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明白這一切后,林戰直接哈哈大笑,他看著自己的兒子,感覺無比滿意。

「父親大人,我,應該要前往郡城,前往高級學院修習了。」

也就在此時,林雲淡淡道。

「好,很好,那改日,你便啟程吧。」林戰聞言,卻不由嘆了口氣,他知道,自己的兒子,應該是留不住了。

畢竟這江海城的天,還是太小了!

根本容不下林雲。 而後。

林雲在和林戰談論一番,並吩咐四位武帝,好好輔佐林戰後。

便準備孤身一人,前往那雲霄郡城!

「雲兒,你若前往雲霄郡城,切記多加小心,雲霄郡藏龍卧虎,我擔心以你的性格,會惹上無數麻煩。」

林戰眼中透露一絲憂愁。

而相反,林雲的神情中,卻是一片淡漠。

若真遇上麻煩?

他抬手便能解決掉!

如今的他,就算是遇到武神,都可全身而退,更不用擔心什麼小麻煩。

他很快吩咐下人們,將東西整理好,而後收進了儲物戒中,準備啟程。

秦時小說家 但在啟程之前,他卻找上了江院長。

如今的江院長,在得知林雲便是之前妖獸山脈那條恐怖蟒龍后,跟林雲說話都會顫抖,不敢直視林雲的目光。

「江院長,你的女兒,這次考核成績也不錯,堪堪夠給我當了侍女。」

林雲的聲音很平淡,但其中卻充斥著毋庸置疑。

「是是是。」江院長連連點頭,而後望向身後的江婉清。

萌丫頭誤闖總裁公寓 看向林雲,江婉清的目光很複雜,但面對林雲,她身心卻都感覺到一種靈魂深處的恐懼。

「江婉清,你貌似對我很有意見?」此時,林雲的嘴角,帶上了一絲戲謔的笑容,而後用手捏了捏江婉清的下巴。

入手處,一片潤滑。

江婉清更是又氣又惱,她憤怒的望著林雲,但卻絲毫都不敢反抗。

她毫不懷疑,若是她反抗,林雲會一巴掌拍死她。

她不敢!

所以只能生悶氣。

見到江婉清這副樣子,林雲眯起眼睛,冷笑道:「讓你給我當侍女,你莫非還有意見?需知,給本帝當侍女,是多大的榮幸!」

「若你不是擁有凰血傳承,還真不夠格。」

「你!」 婚圖漫漫:抱得總裁歸 江婉清氣的狠狠一跺腳,氣鼓鼓的,最終將頭撇在了一邊。

「妖帝勿惱,妖帝勿惱。」江院長見到此幅情景,當即湊上前來,勸說道。

「呵呵。」林雲冷笑兩聲,不再說話,心念一動,江婉清便直接跟著他走了起來!

就像是個提線木偶般。

「林雲,你真是個混蛋!」

江婉清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愈發氣惱了,更是卻絲毫無用。

畢竟她的心中,早已被林雲種下了魔種。

而後。

兩人直接朝著江海城外走去!

江海城,如今還在重建當中,到處都是人類在修建建築物。

見狀,江婉清的內心當中很是觸動,因為這一切,都是拜她身前的這個男人所賜!

可是當見到林雲的眼神當中,一片漠然的時候,她突然覺得心裡很冰冷。

這究竟是個怎樣的男人?

「呵呵,登天路,踏屍行,你若有我這等高度,便不會在意這些螻蟻們的生死了。」

林雲的內心當中,倒是很平靜。

他曾經,也和江婉清一樣,會在乎別人的生死,身邊人的生死,可是隨著時間的流逝,他已經沒有了這種感覺。

成帝!

一切人的陪伴,都會煙消雲散,這片星河當中,唯有自己的長生不死,才是最真實的!

任何東西,都會變成煙塵,任何螻蟻,都會有逝去的一天。

對此,江婉清只能保持沉默,這時,跟著林雲不斷朝著江海城外走去,無數見到林雲的人,紛紛低頭行禮。

他們大多數人,並不知道林雲便是那尊無上妖帝!但是卻知道,林雲是江海城城主之子。

這地位已然很尊崇。

很快,兩人便到達了江海城外。

「林雲,你為什麼沒有準備馬車?雲霄郡,可距離此地很遠啊。」江婉清的臉上寫滿了疑問。

「走吧。」林雲未曾回答,就在此時,直接將江婉清的嬌軀摟在了懷中。

「啊……」江婉清驚呼一聲,而後瞪大眼睛,看著林雲的身後,一道道雷霆和火焰迸發!

嘭!

一雙分別由雷霆和火焰組成的龐大翅膀,就這樣突如其來出現。

這一雙龐大無比的翅膀輕輕一扇,彷彿就可引起天崩地裂,恐怖無比。

嗖嗖嗖!

林雲直接揮動翅膀,摟著江婉清,朝著雲霄郡方向飛去!

速度極快。

整片天地,在這一刻,在林雲的視角當中,彷彿都變得很渺小了,他翅膀一扇,便能掠出數十丈距離。

嗖嗖嗖!

加快速度,不顧懷中江婉清的驚呼,林雲速度再次加快!

就這樣。

用了四五個時辰,兩人跨域了一大片妖獸山脈,終於來到了一條寬敞的道路上。

將雷火雙翅收起,林雲帶著江婉清緩緩落地,慢慢朝著雲霄郡城而去。

此時此刻。

兩人走了一會兒后,一座龐大無比的城池的一角,便清晰展露在二人面前。

這座城池的城牆,通體白色,高聳無比,幾乎有一座高塔之高,這是為了預防妖獸的進攻而建造,而城門附近,則是有著兩位武尊在鎮守,展露出強大而又恐怖的氣息。

雲霄郡城!

整個太玄皇朝當中,一共一百零八個郡城中的一個,算是中等勢力,其中武王遍地走,武尊不如狗。

其中最強大的郡守大人,更是無限接近於武神的存在。

其佔地疆幅遼闊,一共數十萬里,居住著百萬居民,輝煌而又龐大,讓人望而生畏。

「這裡,便是雲霄郡城了,江海城,便屬於雲霄郡中無數小城中的一個!」

「竟然這麼大?」

見到這座龐大城池的城牆一角,江婉清就已經難掩內心的激動了,揮動小拳頭,很是興奮。

至於林雲,眼神還是那樣的平淡,見到這高聳城牆上無數的妖獸爪痕等,倒是內心中有些許觸動。

太玄皇朝,寬廣無比,而在其中,還有著一條蔓延其腹部的妖獸山脈!

這條妖獸山脈,把控著整個太玄皇朝的龍脈,其中天地靈寶無數,妖獸橫行,但是卻又無法真正的掌控住。

故此,人類和妖獸的戰爭,便一直存在。

甚至於這雲霄郡城,都是在妖獸山脈的旁邊,經常會和妖獸山脈中的妖獸發生戰爭。

其中四大高級學院的學員們,也把妖獸山脈當做歷練場所。

沒有多餘的話語,林雲帶著江婉清,直接來到了城門附近,交納了聚氣丹。

在兩位武尊的神識一番探查后,就這樣準備進城。

可也就在這個時候!

人群當中出現一聲聲驚呼,而後無數人看見,從天際之上,有著一隻龐大無比的黑鷹俯衝下來,這黑鷹眼中滿是血光,充斥殺戮之意。

「啊!」

有一人驚呼出聲,就在即將要被這鷹王的利爪給抓向空中的時候。

一道凌厲無比的劍光,就朝著那鷹王的利爪斬了過去,直接將這鷹王斬成了兩半!

鮮血揚灑。

「區區武尊三重的鷹王,爾敢在雲霄郡城前囂張?」

一位白衣少年,收起長劍,神情冷漠,緩緩朝著那鷹王屍體走去。

「是天劍學院的弟子!四大學院之一!這一次,我最想報考的,便是天劍學院了。」

當見到這名強大弟子之後,江婉清的一雙眼睛當中,立即出現了一絲火熱。

「你們也是來報考四大武院的嗎?」

就在此時,一位少女對著江婉清興奮的說道,像是見到了同道中人,她直接拍了拍江婉清的肩膀,道:「我們也是從小城而來,報考天劍學院的呢!」

「你知道這白衣少年嗎?他是李向天哥哥,出自我們青山城,可是我們家族中數十年來第一天才啊!如今,更是天劍學院的內院前三人!」

「哦?他便是李向天?」聞言,林雲的眼中當即出現一絲波動。

他摸了摸下巴,終於記起這少年,為何這麼眼熟了。

正是他之前在妖獸山脈碰到過的少年之一!還給他送了一滴稀化過無數倍的龍血。

「你也知道李向天哥哥嗎?他可是我最崇拜的人呢。」這少女立刻興奮了起來,嘰嘰喳喳的,最後道:「你們是不是剛來江海城呢,我來了一天了,要我帶你們去找個地方休息嗎?」

「好啊。」江婉清答應的很爽快,但林雲卻瞥了她一眼,而後淡淡道:「不必了,多謝小姐好意。」

說完,他直接帶著戀戀不捨的江婉清轉身就走。

「真是個奇怪的人。」這少女見兩人背影,不由嘆了口氣,隨後帶著一眾下人,朝著李向天走去。

而此時!

林雲和江婉清二人,也很快的進了城,找了個不錯的客棧,便住了進去。 住在客棧中一段時間后!

江婉清看著閉眼修鍊,毫無活動的林雲,感覺非常無聊。

她搞不懂,為什麼這個男人,一直都對外界的事情無動於衷?

從江海城來到龐大的雲霄郡,不應該到處看看玩玩嗎?

「喂。」江婉清道,「你難道不無聊嗎?」

「哦?」林雲道:「我為什麼要無聊,還有,你要弄清楚自己的身份!」

「你不過只是我的一名小侍女而已,沒有事情,不要叫我。」

「林雲!」聽到這句話,江婉清差點更是感覺心中有一團火,剛想反駁,就突然心臟一痛。

而後直接摔倒在地,嬌軀扭動,痛苦無比,臉上流露汗珠。

「我再說一邊,弄清楚自己的身份。」

林雲閉著雙眼,嘴裡緩緩的吐出幾顆字。

「你!」江婉清被氣得咬牙切齒,而後道:「今日四院招生大會就開始了,你還待在這個屋子裡幹嘛?以你的修為,普通修鍊能增長多少?」

「招生大會?」林雲終於睜開了眼睛,深深的看了江婉清一眼,而後站起身來,道:「那就一起去吧。」

即便只是被看了一眼,江婉清也感覺到頭皮發麻,後背淌落冷汗,旋即跟在了林雲身後。

還真的有了些侍女的樣子。

感知到這一切,林雲嘴角帶上一絲冷笑,終於感覺清凈了。

而在路上!

林雲一邊走,一邊偶爾閉上眼睛,感知著這座城池的實力分佈,以及招生大會的地點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