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謝惜晨道長,若是你沒有其他的事情,不如就跟我們一同回萬劍門吧」寧罪心裡思索了片刻,再次對著惜晨道人說道。

寧罪心裡也在想著,若是惜晨道人離開,不知道什麼時間才能夠再次遇到,他的那種神秘的功法,想要學習更是難上加難,但若讓惜晨道人隨他們一起回萬劍門,到時候讓他傳授那神秘的功法,自然就簡單了許多。

惜晨道人聽到寧罪的話,似笑非笑的看著寧罪,明白寧罪心裡的想法,不過他還有其他的事情要辦,根本沒有時間隨寧罪返回萬劍門。

婉拒了寧罪的「好意」,惜晨道人催動起體內的元氣能量,帶著寧罪和冰鳶,朝著南面的方向飛去,他們不能在此久留,畢竟龍泉門的四位長老,距離這裡並不是很遠。

惜晨道人帶著寧罪和冰鳶,一直飛行了一天的時間,天色再次進入到深夜,才算是停了下來,這裡距離萬劍門,只剩下不到一日的路程,而且寧罪的元氣能量已經得到了補充,回到萬劍門,也不是什麼難事,惜晨道人也要離開了。

「後會有期」惜晨道人面帶微笑的看著寧罪和冰鳶,客氣的說了一句,催動著體內的元氣能量,準備朝著西面的方向飛去。

「惜晨道長,後會有期」寧罪心中十分不舍,直到現在也想讓惜晨道人隨他一起回萬劍門,不過寧罪還是理智的,他明白越是強迫別人做某件事情,越會適得其反。

隨著寧罪的聲音傳出,惜晨道人縱身一躍,整個身體飛向了夜空,很快,便是消失在了寧罪和冰鳶的視野之中。

「唉」看著惜晨道人離去的身影,寧罪輕聲嘆息了一下。

「你似乎對他很依依不捨的感覺啊」冰鳶噘起俏皮的小嘴,眼神看著身旁唉聲嘆氣的寧罪,突然說道。

「我是想學他的功法,你想到了」寧罪用食指點了點頭冰鳶的額頭,一臉的無奈,惜晨道人一字眉,胖臉,還是個男的,他怎麼會對其依依不捨。

說著,寧罪體內不多的元氣能量催動起來,雖然元氣不多,但是足以讓寧罪帶著冰鳶一起,回到萬劍門的青蓮山脈。

霆國西北方,巨大的宮殿坐落於一處山峰之巔,宮殿高聳入雲,顯得格外壯觀,在山峰的下方,數個階梯,通往山體上的各個房屋。

在山脈頂端的宮殿外,一處碩大的場地邊緣,數根粗壯的樹木,吊起一口銅鐘,銅鐘的一側,站立著一位青年,青年顯得格外懶散,不斷在那裡打著哈欠,雙眼通紅,似乎是一夜未眠。

青年的雙眼在那裡上下打顫,堅持了有半個時辰,最終還是合上了雙眼,頭靠在銅鐘的一側,沉沉的睡去,片刻間,一道鼾聲便從那青年的鼻子中傳了出來。

「呼呼呼」就在那青年剛剛睡著不久,三道身影,伴隨著風聲,從遠處的天空直接飛上山峰頂端,落在了場地之上,最後的那道身影的懷中,還抱著一具中年人的屍體,屍體渾身鮮血,若不是穿著衣衫,根本看不出來這是個人。

三道身影邁著腳步,朝著大殿的方向走去,一股浩瀚的元氣能量,從為首的中年男子手中打出,徑直的打在了那場地邊緣的銅鐘之上。

「咚,咚,咚」三道鐘聲,在元氣能量打在銅鐘之後,瞬間響徹起來,傳盪在整個山脈之上。

「嗡」突然響起的鐘聲,使得站在銅鐘一側,靠在銅鐘上睡著的青年,腦袋頓時響起一片嗡鳴聲,強烈的眩暈感,使得青年的身體朝著後方退去,最終踉蹌的倒在了地面上。

三道身影在鐘聲結束的時候,已經走入到了山峰的大殿之內,此時山體各個房屋中的弟子紛紛走出,看向了山峰的大殿,一些中年男子,從房間中走出之後,連忙朝著大殿走去。

大殿之上,一位中年男子的身影躺在地面上,身體布滿鮮血和傷痕,渾身的血液,根本看不清對方的面貌,而此時一些趕來的中年男子,紛紛走入了大殿之內。

「這,這是,陸傑師兄?」一位稍顯年輕的中年男子,在看到地面上躺著的屍體時,一臉吃驚的向為首的中年男子詢問道。

這處山脈,正是龍泉門的所在之處,而大殿中,站立在中年男子屍體旁邊的三位中年男子,正是俊邡和他的兩位師弟。

「是」俊邡沒有回答那位中年男子的話,不過站在俊邡身後的中年男子,卻是點了點頭回應了一句,確定了死去之人的身份,正是他們龍泉門的長老陸傑。

「是誰?是誰竟然殺我們龍泉門的長老!」周圍趕來的中年男子,紛紛看向躺在地面上已經死去的陸傑,憤怒的在大殿之中喝道。

在聽到那些中年男子憤怒的身影,俊邡的眼神中露出了一絲笑意,似乎是達到了他想要的結果一般,不過俊邡一直沒有說話,眼神一直盯著大殿內,空曠的高台之上。

「掌門到!」就在大殿之內,眾人紛紛議論憤怒之時,一道青年的聲音從大殿的后側傳出,一位白髮老者,從後面緩緩的走去,來到了大殿內的高台。

「參見掌門師兄!」看到白髮老者的出現,眾人紛紛停下了議論的聲音,上前走到高台的下方,拱手恭敬的對著白髮老者喊道。

「俊邡師弟,你們何時回來的?伏仙鐧可帶回來了?」白髮老者站在高台上,看著下方站立的俊邡等人,一臉疑惑的對俊邡詢問道。

「回稟掌門師兄,伏仙鐧並沒有帶回來,而且我們的陸傑師弟,也死在了對方的手裡!」俊邡一臉悲憤的看著白髮老者,對其回應道。

「什麼!什麼人這麼大的膽子!」在聽到俊邡所說的話之後,白髮老者的臉色頓時一變,怒視著俊邡的身影,對其詢問道,同時走下了高台,走向了大膽內擺放的屍體。

「到底是什麼人,竟然下如此重的手」白髮老者在走到屍體一側的時候,一臉吃驚的看著地面陸傑的屍體,此時陸傑的屍體全身都是劍傷,每處劍傷都深可見骨,看到如此慘烈的傷勢,白髮老者鬍子微微的顫抖著,雙手緊緊握在一起,對著身後的俊邡再次詢問道。

「回稟掌門師兄,我們在去往駿颺城之後,薛長老告訴我們,方遠華被萬劍門的人所殺,還被萬劍門的人搶了伏仙鐧,薛長老為了奪回伏仙鐧,被打成了重傷,現在還在駿颺城內養傷」

「後來我們前去尋找萬劍門的人理論,不料萬劍門的人早已經離開了駿颺城,我們在得知這個消息之後,連忙追出了駿颺城,想著他們會向南走,返回萬劍門的所在之處」

「當時為了能快速尋找到萬劍門的人的蹤影,我們四人分頭行動,不料萬劍門的人早有埋伏,殺了我們的陸傑師弟」在聽到白髮老者的詢問,俊邡向眾人解釋起來了當時的情況。

「什麼,方遠華也被殺了!」在聽到俊邡所說的話之後,站在大殿內的眾位長老一臉吃驚的看向了俊邡,而白髮老者的雙手,已經捏的有些發白。

「這萬劍門不是才被魔教大軍攻擊過,實力已經大不如以前了,怎麼在這個時候還敢得罪我們?難道他們就不怕被滅門嗎?」其中一位龍泉門的長老憤怒的說著,同時也有些疑惑這萬劍門的作風。

「萬劍門這是在殊死一搏吧,想要招收更多的弟子,打出他們的名氣,開始拿我們龍泉門開刀了」另一位龍泉門的長老,也是猜測起來萬劍門的動機。

雖說萬劍門和龍泉門兩大門派,之間並不是很友善,但是也不至於達到那種兵刃相見的地步,現在萬劍門突然發難,讓所有人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你剛才所說之話,可都屬實」白髮老者雖然心中極為氣憤,但是心中也有些疑惑,那萬劍門為何會對他們龍泉門出手,隨即眉頭緊皺,向身後的俊邡再次詢問了一聲。

「回稟掌門師兄,師弟的話句句屬實,這些兩位師弟也是親眼看到的」俊邡連忙對白髮老者拱手說道,同時微微側身,看向了身旁站立,隨他一起回來的兩位中年男子。

「回稟掌門師兄,俊邡師兄所說的話,都是真的,我們也是親眼看到,若不是我們及時趕到,薛長老現在恐怕也已經重傷死去了」其中一位中年男子,對著白髮老者證實著俊邡所說的話。

「哼」白髮老者突然間冷哼了一聲,轉身朝著高台上走去,眼神之中,也在這時充滿了殺氣。

「傳我命令!集結龍泉門所有力量,向萬劍門宣戰!」白髮老者站在高台之上,對著高台下的眾人呵斥道。

PS:推薦作品《霸天斬龍訣》http://.17k./book/2034166.html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聽到白老者所說的話,一時間,整個大殿之上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向了白老者,正道門派給正道門派宣戰,那可不是一件小事。81中文』網

「掌門師兄,萬萬不可啊,如今局勢動蕩,魔教更是虎視眈眈,現在我們前往萬劍門對其宣戰,肯定會被其他正道人士恥笑,若是讓魔教伺機而動,對我們可沒有一點的好處」高台下,一位中年男子震驚了片刻,率先站了出來,向白老者說道。

「木師兄,萬劍門率先對我們龍泉門動手,殺了方遠華,奪走了伏仙鐧,如今還殘忍的殺害了我們龍泉門的6傑師弟,難道讓他們萬劍門殺入龍泉門的時候,我們才反抗嗎?」聽得那位中年男子所說的話,俊邡身後的那位中年男子站了出來,一臉冷漠的對其詢問道。

中年男子此話一出,周圍的眾多長老頓時將矛頭指向了那位木師兄,相互之間紛紛議論著,有的說其膽小,有的說其懦弱,沒有一人替木師兄說話,這也不難看出,這位木師兄,在龍泉門的地位確實不高。

「唉,現在事情都沒有弄明白,如此草率的對萬劍門宣戰,對於我們龍泉門,沒有一點的好處啊」木師兄掃視了一圈周圍的眾人,最終目光落在了俊邡的身上,嘆了一口氣說道。

「木師兄,你的意思便是我們三人帶回來的消失是假的,在地面上躺著的,也並非是6傑師弟嘍?」俊邡微微轉身,將目光與木師兄對視在了一起,對其毫不客氣的詢問了一聲。

「耳聽為虛眼見為實……」木師兄聽到俊邡的詢問,憤怒的目光看著俊邡,他的心裡清楚,俊邡一定是有些事情沒有說出來,對其冷喝道,想要將事情的原委給弄清楚。

「難道6傑師弟的屍體,不是你親眼看到的嗎?」不過還未等木師兄將話說完,俊邡的聲音便是再次響起,同樣憤怒的目光注視著木師兄,手指指向了躺在地面上,幾乎面目全非的6傑,對木師兄同樣呵斥道,聲音也比木師兄要大一些。

「別吵了!」站在高台上面的白老者,在聽到下方的兩人再次的爭吵,頓時大怒了起來,對著周圍下方的木師兄和俊邡兩人怒喝了一聲。

隨著這道怒喝聲傳出,整個大殿內頓時恢復了寂靜,十多位長老的目光,再次看向了站在高台上的白老者,此時白老者雙鬢顫抖,雙拳緊緊的握在一起。

不再說話的俊邡和木師兄兩人,自然都是看到了白老者現在的樣子,俊邡隨後微微低下頭,偷偷的看向了站在一旁的木師兄,嘴角出了一絲冷笑。

這一記冷笑,剛好被收回目光一臉愁眉的木師兄看到了眼裡,木師兄的目光憤怒的盯著俊邡,此時他的心裡更是證明了自己的猜測是正確的,俊邡肯定有什麼事情沒有說出來。

「這件事情我已經定了,木師弟,你就留在龍泉門鎮守吧,其餘的眾位師弟,明日一早,帶上你們各自的弟子,到伏仙峰集合,我們一同前往萬劍門!」高台之上,白老者的聲音再次響起。

「這」聽到白老者的吩咐,龍泉門的長老們紛紛一臉的興奮,唯獨只有木師兄一人,一臉擔憂的看向了白老者,原本還想阻攔一句,不料話音剛剛說出一個字,便被白老者的一個眼神給推了回去。

話音落下,白老者冷哼一聲,轉身朝著後面走去,片刻之後,在大殿之中已經是看不到了白老者的身影。

大殿中的數十位長老,此時也紛紛轉身,相互之間議論著走出了大殿,一些門外的弟子走進大殿,將那6傑的屍體也給抬了出來,在這大殿之上,只剩下了木師兄和俊邡兩人。

「俊邡,你這是為何?難道非得挑起兩大門派的戰爭,你的心裡才會好受嗎?」木師兄看著身旁準備轉身離去的俊邡,對著對方的背影詢問了一聲。

「呵呵,木師兄,什麼是我非得挑起的兩大門派的戰爭,這是萬劍門咎由自取,怨不得別人」俊邡的身影停了下來,沒有回頭,冷漠的聲音響徹在這大殿之上,話音落下,俊邡繼續朝著大殿外走去。

「俊邡,掌門不知道你隱藏了事情的真相,但是我心裡清楚的很」木師兄聽到俊邡的話,頓時怒氣從心底湧出,指著即將走出大殿外的俊邡呵斥道。

「哦?既然你清楚,那就去告訴掌門吧」這一次,俊邡連停下腳步的意思都是沒有,一腳跨出大殿,只留下了一片嘲諷的聲音回蕩在這大殿之中,整個大殿之內,只剩下了木師兄一人的身影。

木師兄無奈的搖了搖頭,他的心裡清楚明白,現在的掌門師兄,根本不會將他的話聽進腦子裡面,萬劍門殺了他們兩個人,任誰也不會輕易將這件事情放下。

「唉」嘆了口氣,木師兄有些疲憊的身影朝著大殿外緩步走去,這龍泉門和萬劍門的一場大戰,也是在所難免的事情了,萬劍門前些時日受了魔教重創,龍泉門這一次出動如此多高手,定能將其剷平。

最愛陽光下的你 位於霆囯南側邊界的一處山脈,一到了夏日,就如同一片汪洋大海一般,蔚藍色的林海,看上去格外的壯觀,讓人心潮澎湃,故此這片山脈,也被世人成為青蓮山脈,也有青山連綿的寓意。

此時在青蓮山脈的上空,兩道身影正在緩慢的飛行著,而飛行的高度,也在不斷的降低,片刻之後,兩道身影便落到了青蓮山脈的一處山下。

山下不遠處,有著兩根石柱豎立在那裡,在石柱的身後,是一條長長的階梯,這裡也是通往石柱後面山谷的唯一一條通道,而在通道的後面,則就是最新的霆囯第一門派,萬劍門的所在。

「寧長老!」就在那兩道身影剛剛走到石柱的外圍,那石柱的中間的空間頓時變得模糊起來,一道青年的身影,從那空間中走了出來,當看到外面兩人的身影時,青年臉上一陣喜悅,對其喊道。

石柱外的兩人,正是萬劍門靈劍宮長老寧罪,而在寧罪身旁的那位,就是萬劍門唯一的一位女子,寧罪的女友冰鳶,兩人在趕了一夜的路途之後,才算是趕回到了萬劍門。

「對了寧長老,掌門師伯讓我轉告你一下,若是看到你回來,一定要早些去一趟萬聖殿」青年弟子在確認了寧罪和冰鳶之後,連忙拿出一塊令牌,將石柱中間的空間屏障打開,同時對著寧罪叮囑了一聲

「你先回靈劍宮吧,我去萬聖殿一趟」寧罪點了點頭,與冰鳶一起走進了萬劍門的入口,剛剛走下階梯,進入到谷底,寧罪便對著身旁的冰鳶吩咐道,自己打算去一趟萬聖殿,給王谷一等人報個平安。

「你身上的傷」冰鳶微微點頭,不過卻是依舊擔心著寧罪體內的傷勢,若不是那個神秘道人幫助寧罪恢復了一些元氣和傷勢,寧罪根本不可能這麼早趕回萬劍門。

「放心吧,我待會兒就回靈劍宮」寧罪嘴角一笑,話音剛落,便先行朝著萬聖殿的方向走去,他現在心裡最為擔心的,還是他師叔京泊里的安危,畢竟當時讓王澤帶著京泊里離開的時候,京泊里的身體已經被重傷。

一路上,凡是看到寧罪的萬劍門弟子,紛紛停下來,對著寧罪恭敬的行禮,這樣的變故,讓得寧罪頗為不習慣,甚至有些青年男子,比他的年齡還要大上許多。

走了片刻,碩大而又熟悉的宮殿,終於是出現在了寧罪的視野之中,寧罪快步朝著台階上面跑去,在寧罪的身影剛剛走上台階的時候,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了寧罪的面前。

「李強師兄」寧罪叫出了對方的名字,而那熟悉的身影,正是掌門的親傳弟子李強,也是一直對寧罪很照顧的人,對於李強的尊敬,寧罪是打心眼裡來的。

「寧長老,你回來了!今後可別再叫我師兄了,要是讓師父聽到,又要罵我了」李強在看到寧罪的身影時,眼神頓時一喜,連忙走上前去,對著寧罪說道。

「好,我知道了,對了,王澤他們都回來了嗎?」寧罪點了點頭,也沒有要為難李強的意思,隨即對著李強再次詢問了起來。

「他們都回來了,現在你的事情,可是傳的萬劍門人人皆知啊」李強一臉羨慕的看著面前的寧罪,曾經被成為廢物的他,竟然是在短短不到兩年時間,越了他,越了萬劍門所有的強者。

「對了,京泊里師叔的傷怎麼樣了?」寧罪微微一笑,他在來萬聖殿的路上,已經是感受到了,只要是見到寧罪的,都要給寧罪鞠躬行禮,讓寧罪有些哭笑不得。

「那個,你先進去吧,師父和長老都在裡面等你呢」在聽到寧罪提起京泊里的時候,李強的面色突然變得難堪起來,說話也有些不太連貫。 聽到李強所說的話,寧罪的目光變得有些疑惑起來,他也現了李強的不對勁,他只是想詢問一下京泊里的傷勢現在怎樣,李強的面色卻是變得難堪,一股不好的預感,讓寧罪的心頭猛然一顫。81中』Ω文網

寧罪沒有在與李強多說,與李強告辭之後,直接朝著大殿走去,而此時大殿之上,王谷一等人正盤坐在地面上,周圍的空間有著數道元氣能量浮動,中心的位置,還盤坐著一位寧罪熟悉的身影,京泊里。

京泊里的面色蒼白,胸口處的傷口直到現在,依舊是沒有癒合,鮮血雖然沒有繼續流淌,但是從京泊里的身前傷口處,能夠清晰的看到京泊里身後的事物,可見這處傷口的創傷有多大。

「師叔」寧罪站在大殿門口,沒有像以往一樣對王谷一等人行禮,當看到重傷的京泊里時,連忙大喝了一聲,朝著大殿之內沖了過去。

「終於,回來了」聽到寧罪的這道喝聲,王谷一的嘴中吐了一口濁氣,緩緩的睜開了眼睛,同時將元氣能量也收回了體內,慕容平和王哲兩人也是一樣,將目光看向了寧罪。

王谷一三人的面色也略有些蒼白,神情之中夾雜著一些疲憊之色,應該是從王澤等人將京泊裡帶回來的時候,一直為其運功治療到了現在。

「師叔?你,你們,你們怎麼不救京泊里師叔了?」看到眼前的王谷一等人突然間停下了元氣能量,寧罪一臉疑惑的看向了王谷一等人,眼神有些詫異,對著王谷一等人詢問道。

聽到寧罪質疑的詢問聲,慕容平兩人輕聲嘆了口氣,將目光看向了盤坐在京泊里身前的王谷一,他們不知道該如何給寧罪解釋,等待王谷一親口告訴寧罪事實。

「罪兒,你京泊里師叔他,已經無法救活了,我們只是保住了他最後一口氣,讓他能夠見你一面而已」王谷一有些慚愧的低下了頭,結合他們三人之力,最終也沒能夠救活京泊里的性命。

「不可能,不可能」當寧罪聽到王谷一的話之後,寧罪一臉震驚的看向了盤坐在地面上,臉色蒼白的京泊里,嘴中一直念叨著不可能,不願意接受眼前的這個事實。

「嗡」嘴裡一直念叨著的寧罪,緩步走到京泊里的身邊,隨即便是盤坐在了地面上,體內的元氣能量催動了起來,一絲鮮血從寧罪的嘴中緩緩流出。

「罪兒!」看到受了重傷的寧罪竟然是在強行運功為京泊里療傷,慕容平連忙上前想要阻止,不過話音剛剛落下,坐落在地面上的王谷一伸出了手,阻止了慕容平,這個心結,只有寧罪自己能夠解開。

寧罪臉色蒼白,體內的元氣能量更是接近了枯萎,直到過了半個時辰,寧罪終於是無法堅持,整個身體虛弱的癱軟在了地面,眼眶中流著淚水,注視著面前的京泊里。

「罪兒」一道輕呼聲,從京泊里的方向傳了過來,聲音非常微弱,不過在寂靜的大殿之內,卻是讓所有人聽得一清二楚,目光紛紛落在了京泊里的身上。

「師叔」聽到京泊里的聲音,寧罪的目光微微一愣,以為是出現了錯覺,不過在看到王谷一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京泊里的身後,寧罪強忍體內的虛弱感,從地面上爬起來,來到了京泊里的身邊。

京泊里睜開了雙眼,不過雙眼的眼瞳卻是十分迷離,眼皮也沒有絲毫的力量,不斷的想要合在一起,京泊里的嘴角再次微微的動了兩下,但是卻再也說不出任何的話。

緩緩的低下了頭,京泊里的雙目再次緊緊的閉上,不過這一次京泊里的臉上已經沒有了之前的痛苦表情,現在京泊里的臉上,滿是欣慰的微笑,京泊里一直讓王谷一等人將其的性命延續到現在,為的就是能夠親眼看到寧罪回來。

「師叔?師叔!」寧罪的聲音再次傳了出來,喊叫著低下頭的京泊里的名字,想要讓京泊里再次蘇醒過來,不過寧罪喊了多聲之後,卻是沒有一絲的效果,京泊里依舊沒有再抬起頭,只剩下微弱的不能再微弱的呼吸。

「還有呼吸,還能救活,一定能夠救活!」失去過親人的寧罪,不想再看到自己身邊的人死在自己的面前,體內的元氣能量再度催動起來,朝著京泊里的體內湧入。

「罪兒,沒用的,你師叔他已經不在了」看到嘴角流著鮮血,一臉蒼白的寧罪,王谷一連忙從地面上站起來,走到寧罪的身邊,對其勸解道,他們現在已經失去了兩位長老,不能再讓寧罪出事了。

「不會的,師叔還有氣息,還能救活,一定能夠救活的,對嗎?」寧罪一臉迷茫的看向身旁的王谷一,他的心裡清楚京泊里已經就不活了,但是依舊不願接受這個事實。

「師兄,你是否還記得當年師父所提起的仙靈草?」 夢遇乾隆之清龍漢鳳全集 然而就在寧罪的詢問聲剛剛落下,站在一側的慕容平卻是突然想起了一種仙草,對著王谷一詢問道。

「你說的是能夠起死回生的仙靈草?那只是傳說中的東西,而且師父當年也曾說過,那仙靈草,也只對活著的人管用,起死回生乃是謠傳而已」王谷一微微點了點頭,還記得當初萬劍宗曾派遣萬劍門尋訪過這種仙草,不過卻依舊沒有找到而已。

「師叔現在還有氣息啊,師叔現在還沒有死啊!仙靈草是什麼?哪個地方有?」聽到慕容平和王谷一兩人的對話,寧罪的眼前突然一亮,指著盤坐在地面上的京泊里說道。

「你泊里師叔現在確實還有一絲氣息,不過那也是我們的元氣能量為其續命才有的效果,過不了多久,你師叔便會真的死去,至於仙靈草,我們萬劍門曾經找遍了整個霆囯,但始終沒有能夠找到」王谷一拍了拍寧罪的肩膀,對著寧罪緩聲解釋了起來。

「給我一周的時間,我一周之內,一定想辦法找到仙靈草,掌門師叔,還請你們務必保住師叔的性命!」寧罪的眉頭微微皺起,不過最終還是咬著牙對著王谷一三人說道。

「孩子,那仙靈草乃是仙草中至尊的存在,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夠找到的啊」一直沒有說話的王哲,也從地面上站了起來,對著倔強的寧罪勸解道,那仙靈草曾經讓萬劍門找了一年的時候,也未曾找到,寧罪怎可能一周之內就能找到。

「掌門師叔,你的丹藥可還有?」寧罪沒有理會王哲的話,目光看向了站在身前的王谷一,對其詢問了一聲。

聽到寧罪的詢問,王谷一面色有些疑惑,從懷中取出了一瓶丹藥,這丹藥是萬劍宗每年下一次的丹藥,只有萬劍門的掌門,才有資格擁有,裡面一共也就十粒,上次萬劍宗長老來到萬劍門的時候,給了王谷一一瓶,在之前給京泊里使用過一枚。

寧罪絲毫不客氣的接過王谷一手中的瓶子,將瓶子打開,一下從瓶子中倒出了三枚丹藥,直接吃進了自己的嘴中,一股清泉瞬間湧入身體,腹部氣海中的元氣能量,也在瞬間,得到了一定的補充。

「這」看到眼前的一幕,王谷一等人都是有些吃驚的看向寧罪,這丹藥被他們視為珍寶,卻被寧罪像吃豆一般吃進嘴裡,一時間似乎有些接受不了寧罪的行為。

「掌門師叔,還望你們能夠保住師叔的性命,我這就去找仙靈草,一周之內,一定會回來的!」寧罪對著王谷一三人恭敬的拱了拱手,將瓶子塞進了自己的懷中,隨後大步朝著大殿外走去。

「師兄,這」王哲一臉震驚的指著寧罪的背影,對著身旁的王谷一說道,他們心裡都清楚,寧罪根本拿不回來那仙靈草,不過話音還未落下,王谷一便伸手打斷了王哲的話。

「讓他去試試吧,若是能夠救活泊里的性命,那比什麼都重要啊」王谷一的心裡對寧罪還是有著一絲的希望,畢竟從寧罪進入萬劍門以來,還從來沒有讓他們失望過,而且還拿到了五大門派會武的冠軍,這種榮譽,他們萬劍門已經千年未曾得到了。

寧罪的身影走到萬聖殿的殿門外,而李強的身影,依舊站在那裡,李強之所以沒有離開,也是擔心寧罪會接受不了裡面的事情,所以想要在這裡安慰寧罪一番,畢竟寧罪也算是李強看著長大的人。

不過讓李強為之疑惑的是,寧罪的臉色雖然蒼白,但是情緒卻是非常沉穩,雙目凝視著前方的道路,巨大的斷劍背在身後,給人一種有種盛氣凌人的感覺。

「幫我給冰鳶說一下,我一周之後回來,謝謝」寧罪在走到李強的身旁時,身影突然停頓了一下,對著身旁的李強輕聲吩咐了一聲,繼續朝著萬劍門的外面走去。

走出萬劍門,寧罪的目光看向了青蓮山脈的方向,正北方,霆囯都城駿颺城的所在。

對於寧罪而言,在這乾坤大6上,認識的人屈指可數,關係好的更是只有僅僅幾個而已,能夠幫助他找到仙靈草的,恐怕也就只有霆囯的皇帝能夠幫上他的忙了。 看了看周圍的方向,寧罪最終還是決定要去霆囯的國都駿颺城,其他的地方他也不知道該去哪裡,畢竟霆囯的皇帝乃是一國之君,關於仙靈草的消息他那裡肯定是有,如果運氣好的話,說不定皇宮之中就有仙靈草存在。

催動著體內匱乏的元氣能量,朝著駿颺城的方向飛去,若不是寧罪一次吃了王谷一幾粒丹藥的話,現在寧罪恐怕連飛行的能力都不曾擁有。

狂吃丹藥補充體內的元氣能量,雖然是個很不錯的方法,但是對本身的傷害也是很大的,若是寧罪的元氣能量再度用盡,情況會比現在更加糟糕,不過寧罪現在並沒有其他的什麼辦法,為了解救京泊里,他只能這樣做。 總裁大人,前妻逆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