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玲抱著手臂微微笑了一下,見狀,王大勇這名普通人站在懸崖邊上深呼吸便一躍而下!

「啊啊啊啊啊啊!!!!」

慘叫聲回蕩

「嘭!」

幾秒鐘之後,重物落地的聲音響起….

見狀,剩下的一百多個人,嘴角一抽,忍不住後退不已。

但就在這時,十大新星第二的林通反其道之而行之,在眾人害怕退縮之際,邁著堅定的步伐走到了懸崖邊上。

「你沒聽到慘叫聲嗎?」

見狀,玲玲不咸不淡的問道

林通看了一眼玲玲后,問了一個跟王大勇一樣的問題。

「跳下去就算是通過了考驗嗎?」

玲玲撇了撇嘴:「是的」

聞言,林通緊緊攥著拳頭,望著下方深不見底的深淵,深呼了一口氣。

「我也不想做個普通人…」

話落,林通猙獰著臉,咬緊牙關一躍而下!

十幾秒鐘后

「嘭!」

重物落地的聲音才響起

雖然林通咬緊了牙關沒有發出慘叫,但當重物落地的聲音響起之時。

剩下的一百一十六位參賽者都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現在,死了三個」

玲玲不咸不淡的聲音響起,如黃泉之風,吹得一群人心下發涼。

「我,我我還是算了吧!」

人群之中,有人退縮了。

眼下,留下來的這群人都是聰明人,雖然玲玲一口咬定絕對不會有人救,但他們心裡清楚,惡魔人公會絕對不會無的放矢,要是真跳下去就死,那他們搞什麼考核,招什麼人?

但當慘叫聲響起,重物落地的聲音響起之時,他們還是猶豫了。

萬一惡魔人公會真是瘋子呢?

一有了這樣的想法,便再也無法遏制,以至於他們即使心裡清楚跳下去絕對能活,但要是有個萬一,萬一沒救到,他們就死定了。

一時間,一百一十六人又去了幾十個,只剩下八十八人。

十位被媒體冠以新星的人中,除了橫插一腳的清清以外,九人之中已經離去三位,離去的分別是老劉和他的孫女,韓蜜兒,跳下去了三個,秦音,王大勇,林通,還有三人在猶豫。

這三人分別是李恆,小胖子李道文,以及時俊。

除此之外,剩下的八十八人之中,有一半是上次考核的淘汰者。

上一次當玲玲說出活埋兩個字之時,他們之中有人走了,有人沒堅持,而現在他們不想後悔了。

「死就死吧!我不想在錯過這次機會了!」

一名矮小的男子踏步而出,想要跳,就在這時,他的同伴拉住了他。

「別別,真的會死的!」

與黑絲美女老師同居的故事 聞言,矮小男子腳步一頓,又猶豫了,但一秒鐘之後他一咬牙怒吼道:「我不管了!我這次不能失敗!」

說著,他發足狂奔,猙獰著臉直接一躍而下,跳了下去!

「請記住我的名字!老子叫孫天!明年今天給我燒點紙!清明節給我少個女朋友!啊啊啊啊啊!!!」

慘叫聲響起

「嘭!」

重物落地的聲音響起

玲玲帶著一臉微笑扭過了頭來,平靜的說道:「死了四個!」

聞言,眾人心心肝又是一顫。

「弟弟,弟弟我們回家吧!」

人群之中,一名女孩拉著弟弟的手要走,但弟弟此時卻沉默了。

他也是上一次考核失敗的淘汰者,上一次他一個人參加,最後被活埋嚇得尿了褲子,留下了心理陰影,直接跑回了家。

這一次,他其實是不想來的,但他的姐姐鼓勵他要戰勝恐懼,便強拉著他來了。

而現在,他又一次面臨抉擇。

他的姐姐也不再勸他,反而是拉著他準備回家。

聽到姐姐的話后,男孩沉默了一會兒。

半響后

男孩抬起了頭,帶著燦爛的微笑笑道:「姐姐,你說的沒錯,我要戰勝恐懼!」

說著,男孩便掙開了姐姐的臂彎,一步步朝著懸崖邊上走去。

「不不!不要!小武不要!姐姐錯了!姐姐不該要你來的!你跟我回家!」

惹時生非:總裁爹地別搶我媽咪! 但男孩已經做出了抉擇,他站在懸崖邊上一躍而下,見狀,他的姐姐怒吼道:「不!」

話音落地,男孩的姐姐便直接沖了過去,跟著一起跳了下去!想要抓住自己弟弟的手!

玲玲見狀臉色一變,剛剛她在觀看男孩跳崖后的狀況,所以一瞬間沒反應過來!

只見這一瞬間,兩道身影如石子一般先後從懸崖上方跳下,直接墜下了崖底。

就在這時

兩道微弱的聲音傳出:「咦?玲玲怎麼搞的?不是說好的一次只跳一個的嗎?怎麼一下來了兩個?」

「別廢話了,快乾正事,否則就露餡了!」

話落,微風一吹,懸崖上的眾人都沒有聽到下方的兩道聲音。

「砰砰!」

兩道重物落地的聲音傳出…

玲玲抬頭望了一眼崖底,微微舒了一口氣。

隨後扭過了頭來,露出了惡魔般的微笑。

「嗯嗯!剛剛死了一對姐弟!」

情深不候:前夫別惹我 眾人聞言,噤若寒蟬。

…….

此時,崖底。

這只是一場考核而已

哪怕玲玲說再多遍絕對不會有人救

但還是有人救

畢竟這只是考核,考考他們的勇氣和決心以及膽量。

真要沒人救,惡魔公會就不用招人了。

幾千米崖底的下方,是一片森林。

當秦音第一個跳下之後,便不由自主的發出了恐懼的慘叫,而在自由落幾秒鐘之後,便見到一道秀影從森林之中衝出,瞬間躍上了高空,接住了秦音,隨後『嘭』的一聲,落的崖底。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索麗雅!

那重物落地的身影是她故意發出來的!

皇家棄女:鳳主天下 當王大勇第二個跳下之後,跟著同樣發出了恐懼的慘叫,而在自由落幾秒鐘之後,便見到一道帥氣的身影從森林種子衝出,瞬間躍上了高空,接住他的不是別人,正是沒在飛元山的李長風!

當林通第三個跳下之後,出了一點狀況,由於這小子咬著牙關,沒有發出慘叫,導致在崖底安慰驚魂未定的秦音與王大勇兩人的索麗雅和李長風沒有第一時間察覺,直到跟著一邊的刑拳和嬴正提醒,才反應過來!

最後崖底四人同時出手,才堪堪接住這小子,所以擔擱了一會,導致十幾秒后才有造假的重物落地生傳出。

等到四人將林通放到地上一看,才愕然發現,這小子居然嚇暈了過去!

接著就是大喊自己名字,叫別人多給他燒點紙,清明節給他燒個女朋友的孫天,他是看開了,所以沒多少恐懼,最後的慘叫聲是被從森林之中突然衝出,直朝自己迎面而來的李長風給嚇出來的!

最後,便是那兩姐弟,由於一開始眾人便商議溝通好了,一次只跳一個,否則的話一群人全跳下來,難免有遺露,到時候就慘了!

因此,玲玲才對參賽者說叫他們排著隊一個個跳。

兩姐弟突然跳下,給崖底的四人照成了一點小麻煩,不過還好,算是有驚無險。

此時崖底,重獲新生的兩姐弟哭成了淚人,剛剛那一秒,男孩見到自己的跟著跳下來時,心中後悔死了,結果沒想到,神兵天降,索麗雅和李長風救下了他們。

「噓噓!小聲點!別亂說話!要不就露餡了!」

嬴正和刑拳對成了軟腳蝦的幾人囑咐道。

而此時,崖底上方,眾人陷入了更加艱難的抉擇之中。

「你們都看到了,跳下去必死無疑,絕對沒人救!所以我奉勸你們還是趕緊回家吧!」

玲玲帶著惡魔般的笑容,讓一群人心中膽顫心驚。

就在這時,一名滿臉絡腮鬍子,一臉滄桑的老男人走了出來,站到了玲玲的面前。

「我覺得你在撒謊」

聞言,玲玲不屑道。

「既然覺得我在撒謊,那你就跳唄!」

此人看了一眼玲玲后,微微一笑:「我以前是一名物理教師,雖然後來因為老婆給我了戴綠帽子,鬧得家庭支離破碎,工作也丟了,但我的知識還在!」

說著,此人頗為自傲地敲了敲自己的腦袋,帶著紳士一般的微笑緩緩說道:「這個大峽谷我曾經測量過,距離地面最深的地方有三千七百八十米,根據自由落體計算公式h=1/2gt^2,我可以算出他們的落地時間….」

此人話還沒說完,便見到玲玲眼珠子一瞪!她沒想到這人居然還有兩下子!竟然能算出他們的落地時間!

這還得了?

於是玲玲臉色一寒,一腳瞬間踢出,踢在了對方的屁.股上!

「廢話連篇!要跳趕緊跳!」

此人反應都沒反應過來來,便被人玲玲一腳踢下了懸崖,在半空上大吼大叫。

「他們的落地時間存在疑點!特別是第三個人落地的時間存在很大的疑點!下面肯定有人救我們!啊啊啊啊啊啊啊!來人啊啊啊啊啊啊!」

嘩啦啦啦!

樹葉折斷的聲音響起!

慘叫聲熄滅

崖底下方,李長風看著此人從高空跌落,跌進森林的之後,直到最後一刻才從斜地里殺出救下他!

「看你還多不多嘴!」

此時,此人已經嚇暈了過去….

一旁,刑拳和嬴正見李長風把人救下之後,腳猛地的一跺!

嘭!

『重物』落地的身音響起!

懸崖邊上,玲玲帶著惡魔人般的笑容回了頭來。

「第七個摔成了肉醬!你們跳不跳!」 聽到玲玲的話

在場中人又離去了一些。

「哎,我不參加了」

人群之中有人嘆息一聲離去,聽到他的話,在場中人又離去了一部分。

眼下,只有四十一人留在場中。

從一開始兩千多人,到現在四十一人。

這場考驗,淘汰率達到了百分之九十以上。

真是殘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