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就在此刻,李瀟睜開了雙眼。

其眼中,閃過一道聖光,更有一股晦澀的氣息,從其體內傳出。

仔細感應之下,這氣息,宛若聖人之氣,更有這蒼天的氣息!

「當初,被我自己毀掉的聖人果位,居然……回來了?」李瀟一臉懵逼,心中震驚,更是感到意外。

當初,李瀟被一群帝王追殺,無奈之下,毀了自己的聖人果位,引來天怒,與帝王抗衡。

本以為,聖人果位毀掉了,便很難再重聚了。

不曾想,在這裡聆聽經文之聲時,他體內破碎的聖人果位,居然重組了!

不過,仔細想來,李瀟也是釋然了。

何謂聖人,便是人中之聖。

人中之聖,便是聖人,便是人之道的體現!

而這裡的經文,本就是人之道的真意!

聆聽經文,掌握經文之聲中的奧義與真意,猶如磚瓦一般,不斷的修補著破碎的聖人果位。

如此,直到現在,聖人果位重聚,到也算是正常。

隨後,李瀟抬頭,看了一眼天空之中的符文。

那些由日月星辰衍化出來的符文,十分晦澀,很古老。

這些符文,看不懂,需要悟!

但,在聖人果位的作用下,李瀟只是掃了一眼這些漫天的符文,心頭便是突然明悟。

萬千符文凝聚於心,人之道真意與經文之聲融合。

剎那間,李瀟感覺到,自身身心空靈,無念無思,像是要羽化飛升一般!

這種感覺,似超脫在眾生之上,又像是與眾生平等一般。

似高,卻也低賤。

似低賤,卻又高高在上。

「這,就是人之道的真意嗎?」李瀟輕語:「高低不分貴賤,貴賤不分高低,聖者,人也,萬物也。」

「以眼看世界,世界依舊是那個世界。」

「以心看世界,一草一木,也是一個國度。」

「聖者,包容天下也。」

……

此刻,李瀟宛若出神,似入魔。

其口中,傳出一道道讓人難以聽懂的話語。

但,一旁的相三十六,卻是震驚萬分!

他自然是能聽懂這些話!

這些,分明就是人之道的本意!

「他……只比我晚了幾十息的時間……」相三十六翻著白眼,自尊心受到了很大的打擊!

甚至,他在想,若是沒有得到先祖殘魂的庇護和賜福,他領悟人之道的速度,怕是要比李瀟慢一半!

「等等!你身上怎麼會有……真聖人的氣息!?」

突然間,相三十六反應過來,感受著李瀟的聖人果位的氣息,心驚不已。

「哦?你是說上蒼賜予我的聖人果位嗎?」李瀟問道:「這,就是真聖人?」

「什麼!?上蒼賜予你聖人果位!?」相三十六驚呼,隨後臉色發黑,道:「上蒼賜予的聖人果位,就是真聖人!只不過,我相家的聖人果位是刻意世襲罔替的,可以繼承的罷了。」

(本章完) 相家的嫡脈,一直都有真聖人這個稱號。

但,唯有相家的嫡脈自己清楚,所謂的真聖人,實際上就是上蒼賜予的聖人果位!

只不過,相比較其他人,相家的這個聖人果位,是可以繼承的,世襲罔替!

「那就是說,我擁有了聖人果位,就可以修鍊聖人言語了?」

此刻,李瀟眼眸一凝,笑眯眯的問道。

相三十六聞言,當場就想給自己兩個大嘴巴子!

啥不好說?非要說這事!?

明知道李瀟惦記著相家的聖人言語,還偏偏告訴李瀟關於真聖人的事。

「這個……我不知道,我啥都不知道。」相三十六一個勁的搖頭,隨後起身,道:「既然掌握了人之道,那就走吧。」

「哎呀,是時候和相三十五商量一下,借你們的聖人言語用一用。」李瀟笑道,跟在相三十六身後,問道:「聖人言語修鍊起來容易嗎?」

「……」相三十六聞言,沉默不語,更是不想搭理李瀟。

聖人言語,這玩意能隨便傳給別人嗎?!

那可是相家立足的根本!

「喂,你別黑著臉啊,快和我說說,聖人言語複雜嗎?容易修鍊嗎?」李瀟跟在後面,嘚啵嘚的問道。

然而,相三十六則是保持著沉默,心裡更是想著,得想個辦法,趕緊把李瀟給送走!

要不然,這傢伙指不定哪天,還真的把聖人言語搞到手了!

「父親,我已經掌握了人之道。」

號外!野狼出沒,請注意! 沒過多久,兩人離開人道空間后,一出來,便是看到了等候在此地的相三十五。

相三十六問了一聲好,並且告知掌握了人之道后,便是急匆匆的離去。

而此刻,李瀟則是笑容滿滿的看著相三十五,問道:「擁有上蒼賜予的聖人果位,就能修鍊聖人言語了吧?」

「這……誰和你說的?沒這回事!」相三十五一口否定道。

畢竟,相三十五也是人老成精,李瀟這一句話,他哪能聽不出其中的一些貓膩。

「相三十六告訴我的啊。」李瀟笑道。

這話一出,相三十五當即瞪眼,隨即傳出一道怒吼:「小崽子!你真是嘴賤!」

「哎呦……老爹發火了,我得去其他家族躲幾天,避一避老爹的怒火……」剛離開後山的相三十六,一聽到後方傳來的怒吼聲,當即拔腿就跑。

而此刻,李瀟則是纏著相三十五,嘚啵嘚的說個不停。

總之,李瀟就是看中了相家的聖人言語!

「六將軍啊,啥都可以給你,唯獨這聖人言語不能給你!」相三十五臉色發黑,道:「我相家對你也算是不薄了吧?連人道空間都讓你進去了!」

「你現在,怎麼還惦記著我相家的聖人言語呢!」

「這個……好東西要一起分享嘛,獨樂了不如眾樂樂。」李瀟笑呵呵的說道。

然而,這一次,相三十五是說什麼都眉沒有答應下來。

這讓李瀟很無語,心裡更是琢磨著,要不然把相三十六給鎮壓了,搶走聖人言語?

「這是一個好辦法……」李瀟暗道,輕輕的點了點頭。

一旁,相三十五看著李瀟那臉色,頓時就知道他在打什麼主意了。

剎那間,相三十五心裡發虛,默默的擦了一把額頭的冷汗,道:「聖人言語,還真不如九字真解強大。你既然手持著無雙之令,早晚也能得到九字真解,何必執意於聖人言語呢。」

「再說了,瞧你這樣子,一點書生氣都沒,施展聖人言語,也是怪模怪樣的,不怕被人笑話啊?」

「樹活皮,人活臉,你總不能被人笑話吧?」

……

相三十五可謂是苦口婆心的勸說。

「可是……我去哪裡找九字真解啊?」李瀟皺眉,隨即想到:「對了,靈王那邊或許有!」

「對對對,我這就帶你去見靈王!」相三十五急忙點頭,想著趕緊把李瀟這個瘟神給送走!

這傢伙,在相家多待一天,他相三十五心裡就不得安心一天!

隨後,相三十五很果斷,帶著李瀟,直接破開虛空,將其帶到了聖殿之中。

來到這裡后,相三十五都沒告辭,轉身就跑,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見人影了。

「這……我有那麼可怕嗎?」李瀟一臉懵逼,嘀咕道:「不給就不給咯,看見我像看見瘟神似的……」

嘀咕了一聲,李瀟不由坐在了聖殿下方的椅子上,翹著二郎腿,等著靈王出現。

不過,靈王之前就閉關了,也不知道啥時候會出現呢。

「你回來了。」

沒過多久,聖殿內,一道柔和的聲音響起。

李瀟聽到這聲音,神色不由一凝,眼中閃過一絲情愫。

「嗯,回來了。」

這一刻,李瀟起身,看向聖殿正上方的那一道倩影。

正是林千柔!

此刻的林千柔,眼中閃爍著柔光,捋了捋耳邊的髮絲,帶著一絲獨特的風情,柔聲輕語道:「我還以為,你不會再見我了。」

這話一出,李瀟的心,不由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想當初,在八荒時,李瀟死守輪迴海,與靈族發生大戰。

那時候,身為靈族聖女的林千柔,便和李瀟站在了對了面。

當初,兩人見過面,可謂是「恩斷義絕」的場面。

只是,那時候,更多的是一種無奈。

李瀟本以為,這輩子都不會見林千柔了,隨著當初的那一次「恩斷義絕」,至此以後,便如陌生人。

可,當得知瘋子攻入靈族,將靈族改為聖族后,李瀟這才發現,其實他的心中,一直都有林千柔,根本就無法忘記,也無法釋懷。

若非,當初瘋子告訴李瀟,林千柔沒死,恐怕那時候的李瀟,早就殺了瘋子替林千柔報仇了!

「命運,真是一種讓人無奈的東西。」

此刻,李瀟苦笑道:「來來回回,兜兜轉轉,我們似乎又回到了起點。」

「這一次,你還和我對立嗎?」林千柔似笑非笑的說道。

「不了,再也不會了。」 韓少的寶貝盲妻 李瀟輕語,身影一閃,站在了林千柔的身前,道:「不想再失去你了。」

「嗯。」林千柔聞言,雙頰微微泛紅,但還是柔聲的點了點頭。

「咳咳」

但就在此刻,一道輕咳之聲,突然從後方傳來,驚的林千柔的臉色緋紅,更是低頭喊了一句:「母親,你怎麼出關了?」

(本章完) 靈王的突然出現,讓林千柔不由羞了一把。

倒是李瀟,一臉淡定,老臉都不帶紅一下的。

「丈母娘好。」李瀟說道,十分淡定。

但,靈王一聽到「丈母娘」這三個字,臉都黑了下來。

只見她瞪了一眼李瀟,沒好氣的說道:「我答應把千柔許配給你了?」

「這個……我們私定終生不行?」李瀟挑眉道,更是嘿嘿一笑,道:「丈母娘,我這次來,是問你來要點東西的。」

「無事不登三寶殿?」靈王皺眉,問道:「要什麼?」

這話剛說完,李瀟便拿出了無雙之令,更是在靈王面前晃了一晃,道:「祖師爺的九字真解,是不是在你這裡?」

「無雙之令?」靈王一看到這令牌,神色不由一凝,急忙問道:「莫無雙在外界過的怎麼樣?」

「還好,就是前段時間被一個古老的帝王打傷了,如今還在沉睡,不過快醒了。」李瀟如實說道。

嗡!

靈王聞言,身上當即爆發出一股恐怖的氣勢。

其眼眸之中,更是有一道怒意在燃燒。

但,很快靈王就反應了過來,平息了身上的氣勢,沉聲道:「看來莫無雙當初離開棄域,修為損失不小,若不然不可能連一個古老的帝王都打不過。」

「那是,我祖師爺在外界,可是號稱千古一帝,天下無雙。」李瀟傲然道,說的好像這千古一帝,天下無雙的名號是他自己似的。

「千古一帝?天下無雙?呵。」

然而,對於這兩個稱號,靈王卻是嗤鼻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