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小雪,我知道你生意做的大,去國外出差也正常,可怎麼總覺著裡邊有事兒啊?」陳浩猛抽口香煙,就側著腦袋看了過來。

「老公!我過段時間就回來了,你要是想我就打電話,晚上還可以發視頻對吧。」

「行了,我的好老公,就別惹你老婆掉眼淚了,把我送到客運站吧,我坐大巴去機場。」

「啥意思?小雪,我送你到機場都不行啊。」

「老公,我怕你從機場離開的時候,會有人不爭氣的掉眼淚。」

哎,小雪啊小雪,你怕自己哭!

合約新娘:綁定惡魔總裁 可我,又怎麼捨得,讓你一個人坐車去機場啊!

「行,知道了,我這就送你去客運站。」陳浩也沒看她,光是蹭的彈飛煙頭,就偷偷做了一個決定。 修遠齋,內室。

諸天神話入侵 楊昭明因為是昨日,臨時來的白家,唯一一套帶著備用的衣服已經在今早換上了。不過,好在楊昭明與白濟遠身量差不多,白濟遠的衣服穿在他身上,也甚為妥帖。

白濟遠伸手,摸了摸楊昭明身上衣服的垂擺,不由地發出「嘖嘖嘖」的聲音。

「看看,我母親的眼光,就是好,沒想到這料子,看著平平無奇,穿在身上,居然還會一閃一閃的。」說著還抵了一下楊昭明的肩膀,「便宜你了,我都沒有上過身。」

楊昭明翻了個白眼,心道,你還敢給我穿你的舊衣服不成?

而且這料子,他要是沒有記錯的話,是年前江南那邊進貢的,他那兒也有,只是他嫌棄太女氣,一直不曾上過身,沒想到今天居然陰差陽錯地穿上了,更沒想到白濟遠看著熊,居然還稀罕這種閃閃亮亮的東西。

「這料子,本太子庫房裡還有好幾匹,回頭差人捎給你。」楊昭明說的可有可無。

白濟遠卻眼前一亮,「哎呀,那敢情好,有粉色的沒有?」

楊昭明不露聲色地,抽了抽嘴角,又抬手拍了拍白濟遠的肩膀,「也許有吧,誰知道呢?」,本太子就不知道,你居然是這樣的白濟遠。

兩人說話間,白濟逸已經重新換好了衣服,來修遠齋尋兩人。

一起落過水,那就是過命的交情了!

「太子,六哥,你們好了沒有,該去用晚膳了。」白濟逸輕叩了叩,白濟遠的房門,向內詢問。

「來了,來了,哎呀,難得能混上,走走走,太子我們走……」白濟遠急吼吼推門而出,又急吼吼招呼著慢悠悠的太子。

「吃個飯而已,還能少的了你的嗎?」楊昭明莫名道。

白濟遠捶xiong頓足,一臉痛心道:「我父親,這種場合,從來不帶我。」接著又抬手指了指身邊的白濟逸,「一邊說我還小,轉過頭,卻次次都帶著他。」

白濟逸摸了摸鼻子,默認了白濟遠的說辭。

同時,白濟逸和太子十分默契地產生了同一個念頭,為什麼不帶你,你自己心裡沒點數嗎?

請皇帝吃飯,自然不能是一大桌人圍著吃飯。

所以靜思堂這一天不管是午食還是晚膳,均是擺的筵席。

三人到時,敬德帝仍在為其特地準備的院子里休息,白大爺也尚未到場。

堂內除了忙碌的僕從,就只有景信這個大管家在場。

「景大叔,還不能開席嗎?我餓了。」開口的自然只能是白濟遠。

景信從容行禮之後,溫和回道:「都準備好了,但是六少爺,何時開席,你我說了都不算的。」

「哎,餓了,中午用的少,今日這一出出鬧得本少爺腦殼疼,肚子也餓的很。」白濟遠的語氣甚是哀怨,今日的事可不就是多的腦殼疼嗎?

景信是知道白濟遠一天的遭遇的,所以神色毫無變化,反而笑眯眯地告訴白濟遠,可以先去偏廳用點水果點心,不過稍微墊一墊肚子即可。

但太子和白濟逸可不知道,白濟遠在致寧院的豐功偉績。

他們感覺白濟遠一定是,爬樹爬累了,或者是溪水裡撲騰餓了。

但不管怎麼樣,白濟遠還是在靜思堂偏廳,先吃上了。

靜思堂仍在等待開席,但致寧院已經吃上了。

白纖柚弱弱地依偎在大夫人地懷裡,一口一口吃著,大夫人喂的三鮮鹿肉羹。

「母親,大廚房做的這個肉羹好好吃,就是有點少。」白纖柚撅著嘴,向大夫人撒嬌道,「能不能再來一份。」

大夫人不禁失笑,拿起帕子仔仔細細擦了擦,白纖柚沾了肉汁的嘴角,故作生氣,「不可以的,柚兒,多吃點蔬菜,別和你六哥似的,光吃肉。」

白纖柚拿起桌上,原來裝肉羹的碗,碗十分精緻,但只有巴掌大小。「母親,您看就這麼一點,三兩口就沒有了,真的不夠吃。」

大夫人親手喂的白纖柚,自然是知道這肉羹的分量有多少,但她一開始怕白纖柚吃了積食,畢竟白纖柚之前還用了一碗稠厚的米粥,所以,也就沒有多說。

但看著白纖柚的撒嬌,哀求。大夫人實在是不落忍,罷了反正再一份,也不多。

「含紫,你再去大廚房,要一份吧。」大夫人吩咐道。

含紫雖仍舊有點驚魂未定,但比起下晌時,已經好了很多。聽到大夫人的囑咐,她趕緊低眉順目連稱「是」。

「啊,那個……要大份。」白纖柚眼看含紫就要退到屋外,趕緊補充道。

含紫連連點頭稱是,她記得剛剛取餐的時候,這個肉羹有一大鍋,也不知為何如此小氣,只給了這麼一小碗,但大夫人和十二小姐既然發話了,再要一份也是容易的。

大夫人不好當著眾多下人的面,指責白纖柚貪吃,但還是下意識皺了皺眉。

白纖柚注意到,大夫人的神色變化。趕緊乖巧道:「母親,您今日還沒有用過這個肉羹呢,真的很好吃,大份,夠母親和女兒共用了。」

大夫人,何嘗聽不出來這是白纖柚拿來哄自己的話,但偏偏自己就是吃這一套啊。

「你這個小機靈鬼,且等等那肉羹吧。」說著兀自端起碗筷。至於白纖柚,吃不到自己想吃的,別的東西做的再好,她也是不想碰的。

含紫一路快步往大廚房趕去,但大廚房在前院,當她趕到時,已經是又一刻鐘后了。

大廚房正忙忙碌碌地出著菜,一個個精緻地餐托放在案上,不時有製作精緻的菜肴被裝盤後放進餐托內。所有的菜色都是七份,唯獨三鮮鹿肉羹,瞅著似乎只有六份。

心急慌忙的含紫,沒有注意桌案上的餐托,更不會仔細去看餐托里的是哪一種菜,她慌忙找到大廚房的王廚子,杵在忙碌不停的王廚子旁,喘著氣急道:「王大廚,再給做一份三鮮鹿肉羹,要大份的。」

王廚子此刻正忙得手腳不停歇,哪裡顧得上身邊有什麼人,又說了什麼話。

但含紫杵在旁邊,的確很影響他做菜。

「哎呀,你哪個院里的小丫頭,懂不懂規矩。沒看見我忙著嗎!閃一邊去!」說著一揮手,擋開了含紫。 「無言,這樣好嗎?」

隨著趙信的「發威」,整個班都肅靜下來了,其實現在整個班也沒有什麼人了,死的死傷的傷,只剩下了十五個人。在黃漂的安排下,五個人為一組,一共分為三組,趙信和姒萌萌也被分配在了其中。對於趙信的態度,姒萌萌有些擔心是不是太暴躁了,畢竟強扭的瓜不甜。

「有什麼不好的?軟的不行就來硬的,不服就打到服」趙信撇了撇嘴,對此根本就不在乎。

「不管你,反正你是教主,一切都是你自己說了的算」姒萌萌掩口不語,雖然對於趙信的想法不太認同,不過看結果的話,還是可以的。

「小黃,你去接任務」趙信是和姒萌萌小黃三人一起的,加上一男一女兩個人班中人。

「好嘞……」黃漂嘻哈哈的回了句,便前去接受任務了。

「接點困難的」最後趙信高聲囑咐了一句,自己這一幫人去了,如果接受的是一個芝麻小事,那就有點大材小用的感覺了。

「放心」黃漂漸漸遠去,不一會兒在班中就只剩下了趙信等一組人。

「你們都叫什麼名字?」趙信轉過身看向另外兩個人,說實在的趙信這個教主當的實在有些差勁,到現在連自己班中的人都認不全。這兩個人男的身高丈二,一身蓑衣,看起來有些像船夫,戴了一個猴臉面具。而女的身著輕紗,步履輕盈,戴了一個銀白色的繡花面具。

「我叫慧中」

「我叫卡門」

兩個人和趙信在一起還是有些緊張的,人的風樹的影,趙信在所有風華絕代中班的人眼中屬於一個傳奇的存在,從插班來此到成為教主只有了數月的時光,可謂是所有人看著成長起來的,所以除了佩服就剩下了敬畏了。

「你們不用緊張,之前都是誰的手下啊?」趙信微微一笑,淡笑道。

「我是復葵大姐的……」

「我是萊歐……大哥的……」

這兩個人居然是分別是兩個人的手下,趙信微微一想就知道黃漂如此安排的原因了,自己剛剛站穩腳跟,所以急需打入班中內部,和所有的人都打成一片。而將另外兩個勢力的人放在自己的隊伍自己去執行任務,這種方法確實是最有效的。

「那好,不管你們之前是誰的手下,現在沒有那麼一說了,大家都是風華絕代的一份子,是朋友,所以你們還是放心吧」趙信和善的笑了笑,頓時讓兩個人感覺如沐春風一般。

四人走出了聚法庭,返回到了大廳之中,來到這裡這麼久了,趙信也大概的明白了罪孽學府的建築名稱,一共有五個大廳,初班和中班的弟子都在聚法庭之中。剩下的分別是聚德庭,也就是接受任務的地方,可以從陣法進入,也可以從大門進入,還有器坊和書閣,器坊和經閣平常的時候是有一層保護層的,只有在大批量人進入的時候才會開啟保護,平時都是由陣法進入的。剩下的一個則神秘得多了,名為善惡樓,從來沒有人進去過,傳聞那是只有高班的人才能夠進入的,不過真假現在已經沒有人能夠證明了。

三個人沒有在外面等多久,黃漂就從聚德庭中出來了,興奮的將任務玉簡交給了趙信。

「小黃,領的什麼任務?」看黃漂的樣子應該不會太差,姒萌萌立刻問道。

「你看不就知道了嘛」黃漂還在賣著關子,但是趙信已經了解了。

「鬼魂作祟?」趙信看完任務之後,皺了皺眉頭,這個任務有些怪異。

「鬼魂?你在說什麼啊?」 拒不爲後:暴君,請止步 姒萌萌拿過任務簡,隨後也愣住了。

「你們說的不會是那個鬼城吧?」慧中身體一抖,話語中聽起來有些害怕的意思。

「哪個鬼城?」卡門這個人也很自來熟,雖然幾人沒有說幾乎話,但是較之剛才好像已經放開的多了。

「你說還有哪個鬼城」慧中回過頭,低緩的說道。

「不……不會是那個吧……」卡門立刻尖聲咋呼起來,倒是趙信有些不明白這幾人為什麼有這個態度。

「小黃,教主讓你領有難度的任務,但是你也不用領這麼離譜的吧?難道你想讓我們死啊?」姒萌萌聲色俱厲的喊了一聲,黃漂頓時如犯了大錯一般,低頭不敢再說話。

「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個鬼城是什麼意思,你們有誰可以跟我說說我嗎?」趙信揮了揮手,試圖引其自說自話這幾人的關注。

姒萌萌驚慌的回道:「你不知道嗎?這個鬼城的名氣好大的,幾乎每隔幾個月就會大鬧一次,所有去那裡執行任務的人都沒有能夠回來的。聽說他們是被鬼魂殺死了,等再見他們的時候發現已經都是一具具乾枯的死屍了,就好像……就好像被吸幹了一樣」。

「被吸幹了?都是傳承者居然相信什麼鬼魂,頂多也就是一個血脈根源罷了,報酬還不錯就是它了」趙信倒是一副百無禁忌的樣子,直接拍板釘釘了。

「這……」

趙信大膽的決定倒讓其他三人愣住了,這完全就是初生牛犢不怕虎,一時間竟沒有人敢接受任務,趙信見狀直接將精血滴入玉簡之中,一抹紅光閃過,算是將這事坐實了。

「這可真的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的……」姒萌萌心有餘悸的說道。

冷情少東的甜心 趙信轉過頭,道:「我也沒想的簡單啊?小黃,來接受任務」。

「哎,好嘞」黃漂倒是很痛快,直接將精血滴入其中,趙信對自己的認可讓黃漂從心中產生敬佩。姒萌萌三人相互之間看了看,也都滿眼不情願的兩精血滴入了玉簡之中。

「這不就行了嘛,來,走執行任務」趙信哈哈一笑,十分爽朗的拉起幾人,走到了傳送大陣中。

時空轉換,無人出現在了一個荒蕪人煙的空城之中,剛剛從眩暈中醒來,趙信就覺得一陣冷風吹過,饒是他的身體也不覺有些涼意。冷風吹卷著沙土,在空蕩的街道上肆虐,傳過陣陣似是鬼哭狼嚎一般的聲音。(未完待續。) 從餐館到客氣站,其實距離挺長的,至少有20多公里的樣子。

但這20多公里,陳浩故意放慢著車速,卻感覺開出了一個轉身的距離……

「老公,剎車吧,再開就該調頭了。」蘇墨雪坐在副駕駛上,瞄了眼旁邊的客運站。

「啊?哦我知道,保證耽誤不了你的航班。」陳浩也沒看她,只是老大不情願的朝停車場開了過來。

「笨蛋呵呵,你是保證不耽誤,還是特想耽誤了航班?」

「要是耽誤了航班,就能讓你不去國外,我拿個彈弓也得把飛機給當成個鳥兒!」

「嗯,老公有你這句話,我就很知足了。」

「知足什麼啊,再知足我今天晚上,也得抱枕頭。」陳浩輕嘆一口氣,才踩下剎車鬆開方向盤,把車停在了停車位上。

這時,他沒有再說話,也沒扭頭看蘇墨雪。

眼下,他光是推開車門跳下來,又來到車尾打開後備箱,果然看見裡頭有個米白色的行李箱。

哎,小雪啊小雪,你說你這又是何必呢?

今天一早,明明知道要去出差,還忙活著跟我去找小王,處理我那個公司的事情!

「老公,要不你就回去吧,我自己拎行李進去。」蘇墨雪的聲音。

「小雪,不用這樣吧?」陳浩猛的一愣,扭頭看她道。

「老公!你就算把我送到車上,最後不還得我一個人走嗎。」蘇墨雪偷偷看他一眼,就耷拉著腦袋小聲嘟囔道,「現在這兒的人,還不怎麼多。」

「萬一到車上,我看見你離開,再不爭氣的掉眼淚,還不給人笑話一路。」

「嗯也對,小雪那我就不送你了。」陳浩抓上行李箱,給她拎在了跟前。

這時,蘇墨雪猛抬頭看過來,就不有自主的皺了皺眉頭……

老公,你怎麼答應的,這麼痛快?

是在說反話,還是想讓我離開?

「小雪,小雪?發什麼呆呢,是不是又不想走了。」陳浩的聲音。

「啊?呵呵笨蛋。」蘇墨雪抬頭看過來,就輕咬著嘴唇擠出了一個微笑,「行了老公,我會儘快回來的。」

「你趕緊回去吧,這段時間不能關機,不能手機沒電,也不能手機欠費,我打電話必須接聽,不能有任何借口……」

「那,要是手機掉了呢?」陳浩打斷她話茬,就故意晃了晃手裡的蘋果電話。

「老公你……」

「哈,行了逗你呢。」故意摸上她腦袋,低頭看了眼手裡的電話,「這手機,是咱倆前段時間換著用的。」

「我把我的華為給了你,你把你的蘋果給了我,我就算是把自己掉了,也保證不會把手機弄丟的。」

「嗯好,你老婆大人也一樣!」蘇墨雪努力笑著,快速掏出自己的手機,在陳浩眼前晃了晃。

「好,那我的老婆大人,在外面記得照顧好自己,那我回家了?」

「不行,老公我先走,你等會兒再走!」蘇墨雪語速很快,聲音也很著急。

「為啥?」

「笨蛋老公,你老婆都要去國外了,多看你老婆幾眼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