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還沒到地面,那我們就只能換其他…..」隆多看著地上的巨大的石頭,對著羅格說道。然而話還沒說完,一縷微風吹過,是上面吹來的!

「通了。」羅格嘴角劃過一絲弧度,對隆多說道。

隆多聳了聳肩,沒說話。

幾人站在才挖出的通道下,抬頭望著那黑漆漆的通道。

「我覺得你上去比我更合適。」隆多說道,這句話表明他的態度,幫你挖通道已經是極限了,別想讓我再替你冒險。

「當然!」羅格點點頭,說道:「那匕首能給我嗎?」

隆多看了眼手中已經變得更鋸齒一樣的匕首,想都沒想直接遞給來羅格。

「那顆手雷也一起給我吧。」羅格又說道。

聽到這,隆多眼睛一瞪,猶豫了一下,還是將手雷拿給羅格。

「等下如果沒用上,你可要還我。」隆多說道。

「好!」羅格痛快的點點頭。

羅格將手雷收在身上,右手持槍,左手拿著殘缺的匕首,深呼一口氣道:「來,幫我一把吧。」

隆多走到羅格身邊,半蹲下來抱住羅格的雙腿往上一送。

羅格在雙腳離地的瞬間,心中默念:「開!」

剎那間,羅格的上半身已經來到地面,在倀瞳的加持下,他都只能模糊看到周圍的環境,重重疊疊交錯的道道黑影,羅格能看出那是荊棘條的輪廓。

羅格用手撐著地面,將腳抬出來,蹲在地上打量著四周。

除了周遭密密麻麻的藤蔓,在他左邊,還有一團黑乎乎的黑影。

羅格匕首反握,壓在右臂的手腕上,槍口朝前,一步步的向著那團黑影靠近。

羅格願意過來救安娜,並不只是因為蒂娜,更大程度上是因為安娜本身。

羅格這次遇到的兩個陷入暗世界的人,不管是希麗還是威爾,都擁有特殊能力,那麼,安娜呢?

而且跟希麗和威爾不同的是,安娜並不是鎮上的人,安娜是在幾百公裡外失蹤的,但在暗世界卻出現幾百公里之外,她是怎麼過來的?

……..

而在另一邊,希麗跪倒在父母身邊泣不成聲,她的父母在藍色光球被吸走的瞬間倒下,希麗跑過來時,父母已經失去聲息,身上散發出輕微的腐臭味。

在極度的悲傷下,希麗身上不時冒出深紅色的火星,而布蘭登則站默默地在希麗身邊。

突的!布蘭登感應到一股特殊的精神波動,這種精神波動只出現了一瞬間,隨即就消失了,然後他就看到希麗披在肩頭的頭髮緩緩飄起來,在希麗身旁的碎石也緩緩懸空。

布蘭登再看自己手臂上的汗毛,一齊的向上立起。

布蘭登心頭一跳,想也不想本能的向後跳開。

……….. 吳賴操縱著第十八道神識慢慢地迫近了丹田附近的那團靈氣,開始小心翼翼地推動著那團靈氣朝著丹田而去!

雖然這團靈氣距離丹田很近,但是吳賴不敢大意,花了近十分鐘的時間,才將那團靈氣挪到了丹田之處,這團靈氣一進入吳賴丹田內的一瞬間,吳賴的體內頓時發生了極大的變化。

丹田處的液態靈氣猛然間似乎是造反了一般,竟然轟地一聲,開始沸騰起來,吳賴放置在丹田周圍壓制靈氣的十八道神識都有些支撐不住了,開始有了崩散的跡象!

吳賴頓時大驚失色,有了昨天走火入魔的教訓,吳賴心裡清楚,一旦這十八道神識全部崩散的話,那就意味著丹田內積聚的龐大靈氣會再一次從體內沖了出來,接下來自然是經脈、內腑受到衝擊,身受重傷,而更為糟糕的是,自己此刻所在的地方人跡罕至,根本就不會有人來救,說不定等到幾日後被人發現,自己已然變成了一具乾屍了!

吳賴不敢怠慢,心思沉浸下來,開始運行起來星辰淬神訣的功法,夜空中的一道道星光被導引下來,灌注進吳賴的體內,而吳賴對於這些星光,一點兒也沒有引導進識海之中,直接去支援了那搖搖欲墜的十八道神識!

這些星光能夠淬鍊神識,自然是神識極好的滋補品,在那星星點點的星光的滋養下,那十八道神識終於穩固了下來,任憑丹田內的靈氣如何翻滾,卻是溢不出丹田半點兒!

吳賴一見有門,便不斷地導引星光入體,使得那十八道神識不斷地加強,整個丹田被包圍得如同鐵桶一般,根本就跑不出半點兒靈氣。

又過去了半個小時,吳賴感覺有些不對勁,丹田內的液態靈氣雖然濃郁到了無比粘稠的地步,可是根本就無法形成固態,一直是翻滾不休!

「呃?這是怎麼回事?不是說一旦所有的液態靈氣被壓縮進丹田之後,那液態靈氣就會固化,從而結丹嗎?可是這麼長的時間過去了,怎麼沒有一點兒結丹的跡象呢?」吳賴心中狐疑地想到,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吳賴自己當然不會想到,若是一般的修者,此時自然已經結丹了,可是吳賴的丹田被多次拓寬,浩蕩無比,雖然靈氣充沛,可是由於丹田太過寬盪,缺少一定的壓力,所以根本無法形成固態!

吳賴雖然沒有想到這一點,不過他自然也不甘於保持現在的樣子,正所謂初生牛犢不怕虎,無知者無畏,吳賴索性再一次從識海中勉力地抽離了一道神識。

這第十九道神識抽離出來之後,吳賴頓時頭痛欲裂,腦袋就像是被插進無數根鋼針一般,痛入骨髓,好在這種疼痛吳賴兩天里已經品嘗過好幾次了,倒是咬著牙挺了下來,心裡卻是充滿了腹誹:「我暈,疼死小爺了,這修鍊果然是難啊!」

吳賴指揮著第十九道神識,慢慢地靠進丹田,他的目的很簡單,便是那十八道神識守住丹田,然後第十九道進入丹田之中,看看丹田之內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為何遲遲不能結丹!

第十九道神識一進入吳賴的丹田之中,吳賴便覺得自己的神識被包圍在靈氣的海洋之中,而且丹田的浩大,竟然不次於識海!

「呃?丹田裡面竟然這麼大,這裡面該有多少靈氣啊?而且這丹田也實在是太大了,想要壓縮成固態,根本壓力不夠啊,看來只有繼續增加靈氣了!」吳賴暗自盤算著。

「呃?不信,一旦從外界再次汲取靈氣,那必須還得分出神識去控制,自己目前已經分出十九道神識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是極限,但是若是繼續分離的話,肯定會有風險,說不定第二十道神識沒有分出來,自己就先變成白痴了!」吳賴想了想,卻是否決了剛才的想法,畢竟繼續汲取靈氣,就得繼續分離神識,而繼續分離神識,對現在的自己,就是極端冒險的行為,一個不好,自己就算是交代在這裡了!

「看來,只有就用現在的靈氣想辦法了!」吳賴沉吟著,開始苦苦地思索!

吳賴一邊想著,一邊試著用第十九道神識開始試著控制一下丹田內的靈氣,卻是發現丹田之內的靈氣很好控制,如臂使指,腦海中頓時靈光一動,想起一個辦法來。

「對了,現在這些靈氣已經是乖乖地控制在丹田之中了,我何不控制著其餘十八道神識也進入丹田,同時壓迫丹田中的靈氣,讓丹田內的靈氣進一步壓縮,說不定濃度繼續變大,然後就能結丹了呢!」吳賴喜滋滋地想道。

吳賴是想到做到,立即調用丹田外守著的十八道神識,一齊行動,開始朝著丹田內滲透進入!

果然,吳賴欣喜地發現,丹田內的靈氣,被十八道神識包圍著,齊齊朝著丹田中心處積聚,濃度自然是進一步增加,雖然這些液態靈氣隨著進一步壓縮,反彈的力量也是越來越大,不過吳賴渾然不懼,畢竟自己此時修鍊著星辰淬神訣,每當感覺神識有些不支的時候,一邊調用第十九道神識前來支援,一邊吸納天上的星光入體,對神識進行淬鍊,等到神識完全能夠承受進一步的壓力,這才開始繼續壓迫靈氣!

這種方法果然奏效,一個小時之後,東方開始露出了魚肚白,天上的星光已然變得有些黯淡,而吳賴丹田內的靈氣已然在十九道神識的壓迫之下,體積足足小了一多半,被逼在了丹田的中央,濃稠得幾乎無法流動了!

「不好,天上的星光漸漸黯淡,若是一會兒星光隱退,自己依舊沒有成功結丹的話,那神識便會支撐不住,到時候就是前功盡棄了,時間不多了,不如拼一下吧!」吳賴看了看頭頂已然變得稀疏的星星,心中不免有些著急起來,畢竟現在神識禁受著巨大的壓力,完全是靠著不斷入體的星光支撐,一旦星光斷絕,那神識在現在靈氣巨大的反彈力下,根本無法支撐,一下子就會變得潰散!

醜女種田:山裡漢寵妻無度 吳賴想到這裡,再也顧不上變得,星辰淬神訣極力運轉起來,天上的星光再次如水柱一般,從天而降,直直地灌注在吳賴的體內,這一次吳賴已然是用盡了全力,雖然天上星光稀薄,但是引入體內的星光倒是最多的一次!

吳賴立即便將這些星光導引在了體內那十九道神識之上,那十九道神識同時增強,吳賴感到前所未有的堅韌!

「好,就是現在,成功失敗在此一舉了!」吳賴將那些星光全部淬鍊進了神識之後,頓時橫下心來,全力催動那十九道神識,齊齊朝著那丹田中央的靈氣壓制而去!

「轟!」

吳賴的丹田內的液態靈氣頓時也爆發出了無比巨大的反彈力,似乎是要把那十九道神識撐破了一般,吳賴則是全力運轉那十九道神識,牢牢地扼住靈氣,逼著靈氣繼續往丹田的中央壓縮!

「吱吱!」

在巨大的高壓之下,吳賴丹田內的液態靈氣竟然發出了不堪重壓的聲音。

「滋滋!」

吳賴的神識也發出了不堪重負的聲音,似乎下一刻就要崩散寂滅一般!

吳賴此時的心神高度集中,他明白,這便是一場別樣的戰爭,戰場便是在吳賴的丹田內,戰爭的雙方,一方是丹田內充沛渾厚的靈氣,一方是堅韌強悍的十九道神識!

而這場戰爭,雖然靈氣也是自己的,神識也是自己的,可是畢竟神識和自己的關係要密切得多,一旦靈氣這方勝利了,成功地撐破神識的包圍,那吳賴的下場可想而知,可能連昨天都不如,畢竟此時靈氣的壓縮度比昨天高了不少,一旦反彈,估計自己體內的經脈和內腑一瞬間便會被衝垮,到時候大羅金仙下凡也回天無力了!

當然,若是神識一方勝利的話,那就等於成功地晉陞到了結丹期,吳賴便會一朝登天,成功地成為結丹期的大高手,在整個修者界中也算是排的上字型大小的人物了!

就這樣,十九道神識和龐大的靈氣僵持著,不過,在那源源不斷的星光的支援下,神識暫時還佔據著上風,一點一點地朝內壓縮著靈氣,不過眼看天上的星光越來越稀薄,若是一旦天色大亮,星光消散,那神識還能不能撐得住,就是個未知數了,現在吳賴最渴求的便是,在天上星光完全消失之前,成功地將丹田內的液態靈氣壓製成固態!

就這樣,又是半個小時過去了,雖然十九道神識不斷地朝內逼近著,可還是沒有結丹,而東方處,已然是漸漸大亮,繼而隨著東方山頭上一輪紅日的跳出,漫天的星光頓時被耀眼的日光遮蓋,那本來不斷灌注在吳賴體內的星光也頓時消散無蹤!

「啊?壞了!」吳賴見狀,頓時倏然一驚,他可沒有吸納日光的能力,見狀心中咯噔一聲,明白事情糟糕了! 布蘭登退開五六米之後才停下,進而目光警惕的看向希麗,連帶他身邊的兩隻異獸身體微躬,做好了攻擊準備。

希麗周圍三米地上的碎石一點點升空,而披散在她肩頭的長發則是像不受重力影響一般,酒紅色的長發自由搖曳著。

「這是…二次覺醒?」布蘭登不確定的想到。

布蘭登面色猶豫,希麗的天賦比他預測的還要強悍得多,這本來是好事,希麗的天賦越強,日後對他的幫助也就越大,但現在他已經和希麗產生間隙,希麗的天賦越強,就代表越難控制,這一刻,布蘭登突然有種玩火的緊迫感。

然而,就在他生出提前毀滅對方的想法瞬間,從心底突然竄出一股怒火,那是對自己的生氣!

「我能成就你,同樣能毀滅你!!!」布蘭登恨恨的想到。

……….

「安娜?」羅格看著蜷縮在他面前的少女,前身曾暗戀這兩姐妹,因此他記憶中對這兩姐妹的身影非常熟悉,作為妹妹的安娜反而比蒂娜要高一些,雙腿修長,氣質更顯清冷。

羅格並沒有因此放鬆,而是小心翼翼的用匕首在安娜手臂上拍了拍,沒動靜。

此時安娜目光緊閉著,呼吸也非常微弱,身上的睡衣被劃開許多口子,在她身上也有許多紅紅的傷痕,大多數傷口都已經結痂,若不是羅格能感覺到她活躍的精神力,都無法確定對方是不是還活著。

羅格再搖了搖安娜的身體,發現還是無法叫醒她,羅格猜測,安娜的身體應該是處於某種自我保護機制。

「先把她救下去吧。」羅格想著。就在羅格來到安娜身邊,準備把安娜抱走的時候,餘光突然瞥到另一團黑影。

「嗯?」羅格抬頭看向那團黑影,眉頭一挑,那團黑影就在安娜身後兩米左右,之前和安娜的身影重合了,羅格才沒看到。

只是猶豫來瞬間,羅格就放開安娜,身體半蹲在地上,向著那團黑影移動過去,因為周圍布滿荊棘,羅格移動起來也不容易。

羅格一點點向著黑影靠近,那黑影越來越清晰,然而他心中也越發疑惑。

直到他來到黑影面前,徹底看清她容貌的那一刻,羅格才豁然開朗。

這黑影,赫然是一個和安娜長得一模一樣的人。

羅格看著眼前這個安娜,又想到後面的安娜,緩緩伸出手,然而他的卻直接從『安娜』的身上穿過去。

「原來如此。」羅格心中明悟,當下也不再猶豫,轉身回來,準備先把安娜救下去。

……

等在下面的蒂娜看見許久沒有動靜,心中越發焦急,她甚至有一絲絲後悔,如果羅格出事的話。

正在蒂娜胡思亂想的時候,一陣「沙沙」的摩擦聲想起。

兩條細長的腿從通道上面伸出來,在白皙的腿上,密布著一道道暗紅的傷痕。

「唔!」蒂娜捂著嘴,讓自己不要哭出聲來,然而她不斷流出的淚水仍在述說著她心中的悲傷激動。

看到兩條腿垂下來之後,隆多迅速走過來接住腿。

替嫁胖妃:王爺盛寵小野貓 ….

「嘭!」羅格從上面跳下來,然後就看到蒂娜坐在地上滿眼淚水,安娜就枕在她的腿上。

「沒事了。」羅格走過來,蹲下抱了抱蒂娜說道。

「謝謝你,羅格。」蒂娜反抱住羅格,柔聲說道。

「嗯,我們先離開這裡吧。」羅格說道,他可並沒有忘記這裡是暗世界,而且不知道布蘭登那邊是什麼情況,當前最重要的是先和布蘭登匯合。

「嗯。」蒂娜抹了抹淚水,堅定的點點頭。

隆多走過來準備抱上安娜,然而蒂娜擺擺手說道:「不用,我來背安娜,如果遇到危險還要靠你們呢。」

隆多點點頭,沒有勉強,這一刻他也有些喜歡這個堅強的女孩了。

…..

當羅格等人來到空洞空間時,羅格第一時間就注意到那個藍色光球已經消失了。

「可惜!」羅格心中微嘆。

然後是那個發光的「巨卵」也不再發光。

羅格目光投向布蘭登,他心中認為這些變故都是因為布蘭登的原因。

只是布蘭登本就沒有告訴他們的打算,只是看了看被蒂娜背著的安娜,就收回視線。

「人都到了,我們走吧!」布蘭登說道。

「我要把我爸爸媽媽帶回去…」希麗語氣堅定的說道。

「…當然。」布蘭登頓了頓說道。

………

隨後,幾人順利的離開地下空間。

幾人跟隨布蘭登來到一家鎮中的旅館,一間房間前,布蘭登手撫摸在房間的門上,在他們還沒想到怎麼回事的時候,布蘭登突然打開門!

在門的另一邊,燈光明亮,空氣溫暖,耳邊正好一聲汽車的鳴笛聲。

他們,終於回到現實世界。

所有人都進來之後,布蘭登關上房間的門,暗世界的通道關閉!

羅格第一時間看向掛在房間內的鐘錶,四點二十!看窗外漆黑的夜色,已經快到黎明時分了。

……..半個小時后,安森從另一家汽車旅館趕過來,羅格一行人隨即趁著夜色離開了。

隆多和安森交換車鑰匙,隨後開車離開,只留下安森一個人在風中凌亂。

隆多也是開車過來的,而鎮上發生了這麼多事,必須要有人把隆多的車開走,才能儘可能的擺脫麻煩,雖然希麗比他們更麻煩,但人家有布蘭登罩著,而他們卻只能靠自己,好在是隆多此時帶過來的大件的軍火,都丟在了暗世界,不然事情肯定更麻煩。

高速路上,幾人都是沉默無言,隆多默默的開著車,羅格坐在副駕駛閉目養神,蒂娜和安娜坐在後座,安娜還是昏迷不醒,不過比起在暗世界中的時候已經好很多,羅格找到安娜的時候,她的呼吸都非常微弱,但在離開暗世界之後,安娜的呼吸一點點增強,心跳也逐漸恢復活力,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發展。

在賓館中,離開之前隆多和羅格都向布蘭登問出第二個問題,但他們沒有選擇像第一個問題那樣分享答案。

………….. 「不成功,便成仁!拼了!」吳賴大吼一聲,也顧不得管那天上消散的星光,十九道神識拚命地朝內壓縮,一心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壓縮靈氣至固態!

「轟!」

吳賴突然感覺到十九道神識竟然猛地一下,似乎是擊在了空處,那液態靈氣無比巨大的反彈力竟然突然間消失得無影無蹤,十九道神識一下子都變成了脫韁的野馬,在空蕩蕩的丹田中縱橫飛舞。

「結丹了!」吳賴驚喜地發現,在那空蕩蕩的丹田中央,滴溜溜地旋轉著一枚金黃色的圓滾滾的丹體。

「這就是壓縮成的金丹嗎?」吳賴看著不過鴿子卵大小的金丹,好奇地自言自語道。

吳賴的話音未落,那金丹竟突然間急速轉動起來,隨著轉動,金丹的周圍竟然出現了一個個細小的漩渦,而吳賴的身體開始不斷地吸納周圍的靈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