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楓快步沖入房間,將紫芸抱起。

「她中毒了。」幻影魔龍大呼道。

葉楓將紫芸放在床上,仔細檢查紫芸的中毒情況。

「嘴唇發黑,指甲發黑…..」看到這個情況,葉楓眉頭緊皺,他沒想太多,雙手用力將紫芸胸前的衣服撕開,在紫芸胸口處已有一大片的肌膚變成黑色。

「果然是蛀心丹。」看到紫芸胸口處的一大片被毒素侵蝕得黝黑的肌膚,葉楓狠狠的咬牙說道。

了解紫芸所中之毒后,葉楓隨即一股真氣打入紫芸體內,幫紫芸護住心脈,隨後一顆護心丹放入紫芸口中,隨著丹藥的煉化,紫芸的臉色稍有好轉,毒素的擴散等到抑制。

葉楓繼續運轉真氣,試圖將紫芸體內的毒素逼出,然這蛀心丹的威力並沒想象中簡單,加之葉楓有傷在身,毒素在頑強的跟葉楓作對抗。

在葉楓儘力救治紫芸的時候,一道身影突然出現在紫芸的房門前面。

「葉雲,你在對師妹做什麼?」來者正是陳強,看到葉楓把手放在昏迷不醒的紫芸胸前,陳強指著葉楓大喊道。

「快來人,葉雲對紫芸師妹圖謀不軌,試圖侵犯紫芸師妹,快來人捉拿葉雲這個淫賊。」陳強對著外面大喊道。

「你這是幹什麼?紫芸深中劇毒,我只是在替她療傷?」對於陳強的惡意詆毀,葉楓對著陳強怒喝道。

「療傷?我沒看到你在療傷,我只看到你在試圖對紫芸師妹圖謀不軌。」陳強一臉陰險的說道。

「你想誣陷我?」葉楓狠狠盯著陳強說道。

「快來人,葉雲要逃走了。」陳強不理會葉楓,繼續向外面大喊,很快,葉楓便感應到有一大群人正快速的往這邊趕來,葉楓眉頭微皺,此時紫芸處於危險期,若不及時救治,恐怕有危險。

在葉楓苦思對策的時候,陳強突然動了,他沖向葉楓,全力向葉楓拍出一掌,面對這突如其來的一掌,葉楓眉頭深皺,此時正是關鍵時候,若放下紫芸不管,毒素定會繼續擴散。

無奈之下,葉楓也向陳強拍出一掌,兩掌相碰,陳強被葉楓的掌力震退,被震退的陳強,向後踉蹌幾步才穩住身形,隨即張口吐出一口鮮血。

硬對上一掌的葉楓也好不到哪裡去,人雖然沒被震開,但也是血海翻騰,嘴角邊上,已有一絲絲鮮血溢出,這並不是陳強的那一掌有多厲害,而是葉楓大部分的功力都在與紫芸體內的毒素對抗,只能勉強與陳強對上一掌。

也正是因為陳強突如其來的攻擊,使得紫芸體內的毒素衝破了葉楓的壓制,又開始微微的向外擴散。

「陳師兄,你怎麼樣?」此刻趕到的煉藥師聯盟弟子,看到陳強受傷,上前向陳強詢問道。

「這個葉雲想對紫芸師妹圖謀不軌,被我發現后竟對我出手,想要殺人滅口,我們一起上,殺了這個淫賊。」陳強指著葉楓怒喝到。

「我……」葉楓還想做出解釋,可陳強卻不給葉楓機會,一道秘術打出,無數掌影壓向葉楓和紫芸。

葉楓不由大驚,陳強這是要將他逼入絕境。 葉楓思緒急速飛轉,然時間太過緊迫,他已沒有多餘的時間思考,無奈之下葉楓將真氣從紫芸體內收回,隨即一道秘術打出,一條幻化的蒼龍將陳強的掌影瞬間覆滅。

將掌影全數覆滅之後,幻化蒼龍繼續沖向陳強。

面對葉楓的幻化蒼龍,陳強和一眾煉藥師聯盟的弟子隨即合力打出一掌,巨大的幻化手掌與幻化蒼龍對碰在一起。

轟!

兩股力量相碰,發出巨響,碰撞后的餘波將房間里的東西衝擊的七零八輪,很多東西散落在地,摔得粉碎,原本整齊乾淨的房間此刻已是面目全非。

一道秘術打出后,葉楓並未停下,他快速背起紫芸,然後收握青虹劍,沖向房間出口。

面對葉楓的突然殺來,一眾弟子紛紛拿出武器,砍向葉楓。

面對鋪頭蓋臉的攻擊,葉楓並未硬碰,憑藉巧妙的身法,一一躲過攻擊,然後快速向其他地方掠去。

看到一眾攻擊盡數落空,陳強憤怒的追向葉楓,其餘的弟子也是快速追出去,分路包抄葉楓。

在前方快速逃遁的葉楓,引來了不少人的目光,而緊跟其後的陳強,一路追殺,一路大喊:「攔住這個淫賊,快攔住這個淫賊。」

聽到陳強的喊聲,不知情況的眾人隨即加入到追趕葉楓的隊伍中,這前往大門的一路上,追趕葉楓的人數快速上升,更有一些長老級別的煉藥師加入到追逐的隊伍中。

雖然追趕的隊伍裡面的煉藥師修為最高的也不過武空境,而且很多弟子都還在凝元境,但因為氣脈受損,葉楓的速度是大打折扣,始終未能快速擺脫後面一路狂追的眾人,而且還需要時不時的躲避眾人的神芒和秘術的攻擊,這讓逃遁中的葉楓異常難受。

然難受的也不止葉楓,一眾煉藥師,拚命的追趕著背上還有一人的葉楓,可是怎也追不上,這讓他們也非常難受,要這事傳出去,那他們這炎城分部的面子還往哪擱?

在前方逃遁的葉楓沒有心思理會這煉藥師聯盟的面子往哪擱,現在紫芸的情況異常緊急,他需要快速離開這裡,尋找一處安全的地方救治紫芸。

大門外,已經聚集了不少煉藥師在等待葉楓的出現,這塔樓的設計異常獨特,進出為同一個地方,而且裡面全是建築覆蓋,葉楓想從空中逃跑都不行,所以他們選擇在大門外守株待兔。

急速飛奔中的葉楓,自是知道大門外有一大堆的煉藥師正等著他出現,葉楓靈光一閃,在出現在大門的瞬間,利劍一揮,使出風雷劍殺陣,數把攜帶雷霆之力的氣刃之劍快速沖向門外。

大門外的人未見葉楓,卻見數把強大的氣刃之劍向他們快速殺來,慌忙之際,快速躲避。

這是葉楓給自己製造的出一個逃遁的機會,葉楓隨即化身一道流光,利用絕殺之術的瞬間快速移動,從人群的縫隙中快速穿過,逃到大門之外。

逃出塔樓后,葉楓隨即快速往城裡轉移。

同時打出兩道秘術的葉楓,真氣消耗極大,雖然葉楓已經第一時間吞下幾顆回氣丹,然在快速奔跑過程中,葉楓並不能全力煉化丹藥,而且此刻葉楓的氣脈有受損,真氣恢復是異常艱難。

雖然利用絕殺之術逃出了煉藥師聯盟,但身後的陳強還是緊追不放,其他武空境的煉藥師也是緊追不捨,追逐大戰由塔樓轉移到了炎城之內。

葉楓咬著牙根繼續逃遁,一路飛奔一路不斷張望,他在尋找可以躲避的地方,哪怕爭取幾個呼吸的時間,也足夠他煉化丹藥,恢復一部分的真氣。

在葉楓著急尋找地方躲避的時候,前方突然出現一道熟悉的身影,葉楓眯著眼睛看向那道身影,來者正是胡超,看到胡超突然出現,葉楓沒想太多,隨即快速趕往胡超的位置。

看到葉楓已向自己快速跑來,胡超舉起了大刀。

「公子快閃開。」胡超向葉楓大喊一聲,隨即全力揮出一刀,葉楓意會,隨即騰空而起。

胡超的全力一擊,打出排山倒海之勢,在後面緊追葉楓的一眾煉藥師被胡超的突然一擊沖得人仰馬翻,現場一片混亂,當眾人反應過來的時候,葉楓已消失的無影無蹤。

……….

在炎城城外的一座洞穴內,葉楓將紫芸輕輕放在地上,此刻紫芸的情況非常糟糕,毒素已開始滲透全身,隨時有生命危險,葉楓不敢怠慢,運轉體內真氣,竭盡全力抵抗紫芸體內毒素的蔓延。

「公子,這位姑娘中的是不是蛀心丹的毒?」看到紫芸全身肌膚黝黑,胡超在一旁向葉楓詢問道。

葉楓微微點頭,並未開口,將手放於紫芸胸前,為紫芸護住心脈。

「公子,這是蛀心丹的解藥,清心丹,還請公子儘快喂姑娘服下。」胡超說著遞給葉楓一顆丹藥。

「你有蛀心丹的解藥?」葉楓一臉疑問的看著胡超,這還真讓他驚喜。

「公子有所不知,像我們這種經常在刀口上舔血的人,基本都會備一些毒藥和解藥,以防不時之需;有句話叫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腳,我們被下毒也是常有的事。」胡超向葉楓解釋道。

葉楓接過丹藥,沒再說什麼,將丹藥快速放入紫芸口中,隨即運轉真氣,幫助紫芸煉化丹藥,隨著丹藥的不斷煉化,紫芸的狀況隨即開始好轉,身上的毒素也開始慢慢的消散,原本黝黑的肌膚已開始恢復原來的顏色,嘴唇也恢復了紅潤,蒼白的臉色也開始恢復一絲血色。

看到紫芸穩定后,葉楓收回真氣,然後從納戒中取出一件乾淨的衣服,蓋在紫芸身上,做完這些后,葉楓才長呼一口氣,然後緩緩站起身來,慢慢的向洞外走去,看到葉楓走向洞外,胡超也是快步跟上。

「我交給你的事情辦得怎樣了?」葉楓站在洞外,向胡超問道。

「回公子,屬下回到炎城后按公子的意思在炎城傳播蕭家的不是,然卻沒想道蕭家對散播消息的人強行鎮壓,消息傳出去一天不到就被蕭家鎮壓下來,屬下辦事不力,還請公子責罰。」胡超自責道。

「此事錯不在你,你無需自責,你今天能顯身助我,已實屬難得。」葉楓並沒有責怪胡超,反而為胡超能在此時出手幫助而感到恩惠,這代表他之前的投資算是投對了。

「你在這裡留意外面的情況,我需要調理一下身體。」葉楓接著對胡超微笑說道。

「是,公子請放心,我會在此守護公子。」胡超一臉忠誠的向葉楓說道。

看到胡超如此忠誠,葉楓是微微一笑,隨後走入洞內,今天葉楓的消耗甚大,紫芸的情況已經穩定下來,他也是可以安心的調理一下自己的身體。

剛走走入洞內沒多久,葉楓又跑出來,看著胡超有點不好意思的問道:「你身上有沒有紫金丹?」葉楓也是想碰碰運氣,他覺得胡超連清心丹這類丹藥都備有,那紫金丹這類療傷葯,也有可能會備著。

「這個自是有。」胡超毫不吝嗇,從納戒中取出一顆紫金丹交給葉楓。

「還真有?」葉楓接過紫金丹,一臉不相信的看著胡超。

「跟人打架,氣脈受損也是常有的發生的事,所以也會備上一兩顆,因為此丹價格昂貴,我也是只備了一顆。」胡超向葉楓解釋道。

「我日後還你。」葉楓對著胡超笑道。

「我鬍渣的東西就是公子的東西,公子不必介意。」胡超一臉嚴肅的說道。

「行啦,就這麼定了。」葉楓拿著丹藥,高興的走入洞內。

洞內葉楓盤膝而坐,將紫金丹放入口中,隨即調動體內真氣,煉化紫金丹,隨著紫金丹的煉化,葉楓受損的氣脈也開始慢慢的開始修復。

氣脈修復的時間沒用太久,大約一個時辰后,葉楓體內受損的氣脈已全部修復完畢,氣脈修復后,葉楓體內的氣息開始上漲,經過連日的大戰,此刻的葉楓隱隱感覺到自己有要突破的跡象。

帝少強寵:霸愛撩人嬌妻 葉楓極力運轉真氣,讓體內的氣息持續向上攀升,持續半個時辰后,隨著冥冥中的那道聲音響起,葉楓終於是突破了那道屏障。

「武空境二重天。」看著自己突破后的修為,葉楓興奮的說道。

正當葉楓興奮的時候,一旁的紫芸迷迷糊糊的睜開雙眼,看到周圍陌生的環境,紫芸心裡有點害怕,她快速從地上坐起。

「你醒啦?」察覺到紫芸醒來,葉楓看向紫芸說道。

「我怎麼會在這裡?」看到葉楓后,紫芸緊張的心才微微平復,然看到自己胸前被撕破的衣服,紫芸下意識的將雙手捂在胸前,一臉害羞的看著葉楓。

「那個我也是迫不得已。」看到紫芸微紅的臉,葉楓是直搓眉心。

「你先換一件衣服。」葉楓說著轉過身去。

「你中了蛀心丹的毒,昏倒在房裡,我剛好去你房間找你,發現你的情況,對你實施救治,沒想到陳強突然殺出………」葉楓轉過身後,將如何把紫芸帶到這的情況大致說了一遍。

對於葉楓說得事情,紫芸是全然不知,聽著葉楓的講述,紫芸是雲里霧裡的感覺。 「這些事情,我真得一點都記不起來。」換好衣服后,紫芸疑惑得看著葉楓,她是完全不知道葉楓所說的那些事,當時紫芸一直處於昏迷狀態,不知道也屬正常。

「記不起來也沒關係,現在沒事就好。」葉楓笑著說道。

「這怎麼可能沒關係,我可是差點就見閻王爺了?」紫芸憤怒的說道。

「這個估計跟陳強脫不了干係。」葉楓猜測道。

「不,下毒的不是陳強,不過我想我知道是誰了。」紫芸突然皺起眉頭,她回想起了自己中毒前的一些事情,當時她正和自己的好友一起,這位好友當時特意給自己帶了一壺酒,說是一位多年好友所贈,要跟紫芸一起分享,紫芸當時沒有在意,現在回想起來,才發現那一壺酒有大問題。

一般的酒是酒色清澈,味道香醇,這壺酒色澤微黃,味帶苦澀,身為煉藥師,紫芸對味道的感知,比普通人都要靈敏,紫芸當時也對這酒有疑問,可好友說這是經過特別釀製的酒,所以跟普通的酒不一樣,既然是好友,紫芸自然沒有太深究,現在回想起來,裡面的謎團才真正解開。

「那會是誰?」葉楓看向紫芸,因為紫芸回答的極為肯定,這不禁讓葉楓好奇,他是沒想到這炎城分部裡面,除了陳強,還有人會對紫芸下毒手。

「靈秋,我的一個姐妹。」紫芸冷冷的說道。

「你確定跟陳強沒關係?他當時無故出現在你的房門前,這時間點也太巧合了。」葉楓看著紫芸問道,當時陳強出現的時間點確實比較詭異,葉楓剛進去紫芸的房間不久,他就出現,這讓葉楓不得不懷疑陳強有參與毒害紫芸一事。

「跟陳強有關係,但他應該不知情。」紫芸說著一聲長嘆。

「還有,他就住我對面,他在那裡出現也很正常。」紫芸隨後又補充道。

「我還真不知道他住你對面。」葉楓笑得一臉尷尬,不過當時陳強不顧紫芸的安危,強行對葉楓出手,才導致後面發生的一連串事情,也正是因為這樣,葉楓才懷疑陳強有毒害紫芸的嫌疑。

「那靈秋為什麼要向你下毒?你不是說你和她是姐妹嗎?「葉楓又向紫芸問道,在葉楓的認知里,女人之間的姐妹就如男人之間的兄弟,情同手足,不應該自相殘殺。

「女人的世界比男人世界更複雜,說了你也不懂。」紫芸站起身來,沒有直接回答葉楓的問題。

每當女人這樣跟你說話的時候,就是在逃避問題,睿智的葉楓當然也知道紫芸不想回答他的問題,這一幕,不禁又讓葉楓想起了千月,每當千月不想回答葉楓問題的時候,都會說一句:女人的世界你不懂。

然這些所謂的不懂,都逃不過一個情字。

「那你接下來會怎麼做?」葉楓也站起身來,看向紫芸,看到紫芸若有所思的神情,葉楓覺得紫芸應該有了決定。

「先回炎城,將你的事情先跟大家解釋一下,不然煉藥師聯盟的人肯定不會這樣罷休。」紫芸說道,她深知煉藥師聯盟的做事方式,被人在自己的地盤這樣鬧,哪有就這樣放任不管之理。

「這個陳強也真是的,沒他什麼事就不要亂摻和,搞得現在這麼大動靜。」葉楓無語道,要不是陳強這一鬧,定會少很多問題。

「他那麼恨你,有這樣的機會,他怎麼會放過。」紫芸也是無奈的笑道。

「你這次過來找我,所謂何事?你那伯父的事情都處理完了?」紫芸好奇的向葉楓問道,葉楓這一來一回,也不過兩天,她是沒想到葉楓會這麼快又跑來找她。

「我這次來是想讓你幫忙看看煉藥師聯盟裡面裡面有沒有四品氣旋丹,五品天元丹,還有五品陽元丹的丹方,至於我那位伯父的事,已無大礙,我也順帶把陳家給除了。」葉楓微微笑道,他說得是非常輕鬆,不知道的真以為就真是順帶這麼簡單,而知道的都清楚葉楓跟蕭杵的一戰是極為驚險,還差點掛了;既然向紫芸隱瞞了自己的危險經歷,那當初來找紫芸幫忙煉製紫金丹的事情也就沒必要再提了。

「你說的這些丹方,我都沒有,不過我可以嘗試幫你找,至於你那個順帶滅掉的陳家,陳強知不知道?」紫芸眯著眼睛看著葉楓,似乎很在意這個事情。

「你還在意他的感受?」葉楓有點驚訝的看著紫芸,陳強的混蛋,葉楓是再清楚不過了,不顧紫芸安危強行對他出手,這筆帳,他還打算找陳強清算呢。

「他雖然是個混蛋,不過以前他不是這樣子的,他只是陳家的一個養子,來到炎城分部后因為煉藥天賦出眾,攀上了蕭大師,而且蕭家跟陳家本來就有一層關係,他因此得到了蕭大師的重用,在長期的利欲熏心下,才走到今天這個地步。」紫芸說話的時候,不免為陳強嘆息。

「壞人在變壞之前都不是壞人。」葉楓語重心長的說道,這些情況,他是見太多了。

「現在沒有了陳家的庇護,希望他能重新做人。」紫芸感嘆道。

「你不會還對他心存希望吧?」葉楓看向紫芸,深皺著眉頭,要真如葉楓所想,那葉楓真需要重新考慮自己這麼拚命救下的這個人,是否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我還沒有這麼傻,我只是不希望這大陸上就這麼少了一個有天賦的煉藥師而已。」紫芸微笑說道,對於葉楓所想的打算與陳強重歸於好,她是從來沒有想過,自從陳強背叛她的那一刻起,她已經跟這個人劃清了界限。

聽到紫芸這麼說,葉楓是鬆了一口氣,世上為了一個情字而犯傻的女人何其多,還好紫芸不是那其中一個,一個情字,可鍛造一個千古神話,也可鍛造一段萬年恩仇。

此時,在外面看守的胡超快步走進來,向葉楓說道:「公子,外面有幾位煉藥師正往這邊趕來,其中還有玄修境的高手,我們要不要撤離?」

「不用了,現在紫芸姑娘已經沒事,他們來了,我們正好可以跟他們解釋清楚。」葉楓說道。

京極家的野望 「這位是?」看到胡超突然走進喊葉楓為公子,紫芸一臉疑問的看著葉楓,她還不知道葉楓還有這麼一個隨從。

「我叫胡超,是公子的隨從,見過紫芸姑娘。」胡超倒是自覺,自己給紫芸作自我介紹。

「胡大叔你好。」紫芸微微一笑說道。

「姑娘叫我鬍渣便好,我其實年紀不大,就是長得比較成熟。」胡超微微笑道。

「那我….還是叫你胡大哥吧。」紫芸略感尷尬的說道,要胡超自己不說,她還真覺得胡超就是一位大叔。

「紫芸姑娘喜歡便好。」胡超看著紫芸是一臉的傻笑。

「看你那一臉猥瑣的樣子,你不會是想打紫芸姑娘的主意吧?」看到胡超看紫芸那一臉傻笑的樣子,葉楓一臉嚴肅的看著胡超說道。

這話可把胡超嚇著了,胡超一臉緊張的跪在地上說道:「屬下不敢,屬下對紫芸姑娘不敬,屬下知錯,我以後定不會再犯,請公子贖罪。」

「瞧你那緊張樣,我跟你開玩笑的,起來吧。」葉楓說著伸手托起單膝跪地的胡超,看到胡超被嚇成這樣,葉楓自己都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了。

「公子,你這玩笑開不得。」一臉緊張的胡超微微呼出一口涼氣,被葉楓這恐嚇一番,他的後背是冷了一大片。

「人快到了,我們出去吧。」葉楓微笑著走出洞穴。

當他們走出洞外,卻發生了尷尬的一幕,路過此處的幾名煉藥師並未前往他們所在的洞穴,而是繼續往遠處飛奔而去,看到眾人越走越遠,葉楓皺著眉頭說道:「他們居然不是來找我們的?」

這尷尬的事情,他是真沒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