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稍後,我就會將誅魔功德點數和對應獎勵整理出來。」

「你們都是我李重光帶過來的人,可不許給我丟人啊!」

李重光看著眾人沉聲道。

「家主放心,我們一定會奮勇誅殺魔界妖孽,為家主爭光!」李家叔伯趕緊應道。

「誅殺魔界妖孽!」

「誅殺魔界妖孽!」

「誅殺魔界妖孽!」

………………

…………

……

隨著一聲聲中氣十足的聲音從石柱等人口中喊出來之後,整個現場的氣氛都被調動起來。

就連不遠處駐紮的天神大軍,此刻也是一個個激動無比。

每次到了這種時候,就是揚名立萬的好機會。

許多實力強大、有進取之心的天神,都不會放過這次神魔大戰的。

就在李重光動員手下天神大軍的時候,其他長老、客卿長老等等也在做著同樣的事情。

沒多久,石柱就乘坐李重光的巨大海船朝外邊飛去。

一艘艘海船飛出水神殿,沖向對面九嬰和無數魔界大軍。

「殺~~~~~~~~~」

天神與魔兵大戰,驚天動地!

水神殿所在這片星域,很快就成為了焦點,吸引更多的目光投射過來。

大戰持續了幾個月,中間斷斷續續。

這期間,九嬰手下魔神一次次衝擊水神殿大陣。

水神殿眾天神,也只能不斷應付、抵擋、廝殺,雙方互有死傷!

「大人,這次咱們營的誅魔功德應該足夠兌換一件神器了吧?」

水神殿劃分出來的一片大軍修養場地上,有個手下忽然湊過來,看向石柱問道。

旁邊,一群天神都是有些希冀地看著他,眼神中都有期盼。

實在是最近這幾個月大傢伙兒與外面魔兵廝殺的厲害,大家都有些擔憂和害怕下去。

身邊兄弟一個個倒了下去,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輪到自己了。

「你們想要什麼樣的神器?」石柱沉默了一會,看向眾人問道。

「我想要水神劍!聽說水神殿的神劍威力強大,配合陣法可以橫掃千軍!」

「咱們若是擁有了這等神器,必然能夠減免許多死傷,甚至還能再撈一波誅魔功德!」

有人開口說了,看其說的頭頭是道的樣子,似乎之前做過很多調查工作。

「依我看,還是水神網更好一些!這水神網雖然是批發貨,威力沒有水神劍那般強大,但卻勝在實惠!到時候咱們營的人人手一份大網,保管能夠賺的盆滿缽滿!」這次,又有人提出了不同的看法。

「還有其他意見嗎?」石柱看看眾人問道。

「大人,有沒有可以令人復活的神水?」

就在這時,一個平時看上去有些沉默的人開口了。

「為什麼要神水?」石柱看著對方問道。

「只有神水,才能讓我失去的兄弟死而復生!」那人沉默了一會,開口道。

「死而復生?」

「唉,就算復活過來又有什麼用呢!照這麼打下去,沒有個十年八載的,這場神魔大戰根本就沒有結果!」

「對,就算是有了勝負,咱們這些做炮灰的還不是一樣要玩命兒!」

「…」

場中氣氛忽然變得有些低沉起來。

或許是大家都看透了這場神魔之戰,對此產生了一些厭惡、抵抗情緒。

這種情況石柱非常清楚!

就好像當初的凡人一般,年年戰亂不斷,下面那些平民百姓又怎麼會有好日子過?

別看這群天神實力強大,有著百萬年的壽命。

實際上,天神也只不過是實力強大的人而已!

他們可以長生,但卻並非不死。

無論是遇上比他們實力強大的天神,還是這種神魔大戰一般的勢力紛爭,都會有人要死的。

豪門前妻,總裁你好毒 「大人,我想活!」

「只要您讓我活下去,我什麼都肯干!」

「沒錯,大人我知道您對名利地位沒有那麼看重!」

「每次輪到咱們營出去的時候,您都會儘力保全所有人。」

「整個李字營大軍三十六營中,只有咱們營是犧牲最少的那幾個。」

「大人,我求求您給我們一條活路吧!」

「大人」

「大人」

「大人」

………………

…………

……

一雙雙眼睛死死盯著石柱,都想從他這兒獲得一條生機。

可是他們並不知道,他石柱只不過是一個下界土著,剛才神界沒有多少天。

這些人都是李重光的手下,萬一將來知道了自己身份,還會如此與自己掏心窩子嗎?

今日我救了他們,來日他們會不會反過來咬我一口?

這就是石柱此刻心中的矛盾!

眾人見石柱一直不開口,都沉默了下去,紛紛離開。

玉玦空間中。

「諸葛兄,你說我剛才的決定是不是有些過分了?」

石柱看向諸葛青雲問道。

「人心難測,更何況是這些天神?」

「石兄你有此顧慮,我很明白!」

「然而創世天盟想要壯大,就不能故步自封,必須吸收更多的新血才行!」

「我看方才那幾個人,雖然都是神界的人,但卻中毒未深,還是可以爭取一下的!」諸葛青雲說道。

「你想讓我收他們做內應?」石柱心中一動,好似明白了對方的打算。

諸葛青雲笑笑,並未點頭,也沒有說不。

一切,都需要石柱自己去領悟。

就好像他前段時間所說的,石柱才是創世天盟的盟主。

這種決定,只有他這個盟主來做了。 「大人!」

營帳中,石柱將一群手下叫了過來。

幾人都有些奇怪,不知道石柱為何將他們叫來。

「昨天你們所說的那些,我都考慮過了!」

「如果現在有一條讓你們活命的道,願意走嗎?」石柱看向幾人問道。

「大人,您是不是收到什麼風聲了?」

「是啊大人,您這眼神我看著有點害怕!」

「大人,不知您所說的那條道究竟是什麼?」

………………

…………

……

幾人看向石柱,有些好奇。

「我想讓你們跟我!從今以後,就是我的人。」石柱看向幾人,隱隱有種霸氣外露。

幾人都是一怔,這還是平日里那個安全第一、非常謹慎的大人嗎?

要知道,自己等人可都是李重光手下的兵!

大人現在這句話,是不是意味著背叛?

幾人臉上都是有些猶豫,畢竟二者之間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我知道,你們在顧慮什麼!」

「李重光那邊,一切有我,不會讓你們難做!」

「現在,你們只需要告訴我,願意還是不願意?」

石柱看向幾人,繼續問道。

這幾個,都是石柱精挑細選留下的。

「大人,我…」

「大人,我那邊還有一些事情沒有處理。」

「大人,我剛想起今天要去找六甲營的大哥,我先告辭了!」

「…」

短短片刻,就走了好幾個人,最終只剩下一個還站在那兒。

「雲二,你為什麼沒走?」石柱看向最後一人,疑惑道。

「大人,我想跟你!」 全才高手 雲二沉聲道。

「我想知道,你為什麼不選擇李重光?」石柱問道。

「李重光無論身份、地位,都比大人高出很多!」

「但是小人與他之間的距離實在是太過遙遠,這輩子都有可能沒有任何交集!」

「對於大人,經過這幾個月的相處,小人自認為已經有些了解!」

「跟在您身邊,至少將來不會後悔!」雲二答道。

「好,雲二,從今天起你就是我創世天盟的人了!」石柱臉上畫面一邊,恢復原來面貌。

石柱以真面目見雲二,算是對他的一種信任。

初次見到石柱真容,雲二臉色微變,不過很快就恢復過來,然後對石柱說道。

「大人,剛才那幾個找借口出去的人,想必很快就會將這裡的事情報告給大將軍,甚至是李重光那兒。」

「咱們還是趕緊離開這兒吧?」

「無妨,此地不過是我設置的一個障眼法而已!他們這輩子,都沒有機會見到其他人了!」

石柱擺擺手,鎮定道。

「大人神算,屬下嘆服!」雲二點點頭,顯然也想到了這一種可能。

「雲二,我想將你安插在李重光之中,你可願意?」石柱看向雲二問道。

「願為大人效死!」雲二半跪在地上,激動道。

「好、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