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赤誠相待?」

五毒門領隊鐵手是一名玄級道台築基後期境的修士,戰力、修為都是很不凡,心志也過人無比。

但此時卻讓江寂塵弄得有些懵逼了,不知道對方倒底想幹嘛?

「我剛才也聽到了,你們欲要取我性命,奪回上古傳承靈袋,而我也想殺光你們,既然你我都是生死之敵,何不現在分個生死,這就是赤誠相待,不需要遮遮掩掩的!」

江寂塵非常直白的話,讓五毒門眾人臉色驚變。

眾人也是無語,驚震於江寂塵的強勢、直接! ?全場有那一瞬間的冷場,目光愣愣地看著江寂塵,都被他的話語給驚到了。

他這是要一人上門當眾挑戰五毒門,分出生死!

當著這麼多門派、世家子弟的面,五毒門若是拒絕了,此事一傳回南州,只怕五毒門以後的聲望就要一落千丈,受到難以想象的打擊,想恢復過來都難。

江寂塵太狠、太強勢、太決絕了!

這絕對是一狠人,更是一個奇葩,這樣的不靠譜的事都做得出來。

對於別人,見到五毒門都躲得遠遠,如見瘟疫一般,驚懼到極點。

他倒好,主動貼上去,聲言要赤誠相待,分個生死!

不過,江寂塵手中有聖劍,五毒門也未必敢輕易應戰。

然而,江寂塵這時的聲音又響起來道:「我知道你們害怕什麼,放心,我在這裡不會動用聖劍的!」

好囂張!

眾人聽到江寂塵的話,又是一陣震撼。

若不動用聖劍,僅憑江寂塵一人挑戰五毒門,沒有多少人覺得江寂塵有勝利的可能。

五毒門共有三十人!

二十名築基前期境,七名築基中期境,三名築期後期境!

這樣的戰力,已是排在廣場中段位置最前列了,僅弱於七大世家、三大家宗門。

然而,江寂塵竟然囂張到不動用聖劍,要一人挑戰這樣強大的隊伍。

他是瘋了么?

「你確定要這樣?」

黑臉青年鐵手聽到江寂塵不動用聖劍,心中一喜!

但聲音卻是無比漠然地問道。

五毒門其他的子弟可就沒有鐵手的城府,聽到江寂塵不動用聖劍,已經有人笑開了。

「不動用聖劍也敢挑戰我們,只我一人,足可把他毒成一灘血水!」

一名五毒門築基後期境的瘦小修士傲然地開口說道,再無之前的憚忌之意。

「他應該不知道我們五毒門毒術天下無敵,哼,一會必讓受到五毒噬心之刑,必不讓他輕易死去!」

一名五毒門子弟看著江寂塵也冷冷地開口道。

只是,他們若知道江寂塵本身體質就是神妙萬分,無懼萬毒,又身懷噬毒珠碎片,絕對是毒術修行者的剋星,不知又會是何感想?

江寂塵目光淡然的掃過五毒門眾人道:「殺你們這些五毒門的畜生,我還用不到聖劍!」

「無知狂妄,以為殺了幾個天匪幫的修士,就無敵於天下了,沒有聖劍在手,你一名先天九重境修士,就算你是天才越階者又能如何?在我們眼中,你什麼都不是!」

「竟然輕視我等,該死!」

「是要讓他知道我們五毒門的威名是因何而來了!」

一群五毒門築基修士聽到江寂塵的話,此時都受不了這樣的刺激,直接衝殺過來,手中毒術幻動,轟殺向江寂塵。

鐵手等五毒門的築基中、後期境修士還沒有出手,他們不覺得江寂塵可以擋得住一群築基前期境修士聯手放出的毒術。

此時,共有十二名築基前期境的毒修士出手,從四面八方向江寂塵釋放毒術,瞬間讓江寂塵淹沒在毒物的世界里。

「小幽夢,你先退,你還不能做到無懼任何毒術的程度!」

江寂塵暗中傳音給夜幽夢道。

夜幽夢似乎對江寂塵極有信心,一言不發,直接飄然退走,獨留江寂塵一人面對眾五毒門人的圍殺。

毒掌、毒劍、毒蟲等等,從不同的地方,有形至無形,悄然的轟殺向江寂塵身體的每一個角落。

這些毒都是無比可怕,一般的築基前期修士,那怕只是沾上一絲,只怕都會立刻戰力銳減,身受重創了。

而那怕修為遠比他們高的人,受到這些的毒術攻擊,只要染上一些,都會受到負面的影響,自然也會影響到戰力了。

然而,江寂塵面對這些毒術,他連避都不避,正面對抗它們。

任由毒氣術落在身上,正面硬受了這些人的一擊。

但是,江寂塵既然受了他們正面的一擊,他們自然也要受江寂塵正面的一擊了。

只是讓他們絕然想不到的是,江寂塵在中了他們的毒術之後,竟然依舊還能揮舞赤銅綉劍,演化劍技,殺向四方。

「陰陽兩儀!」

「四象八卦!」

太極劍法一氣呵成,如行雲流水。

在對方發出攻擊那一刻的同時,江寂塵也揮舞出了上蒼劍術太極劍法。

這一切都是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快到極致,雙方都只能硬受這樣的攻擊,根本無法反應過來進行閃避。

江寂塵受萬千毒術的攻擊,身體除了出現暗青之色,如同披上一層毒衣,其餘並無過多的不適。

那些毒術之中,有暈眩、噬咬、腐蝕、撕裂、蝕靈等等各種負面可怕的效果,然而,在江寂塵身上卻作用甚微,反倒是他刺出的劍光。

黑白兩道劍光,如同陰陽魚的分割線,切開了虛空,也剖開了兩名築基修士的身體。

而陰陽劍光,生生不息,又化衍生出了太陽、少陽、太陰、少陰四象劍光,瞬間又收割四名條生命。

四象滅,八卦生,如化成了一片劍陣,籠罩餘下的六人!

「噗噗」

毫無懸念,六人也成了江寂塵的劍下亡魂。

這一刻,江寂塵發現,剔除了毒性的毒術修行者,那怕對方達至了築基境,也實在是弱得可憐。

在他還只是先天六重境的時候,就斬殺了兩名築基初境毒術修行者,現在靈體雙修,皆是先天九重境,不知比從前強大了多少?

所以,江寂塵這一式可怕的太極劍術,加上出其不意的反擊,收到了逆天驚人的戰果。

當毒術消盡,血光滅去,江寂塵持劍淡立,四周則是躺著滿地的屍首,血染廣場,這一幕震撼了在場的所有人。

他們不可思議地看著這一幕!

十二名築基前期境的毒術修行者竟然被一名先天九重境的少年瞬殺了?

於萬千的毒術攻擊下,少年竟然絲毫無恙?

這怎麼可能?

這一切已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現在,輪到你們!」

然而,江寂塵並沒有給他們更多的震撼時間,而是舉劍主動殺向鐵手等人。 ?看到江寂塵生猛的殺來,剛才的眾人的毒術攻擊下,他竟然絲毫無損。

「怎麼可能?他身上必然有防毒大秘器,若不然,如何可以做到萬毒不侵?」

五毒門的人再也不能夠淡定了,便是之前那名叫囂要把江寂塵毒化成一灘血水的築基後期境瘦小修士,此時臉上取而代之的是凝重與震驚,再也不敢輕視對方。

五毒門人,他們最厲害的攻擊就是毒術攻擊,若是毒術無效,那他們的戰力就會銳減大半。

以往,那怕遇到身懷防毒秘器的人,也不可以完全的免疫毒術,或多或少都會受到影響或傷害。

但江寂塵沒有!

噬毒珠碎片、煉體先天九重境的肉身、又吞服過白龜長生草,江寂塵除非遇到築基境之上的毒術修者,若不然,還不足以傷害到他。

「結陣!」

還是黑臉色鐵手反應最快,大聲叫道。

除了站在鐵手身邊的兩名築基後期境修士不動,五毒門所余的十五人聽聞,立刻身形閃動,立於四周,一隊三人,共分五隊,把江寂塵圍於中心處。

「五毒化形陣,萬靈皆化無!」

十五人身形不停地圍繞著江寂塵四周轉動,轟然大喝,手腳並舞,幻出神秘的結印。

很快,江寂塵便發現每三人一隊的後背出現一頭巨大的虛影。

青蛇、蜈蚣、蠍子、壁虎和蟾蜍之影就變得清晰起來,栩栩如生。

五毒虛影顯化,巨大無比,張牙舞爪,看起來非常的可怕。

很多人見到這一幕,都不由得失音驚叫起來道:「竟是五毒門中三大絕殺毒陣之一的五毒化形陣,傳言可以召喚五大毒聖的一縷意志,江寂塵身陷此陣,只怕凶多吉少。」

不僅如此,鐵手及餘下的兩築基後期境修士也同時動了,分立三方,飄立在空,封住了他所有的退路,只讓江寂塵完全的身陷五毒化形陣中。

一出手,就是最強的陣法,由此可見他們對於江寂塵的憚忌。

一群築基前、中、後期境修士,共三十人聯手圍殺一名先天九重的散修!

這一幕,哪怕是親眼所見,但眾人都有一種如置身夢幻,難以相信的感覺。

不過……江寂塵最後結果終是難逃一死,若不是死,那就是用逆天都不足以來形容。

身處五毒化形陣中,哪怕只是十五名築基境修士結印,但足可以圍殺築基圓滿境的修士了,甚至可以困住個別很弱小的築基境之上的修士。

哪怕身懷防毒秘器,也擋不住懷有一縷毒聖意志的五毒虛影!

「五毒虛影,顯聖一擊,殺!」

隨著五毒門眾人的大聲齊喝,五毒虛影青蛇、蜈蚣、蠍子、壁虎和蟾蜍同時暴發出恐怖的氣息。

那氣息雖然只有淡淡的一縷,但散出來的威壓卻是無比的可怕。

挾著一縷顯聖氣息,五毒虛影暴起,同時撲擊向身處中心之地的江寂塵。

「轟!」

那怕只是虛影,撲擊之威,竟然也有一種山搖地動,如同山體崩塌的感覺。

江寂塵完全被五毒虛影淹沒,他身所處,完全化成一片墨黑色的天地,被毒性充滿。

有一縷顯聖氣息的毒霧,可以融化一切!

在所有的人看來,江寂塵也不會例外。

有一些站得稍近的人,感受到一縷黑色毒霧的氣息,便已有心頭髮悶的感覺,由此可見五毒虛影凝出的毒霧有多麼的可怕,只怕一般人沾之即滅。

而江寂塵完完全全是被這些毒霧籠罩,還有五毒虛影在毒霧之中傳來的殘暴嘶吼聲,這種境況下,江寂塵沒有不死的道理!

所有的世家、宗門子弟,包括蒼冷山、郭其山、南宮錦傑、血手等等人,通通都停下了修鍊,目光死死的盯著暗黑毒霧處。

只要江寂塵死,他們都會毫不猶豫的出手搶奪他身上的聖劍。

然而,久久的等待!

一息,兩息……

五息,六息……

九息,十息……

十數息之後,依舊不見五毒虛影散去,反而看到了五毒門五隊人,都臉色驀然之間變得蒼白起來,腦門冒出了汗水。

至此,眾人看出了有些不尋常。

「似乎……形勢有些不對?」

有人輕語道!

果然,他們發現了那墨黑的毒霧竟然在消散,漸漸顯露出江寂塵的身影。

且五毒虛影突然發出驚恐的叫聲,然後它們竟然想掙扎後退,但似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拖住了它們的身影。

它們的身影似被神秘的存在吞噬著,讓它們不斷掙扎,發出驚恐怒吼之音。

「吼!」

「嘶!」

它們竭盡全力,想掙脫、想逃離江寂塵身邊的範圍。

但一切都是徒勞,五毒虛影在變弱、變小,直至最後化成一縷墨綠色的毒煙被江寂塵懷中的神秘之物吸收了。

而此時,毒霧散盡,虛影化無,唯余江寂塵傲然地立在那裡,手持赤銅綉劍,神目有電,身騰戰氣。

「這……怎麼可能!」

所有的人都呆住了,難以置信以看著這一幕,無法想象,連挾著一縷顯聖意志的五毒虛影都擊殺不了江寂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