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條真元盤踞在岳棋的槍桿上,若是仔細凝望,能夠看到那些真元化作一條條模糊的龍影,圍繞著槍桿不斷地旋轉。

僅僅之時第一招,威勢就如此驚人!

就像岳棋所說的那樣,他不會因為華天命是先天大圓滿就留手,相反,他一出手就是全力以赴。

「雲龍探空,這一招威力很大,不知道華天命如何接招!」

「想來想去,不用劍根本接不下來,岳棋的《應龍槍決》攻擊是分為兩段,一段出槍,二段燃燒真元爆發,這第一段威勢就如此驚人,倘若真元燃燒爆發之後,威力簡直不可想象,華天命徒手想要接下這一槍?嘿,託大了!」

看著岳棋威勢驚人的一槍,華天命臉上也流露出凝重之色,腳下一動,就以極快的身形朝著旁邊閃躲。

「躲?你以為我的雲龍探空是那麼容易躲的嗎?」九尺九寸長的長槍,岳棋單手握持,這桿重達百斤的長槍彷彿化成岳棋身體中的一部分,靈活異常,無論華天命如何躲避,槍尖始終如一,直指華天命,兩者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

也就是說,華天命無法閃開這一槍。

就在這時,華天命忽然踩出了一道奇怪的步法。

身法,步法一般分為幾大類,要麼以靈活轉向為主,例如《迷蹤百步》這種。要麼是以眼花繚亂的幻影殘影迷惑對手,例如《凌波飛渡》,無論是哪一種身法,都無法閃開岳棋的這一槍。

岳棋的槍法,走的乃是沉穩,中正的路子,專破劍走偏鋒,投機取巧的招式。

但是華天命的步法,卻十分奇特,每當他踏出一步,腳下就有一條淡淡的劍影指向一個方向,他便是根據這道劍影不斷地轉換方向,他的身形不快不慢,卻是剛好避開岳棋的長槍。

「劍步!那是劍步!華天命領悟了劍步!」不知道是誰,在比斗場下忽然叫嚷起來。

「果然是劍步!這華天命太妖了,到現在為止沒有拔劍,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強,但是光是一個劍步,就把青雲宗九成九的弟子都比下去了!」有人感嘆道。

劍步是一種特殊的步伐,每踏出一步的距離,正好等於一劍的長度。

因為每踏出一步限定了距離,劍步的靈活性自然就會大打折扣,可是劍步乃是從劍意之中所領悟,若是劍意小成之後,配合劍意所覆蓋的範圍,遠遠比一般的身法速度快得多!

況且劍步,更是一種用於進攻的步法!踏出一步,就會崩碎氣流,形成一道道蘊藏劍意的氣旋,隨腳一踢,便可凌空射出那些氣旋。

「啪啪啪啪……」

華天命的劍步已修鍊小成,腳步雖然輕盈,卻因為腳下的劍意切割空氣,產生振動發出一道道清脆的響聲。

憑藉著劍步,華天命卻是輕易躲開了岳棋的這一槍。

羅征看到華天命的劍步,心中微微一動。

這段時間羅征不斷進入七星劍光台中磨練劍意,對劍意的領悟也日趨成熟,即使羅征感受到華天命的劍意不凡,但羅征也認為自己領悟的劍意也不輸給華天命。

不過他卻沒有想到過,劍意竟然能夠運用到步法之中。

世上無數劍客做夢都想領悟自己的劍步,但從劍步的動作步法來看,並不難練。

劍步最大的難度恰恰是把步法與劍意相互融合,從某個角度來看,其實劍步就是人劍合一的初級形態。

華天命避開岳棋的長槍,忽然在地上一劃,整個人在空中凌空倒掛,雙腳一拉之下,一道道凝重的劍意就朝著岳棋飛射過去。

面對華天命利用劍步拉扯出來的劍意,岳棋絲毫不敢怠慢,手中的長槍如風車一般飛速旋轉,那一道道劍意便擊打在他飛速旋轉的槍桿上,發出一片聲響。

「啪啪啪啪……」

僅僅只是用劍步拉扯出來的劍意,竟然就有如此威力,即使岳棋如同一座大山一般,揮舞著長槍悉數擋住攻擊,但也不住的後退著。

台上的戰鬥持續著,青雲宗眾多弟子也是越看越心驚,即使是那些親傳弟子,此刻也是聚精會神的觀摩比斗場上兩人的比斗,至於同一時刻其他人的比斗,卻是沒有人關注了。

抗戰之鐵血山河 華天命的表現太過驚艷了,這讓一向高傲的親傳弟子們都重視起來。

畢竟華天命聲名在外,即便是岳棋都無法讓其拔劍,而是被華天命用劍步壓制住,足以表明華天命隱藏著的實力會非常可怕。

親傳弟子不是傻瓜,他們的高傲不是與生俱來的,他們不重視對手,是因為絕大部分都不值得他們重視,但面對會給他們帶來威脅的人,若不重視那才是真的傻瓜了。

眾人都將目光集中在比斗場上,羅征卻在人群後面慢慢的邁出了腳步,來回踱步。

如果有人看到他邁出的步法,會驚奇的發現他的步伐動作與台上華天命的步伐一模一樣!

只是羅征並沒有將劍意灌輸其中,少了劍意的劍步,看起來讓人感覺十分彆扭,彷彿這套步法少了靈魂一般。

「一步,兩步,三步……」

按理說即使是羅征的記憶力再強,也不可能在看了華天命使用一遍劍步的情況下,就能夠將劍步的每一個動作完全記住,畢竟劍法變化多端,幾乎是千變萬化。

只是劍步本身是通過劍意來領悟的,羅征憑藉自己對劍意的悟性,只需要記得一個大概的雛形,就很自然而然的從華天命的劍步之中推導出來。

一開始羅征每走一步,就要停頓一會兒,就是在利用劍意推導下一步應該如何邁出去。

等到羅徵逐漸將整套劍步的步法和要點完全推導出來后,他的速度就越來越快,從一開始一個呼吸踏出一步,再變成一個呼吸邁出兩步,隨著他領悟加深,對劍步越來越熟悉,邁步的速度就越來越快了!

很快,羅征就能夠健步如飛,這劍步他已經基本掌握了。

「自己一個人運用起來,尚且還像那麼回事,不過拿來對敵還是遠遠不行,因為要根據敵人的攻擊,走出不同的步法,看樣子這劍步只能在戰鬥之中不斷地磨練了,」羅征搖搖頭,就算是無上神通,也不能閉門造車,所有的武技都需要拿來實戰之中來檢驗,否則只能是紙上談兵罷了。

所有的人都關注著比斗場上華天命與岳棋的戰鬥。

倒是左雲並沒有將心思放在比斗場上,他此刻正在專心療傷。

赤雲丹的藥效是一波一波的,每半個時辰就會釋放出四分之一的藥效,當藥效釋放的時候,他必須運用真元將赤雲丹的藥力完全吸收,此刻他的傷勢已經完全穩固,只要不與人戰鬥,表面看不出他受了任何傷。

將這一波藥力吸收后,左雲睜開眼睛,看到比斗場上華天命那詭異犀利的劍步,心中也是不斷地感嘆,同樣是先天大圓滿境界,可是華天命的實力卻遠遠超出自己,僅僅依靠劍步,不拔劍就能將照神境的岳棋壓製成這樣,這就是天賦上的差距!

就在這時,他忽然發現羅征不見了,他扭頭一掃,就發現羅征在人群的後面來回踱步。

「羅征在幹什麼?為何走來走去?」左雲納悶的望過去,申請驟然一變,「咦,他的步法好熟悉,好像就是華天命的劍步!」

怎麼可能?他為何懂得劍步……左雲滿臉愕然之色。

更讓左雲不可思議的是,羅征似乎剛剛開始修鍊劍步?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劍步變化多端何其複雜,想在短時間內修鍊劍步幾乎是不可能的,別的不說,就算華天命在自己面前專門演示幾遍,左雲估計都記不住。

但是左雲眼睜睜的就看著羅征越來越熟練,速度越來越快,彷彿這劍步他天生就會一般。

左雲再回頭看看比斗場上,羅征的步法幾乎與華天命的劍步一致……

這傢伙是妖孽嗎?

今天左雲是被震驚到了,此前羅征打敗那幾個對手,尚且沒有超過左雲對羅征的估計,畢竟羅征能夠在內門考核中取得五萬多份的考核,實戰能力可想而知,絕對要比自己強。

但是眼睜睜的看著羅征,從無到有,如此快速的學會華天命引以為傲的劍步,這就太變態了,可以說太打擊人了。

就在這時,就聽到比斗場上傳來一聲巨大的轟鳴聲,左雲扭頭望去。

此時華天命與岳棋的戰鬥已經達到了白熱化階段。

從頭到尾,華天命僅僅依靠劍步,就將岳棋壓制的死死的。

一路被壓制的岳棋終於按捺不住了,他性格沉穩如山,輕易不會爆發,但一旦爆發,他就變成了一座火山,他的對手就要面臨火山噴發的火焰!

「雲龍絕影殺!」

「轟!」

盤踞在岳棋槍桿上的幾條淡淡的龍身在同一時刻活了起來,它們圍繞著槍桿盤旋,鑽入了岳棋的槍尖之中,他所有的真元都高度壓縮在那不到一尺的槍尖里,原本泛著銀光的槍尖,此時在陽光的反射下映出一道炫彩的光芒。

隨後岳棋就將集合了他全部真元的一槍,朝著華天命刺了過去。@^^$

華天命此刻也將劍步發揮到了極致,整個人以極高的速度在比斗場上不斷地移動,若是修為不高的弟子此刻會感覺在比斗場上同時出現了十幾個華天命,但那些不過是他移動速度過快留下的殘影罷了。

而且由於雙腿移動的速度太快,讓人感覺他並非在邁步,而是在比斗場上不斷地滑行,彷彿比斗場是一塊巨大的溜冰場一般。

如此高速之下,岳棋也是眼花繚亂,心中暗暗叫苦,他……完全無法鎖定華天命。

這雲龍絕影殺乃是他威力最大的一招,但是威力再大又如何,刺不到人只能是白搭……

這一槍,最終還是刺空了。!$*!

與此同時華天命卻如同一個鬼魅,迅速的繞在了岳棋身後,兩根手指已經按在了岳棋的背脊上。

劍客若是領悟了劍意,那麼花草林木皆為劍,雖然華天命只是兩根手指頂在岳棋的背上,便也如同一把利劍抵住了他,這種情況下,岳棋只有兩個選擇,拚命或者認輸。

全峰大比到底不是生死斗,雖然輸了很可惜,但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最終岳棋只能不甘心的認輸了,岳棋也清楚,以華天命如此妖異的天賦,自己想要超越他怕是不可能了……

這一輪比斗完結之後,羅征也停止了練習劍步,他已經初步領悟了劍步的步法,下一次就準備在實戰之中運用。

比斗場上的戰鬥繼續輪轉,不一會兒,便又輪到了羅征。

「小雨峰羅征,對陣天怒峰諸葛曦!」

天怒峰的諸葛曦?諸葛家族的人?羅征微微一愣,隨即神色恢復了正常,他跟諸葛家族的人結怨已久,沒想到在比斗場上遭遇了諸葛曦。

「什麼,照神境!這……運氣不好,羅征,小組賽輸一場沒有關係,若是不敵,乾脆認輸……」文導師已經不是第一次對羅征說這句話了,雖然他也不想說這種漲他人威風,滅自己志氣的話,可是羅征的確是倒霉,居然分配到照神境……

只要是照神境的弟子,基本都能划入前一百名,而且這諸葛曦的排名不低,應該是八十三名左右!

從全峰大比開始到現在,但凡遭遇照神境的對決,基本都沒有爆過冷門,畢竟照神境的武者實力與先天大圓滿差距太大,除了華天命贏了岳棋,其他的場次,基本都是照神境弟子勝利。而且華天命的那一場也不算冷門,因為華天命的天賦乃是有目共睹的。

因為羅征將黑岩峰的弟子黑鳴打的半死不活,黑岩峰的余導師可是恨透了羅征,聽到羅征分配到照神境的諸葛曦,這才長長的吐了一口氣,「好得很,我就看這隻先天二重的小老鼠,如何能夠扛得住照神境的壓力!哼!」

先天二重的小老鼠……

羅徵到現在維持,一直都是保持著連勝狀態,在不少人看來,其中的確有一定的運氣成分。

畢竟先天二重的修為實在是太「顯眼」了,這麼一路迎過來,他們都認為羅征乃是一隻投機取巧的老鼠罷了,一旦碰到真正的強者,例如照神境的弟子,就是被碾壓,被秒殺的份!

「諸葛曦乃是照神境,也好,正巧可以用來練習劍步,」羅征卻並沒有文導師那麼擔心,反而心中淡淡的想著,他尚且在半步先天的時候,就能夠在照神境手中佔便宜,現在突破先天二重,壓力應該不會太大。

劍步雖然巧妙異常,詭異多變,羅征也基本完全掌握,不過還是要在實戰之中實驗一下。

比斗場上,諸葛曦直立其中,這諸葛曦長相俊美,但容貌之中透露出一抹陰柔的氣息,他手中持有一把扇子,扇子上繪製著一枚八卦,讓人嘖嘖稱奇的是,他拿八卦並非是銘刻上去的圖案,而是猶如一個活物,在緩緩的旋轉。

「羅征,這個名字我不是第一次聽到了,」諸葛曦搖頭晃腦的說道,「好像我諸葛家的好幾個人都對你恨之入骨,若非你是青雲宗的弟子,被青雲宗所庇護,你現在早已經死了幾百次了,也好,既然你今天運氣不好碰到我,那麼就由我來廢掉你,聽好了……」

羅征卻不耐煩的打斷了諸葛曦的話,「我算是服了你們諸葛家的人,從一開始的諸葛楓,再到諸葛曄,諸葛青雲,一個比一個的廢話多!要戰就戰!若是不戰那就快快認輸,滾下去!」

羅征這幾句話一蹦出來,青雲宗的弟子一個個都驚呆了。

本以為華天命夠狂了,遭遇照神境的岳棋竟然都不拔劍,但現在華天命跟羅征一比,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了。

華天命狂妄,那是人家有狂妄的資本,華天命的確不用拔劍,就能越階戰勝照神境弟子。

可是羅征有什麼資本?

誠然,一個先天二重的小傢伙憑藉著天生神力和速度上的優勢,到現在保持著全勝的確算是了不起。

但更多的人則是認為,羅征不過是運氣好,沒有遭遇真正的強者罷了。

諸葛曦再不濟,也是青雲榜排名前一百的弟子,人家也是正兒八經的照神境強者,這羅征不會是腦袋燒糊塗了吧?嫌棄自己死的快么?

「好,我就不廢話了,不見棺材不死心,我就讓你明白,照神境與先天生靈的差距!」 一品醫妃 諸葛曦已經是怒極,他曾得到過族中密報,若是在全峰大比中遭遇羅征,盡量往死裡面招呼,一切責任家族幫他承擔!

實際上想要在全峰大比之中取走羅征性命的不止諸葛家,還有天穹真人安排的另外一位弟子,只是那位弟子身在暗處並未出現罷了。天穹真人與羅征的矛盾摻雜著蘇靈韻在其中,所以天穹真人尚且有一絲忌諱,就算幹掉羅征也會未造成「失手」。

但是諸葛家的矛盾與羅征幾乎是公開的,諸葛曦根本就沒有任何忌諱!

沒有任何顧忌之下,諸葛曦一出手就毫不留情,手中的羽扇一揮,由真元凝結成的一股妖風就朝著羅征席捲而來,在那妖風之中還隱隱有風雷之勢,威力驚人……

面對諸葛曦的攻擊,羅征只是緩緩的邁開了一步,那一步正是華天命剛剛用過的「劍步」。

華天命贏下了岳棋,返回天一峰弟子所在的方位,原本正在閉眼休息,他對比斗場上的戰鬥興趣並不大。

但是聽到羅征如此狂言,他也是詫異的睜開了眼睛,嘴角微微一笑,搖了搖頭,隨即又閉上了眼睛,天下之大無奇不有,豪言壯語,狂言狂語誰都會,但是能夠說到做到,把自己的話付出成真的就沒有幾個。

就在他剛剛閉上了眼睛,隨即就聽到周圍有人大呼,「咦,這小子也會劍步?」

「就是劍步,羅征竟然也會劍步!」

眾人就看見羅征邁著與華天命一模一樣的劍步,左突右穿,躲避著諸葛曦揮舞出的一道道妖風。

有些眼尖的弟子,卻是一眼就看出來了,不斷地對羅征的表現評價著,「那的確是劍步,跟華天命的劍步一模一樣,不過只是徒有其形而已,華天命的劍步蘊藏劍意,這小子的劍步之中哪有什麼劍意?東施效顰,可笑可笑!」

「哈哈,華天命用劍步,這小子也用劍步,可是只學其形,學不到其中的劍意,有個毛用!」

這些議論不斷地傳入華天命的耳中,華天命緊緊盯著羅征,看著羅征在比斗場上穿梭,他那一對劍眉高高揚起,心中卻是巨震!

「不對,羅征這劍步,不簡單!」 東海。

一方島嶼上,風景如畫,景色宜人,暖陽光自天際傾灑而下,暖風陣陣襲來,海灘之上,海鷗成群,陣陣景緻構成一幅寧靜的海島畫卷。

「公子,這座島嶼極為偏僻,神炎宮的人應該不會找來。」蕭寒三人逃到這裡,那位女子說道,應該對海域的地形比較了解。

「我叫蕭寒,你們呢?」蕭寒點了點頭,自然沒有擔心神炎宮的人,一路上,有著封印神冰之力掩護,即便是斗聖強者想要追蹤到他也不可能。

休妻也撩人 「韓萱,這是我弟弟韓羽。」那位名為韓萱的女子介紹道。

蕭寒點了點頭,隨即說道:「韓姑娘,既然已經脫險,咱們便就此別過吧,你們也儘快離開這是非之地吧,神炎宮並非你們姐妹之力所能抗衡,切莫再去白白送了性命,後會有期。」

說完,蕭寒便欲離去,他是來東海尋找神冰的,自然不可能帶著這姐妹二人,之前出手救下二人,其實便已經算是仁至義盡了。

「蕭公子!」

然而,蕭寒剛欲離去,韓萱姐弟二人便擋在蕭寒前面,而後直接跪了下來。

「請蕭公子收下我們姐弟二人!」韓萱道,他們一族慘遭神炎宮屠戮,以他們姐弟二人若是想要復仇,無疑是痴人說夢,而如今剛好遇上了一個與神炎宮有恩怨的蕭寒,而且蕭寒一看便知身份不凡,日後,只有跟著蕭寒,他們方才有可能覆滅神炎宮,因此,這個機會他們不想錯過。

「我來東海是為了尋一重要之物,你們跟著我很不方便,真的不行,抱歉了。」蕭寒道。

「蕭公子若是不答應,今日,我們姐弟二人便在這裡長跪不起!」韓萱跪在地上,美眸那麼看著蕭寒,俏臉上滿是倔強之色。

見狀,蕭寒真的是頭大了,這種電視劇中經常上演的狗血情節,沒想到,今日他也遇到了,真是讓他有些無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