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小姐,請你不用擔心。除了我,你,還有外面幾個人知道此事,不會再有其他人知道的。」羅陽從容道。

「還有一點,要是治不好我的病,那我會把你看成是故意來占我便宜。這筆帳我跟你算起來,你吃不了要兜著走的。」林玉卿半信半疑,見羅陽少年,終究不信他擁有高超的醫術。

「你再墨跡,我就不幫你治療了。爽快點,脫了吧。」羅陽吩咐道。

從小至大,縱使是爸媽都沒有向她發號施令,眼前這個少年竟敢用命令的口吻說話,林玉卿心裡一陣不快,翻了翻白眼,冷哼了一聲,將肥貓放下地,遲疑了會兒,心一橫,只得照他說的去做了。

眼前一晃,白花花一片柔光撲面而來,弧度適中,色澤豐滿,遍山潤雪一點紅,鮮潤嬌嫩,當真美不勝收。

羅陽便將那張椅面印有hellokitty圖案的羅圈椅搬到床前,林玉卿坐在床沿上,他則坐在她對面,伸手便可夠著她的身子。

按摩時,林玉卿白皙的臉蛋似乎抹了紅漆,脖頸與耳朵也漆上了桃紅,眼眸里噙著蕩漾的羞意,微撅著唇兒,眸子十分幽怨地傾訴著,每瞥一眼羅陽,便似乎在說:「你雙手就不能輕些兒嗎?還笑呀!太可恨了!如若沒效果,再跟你算帳!」

憋了一肚子火氣,心裡嘀咕著,呼吸便有些急促,自然胸脯的起伏幅度就有些兒大。嫩白的弧度陡升陡降,活潑潑的,白兔也似的活蹦亂躥,充滿了勃勃生機。

「林小姐,這事兒就你知,我知,天知,地知,放輕鬆些兒,那效果會更好。我用真氣幫你按摩,可以直透穴位。你體會到沒?」羅陽安慰道。

「弄完沒?」她紅著臉道。

「就行了。待會給你針灸。」羅陽應聲道。

林玉卿聽了,竟肉顫了一下。

「插哪兒?」

「當然是這兒啦。」

「用針來戳?」

「放心,不痛的。忍一忍就過去了。剛刺進去時,可能有點兒麻,進去后就好了。」

說話間,羅陽便已從褲兜里取出盛銀針的盒子,打開。

見了那細長的銀針,林玉卿忙用手捂著胸,拒絕道:「不能用針來戳我!聽到沒?」

羅陽笑道:「那你想要開刀?」

花了半支煙工夫來開導她,然後輕輕撥開她的手,趁她猶豫時,便倏地將一支銀針刺了進去。

「啊!」

「噗。」

「啊!」

「噗。」

……

……

眨眼間,林玉卿的一隻小白兔便長滿了銀針,好似一隻刺蝟了。

她睜大了眸子,顫著身兒,驚惶地瞧著身上的刺蝟。

「不痛吧?」羅陽問道。

「還好吧,只是覺得怪怪的。」她蹙著秀眉道。

「我現在給你調針,你會舒服很多的。別動,你會喜歡上針灸的。」

隨即,羅陽施展開「太公無痕刺針法」,雙手如飛,調較9支銀針,有的拔起些兒,有的插深些兒,有的輕輕搖晃。

那等巧妙的手法,何等高超,看了教人嘆為觀止。

漸漸地,林玉卿嘴角竟噙著若隱若現的笑意,那正是「太公無痕刺針法」在她嬌軀里產生了妙音,她陶醉了。

半個小時后,羅陽拔出9支銀針,收進盒裡,說道:「1個療程完畢,我們出去吧,到下面,我寫個藥方給你抓藥吃。」

林玉卿一面整理衣服,一面警告道:「今兒的事,你誰也不能告訴。」

「我做事,你放心。」

「要是我知道你跟別人說了弄我的胸,我會發火的!」

「不弄都弄了,你還哆嗦什麼?」

「你!」

回至一樓客廳里,羅陽寫了藥方給林玉卿,說幾天後再來給她做第2療程的治療。

待羅陽與唐桂花出門了,張若桃問道:「有效果嗎?」

林玉卿俏臉依然還紅,說道:「好像是舒服些兒了,就不知是不是真有效果。等做了第2次療程治療,再去醫院檢查一下,就知道真假了。」

這時,張若桃的手機來電話了,是牌友們找她打牌,便上樓去換衣服了。

林國發從房間出來,回至客廳,關心道:「妹,剛才聽你在房間里發出些聲音,幹什麼呢?不會跟他……」

說著,他狡黠的笑著揚了揚眉頭。

「他給我治病!亂想些什麼!」林玉卿嬌嗔道。

一想起羅陽雙手幫她按摩,她實在既羞又惱,長這麼大,還沒給哪個男子捏過,不料今兒被一個少年給揉了。

「有效果嗎?」 步步蓮花 林國發好奇道。

「說不準。好像有,但還要去醫院檢查過才能確定。」林玉卿懶懶地應道。 城牆下,地牢生物大軍的人潮蜂擁而至,城牆上,在督戰隊的威逼下,海爾馬克的守軍們也漸漸恢復了秩序,他們頂著不斷襲來的遠程攻擊,開始向城下潑灑下無數的箭雨。

一個**著上身的牛頭怪,揮舞著自己那如門板一樣的戰斧,踏著雙蹄,比駿馬還要快的速度向城牆奔跑而去。在他的身後是另外兩個同伴,他們抬著一架長長的雲梯緊緊跟隨。

「射死他!」

一聲口令之後,三名狼頭人弓箭手出現在城垛口,他們鬆開了手中的弓弦,三支羽箭嗡嗡地破空而出,向牛頭怪射了過去。

這個牛頭怪好膽氣,他見到射向來的箭矢並不躲避,眼中寒光一閃就大吼了一聲,揮動手中的戰斧,如旋風般把襲來的箭矢全部卷了進去。等他停下斧子,那三支羽箭已經斷成了幾截落在了地上。

牛頭怪的表現顯然激起了周圍人的凶性,那些醜陋的地牢生物們如同打了雞血,紛紛爆發出熱烈地呼喊,這些傢伙本來就猩紅的眼珠此時彷彿能冒出火光。

而牛頭怪顯然對自己的表現也很滿意,他舉起自己的戰斧仰天大吼了一聲,便又向城牆衝去。這種場面在海爾馬克城下不斷出現,得到了加強的卡帕拉迪斯大軍此時的戰鬥力已經有了很大的提高,一開始就給了海爾馬克守軍帶來了巨大的壓力。

「我們的援軍在哪裡?」

迪克亞尼撥打開一柄被投上來的甩刀,然後向身旁的美杜莎大喊。

美杜莎安吉娜麗絲一箭射中了一個正在跑過來的怪物變種,緊接著低頭躲開了遠處飛過來的閃電魔法。那道閃電雖然沒有打中美杜莎,卻直接轟掉了她身後的一名狼頭人弓箭手,後者渾身頓時被電光覆蓋,緊接著發出不似人叫的慘嚎,等電光消失之後,這個不幸的傢伙渾身漆黑地倒在了地上,從口中不斷冒出縷縷青煙。不用細看就可以知道這個可憐的狼頭人弓箭手此時已經被徹底電熟了。

「陛下肯定已經趕過來了,咱們再頂一陣!」

安吉娜麗絲向迪克亞尼迪克大喊,妖怪只能無奈的跺了跺腳。

就在城牆上的戰況越來越激烈的時候,孫立成披著一件猩紅大氅,慢慢地走上了城牆。

其實地牢生物大軍一出動,他便從機械蜘蛛那裡得到了最新的消息。可是他卻沒有把這些消息告訴其他人,而是把巴尼和約瑟芬等幾個小傢伙叫到了身前,並讓思卡爾去聯繫卡爾布萊恩。

他雖然如今在地下世界控制了海爾馬克,可那些士兵卻不是他的嫡系。如果他返回地面世界,這些人只會繼續留在這裡。既然這些都不是自己人,過度投入資源就十分不明智了。

當然,更加讓決定這樣做的是哪怕海拉山姆被暗精靈殺死了,可是海爾馬克的大批官兵還以那條紅龍的下屬自居,在執行自己命令的時候不時出現推諉甚至反對的情況,這讓孫立成決定讓這些傢伙好好承受一下地牢生物大軍的真正戰鬥力。這樣經過生死考驗,這些可惡的傢伙才能夠讓認清自己的形勢,否則他即便要指揮海爾馬克的軍民撤退,也沒有足夠的信心。

在這時,戰況愈加激烈了起來。大批的地牢生物在遠程打擊的掩護下,舉著一架架雲梯,頂著城頭上不斷扔下的石塊,射下的羽箭,甚至還有潑下的那種特殊的「金汁」,怒吼著沖了過來。海爾馬克的守軍們儘力了,但也不能阻擋如潮水般的地牢生物大軍。讓守軍們膽寒的是,在下面這些敵人裡面出現了不少灰矮人戰士。這些矮個子傢伙不但身材很矮,容易躲避,而且因為身上披掛著重甲,一般的打擊對他們的傷害很小。更可惡的是,這些傢伙不斷在敵陣中不停地大呼小叫,使得地牢生物的士氣明顯高漲了起來,反擊也愈加有力,帶給了城牆上面守軍以巨大的傷亡。

「孫立成陛下,您終於來了。」

這時,一個從澤拉塔城過來的法師見到孫立成,急忙穩住因為法力耗盡而不斷搖晃的身體,驚喜地喊道。

周圍人聽到以後立刻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隨著孫立成的出現,他手下的那批穴居人也從他的身後涌了出來。看到這些傢伙的武裝又得到了加強,渾身上下閃動著魔法的晶瑩,周圍人除了嫉妒以外,心情不由得安穩了下來。

「有了這些配備著強大魔法裝備的戰士,那麼守住海爾馬克的機會更大了吧。」

很多人心想。

腹黑總裁:霸寵小逃妻 「不好,敵人上來了!」

隨著一聲尖叫,城牆上猛然出現了一個牛頭怪的腦袋。這個傢伙先是躲過了一名守軍的攻擊,然後雙手一撐,便從塌陷的垛口如大鵬鳥一般高高地飛上了城牆。這個牛頭怪一落地,就把剛才攻擊自己的那個蜥蜴人戰士打退了下去。眾人這時才發現,他便是剛才那個將城牆上的弓箭用戰斧砍落的傢伙。

見到敵人跳了上來,有兩個守軍立刻揮舞著武器衝上去,他們號叫著,眼中閃動著瘋狂。

這個牛頭怪見到兩人衝來,嘴角露出了嘲諷,他眼中紅光一閃,緊接著大吼一聲,然後那柄巨大的雙刃戰斧便被他掄圓了起來。

風聲、寒光以及兩聲慘叫,等到眾人看過去,才發現兩居半截兒的身子立在了原地,而那兩名戰士的上半身連同他們的武器此時已經飛上了天空。

「媽呀,這個傢伙太厲害了!逃啊。」

身旁的一名守軍頓時嚇得大喊一聲,扭頭向後跑去。

可他還沒有跑出兩步,便噗的一聲,被迪克亞尼的戰錘一鎚子打死。

「後退者殺!」

妖怪揮舞著戰錘,高喊著大踏步向前,攜帶的風聲向牛頭怪衝去。

看到衝過來的迪克亞尼,牛頭怪眼中露出了警醒。這個妖怪身穿全身鐵甲,上邊閃著晶瑩的亮光,戰錘上也有星光閃現,這絕對是一個不好惹的敵人!

惡魔小爹:偷個寶寶鬥你玩 牛頭怪雖然狂妄,但是不傻,對待迪克亞尼這樣的敵人,他立刻收起來狂妄,打起了十二分警惕。

可還沒有等迪克亞尼衝到那個牛頭怪身前,就聽到旁邊一聲怒吼:「飛靈之槍!」

緊接著,有如一道流星閃過,又如長虹落地,牛頭怪慘叫一聲便被一支長槍刺穿。直到此時,他眼中還滿是不敢相信。

「巴尼,你這個傢伙。」

等攻擊者停穩腳步,妖怪才發現竟然是巴尼。這個穴居人使出了孫立成教授的槍魂,只是一槍便把那個牛頭怪刺死了。

巴尼沒有等牛頭怪的戰斧掉落地面,就一腳狠狠地踹了過去。

讓迪克亞尼有些意外的是,身材矮小的巴尼彷彿擁有了巨力一般,只是一腳便把體型高大的牛頭怪踹下了城牆。立時,城牆下響起了一聲悶響和幾聲慘叫,顯然砸到了底下正在爬上來的地牢生物士兵。

牛頭怪的死讓這片城牆上的地牢生物士氣猛然一跌。

而在城牆下,一名地牢生物軍官看到攻擊受挫,不由得大喊道:「後退者殺,給我衝上去!」

聽到軍官的命令,地牢生物們心中不由得一凜,稍微停頓了一下便又開始了對城牆的攻擊。 在後方督戰隊的嚴令下,地牢生物們發出了更狂暴地怒吼,他們彷彿丟掉了所有畏懼,瘋狂地向城牆上攻去。

而此時,已經沖向城頭的穴居人魔法裝備小隊也瘋狂地砍殺起敵軍來。不一會兒就殺得地牢生物人仰馬翻,慘叫這掉落城下。終於,在巴尼等人的支持下,海爾馬克守軍重新站穩了腳跟。

「太好了,孫立成陛下。巴尼和約瑟芬他們真是厲害呀。」

看到不斷施展出槍魂,魔法裝備在城牆上不斷閃耀的穴居人,美杜莎安吉娜麗絲高興地大喊。

孫立成卻沒有露出欣喜的面容,而是緊盯著遠方。

「難道?」

看到孫立成的神色依舊凝重,美杜莎的心中不由得咯噔一下。

而在地牢生物大軍的後邊,奧古斯塔正看著城牆,不住瞪著自己的眼睛,吹著自己滿是油膩的鬍鬚。

「雷擊炮對準那部分城牆,給我猛烈轟擊!」

隨著他的吼聲,不一會兒,幾個鐵房子一樣的雷擊炮便把炮口轉向了巴尼他們所在的那段城牆。而在炮口的前方,巴尼正帶領著幾個穴居人不斷迎戰著攀爬上來的地牢生物士兵。

孫立成雖然沒有直接參戰,可是卻一直觀察著地牢生物的動向。他敏銳地捕捉到了那些火炮的朝向變化,立刻向巴尼等人大喊:「小心炮擊!」

孫立成的喊聲立即讓所有的穴居人心中一凜,大家紛紛躲向了兩邊。

還沒有等他們藏好身形,三門雷擊炮發射的光柱便打到了城牆上。立刻,三聲巨響讓城垛如同西瓜一樣猛然炸開,飛濺出的石塊極速射出,幾個躲閃不及的士兵立刻慘叫著摔下了城牆。

「哼,再來一炮!在我們灰矮人面前也敢逞威風,真是活的不耐煩了。」

看到那片城牆煙霧繚繞,奧古斯塔啐了一口說道。

等煙霧散去,所有人都驚恐的看著缺了一大塊的城牆一角心中后怕。如果不是孫立成及時通知,估計這時候很多人都已經被擊中,命喪黃泉了。

而孫立成看著那些正在儲能的雷擊炮以及受到炮擊激勵變得更加瘋狂的地牢生物士兵,眼中閃現了一絲殺機。

「大人,我們可以發動總攻了,那些傢伙已經擋不住了!」

在暗精靈軍官群中,西蒙迪達克看著不斷炸開的海爾馬克城牆興奮地說道。

卡帕拉迪斯也輕輕地點頭,的確,敵人現在已經被完全壓制了,想來再來一次攻擊就能打進海爾馬克。

「這麼長時間了,終於可以拔掉這個可惡的小城了!」

卡帕拉迪斯在心中暗道,竟然也有些激動。

「好,這就命令部隊出擊,給他們致命一擊!」

卡帕拉迪斯在眾軍官的期盼中下達了命令。

聽到了卡帕拉迪斯的命令,西蒙迪達克興奮地怪叫一聲便向後跑去。

緊接著,越來越猛烈的魔法攻擊從地牢生物大軍中打向了海爾馬克城,而隨著魔法攻擊的加劇,「前進」的命令聲在地牢生物大軍中不斷響起,剩下的地牢生物開始整齊地向海爾馬克壓了過去。

「巴尼,迪克亞尼,你們把這段城牆給我封住。」

孫立成一腳踹飛了一名攻上來的地牢怪物變種,然後向兩邊命令道。

穴居人和妖怪聽后立刻施展開自己的武器,將幾名敵人打翻,很快清空了一段城牆。

孫立成等他們讓開,向前走了兩步,從戒指中拿出了一門粗粗的管狀火炮,瞄準了遠處的鐵甲戰車。

這輛灰矮人的雷擊炮剛發射完,正在進行充能,而在它的兩邊是兩輛巨大的灰矮人床弩。這兩個床弩在灰矮人的操縱下,不斷將如小樹一般粗細的巨大長矛射向了海爾馬克城頭,給守軍製造出大片血霧。

這是地下城生物第一次見到孫立成拿出屬於地精帝國文明的裝備,他們有些好奇,也有些期待,希望孫立成的這個東西能夠扭轉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