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會老太太火氣更大了一把扯掉她的手機「你這小姑娘怎麼能這樣呢?你撞了人,我沒要你賠錢,只要你送我去附近的醫院,又不要你幹嘛,你怎麼能這樣小小年紀就沒點責任心呢?」

她就是抱著她的腳不放,還不停的向圍觀的人喊「大家快來評評理,這丫頭撞人了我不要她賠錢就只是要她送我去醫院都不肯,你說這孩子怎麼能這樣。」

「就是啊,這小姑娘,年紀輕輕的一點責任心也沒,不賠錢還不快送人去醫院….」

就在事情一發不可收拾時,突然人群中多出一隻大手拽著她就跑。

「喂~你…」在看清人之後也就跟著他跑向機場。

原來是她的對頭劉思宇,除了愛跟她抬杠還老愛用成績來挑釁她的男同學。

「你個笨女人,沒看出她是故意不讓你趕上飛機的嗎?」

跑在前頭的劉思宇,邊跑邊說。

生氣!他救個人還非要損她才行,沒好氣的說「就你不笨,你來試試被她抱住腳不放,給錢不要,又不給報警是什麼滋味。」

「她要敢抱我腳,我踹得她真摔!」他那認真的表情可不是說說而已,他真的會踹開故意碰瓷的人。

「就你狠。」

兩人跑得上氣不接下氣還要抬杠,這真是累死她了。

在跑的過程中她的大眼鏡框還要掉了到地在上他沒發現於是她大喊「我眼鏡,我眼鏡。」

「你又不近視,你要那眼鏡幹什麼。」回頭看了她一眼,看清了她那大眼鏡框下的容貌,十分清純可愛的蘿莉臉,讓人看了都忍不住心動。

眼裡閃過一絲讓人不易察覺的異樣目光,邪魅的嘴角上揚,在看清她容貌那一瞬間,心裡有一個想法,一個大膽的想法…

因趕時間她也就先不管了,到時回國再配一副。 ?那是一個長須儒雅男子,正是神兵門的長老張天明。

最強兵王 血刀門、鬼靈門、合歡宗三宗大會是山南盛事,其他宗門多少也派了使者來觀禮。

張天明回宗路上,聽到三宗大會的消息,他喜歡熱鬧,也過來看看,想不到竟然遇上他心中的災星。

「張道友,你鬼叫什麼啊?被石小姐的美貌驚住了?」

一個身穿一件藏藍色羅紗衫,腰綁玄色龍紋絲帶,文質彬彬的男修士踱步過來,臉上泛著玩世不恭的微笑,從氣息上看也是法相境修為。

他叫文和昶,是血刀門血刀團的傳功長老。

「凌……凌道友!你到這裡來做什麼?」張天明好像沒有聽到文和昶的話,直勾勾盯著凌天,身子微微顫動。

血鋒閣的一幕,還歷歷在目,張天明對凌天懼怕到了骨子裡。

凌天不是和血刀門有仇嗎?萬萬想不到,他竟然敢到刀神谷來。

此時花園裡正舉行一場小聚會,約有三四十人。

「什麼凌天?這小子誰啊?」一個錦袍男子不善的目光落到凌天身上,他高挑俊雅,一頭髮絲烏黑光亮,打理的一絲不亂,赫然也是法相境修為,此人是合歡宗的溫如玉,他看中了幾個美艷女修,借著聚會接近,遊戲花叢。

「溫道友,他就是寂滅冰帝凌天!」張天明說著,腳步移動,不露痕迹的轉到了溫如玉身後。

凌天擊敗諸葛御風的一幕,張天明還記憶猶新,可不敢觸了凌天的霉頭。

「寂滅冰帝?他要是寂滅冰帝,我還是天照神瞳呢!」溫如玉笑道。

溫如玉話一說出,在場眾修士都輕笑出聲。

寂滅冰帝的名號,在場不少人都聽說過的,那冰帝擄走雪千柔,滅掉了靈嬰境前輩魏無涯的分神,殺了合歡宗的雙子同心魔,甚至滅殺了血鋒閣兩位長老,擊敗了玄劍門小戰神諸葛御風。

他要是敢到刀神谷來,血刀門不用說,身為合歡宗弟子的溫如玉第一個就要找他算賬。

「溫兄,本門掌門豈是能亂開玩笑的?」一個面貌陰鷲的黑袍人面露不悅之色,冷哼道。

天照神瞳,正是血刀門掌門蕭破野的外號之一。

「狄兄,是在下失言了。」溫如玉道,這黑袍人叫狄樂水,是鬼巫教教主的兒子,不僅地位尊貴,又是法相境的修為,他是不敢得罪的。

包括鬼巫教在內的三大巫教都是血刀門的附庸勢力,是以狄樂水稱血刀門為本門。

此時石初蘭的內心頗為複雜,她既同情雪千柔的遭遇,對凌天並不抗拒,但她畢竟是血巫主的孫女,算是血刀門的弟子,不能背叛師門。

想到這裡,石初蘭實話實說:「他就是寂滅冰帝凌天,制住了我,讓我給他帶路。」

石初蘭話說出,眾人一片嘩然,想不到這樣一個平平無奇的少年,真是負有盛名的寂滅冰帝。

「我來這裡,是找魏無涯算賬的,不想多傷人命!要命的就滾開!」

凌天對眾人視若無睹,沿著彩石子路前行,石初蘭也緊跟在他身後。

石初蘭證明凌天是寂滅冰帝,凌天又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在場眾人摸不清底細,都不敢阻攔。

畢竟傳聞中,寂滅冰帝擊敗了諸葛御風,在場不少法相境的巨頭,個個高傲,但要和諸葛御風相比,都自承略有不如。

「大言不慚,就算你擊敗了諸葛御風,至多也就法相後期,如果就這麼讓他挾持石小姐而去,我等也不用在修道界混了!」文和昶大聲道。

聽了文和昶的話,眾人有些動心,狄樂水也叫道:「對這種敗類,也不用講什麼修道界的規矩,大家一起上,他再強也是一個人,還能幹得過我們?」

狄樂水話說出,眾人更是躍躍欲試,這裡數十人,光法相境的就有好幾個,以多打少,沒有輸的可能。

只有張天明,不知道什麼時候躲到人群最後面了。

「姓凌的,挾持女人為質,算什麼本事,你有種就放開石小姐,我們打上一場!」溫如玉道,他憐香惜玉,也怕凌天傷了石初蘭。

石初蘭聽得不齒,這群人擺明了以多欺少,還說凌天沒本事,真是太不要臉了。

石初蘭看向凌天,見凌天神色淡漠,仍是沿著彩石子路而行,悠閑的好像散步一樣。

「一群廢物,你們要能讓我停步,就算我輸!」凌天有些不耐煩道,又是一步踏出。

凌天話說出,眾人嘩然,隨即人人露出惱意。

你是寂滅冰帝,眾人一擁而上,也是看得起你的實力。

但要說讓你停下來都做不到,那就是赤裸裸的羞辱了,大家都是法相境,半斤八兩,你還能碾壓不成。

石初蘭微微搖頭,也覺得凌天太狂傲了。

「打!」

文和昶被凌天一句狂話氣得滿臉通紅,見凌天與石初蘭拉開距離,暴喝一聲,身上法相浮現,靈力聚為刀兵,一斬而出,剛猛的刀氣中隱隱一輪血月升起,正是血刀三十六斬之血月斬。

一刀就祭出法相,這是全力一擊了!

「螻蟻一般!」

凌天隨手一扇,一道靈力凝成的巨掌打出,文和昶的血月斬還未激發,就被扇飛,如一隻斷了線的風箏飛出十數丈,撲通落在假山下的水池裡,濃濃的鮮血浮上水面,生死不知。

凌天的身形沒有任何阻礙,又向前邁出一步。

全場震怖!

眾人目瞪口呆,又驚又懼,還打不打了?

文和昶少說也是法相中期,凝結了神光的人物,被一招扇飛。

這樣的程度,也只有靈嬰境可比擬了。

躲在人群後面的張天明露出幾分冷笑之色,現在你們知道他的厲害了吧。

狄樂水見文和昶被一招打飛,不敢阻攔,與凌天並肩而行,嘴裡不停說道:

「凌天,你確實有些實力,但這裡是血刀門的地盤,而且正在舉行三宗聯盟大會,到處都是高手,谷中光靈嬰境的前輩就有十來個,只要我一聲喊,隨便來一個高手,你就死定了!」

「你以為你是誰,最多也就法相境後期的實力,以羊身闖虎穴,真是自尋死路!」

「你暴露了形跡,沒有活路,但我可以給你一條活路!」

「我是鬼巫教少主狄樂水,在血刀門中還有幾分薄面,如果你束手就擒,我可以說服本門,留你一條命!」

「我是在和你講道理,你聽清楚沒有?」

狄樂水冷然說出許多話來,在他看來,凌天劫持石小姐,應該是想潛入刀神谷中,偷什麼東西,現在被眾人發現,只有死路一條,而他是凌天的唯一活路,不愁他不服軟。

只要是正常人,就絕不會相信凌天是上門來踢場子的,這裡可有十來個靈嬰境大能啊!

狄樂水說完,眾人臉上都不由浮現出几絲笑意。

「狄樂水嘴皮子厲害,不愧是鬼巫教的少主,號稱血刀門人脈最廣,最善交際,最懂生意的人。」溫如玉聽得暗暗點頭。

石初蘭卻心中搖頭,凌天是雪千柔的主人,他為了雪千柔孤身犯險,可見兩人感情深厚。

雪千柔的父母都是被鬼巫教所害,凌天也知道,狄樂水還主動說自己是鬼巫教的少主,恐怕要惹來大禍。

果然,凌天聽到鬼巫教三個字,眼睛一眯,殺意浮現。

凌天手臂一劃,一個虛劈。

啪得一聲!

狄樂水就像被一隻無形的大鎚砸中一般,整個腦袋陷入胸腔中,直至小腹,然後砰得一聲爆開了,化為無數碎塊。

熱氣騰騰的血肉飛濺如雨,淋在每一個人身上。

全場死寂!

然後是歇斯底里的尖叫聲! 十五的月亮十六圓,可是今年月亮偏偏就在十五的時候圓了。舞清清坐在車上給爸媽打電話,媽媽問:「清清,你在哪裡?」

重生三國之財色雙收 「在任健車上媽媽。」舞清清毫不避諱地回答。

「怎麼在任健車上呢?」媽媽有些奇怪。

「媽媽,今天我去他們家參加了他們的家庭聚會。就是很大一家子包括爺爺奶奶叔叔阿姨等在內的那種聚會。」舞清清終於說了。

媽媽在電話那邊愣了一會兒:「哦,熱鬧嗎?」

「挺熱鬧的。」

「他們家人喜歡你嗎?」

「基本上都喜歡。」舞清清回答。

「那,誰不喜歡你?」媽媽有點擔憂地問。

「無關緊要的三嬸嬸和四堂姐。」舞清清老實交代。

「好孩子,有些看似無關緊要的人,往往會成為最關鍵的人。既然你做出了選擇,那麼爸爸媽媽祝福你,並且提醒一句,好自為之。」媽媽沒有什麼特別的話語,沒有祝福也沒有反對,一切在舞清清的意料之中。但是那句好自為之,卻真的是意味深長。

舞清清愣了一下,她知道媽媽肯定還會有話單獨跟她說,所以簡單和媽媽聊了幾句之後就掛斷了電話。

清清爸爸問:「怎樣?」

媽媽搖搖頭:「沒怎麼樣,就是比咱們預料到的要快很多。」

「順其自然吧,我相信清清是個有分寸的孩子。」爸爸說。

「我看不一定,女孩子遇到感情的事情,往往會失了分寸。更何況,他們家還有兩個不喜歡她的人,至少兩個!」媽媽鄭重地說。

「你說的對。不過會有什麼樣的人不喜歡清清?」爸爸很好奇。」

「我猜人家不是不喜歡清清,而是不喜歡她的出身罷了。」媽媽的語氣里透著一絲悲傷。

爸爸尷尬地迴避了媽媽的眼神:「都是我不好!」

「老舞,別這麼說!」媽媽打斷了爸爸。

舞清清坐在車裡一聲不吭地看著手機發獃。任健關切地問:「怎麼了?」

舞清清搖搖頭:「沒什麼。」

「今晚是不是不開心?」任健還是非常擔心。

「還好吧。」舞清清心不在焉地回答。

任健伸手摸了摸舞清清的頭:「乖別想那些不開心的事情了。我爸媽喜歡你就行了。」

舞清清搖頭:「不是因為這個。」

「那是因為什麼?」任健奇怪地問。

舞清清擺了擺手:「算了,我不想回答。送我回學校。」

「不回家嗎?」任健問。

「不了。」

聽到舞清清的口氣非常堅決,任健不敢再堅持,急忙朝著學校的方向併線。舞清清一直低著頭,任健看不到她在想些什麼。只有舞清清心裡清楚,不被父母祝福的婚姻,恐怕不會幸福。至少現在看來,父母是沒有祝福她的。

回到宿舍,舞清清疲憊地踢掉了高跟鞋,隨手扔掉了裝著任健姐姐送她的衣服和鞋子的包裝袋,胡亂脫掉裙子走進了洗手間。

洗完澡出來,舞清清才發現衛肖肖不在,舞清清突然覺得這樣更好,一個人靜靜地享受悲傷,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今晚註定沒有心情讀書,舞清清披著珊瑚絨睡衣坐在陽台上手裡捧著保溫杯看著天空發獃。京城的天空幾乎看不到星星,舞清清的眼神就那麼空洞地盯著外面看著,心事翻江倒海地向外涌。

回憶著今晚的一切,舞清清突然覺得自己和這個家庭是那麼的不相稱,兩者如此格格不入,尤其在四堂姐嘲笑她之後,她居然大笑了起來,舞清清,你笑什麼?

這個時候的舞清清才開始騰空腦子開始想,為什麼要大笑?用笑聲來掩飾內心的不安嗎?

雖然任安安和任健父母全程都在掩護她,可是這種禮節性的掩護能持續多久?他們終究能敵得過幾十年如一日面對親戚的冷嘲熱諷嗎?

或許接受任健真的太過草率。舞清清黯然地流下了兩行熱淚,她甚至都不知道以後該如何面對任健家人,如何再與之相處了。

一陣風吹過,舞清清打了個冷戰,果然中秋了,風中都帶著明顯的寒意。舞清清趕緊走進室內,關上了門窗。

走進客廳關燈的時候,舞清清看到了散亂在地的東西,她耐著性子彎下腰去收拾,猛然發現,裝衣服的袋子里多了一個四四方方的大木頭盒子。難怪提著怪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