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來的一幕使得這附近千米之內鴉雀無聲,沒有人知道這仙欒殿做這事是什麼目的!

便是被殺那名弟子同一宗門的人都不敢出聲,他們面對蓬萊仙島大派的時候,就如同華國武道界眾多武者面對他們古東方修道者時候是一模一樣的,沒法抗衡,強出頭就是死路一條。

「我可不是跟你們商量,而是過來通知並且帶走你們,違抗者,他就是下場。」洪長老冷笑。

青龍白虎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凝重。

以這種態度來讓他們全部去參加仙門,能有什麼好事?

而現在沒有秦毅跟安妙音在這裡,面對這蓬萊仙島強大宗門的大批隊伍,他們也別想反抗,只能照著做,走一步看一步。

至於拜月魔教眾人,顯然想法跟焱龍部他們是一樣。

「焰姬姐姐,別衝動,秦天師不一定就出事了,指不定從別的出口出來了也說不定。」

「我們現在先將計就計,看看他們耍什麼手段。」朱小雀來到焰姬身邊,將她扶起,低聲說道。

這魔鬼森林東面,古東方武道界加上他們凡俗武道界之人一共大概有近百人,卻被仙欒殿二十來人看的緊緊的,朝著西面出發,實在是有些憋屈。

而那些蓬萊仙島本土武者,卻是沒有任何事,顯然仙欒殿的人並不打算得罪這些人。

「師兄,要出事啊……長老們預測的劫難終於要來了嗎?」御劍宮這邊,幾人圍攏在一起。

「趕緊回去把這件事稟報長老他們,這些宗門終於打算動手了,可能這是我們蓬萊仙島最大的劫難,搞不好我們都得玩完!」 「那些外界之人死定了。」

御劍宮有人說道。

「我們蓬萊仙島自身的危機都沒辦法解除,哪裡還能管他們死活?趕緊回去!」御劍宮一名師兄明顯有話語權,聽到他說話,其他人沒有意見,一行人紛紛朝著南面掠去,那個方向通往御劍宮的駐地。

他們不知道的是,不光是惡魔森林東邊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北部、西部、南部全都是一樣,分別有蓬萊仙島本土強大武者勢力前來,將剛剛從惡魔森林出來沒多久的武者帶離了此地,而且帶走的基本上全都是華國武道界跟古東方修道者勢力的人,那些前來惡魔森林的蓬萊仙島隊伍卻是沒人敢動。

畢竟本土勢力全都基礎雄厚,發生了茅盾不好解決。

「頭一次聽說仙門居然是強制性參加的……」在極遠地方的另一隻隊伍,雲蘭教的大師姐紫雲居然也突破了人仙境界,只是她們此時此刻也被一批隊伍帶走,這批隊伍號稱來自萬雲宗,他們雖然沒有聽說過,卻也不敢招惹。

「以往並不是強制性……可能也就這一次是強制性,不知道他們有什麼陰謀……」在同一支隊伍之中,林天宇跟林霸天赫然也在其中,他們全都是從惡魔森林西面出來,跟秦毅他們剛好是搞反了方向,否則之前就能碰面。

林霸天原本實力強於林天宇,本該是最有希望突破人仙的,可奇怪的是這次出來之後林天宇達到了人仙境界,而林霸天還停留在半步人仙的門檻上。

而且這一次的境界提升,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順利……如果全部能夠活著出去,能夠想象到華國武道界將會掀起怎樣的風暴了。

林天宇皺著眉頭,看了林霸天一眼。

林霸天曾經來過蓬萊仙島,顯然知道這些事情……

說實話看這些人態度,林天宇本能的升起一種的不好的預感。

「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不要衝動,靜觀其變,我們遠遠不是這些力量對方,聽到了嗎?」林霸天叮囑道。

林天宇點了點頭。

「也不知道秦毅現在在哪,如果他也在這裡,我們就有把握全身而退了。」

聽到這個名字,人群一陣沉默。

「唉,蓬萊仙島太大了,想要碰到一個人太難,說不定秦天師也從惡魔森林剛出來,只是跟我們不是一個方向罷了。」紫雲嘆了口氣。

她心心念念在這蓬萊仙島能夠跟秦毅有一場邂逅,結果到現在連對方消息都沒聽到。

不過這也沒辦法,光是一個惡魔森林就有數萬公里方圓,不管秦毅從哪個方向進去,他們碰面的機遇都小的可憐。

再者……秦毅有沒有進去還是一個未知數呢,一切都是他們自己的猜測罷了。

「希望秦天師會去參加仙門!」紫雲滿是希冀的說道,如果秦毅去參加仙門,他們肯定能夠碰面。

「肯定會的,秦毅可不是一個安分的人,他的實力如此強大,而且以他的個性,不把蓬萊仙島攪的個天翻地覆怕是都不會善罷干休。」林天宇笑笑說道。

類似的一幕,在惡魔森林附近很多地方都同時上演。

就在迷障消失的這一天,很多蓬萊仙島本土勢力來人,將外界武者帶去南方。

在惡魔森林的南方……乃是蓬萊仙島最大的勢力,唯一的八星勢力所在地。

八星勢力評級很嚴格,五名人仙境界巔峰強者坐鎮,這是基礎,而真正實力如何還有待考證,或許還有人仙大圓滿的至強者存在。

至於最頂尖的九星勢力,蓬萊仙島已經幾千年沒有出現過了。

歷屆仙門舉辦的地方,也是在這八星勢力範圍之內。

另一邊,御劍宮弟子很快返回勢力領地範圍,他們領隊的師兄快速朝著議事廳走去。

宗門警鐘被敲響。

「師傅,他們終於開始動手了。」

御劍宮力量在整個蓬萊仙島能夠排進前五,而且從不參與勢力紛爭,算是最中立的一個勢力。

不過這也使得御劍宮被孤立,他們並沒有任何的合作夥伴。

此時此刻,議事廳裡面已經坐滿了人。

並不需要那些弟子通知,似乎他們本就有所預料一般。

「那群蠢貨,被人賣了還要舔著屁股幫人數錢!」一名脾氣火爆的內門長老怒哼。

「老三,說話注意場合!」首位的大長老說道。

坐在這裡的全都是御劍宮的高層。

這個時候外面有人闖了進來。

「大長老,皓然師兄他們回來了,說是要見你有事彙報。」

「讓他們進來。」大長老臉色不怎麼好看。

幾名御劍宮弟子從門外快步走了進來,神態恭敬,「各位長老好。」

「皓然,你突破高階了?不錯不錯!」大長老忽然面色一亮,點頭讚賞。

在年輕一輩弟子之中,能夠在這個年紀突破到人仙高階的,絕對是真正的天驕選手。

即便是那些萬雲宗、青雲教弟子,門派大師兄最多也就是中階,距離高階還有不小的一段距離。

「僥倖突破。」皓然並未因此驕傲,他神色很嚴肅。

「大長老,今天惡魔森林發生了一些事情,那些宗門終於開始動手了,恐怕距離我們御劍宮預言的災難之日,已經不遠了。」

大長老點了點頭,「我們半個時辰之前已經收到了消息。」

「準備了千年,上百屆仙門大會積蓄了足夠的力量,這一次是距離那個機會最近的時刻,他們怎麼會放棄?」大長老嘆了口氣,「可惜他們不知道,他們叩開仙門迎來的不會是機遇,不會是通往人仙境界之後的道路,而是毀滅,讓我們整個蓬萊仙島都為之毀滅的災難。」

「可惜啊可惜,他們對我們御劍宮這麼多年的警告都置若罔聞,覺得我們是在妖言惑眾,實在是可悲!」

大長老痛心疾首。

他們御劍宮是唯一知道真相的宗門,仙門降臨的仙使根本不是來接引他們的,也不是降下福緣的存在,而是那魔宮之人,一群徹頭徹尾的毀滅者,他們為的只是接回他們的魔神,隆摩大人。

然而不管他們御劍宮如何說,蓬萊仙島始終沒有一個勢力相信他們,更不會站在他們這邊。

他們始終是孤立無援的狀態。

那些人,寧願相信一個虛無縹緲的傳言,相信叩開仙門之後,能夠帶著他們尋找長生之路,而不願相信他們掌控著真理的一方。

「大長老,現在說這些已經沒用了,他們強制性將那些外界武者抓去,明顯是在為叩開仙門準備祭品,一旦仙門打開,我們蓬萊仙島所有生靈都將遭遇前所未有災難,很有可能連我們蓬萊仙島這座百萬公里大島,都將被抹去。」御劍宮的大師兄,皓然說道。

「那我們怎麼辦?雙拳難敵四手,僅憑我們根本不可能是那些宗門的對手,光是八星宗門,天行宗,就不是我們能夠抗衡的存在。」左列二長老說道。

「不能抗衡也要抗衡,橫豎都是一死,我們御劍宮可沒有孬種。」三長老脾氣火爆。

「沒錯,作為枯榮真君傳承下的後人,我們御劍宮有理由捍衛蓬萊仙島安危!」群情激憤。

「枯榮老祖將魔頭封印在死亡深淵,這麼多年過去,誰也不知道那魔頭有沒有死去,要是仙門之後魔宮的人解放了那摸頭,那才是世界末日。」有人說出了禁忌,立馬就有其他長老瞪來,嚇得他不敢說話。

「老七說的沒錯,現在這是我們必須面對的事實,躲避不掉,死亡深淵一直是我們蓬萊仙島的禁忌,卻也是……最血腥的事實啊!」

大長老若有所指的說道。

說到這裡大家都沉默了,顯然,御劍宮眾人知道一些秘辛,知道那所謂的血腥事實是什麼。

但是沒有人張口說出來,難以啟齒,這是蓬萊仙島永恆的恥辱,血洗不掉。

他們御劍宮無數次想要阻止,只是無力阻止罷了。

他們能做的,只是保證自己麾下城池民眾不受波及,不會被抓走數以千計的仙人近侍,不會冠以騙子之名去做那種喪盡天良的事情。

「好了,這件事無需在討論,事情還有轉機。」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十分蒼老的聲音出現在議事廳之中。

眾人紛紛起立。

「太上長老……」

來者腰背佝僂,看起來已經行將就木,但是在座的,卻是沒有任何一個人會小瞧他。

他是御劍宮第二代開派祖師,是枯榮真君一位弟子的嫡系,傳承了枯榮真君的仙法,活到現在已經是七百九十三歲。

也是整個蓬萊仙島為數不多的人仙境界大圓滿強者。

六零嬌妻有空間 最重要的是他精通枯榮真君的卜算之法,能夠粗略的預知一絲一毫未來之事。

只是這代價也相當的大,往往要以消耗壽元為代價,他現在已經大限無限逼近,這種卜算也無法再進行幾次。

「我剛剛開了青銅八卦,卜算了一絲天機,我們蓬萊仙島此番確有一線生機,並不是絕境。」太上長老走來,大長老連忙讓位,將之請到了最高的位置。

「太上長老,您的身體……居然又開了青銅八卦……」大長老十分擔心。

青銅八卦乃是一件上品靈器,乃是枯榮真君傳下來的東西,藉助秘法可以催動,消耗壽元窺探一絲天機。

當然,消耗的壽元越多,窺探到的東西也就越多,當然,限制性也非常多,以他現在實力,獻祭了二十年的壽元也只能窺伺蓬萊仙島這一片區域未來幾天的命運,放在一般時候是絕對不值的,可是這個關頭……已經顧不得那麼多,索性看到了讓人驚喜的消息。

「無妨,反正我也沒有多少年可活,倒不如為御劍宮多做點事情。」太上長老輕咳一聲。

眾人心生敬意。

「太上長老,您說我們此番並非絕境?難道他們這一次還叩不開仙門?」大長老問道,眾人皆是豎起耳朵在聽。

「不,能夠叩開,我已經看到了仙門被叩開的樣子,甚至那死亡深淵的魔頭也會蘇醒,破了封印出來,這是我們蓬萊仙島最大的危機。」

「千年前仙門之後虛仙界魔宮橫空出世,想要祭殺我們蓬萊仙島千萬人口,供那魔頭吞噬進化,不過那時候我們有枯榮真君,枯榮真君從虛仙界橫渡而來,以身為引鎮殺封印了那絕世魔頭,斬殺魔宮無數強者,還封印了他們帶隊的一名長老在落山城下,……這一次不一樣,那魔頭破印而出,我們已經沒有了枯榮真君……」

「而且前面有人傳來消息,落山城下那魔宮長老也破了封印跑了出去,現在行蹤不定,應該是已經深入了死亡深淵,到時候他們聯袂而來,蓬萊仙島十多勢力聯手也不可能是對手。」

太上長老說道,神色無比凝重。

而下面聽著的人則是心底冰涼。

這他們還拿什麼抗衡?

「那太上長老你為什麼說我們蓬萊仙島還有一線生機?」大長老站在一邊問道。

重生之王爺請娶我 這個問題也是所有人疑惑所在,皓然眼睛一眨不眨,豎著耳朵聽著,生怕錯過了一個細節。

「太上長老你也太吊人胃口了……」

太上長老深深吸了口氣,忽然臉上露出了一個笑容。

「我們蓬萊仙島這次雖然沒有了枯榮真君,卻是出現了另外一個人……」太上長老說道,混濁的雙眼爆發出神光。

「誰?」所有人聽到這話都是心頭猛然繃緊。 太上長老搖了搖頭,「我看不透他的臉,但是我知道他不是我們蓬萊仙島本土之人,我們蓬萊仙島本土誕生不出這種天驕。」

下方噤若寒蟬。

一名名長老面面相覷,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震驚。

「不太可能吧?那可是仙門之後的虛仙界魔宮啊……還有封印在死亡深淵的那個魔頭,我想不到有誰能夠擋住這種滅世大禍!」大長老有些不敢相信。

如果這話不是從他們御劍宮太上長老嘴裡說出來了,他現在一巴掌就掃上去了,簡直是一派胡言!

有什麼存在能阻止這種災禍?除非是枯榮真君再現。

「青銅八卦卜算出來的結果不會有錯,而且還是個年輕人,比皓然還要年輕許多,雖然我也無法想象,可這就是卦象內容。」太上長老再次丟出一個重磅炸彈。

「嘶~」一瞬間一陣倒吸冷氣的聲音響了起來。

「那太上長老您知不知道那人有什麼特徵?我們也好找到他啊!」大長老連忙問道。

「特徵……我只看到他身邊有一條狗,別的東西都很模糊,已經看不透了,天機這種東西,只能窺伺一個大概,如果我真到了那種料事如神的地步,也不會被攔在這個境界,遲遲無法突破。」太上長老搖頭。

「一條狗?」

顯然這種情況眾人無法理解,如果不是從太上長老口中說出來,壓根沒人會相信。

一個年輕人身邊還有一條狗?是他們蓬萊仙島的希望?是他們的的救世主?這話說出去怕是會被人錘死。

「呃……」

「我知道這件事很難相信,即便是我卜算到那一幕時都很難相信,不過,我相信天機不會出錯。」太上長老說到這裡已經不打算再解釋什麼了。

與其說相信天機……倒不如說太上長老相信他們蓬萊仙島,會在這關鍵時刻出現一個拯救他們所有人的存在。

誰也不想看到無數年歷史的蓬萊仙島就這麼的毀於一旦。

「如此的話,我們御劍宮差不多也是時候準備準備傾巢出動,去見識見識那近期的仙門大開之日了。」

「沒錯,作為枯榮真君的傳承後人,這種事情我們沒有理由退縮!」

在這件事上,御劍宮所有人,從長老到弟子意見出奇的一致。

這倒是讓太上長老撫須笑了起來。

「我這老頭子待在御劍宮也太長時間了,也該出去走動走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