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廖大虎動作倒是挺快,這麼快就要當爹了。

「嘿嘿,周長老,你可算得上是咱們的恩人了,要不你給咱孩子起個名字吧?」廖大虎興奮說道。

「起名?」周寒一愣,這個自己可不擅長。記得當初給霸霸起名的時候,還是祭靈幫忙起的呢。

「周長老,你就給起個吧,這廖大虎看上去腦子也不聰明,他給孩子起的名字難聽的很,我都否定了。」樊多美半開玩笑說道。

「這,這,這個我真不擅長。」周寒很是為難,倒是他身邊的藤香開口了:「要不我幫忙周寒起吧?」

「可以可以可以!」廖大虎將頭點的像啄米的小雞,這可是來自雪域高原的女子,見識一定很廣闊。

周寒也真是能耐啊,怪不得當初他看不上藍蕁兒,原來是有了更好的女孩啊。不過這想法廖大虎也只在心裡念叨著,不敢當面開周寒的玩笑了,畢竟現在的周寒,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剛剛晉入武盟的少年了,而是武盟的最核心長老。如果可能,大運王朝的下一個國師,也許就是他了。

「女孩就叫廖優璇,優,各方面都很優秀,璇,像美玉一樣美麗,受人歡迎。男孩叫廖文麒,麒指武,將來這孩子能文能武!」藤香很細心的解釋說道。

「嘿嘿,不錯,不錯,不錯,就這兩個名字了。」廖大虎一聽,樂的眉開眼笑,這可是比自己當初想的名字好聽多了。

自己當初可是想名,男孩叫廖大龍,廖大勇,廖永波,女孩叫廖翠芳,廖華秀,廖花花,這些名字跟藤香給起的兩個名比起來,那簡直土的掉渣渣了。

「好,這兩名字起的好,大虎,咱們最少得生一兒一女,把這兩個名字都給用上。」樊多美的表情也是相當的滿意,沒想到周寒如此的聰明,他的妻子也這麼般聰慧。

「呵呵。」面對廖大虎和樊多美兩人的讚賞,藤香只是微微笑了笑,看了周寒一眼,雖然藤香沒有說話,但眼神卻似在向周寒要誇獎。

「嗯,起的不錯,這名字真好。」周寒認真的點著頭,給藤香非常肯定的答覆,這雖然只是一個簡單的起名,但還是讓周寒意識到了,他終究還是有些地方不足,藤香或許能夠彌補這些不足吧。

這個來自雪域高原的黃衣少女藤香,她並不是花瓶,也許將來某一天,周寒會被她融化吧。

眾人一行回到武陽城,立即引起了武陽城各方勢力的關注。

「我的天,那不是大運武盟的周寒嘛,居然是真氣境高手了?」

「是啊,這下大運武盟多出了一名真氣境高手,大運武盟的壓力就會減少了。西岐大楚武盟的日子,這下更加不好過咯。」

「好像有點不對勁啊,你看周寒身邊那女的,和周寒那麼親昵,會不會是周寒順便又從外面拐帶回來了一個真氣境實力的高手?」

「這樣說的話,那大運武盟豈不是就多了兩名真氣境高手了?」

「還不止呢,你看大運老國師身邊的那兩個老頭,可都是真氣境高手呢,很顯然,這一定是大運老國師請來的幫手,到時候怕西岐大楚武盟賴賬吧。」

「看來大運武盟必然成為武陽城的頭號地頭蛇勢力了,西岐大楚武盟稱霸的日子要結束咯。」

「大運武盟擁有了這麼多真氣境高手,到時候恐怕不敢有人再跟他們強西岐大楚武盟在武陽城的鐵礦份額了,這一招真是高啊!」

「好幾個真氣境高手擺在那裡了,誰還敢搶?找死啊!」

……

周寒等人一入城,頓時鬧得滿城風雨,西岐大楚武盟的眼線,立即將消息報到了西岐武盟總部。

「元武兄,你怎麼看?」大楚國師西門強壯憂心忡忡的看著元武,這齊元秋沒有回來,周寒卻成為真氣境高手回來了,而且這一行,大運武盟除了周寒之外,另外還增加了三名真氣境高手,藤香,江若波和馮志程,這顯然是來者不善了。十日期限一到,大運武盟一定會立即對西岐大楚武盟下死手的。

元武的表情那是相當的難看,他真沒有想到,齊元秋竟然失敗了。自己給了他那樣一件寶貝,他居然都失敗了,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啊。

眼前距離十日期限只有最後兩天時間了,只有最後兩天時間了啊。

「他大運武盟多出幾名真氣境高手又如何,湯柄萬可是符宗內門弟子,我還就不信了,他們大運武盟敢跟符宗對著干。」一想起湯柄萬的背景,元氣的底氣又顯得有些足了。

「可元武兄,湯柄萬可是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混蛋啊,要是到時候他發現他被你當槍使了,一定不會放過我們的。」 原來是惡魔啊 西門強壯憂慮道。

「也許把大運武盟逼急了,大運武盟把湯柄萬給殺了呢。」元武說道。

「湯柄萬真氣境五段實力,恐怕大運武盟那些真氣境高手一起上,也未必殺得了湯柄萬,據說湯柄萬還有魂兵相助,說不定湯柄萬把大運武盟給滅了呢。」西門強壯說道。

「呵呵,不是還有南宮雲博這個老東西嘛,也不知道這老東西被周寒灌了什麼迷魂湯,被周寒耍的團團轉,他到時候一定會幹涉的,所以湯柄萬是滅不了大運武盟的。」元武冷笑道。

「但願湯柄萬不會讓我們失望的。」西門強壯已經嗅到了濃濃的威脅,他不能再一昧的聽從元武的意見,元武自身都難保了,自己一定要留條後路,給自己和大楚武盟都留條後路。

周寒回到大運武盟總部,南宮雲博帶人離開了,他要去忙活把所有責任都推到周寒身上的事情,同時也要把這個消息上報明月國師,看明月國師下一步的指令。

老國師招呼著江若波和馮志程一起去了密室,估計是忙活洗禮液去了。

周寒已經是最核心的長老了,招來楚雲天:「楚長老,麻煩你給藤香單獨弄個小院,配備專人……」

周寒的話還沒有說完,楚雲天便是打斷了:「周寒,國師大人已經吩咐好了,藤香小姐就住在你的小院,你的小院這些日子,我已經派人重新搞好了。」

「院子在哪,帶我去。」藤香看了周寒一眼,表情並沒有出現什麼異常。周寒沒有趕他走的跡象,這足夠了。畢竟藤香也是知道,感情是要慢慢培養的。

「我還有點事情,你先去休息吧。」周寒對藤香道,周寒想要去看看霸霸,這些日子沒見著,不知道這笨熊還認不認得自己了。

周寒沒有帶藤香去的意思,主要還是因為唐筱晏。這兩人的關係因為霸霸搞得曖昧敏感,要是周寒再帶個女孩去,誰知道又會出現什麼新的尷尬亂子。至於霸霸,以後有的是時間跟藤香見面的。

「嗯,好的。」藤香點著頭,一副她並不會幹涉周寒的樣子。

「你,馬上帶藤香小姐去周寒的院子。」楚雲天立即點派了一人,那人立即連忙帶著藤香去了。

「周寒,不錯嘛,我很久都沒有看見老國師像今天這般高興了,你洗禮成功了,又順帶回來一個真氣境二段實力的高手,嘿嘿。」楚雲天拍著周寒的肩膀,表情那是相當的欣慰。

這才多少時間啊,當初那個被西岐大楚武盟追殺的東躲西藏的少年,現在已經是武盟的脊樑了。

「楚長老,這些日子,武盟沒出什麼事情吧。」周寒樂呵呵的看著楚雲天,一副沒什麼事情我就要離開的樣子了。

「周寒,你是要去城主府看霸霸吧,我跟你一起……」楚雲天的話還沒有說完,被周寒打斷道,「謝謝楚長老的好意,我一個人就可以了。」

「你一個人?」楚雲天狐疑的看著周寒,要知道,到了現在,西岐大楚武盟一點動靜都沒有,但楚雲天知道,他們肯定在暗中憋著爛屁呢。說不定周寒一離開,馬上就會遭到他們的刺殺。

「我正好有點手癢,順便想要殺幾個人,就讓那西岐大楚武盟的人來刺殺我吧,到時候你提前叫人準備一下,我幹完活之後,麻煩你們收下屍體。」周寒輕描淡寫說道,現在祭靈的源力不多了,那麼周寒正好順便故意弄個局,讓西岐大楚武盟的人看見自己要去城主府看霸霸,讓西岐大楚武盟的人來殺自己,自己真氣境一段實力,那麼西岐大楚武盟必然會派出曾金濤和陽明日,如果運氣好,說不定連元武和西門強壯也會出現,到時候乾脆一鍋端了,給祭靈補充源力。

「你確定要這麼做嗎?」楚雲天雖然得到了來自老國師的提醒,老國師說不管周寒將要做什麼事情,他楚雲天只需要配合,不需要過多詢問。而現在周寒竟然要主動吸引西岐大楚武盟的人來刺殺他,然後還讓自己準備收屍,這,這,這……

周寒才真氣境一段實力啊,他能是對手?

不過很快,楚雲天就想起周寒之前在四國會武上面的表現,周寒單單先天之境後期實力,就能夠橫掃半步真氣境的對手了。而現在周寒已經晉入了真氣境一段實力,估計至少也能夠橫掃真氣境兩段實力的對手了。

到時候曾金濤和陽明日兩人一起聯手,估計不是周寒對手。也許就算元武和西門強壯都出現了,周寒也有把握逃命吧,不然他現在有著如此的信心。

「你去準備吧。」周寒點著頭。

「是!」楚雲天立即去了。 「長老,下面剛剛傳來消息,周寒一個人獨自離開了大運武盟總部,現在正朝著城主府的方向走去,估計是想要去城主府看他的寵物。」周寒剛一離開大運武盟總部,西岐的眼線立即把消息報到了曾金濤這裡。

「你確定?」曾金濤眼睛一瞪,他剛剛不久前知道了周寒晉入真氣境實力的事情,心中正在謀划著,看能不能找個機會把周寒引出來幹掉。 惹上神探貴公子 沒想到,現在周寒竟然獨自一人出來了,天賜良機啊。

「千真萬確!」眼線非常肯定的說道,「只有他一個人。」

「會不會是這個周寒覺得自己的實力已經晉入了真氣境,所以就不再把我們放在眼裡了。」大楚武盟核心長老陽明日的表情顯得嚴肅,現在西岐大楚武盟算得上是一根繩子上的螞蚱,所以大楚武盟的精銳人員,基本上都在西岐武盟總部聚集著了,所以陽明日自然也就在這裡了。

「嗯,很有這個可能。」曾金濤凝重的點著頭,「當初這個周寒區區先天之境後期實力的時候,就能夠橫掃半步真氣境實力的對手,而現在他已經晉入了真氣境一段實力了,他的戰鬥力自然就水漲船高了,估計他現在能夠匹敵真氣境兩段實力的對手了,不然他不可能表現的如此的有恃無恐,一個人就敢單獨出來活動。」

「那我們是不是要馬上一票?」陽明日紅著眼睛,若是能夠把周寒幹掉,這對大運武盟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這是一個不錯的機會,但我們不能大意,萬一這周寒的戰鬥力已經匹敵真氣境三段了,我們送上門去,肯定是送死!」曾金濤小心說道,「我們應該馬上把這事情報給國師,讓國師來定奪!」

「大運武盟總部距離城主府就那麼一小段路,現在彙報哪裡還來得及啊!」陽明日說道,「我看我們乾脆現在就去堵他!」

「這樣吧,我們兩人一起去堵他,然後讓其他人去跟國師報信,也許到時候我們將周寒堵住的時候,國師也趕到了。到時候咱們四個真氣境高手,還怕拿不下區區一個周寒嗎?」曾金濤說道。

「嗯,可以,咱們就這麼干!」陽明日直接就點頭了,於是兩人立即就出發了,留下一人匆忙去向元武和西門強壯報訊。

「報告兩位國師,周寒單獨一人離開了大運武盟總部,現在正前往城主府,曾長老和陽長老已經去堵截周寒了,他們兩位長老讓我來向兩位國師求援,希望兩位國師馬上過去增援他們。」這人跑來朝元武和西門強壯報告。

「什麼,周寒一人離開了大運武盟總部?」西門強壯眼睛一瞪,「這消息準確嗎?」

「千真萬確,周寒應該是要去城主府看他的寵物。」

「太好了,這是一個絕佳的機會!」西門強壯興奮一吼,連忙對元武說道:「元武兄,咱們連忙趕去殺了周寒吧。」

「不!」元武卻是緩緩搖著頭。

「為什麼?」西門強壯不解的看著元武,這可是一個殺死周寒的千載難逢好機會啊。

「我問你,周寒傻不傻?」元武問道。

「傻個屁,那小賊狡猾的就跟一隻狐狸一樣,他要是傻的話,這個世間上就沒有聰明人了。」西門強壯一提起這茬,氣就不打一處來。

「這不就是了,既然周寒不傻,那你覺得他會犯下如此草率的錯誤嗎?」元武反問道。

「你的意思是……」西門強壯懷疑道,「這是周寒故意布置的一個陷阱?」

「你說呢?」

「我不相信,周寒區區一個人出來,我們四個真氣境高手,難道還拿不下他?」西門強壯說道。

「你若是不相信,你可以馬上去增援,我不去。」元武說完,立即招來人:「快,立即派人去把曾金濤和陽明日叫回來,速度要快!」

「等等!」西門強壯阻止了。

「怎麼,你還有話要說?」元武不解的看著西門強壯。

「我不相信周寒有實力對抗真氣境四段實力的對手,我要去把那混蛋的腦袋擰下來!」西門強壯說罷,便是連忙要走,卻被西門強壯一把拽住了:「西門強壯,你可要想清楚,如果你被周寒殺了,你們大楚武盟可就完蛋了。」

「哼,他周寒想要殺我,他還不夠格!」西門強壯掙脫了元武,連忙離開了。

「那我倒要看看,你這隻矮猴子究竟有什麼能耐!」元武心裡想著,也是連忙暗中跟了上去。其實對於大楚國師西門強壯,元武對他根本了解不了多少,這個矮子和自己之間,也僅僅是因為利益關係走到一起而已,表面上這個矮子沒什麼主見,任何事情都依靠元武來出主意,但實際上,元武卻是感覺到,西門強壯並不像表面上那麼簡單。

周寒的步伐並不快,他要給西岐大楚武盟的人留點趕來的時間,但也不敢太慢,怕引起對方的懷疑。畢竟西岐大楚武盟已經吃了周寒很多虧了,周寒單獨一人出來,他們不可能不懷疑。

在周寒距離城主府還有一條街道的時候,西岐大楚武盟的人如約而來。

曾金濤和陽明日兩人一前一後堵著了周寒,兩人為了趕時間,連一個幫手都沒來得及叫。事實上周寒已經是真氣境的實力了,把那些半步真氣境實力的人叫來,也不過是徒增炮灰罷了。

「哼哼,周寒小賊,你特么夠囂張夠狂啊,一個人就敢出來單獨活動,你真以為你自己是真氣境實力了,就可以不把我們放在眼裡了嗎?」曾金濤獰笑盯著周寒,他並不急於和周寒動手,要等待國師的到來。

「我是不把你們放在眼裡,我從來都沒有把你們放在眼裡,你們也不配,你們沒有資格。」周寒也是冷冷一笑,知道對方想要拖延時間等待援兵,周寒也不著急,多等一會沒有關係,大魚在後面嘛。

「年少輕狂,到底還是年少輕狂啊,雖然你的腦子很精明,但智者千慮必有一失,今日,你不會有機會活命的。」陽明日猙獰的看著周寒,也是一副並不急於動手的樣子。

「行了,你們兩位既然已經堵著我了,就別再浪費口舌了,一起上吧。」周寒感應到了另外兩股強大氣息的到來,顯然是西岐大楚的兩位國師一前一後的來了,周寒意念一動,隕尖槍在手,隨時準備出槍。

曾金濤和陽明日兩人也感應到了兩位國師的到來,臉上流露出興奮的光芒:「哈哈,周寒小賊,那我們可要好好看看,你究竟怎麼一個人打過我們四個真氣境高手!」

說罷,曾金濤和陽明日兩人眼神一交流,兵器同時在手,一前一後朝著周寒圍攻而來。

看的出來,曾金濤和陽明日兩人晉入真氣境這麼多年了,手上的功夫可真是爐火純青了。但兩人那迅猛的攻擊落入周寒的眼裡,卻盡皆是破綻,周寒拄著隕尖槍原地未動,他在靜靜的等待著。

鏘!

在曾金濤和陽明日兩人的攻擊近身的瞬間,周寒的隕尖槍猛然動了,槍身輕鬆挑動,便是化解了兩人的攻勢,然後便是一個絕佳的機會,只要周寒一出槍,一槍就可以將兩人當場刺死,但周寒卻是連忙故意虛晃一槍,急忙閃避。

周寒一閃避,曾金濤和陽明日兩人連忙再次連續攻擊,竟把周寒逼得有些捉襟見肘,幾次遇險。

「嘿嘿,周寒小賊,你的槍法不錯嘛,若是我們兩人單槍匹馬對上你,我們可不沒有把握呢。」困住了周寒之後,曾金濤忍不住嘿嘿說道。

「是啊,這巷道不利於長兵器的施展,不然還真可能讓你給逃掉了。」陽明日也是激動的很,困住了周寒,雖然一時間沒法殺了他,但只要兩位國師到了,就是周寒的死期了。

「哼,想要殺我,沒那麼容易!」周寒一邊裝出咬牙苦撐的樣子,一邊故作嘴硬道。

他故意不殺死這兩人,讓這兩人困住自己,是周寒想要給他們錯覺,讓西岐大楚兩位國師放心前來,然後再猝然發難殺死這兩人,接著趁機追殺西岐大楚兩位國師。不然周寒若直接將這兩人殺死,西岐大楚國師遠遠看見的話,恐怕不會給自己對戰的機會,扭頭就跑了。

雖然說這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但能夠提前殺死這兩個國師,那最好了。

「哈哈,我們大楚國師到了,周寒,你準備受死吧。」見著西門強壯現身了,陽明日哈哈大笑道。

西門強壯也是感應到了身後元武的氣息,但元武並沒有跟上來,顯然是想要觀望。西門強壯也管不了那麼多了,直接拿出了黑漆漆的戰弓,張弓搭箭,箭矢流星趕月一般射向了周寒。

「嗯?」周寒感應到西岐國師元武並沒有立即現身上來攻擊自己,頓時便是明白了。一定是西岐國師元武心中有疑心,所以才不現身了。

既然那西岐國師不現身了,西門強壯也發動了箭矢攻擊,那麼這個時候周寒就再也沒有再跟曾金濤和陽明日浪費時間的意義了。 嘭!

周寒手中的隕尖槍突然增加了勢的力量,曾金濤和陽明日兩人面對周寒的隕尖槍,瞬間就產生了無力抗拒的感覺,動作突然一滯。

唯有他們兩人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充滿了難以置信,同時兩人也明白了,原來他們被周寒給耍了,周寒是故意示弱的。他們在周寒面前,根本連一招都扛不住。

高手過招,一息功夫便足以致命了。

周寒的隕尖槍幾乎是摧枯拉朽一般洞穿了兩人的身體,隕尖槍在周寒的力量下猛然一震,曾金濤和陽明日兩人的身體頓時就爆裂開來,殘肢碎片濺開一地。兩人連慘叫都還沒來得及發出,便是一命嗚呼。

周寒同時運氣真氣在身體外面護住,形成的真氣防護罩阻擋了來自曾金濤和陽明日身體爆裂的血污。

這時候,西門強壯的箭矢到了,周寒的隕尖槍輕鬆一劃,叮的一下,箭矢被隕尖槍撞偏了方向,發出一串火星,斜射入地上,塵土飛揚,一個土坑顯現。

呼!

周寒的隕尖槍毫無徵兆調轉了方向,一道來自周寒丹田內部的真氣帶著勢,從隕尖槍的槍尖蓬勃發出!

西門強壯雖然距離周寒有一段距離,但周寒這道帶著勢的真氣給了西門強壯排山倒海一般的壓力,從發出到轟擊在西門強壯身體的過程中,西門強壯的腦子都好像生鏽了一般,竟做不出任何反應。

其實不是西門強壯做不出任何反應,而是他的神智受到了勢的影響,出現了極為短暫的失神。也就這麼一丁點失神的工夫,周寒的磅礴真氣到了。

西門強壯的身體像被一塊隕石撞著了一般,空中狂噴鮮血,身形暴退。

凌空攻擊,一招便重創了西門強壯,這一幕看的元武目瞪口呆!

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啊,僅僅還只是真氣境一段實力,居然凌空秒敗西門強壯這個真氣境四段實力的高手,這簡直不可能啊!

元武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個曾經被追殺的東躲西藏的小賊,經過了洗禮,竟然成長到如此的境地!

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元武一手抓起暴退到自己身邊的西門強壯,直接就轉身跑了。

周寒沒有再追殺下去,雖然說窮寇莫追,但這實力上的差距也導致了速度上的差距,周寒真氣境一段實力的速度比不上對方真氣境四段實力的速度,就是追下去,也追不上。

「祭靈,這兩人的源力能讓你堅持多久?」周寒在腦海裡面詢問道,曾金濤和陽明日都是真氣境兩段實力的人,他們體內的源力應該足夠讓祭靈支撐至少三五個月吧。

「半個月。」祭靈道。

「多少,半個月?」周寒頓時驚叫起來,「祭靈,你不是在開玩笑吧,兩個真氣境兩段實力的人,他們體內的源力只能支撐你半個月?!」

「沒開玩笑。」祭靈解釋道,「源力主要還是在於一個人的壽命,這曾金濤和陽明日都是老頭了,他們生命力壽元都大大的減弱了,所以你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