到,青羽倒也不在意,他才不喜歡這騷包東西,他是注重內涵的。

不知不覺間,時間過去,八方城終於到了。

******2k閱讀網 八方城是千星見過最繁華的城市,妖域無涯城很大,但相對來說妖域簡單粗獷,這邊更加繁榮。

八方城以八方學院而名。

大陸學院類的地方也是無數,有名的大多都是那些大勢力後面扶持的,比如十大勢力,下面的超一流,一流勢力,某些皇族等等,都有扶持學院。

他們招收弟子,並不能全招入自家山門,大陸年輕人太多,怎麼也容納不下,因此很多地方都有了學院,這也是給了更多機會,給人機會,也給自己收攏人才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