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菁菁挑眉道:「服部麻衣比想象中要正直,但她骨子裡的民族精神很強烈,而且有很強的使命感。她是受到鹿島良的指派學習中醫,這種觀念根深蒂固,無法改變。」

蘇韜淡淡道:「我不是要你改造一個人,而是要漢化一個人,讓她學會像華夏人一樣說話,用一樣的價值觀處理問題。即使她有一天站在我們的對立面,也不會輕易地違背內心深處對華夏文化的認同。」

肖菁菁苦笑道:「難度很大。」

「慢慢來吧,現在至少勢頭不錯,她為了給中醫正名,不惜與自己尊敬的學長反目,這不是一個很好的開頭嗎?」蘇韜語氣有些得意地說道。

肖菁菁挑眉,「師父,你是在幸災樂禍嗎?」

「怎麼可能呢?我只是惋惜,一段凄美浪漫的愛情,總是要經歷很多曲折。」蘇韜連忙挽回自己在肖菁菁眼中的形象。

肖菁菁將手機遞給蘇韜,「服部麻衣的學長名叫吉岡優樹,是一個很有實力的外科手術醫生,而外科手術對中醫而言是最為薄弱的項目。如果他用這個來挑戰你,你該如何應戰呢?」

蘇韜聳了聳肩,笑道:「你在質疑為師嗎?」

肖菁菁連忙說道:「我是擔心。」

蘇韜淡淡一笑,「千萬別逼我,真讓我急眼了,小心我會放大招的。」

肖菁菁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不過,她倒也不會覺得蘇韜是在吹牛,蘇韜的確讓人看不透,身上彷彿擁有無窮無盡的潛力,總能給人帶來不一樣的感受。

肖菁菁知道蘇韜不僅對中醫了解,其實對西醫的精通,也超過普通的大夫,他曾經做過風人術,那段視頻至今還被那所醫院視作標準教材使用。

至於手術的刀工,蘇韜連細長的一根銀針都能把控,何況那些手術刀呢。

蘇韜的目力耳力也遠勝常人,如果專研西醫的話,肯定也能輕鬆位於頂級水平。

肖菁菁暗惱自己,不應該對師父失去信心,只要安靜地在旁邊搖旗吶喊,便可以了。

服部麻衣返回自己的住處,剛洗完澡,還才用吹風機吹頭髮,吉岡優樹發來消息,「對不起,剛才實在失禮,讓你很難堪。 愛你是我的英雄夢 我的確有很要緊的事情處理。」

一段文字之後,附上了一張照片。

照片上還細心地留下時間,證明吉岡優樹剛才的確是返回醫院,處理手術。

「事情處理完了嗎?」服

部麻衣回復道。

「處理完了。今天發生了一起惡性的交通事故,十多人當場死亡,四十多人受傷,其中十多人受重傷,全市所有醫院的急診都分流,所有的外科專家都得到了緊急通知。 強寵醫妃 我剛做完第一場手術,接下來還有三四場。」吉岡優樹詳細解釋。

錦繡棄妻 「嗯,祝萬事平安。」服部麻衣暗嘆了口氣。

作為醫生見慣了生離死別,但遇到特大交通事故,還是會與普通人一樣,心中滿是感傷。

服部麻衣關注自己醫院的同事群,果然大家都在議論今晚的特大交通事故。服部麻衣想了想,還是更換上衣服,前往醫院的急診室,雖然她現在沒有任何實際崗位,但她覺得以自己所學,肯定能給患者一些幫助。

抵達急診室,無論是護士、護工,還是醫生,工作節奏都比往常要快許多。

「咦,麻衣,你怎麼過來了?」急診主任見到服部麻衣頓時感到很驚喜,現在人手嚴重不足,抓到一個堵搶眼是一個。

「我聽說今晚急診特別忙,想過來幫忙。」服部麻衣表情誠懇地說道。

「是嗎?你來得太好了,趕緊到急診骨科幫忙吧。」急診主任嘆氣道,「人數實在太多,還有源源不斷的傷者送過來,如果病情嚴重的直接送手術台,但一些病情較輕的患者,也得趕緊處理。你負責那些病情較輕的患者,判斷病情的嚴重,止血、清理傷口、打石膏……」

「明白。別忘了,我曾經在急診待過很長時間。」服部麻衣自信地說道,「我去換衣服。」

急診主任望著服部麻衣離去的背影,暗嘆了口氣,雖然很多人對服部麻衣有不少瘋言瘋語,比如和院長鹿島良有特殊的關係,但急診主任覺得服部麻衣從敬業精神而言,無可挑剔。

服部麻衣更換一身乾淨的工作服,給雙手消毒后,才開始接診病患。

患者進行過導醫台分診,因此轉到自己手中的患者,大多數都是病情比較輕的。

服部麻衣根據中醫四診,能一眼瞧出患者的病因所在,但她還是嚴格按照醫院的流程,等出具患者的報告之後,再進行判斷。

拿到各種報告時,服部麻衣會跟自己用四診判斷的癥狀進行核對,發現準確率在百分之百,心中忍不住暗嘆了口氣。

別人都認為中醫看病效率低,見效慢,但在這種人命關天的場合,卻是比起西醫更能節省時間。

「糟糕,石膏庫存不夠,病人比想象中要多,現在是晚上又不能讓供貨商供貨,該怎麼辦呢!」藥房的護士清點庫存,每種材料都是嚴格控制數量,一般都會稍有餘存,但今天因為骨折的患者太多,用來固定傷處的石膏需求巨大,竟然一時間沒有辦法提供更多。

「能不能從其他醫院借調一些?」負責藥方的主任皺眉問道。

「我剛給附近幾家醫院打了電話,他們都說石膏急缺。」護士無奈道。

顯然,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發生急缺的不是血液,而是普通的石膏,真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診那邊的大夫和護士都在等待藥房提供石膏,給患者進行固定骨折骨裂的傷處,但現在缺少了重要材料,不斷有人過來催促。

「什麼?竟然會缺少石膏,你們藥房的工作人員是幹什麼吃的,平時一點準備都沒有,如果缺血缺葯還能理解,連這種骨科常備的材料也會少,要你們這幫人有什麼用?」脾氣不大好的醫生立即開始破口大罵。

「藥房每個月購入某種材料或者藥物都是有嚴格的規定,如果多了或者少了,都是上面領導的批示。如果瘋狂購入某種藥材,導致囤積,勢必會導致過期,造成的損失,你能負責承擔嗎?」藥房主任也不是個省油燈,立即反擊。

「現在這麼多病人,缺石膏,怎麼辦?」那名大夫揪住藥房主任,「趕緊給我想辦法,不然我跟你沒完。」

「你先給我鬆開手。」

藥房主任也是個火爆脾氣,跟這名大夫廝打起來,頓時藥房門口混亂無比。

旁邊人有拉架的,也有看熱鬧的,有勸和的,也有煽風點火的。

「這是幹什麼呢!」一個洪亮的聲音從不遠處響起,鹿島良行色匆匆地趕到,身後是醫院的核心管理人員,「現在這麼緊急的關頭,竟然內訌,實在是丟人。你們明天都給我寫檢討!」

那醫生不甘道:「藥房缺少石膏,他難道還有理了?」

鹿島良怒道:「患者這麼多,時間緊急,我已經讓人通知供貨商,每天會儘早安排到位,患者的病情雖然嚴重,但拖延幾個小時,應該不至於危及生命。」

石膏與特效藥或者血庫不一樣,不屬於急需品。

鹿島良暗嘆了口氣,從這個小衝突看得出來,現在醫院的氣氛不好,關鍵時刻一點不團結,行政管理人員和一線的醫生存在嚴重的分歧。

鹿島良開始巡視各科室,先在急診室那邊觀察一番,幾名重病號的手術進行得很順利,相繼被推送入ICU,等後期病情穩定再轉入普通病房。

急診骨科比想象中要雜亂,缺少石膏,患者只能依靠止疼針,而且骨折處不能隨便動彈,以免造成二次損傷。

鹿島良發現服部麻衣的診室比其他幾處要安靜許多,他覺得有點奇怪,在門口看了片刻,只見服部麻衣用兩塊竹板固定住患者的前臂,她的手法輕巧,患者沒有一絲的不適。

等服部麻衣處理好手上患者后,鹿島良方走入其中,他奇怪道:「你剛才給那患者用的是竹板固定術?能比石膏更加穩妥嗎?」

服部麻衣解釋道:「因為藥房現在稀缺石膏,所以我只能用隨身攜帶的行醫箱,給患者進行小夾板固定術。這是中醫傳統治療骨折的方法,比起石膏有很多優勢,三味堂都是用這種方式治療骨折患者,還請您不必擔心。」

鹿島良走到一名患者身邊,仔細觀察被固定的位置,雖然竹板沒有石膏那麼堅固、厚實,但很透氣,也有一定的韌度、相對輕便。

鹿島良朝服部麻衣滿意地點了點頭,讚許道:「這趟華夏之行,你果真是沒有白去啊!」 鹿島良興奮地想:自己可算是撿到寶了!

服部麻衣在京都醫院無論資質還是學歷都不算特別出色。

如果是核心的人才,鹿島良還不至於捨得將之調入華夏學習,要送也是送到M國、Y國這些醫學發達的國家。

在鹿島良的思想里,西方才是醫學薈萃的地方,至於華夏的中醫,只不過是用來點綴、調劑的作料而已。

未曾想,無心栽花柳成蔭。

服部麻衣在華夏短暫學習的時間,整個人有了質的蛻變。她不僅在醫院高層會議上,利用所學,幫助自己順利解困,而且在骨科急診時,運用中醫辦法,拓寬了包括自己在內,不少大夫的治療思路。

原來接續斷骨,可以不用石膏,用夾板便可以了。

起初,安排服部麻衣前往華夏偷師中醫,其實只是帶著投石問路的心態,並沒有想到一定要找到什麼結果,但沒想到僅僅不過數月的時間,服部麻衣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這也加大鹿島良對醫院改革的決心。

要讓京都醫院開設中醫分部,利用特色化的醫療服務方式,和其他競爭對手進行差異化的比拼。

鹿島良想到了那個自己特別感興趣的華夏年輕人,自己必須要跟他見一面。

一方面是商議接下來要承辦的世界巡醫首站活動,另一方面要研究和三味堂進行合作,在京都醫院設立中醫分部。

最好能藉助世界巡醫帶來的熱度,順便宣布這個合作消息,利用輿論影響力,為京都醫院的此次改革進行造勢。

服部麻衣在醫院加班至早上十點,等所有患者全部被醫治完畢,才返回家中。

睡到下午三點左右醒來,她發現手機有一條留言,是鹿島院長發來的消息。

「請你幫我聯繫一下蘇韜,我想晚上跟他見個面,請他吃飯。」

服部麻衣撥通肖菁菁的電話,說明了鹿島良的意思。

對於鹿島良的約請,蘇韜並不覺得奇怪,世界巡醫的具體執行環節,自然有丁鐺安排人和醫院進行對接。

然而,自己和鹿島良的合作,不僅局限於世界巡醫,還會覆蓋很多領域,自己在島國已經有兩三天,鹿島良沒有急著見自己,這讓人感覺有些奇怪。

在一家五星級酒店見到了西裝革履的鹿島良,頭髮梳理得一絲不苟,穿得也非常正式。

蘇韜身穿長袍,穿著布鞋,原本是為了作秀,現在卻成了習慣。長袍加身,讓人感覺輕鬆愜意。在島國比起國內,他不用擔心被粉絲認出來,所以沒有戴帽子或者眼鏡來偽裝自己。

「我們又見面了。」鹿島良主動伸出手,表現得很熱情。

島國人便是如此,如果你表現出值得他們欣賞的能力,他們會將身段擺得很低微,儘管如此不要被他們的行為所迷惑。

他們敬重強者,學習強者,忍辱負重,只為超越強者。

「比起上次,鹿島院長好像憔悴很多,是不是最近休息得不太好。」蘇韜淡淡笑道。

服部麻衣在旁邊幫助鹿島良翻譯,鹿島良驚訝地望著蘇韜,比了個大拇指,「果然厲害,我最近的確睡眠質量不大好,經常只能睡三四個小時。」

蘇韜耐心地等服部麻衣轉述完畢,笑著說道:「建議你每天睡覺之前喝一杯安神茶,麻衣你應該知道藥方,到三味堂那邊配置幾副,一周以內便能有明顯效果。」

鹿島良感謝道:「好的,我一定遵醫囑。」

服部麻衣的心情很複雜,因為她沒有想到一向很強勢的鹿島院長在蘇韜的面前表現得畢恭畢敬,甚至有些諂媚,讓服部麻衣覺得很不舒服。

等菜上桌,酒過三巡之後,鹿島良轉入正題,「首先我要向你道歉,那篇雜誌報道,應該給你帶來不少困擾,但我認為,想要讓活動舉辦得有意義,必須得引起大家的關注,引起爭議和矛盾,才能讓活動變得更加精彩。」

蘇韜耐心地等服部麻衣翻譯完,笑著說道:「鹿島院長,你是個高明的營銷大師,據說現在當天的入場券都已經兜售一空,我幾名朋友想要買靠前的票,都找不到辦法。」

鹿島良的表情突然變得很嚴肅,「雖然那個雜誌廣告是炒作噱頭,但我們最近收到很多戰書,現在正在篩選當中。我們會從中挑選五名有名氣的醫生,跟你同台競技。我必須得提醒你,他們都是貨真價實的高手,絕對不會有任何水分在內。」

世界巡醫分為三個環節,第一個環節,由蘇韜為隨機抽取的患者進行現場診治,在診治的過程中,講解中醫的一些基本原理。

第二個環節,是蘇韜與台下的觀眾進行互動,抽取一些觀眾上台,現場給他們進行檢查。

第三個環節,是蘇韜與五名挑戰者進行斗醫。這五名挑戰者都是經過承辦方精挑細選而來。

蘇韜知道島國人對待工作的嚴肅精神,他們的社會當中雖然也有爾虞我詐,但整個社會公平、嚴謹的氛圍卻是要比華夏純凈許多。

如果放在國內,舉辦這類活動,很多人會習慣地去找托兒。

比如拳擊比賽,主辦方邀請幾名對手,都是事先說好,誰是勝者誰是敗者。

甚至在公開比賽之前,私下都對好拳,幾分幾秒以什麼樣的姿勢被擊倒在地,都有相應的劇本。

鹿島良明確地告訴蘇韜,這次世界巡醫在面對島國名醫的挑戰環節,是沒有任何劇本,蘇韜必須要用自己的實力,征服廣大的觀眾。

蘇韜微笑道:「我還有一個要求。比賽當天的患者,必須要隨機抽取,如此才能有新鮮感。」

鹿島良等服部麻衣翻譯完畢,感慨道:「請您放心,我們會滿足你的要求。」

鹿島良從這個細節也能看出蘇韜對自己的信心,「我會將這幾名挑戰者的資料發給你,你可以研究一下他們的專業特長,知彼知彼方能百戰不殆。」

蘇韜笑著說道:「鹿島院長,謝謝你的提醒,我會好好備戰。」

鹿島良輕輕地嘆氣,「另外,便是關於上次我們提到,京都醫院開設中醫館的計劃。」

蘇韜淡淡一笑,揮手道:「關於這個合作得等到活動結束之後,我們再進行詳細商議。」

鹿島良笑著說道:「現在就可以談了嘛,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們甚至可以簽合同。」

蘇韜意味深長地笑道:「鹿島院長對我的醫術就這麼有信心,難道就不擔心那幾位挑戰者真的打我的臉,導致活動失敗,貽笑大方。到時候京都醫院還增設中醫部門,豈不是會淪為笑柄?」

鹿島良搖頭,表情嚴肅地說道:「無論活動的結果如何,京都醫院增設中醫部門,都勢在必行。」

蘇韜等服部麻衣翻譯結束,許久才堅持拒絕,「還是等結束之後,我們再談合作細節吧。」

鹿島良有點失望,此次請蘇韜吃飯,其實關鍵是推動增設中醫部門一事。

鹿島良為什麼不按照常理,選擇等待活動結束,再談合作事宜,是因為擔心世界巡醫大賽結束,蘇韜用精彩的表現征服觀眾和質疑者,屆時蘇韜將擁有更多的談判籌碼。

原本鹿島良對蘇韜沒有絕對的信心,但服部麻衣的表現,讓鹿島良意識到,蘇韜真的能創造奇迹。

鹿島良已經心悅誠服地認可了中醫,並看中了中醫對改變醫院現狀的價值。

原本鹿島良只是將中醫當成一個增加京都醫院知名度的附加品。

即使蘇韜在世界巡醫出岔子,對於增設中醫部門也是個不錯的噱頭,大家會帶著好奇心前往京都醫院嘗試這個新增的部門。

所以鹿島良才不怕事大,讓自己的好友在雜誌上登發具有爭議性的廣告。

因此這次世界巡醫的影響力和覆蓋面越大越好,如果蘇韜輸得很徹底,對醫院也沒有損失。

蘇韜自然看出了鹿島良心裡盤算的那些小九九,雖然他不介意給自己的巡醫增加難度,但不願意被人牽著鼻子走。

京都醫院增設中醫部門,是蘇韜改變島國現在醫院體系的關鍵一步,所以他必須要讓鹿島良接受一些自己設定的苛刻條件。

比如要確定中醫部門人員的級別和規模,如果只是一個小科室,蘇韜肯定不願意投入大量的精力。蘇韜至少要在京都醫院植入一個與西醫體量、級別相近的中醫體系。

蘇韜已經讓蔡妍暗中調派人員,只要這邊合同簽署完畢,便會安排人前來增援。

蘇韜的計劃不僅是改變島國綜合醫院現有的體系,還決定改變全球各國的綜合醫院結構,最好能像國內現在綜合醫院一樣,都設有平起平坐的中醫部門,如此才是中醫真正的成功,這也是蘇韜世界巡醫的本質目的。

在很多人的眼裡,蘇韜的想法不僅瘋狂,而且難以實現。

一個人如何能影響一個國家。

但,人總要有夢想,堅定不移地朝目標靠近,只有努力嘗試,才能知道最終結果。

返回住處,蘇韜點開郵箱,瀏覽鹿島良給自己發送的郵件,裡面含有挑戰者的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