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曦瞠目,這才想起來自己如今還不到十五歲,月例才五兩,體己銀子都是逢年過節長輩給的。雖程原恩和王氏給她名下置辦了許多產業,但現實可用的銀子卻沒有。

錦心寬慰她:

「小姐,您準備的這些已經夠多了,何況年大總管他們夫妻本就給青岫姐姐準備了嫁妝,只是來不及送到罷了。」

念心點頭附和道:

「青岫姐姐是您屋裡出去的人,定叔可不敢欺負她!」

她平日叫慣了,絲毫沒察覺這兩個稱呼差了輩分。

程曦想想有理,但就算一應嫁妝可以不再準備,青岫的壓箱銀子總要給罷?要不然她這個小姐也做的太沒面子了!

程曦翻了翻空癟的荷包,第一次為錢財苦惱起來。微信搜索公眾號: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電影溫暖你







ps:書友們,我是九月酒,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複製)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思來想去,程曦把主意打到了老夫人葉氏地方,她決定候著臉皮去跟葉氏預支一些月例。

卻在葉氏院子外遇到狄媽媽送袁夫人出府。

袁夫人自游湖事件發生后還是第一次見到程曦,她不由仔細打量。

只見程曦氣色很好,粉白細嫩的臉上透著些許紅潤,瞧著似乎還比剛回來時長了些肉——看上去一點也沒有受影響。

她笑得很是和善,還有些許不易察覺的討好:

「曦姐兒來了?這陣我家莘姐兒還總念叨著沒見你,得空一道玩兒罷?」

程曦神色清淡,張口就胡謅:

「上回受了驚嚇,如今並不敢隨意出門。」

袁夫人一噎,心道你大小姐都敢將人推下水,哪裡像是受了驚嚇?

她面上笑盈盈道:

「是是,女孩子家出門玩終歸不如在家中待著安穩。要不改日讓莘姐兒上門陪你說說話,一起綉個花?」

程曦不耐,朝她微微頷首:

「夫人慢走。」

袁夫人極為尷尬,卻實在不敢去招惹程曦,強自笑著道自家還有許多事,便狼狽地走了。

程曦看著她背影,想起了袁莘。

游湖那事,依著朱樂君的性子若有同謀是必定會攀咬出來的,可見袁莘與丁培蘭等人並未參與。

事後袁莘也多次於人前一口咬定程曦清白,瞧著當真沒有要陷害程曦的模樣。

可程曦總會記起袁莘那時緊攥著自己手不放的情景。

袁莘興許沒有與朱樂君一道謀划,可她當真未察覺到朱樂君的意圖嗎?

程曦覺得不好說。

但區區袁莘是不值得她多花心思的,只要袁莘老實不尋事,程曦就懶得計較。

她拋開這些,端上一臉諂媚去了老夫人屋裡。

葉氏正眯眼拿著一串珠子相看,見程曦來了,便朝她招手:

「小九兒,你來給我瞧瞧。」

程曦忙跑過去接過珠子,見是一串一百零八珠的小鳳眼菩提,粒粒油光水亮,已經被盤成了深棗紅色,每顆珠子上鳳眼形正、眼角齊整,是難得的佳品。

程曦問道:

「這是袁夫人送來的嗎?」

葉氏點頭,手指摩挲著佛珠,道:

「同我說是機緣得了一串高僧的珠子,我瞧不大清楚,你看可是小鳳眼?」

小鳳眼是外邦之物,產於雪山之上,大越極難得一見。

程曦知道葉氏年紀大了,眼神不好,便細細將佛珠形態與她說了,葉氏聽后很是歡喜。程曦暗想,袁夫人至少有一點好處,便是常常能哄了祖母高興。

她趁機將銀子的事提出來,惹得葉氏忍不住大笑著去摟她,像小時候一般點她腦袋道:

「我當是什麼事,也虧你說得出個『賒』字!」葉氏將手串放在一邊,「青岫丫頭這麼多年照料你屋裡事自有功勞,如今她娘老子不在身邊,確實該風光些替她備嫁!」

正巧狄媽媽撩了帘子回來,聽見這話便忍不住笑著湊趣:

「要不怎麼說青岫命好,若不是先前那番磋磨,哪能換了如今的機緣!說到底還是大小姐的恩典,這菩薩心腸隨了老夫人您!」

於青岫而言能消了奴籍是什麼也比不來的恩典。

狄媽媽這番誇捧又讓葉氏舒心愉悅了十分,她乾脆吩咐道:

「自我賬上走,咱們給青岫另置辦些壓箱銀子,大小姐的名頭出一百兩,我就隨個二十兩!」

程曦大出意料,沒想到葉氏對青岫這麼大方。

有了這幾百兩銀子做底,等回京后程定再某個差事,他們兩口子的日子便不用操心了。

程曦高高興興地回了自己院子,葉氏卻一回身就將此事告訴了程欽,埋怨道:

「……還不都是你,悄悄給了程定就是,偏還大張旗鼓的。小九兒月例才多少,她那錢袋子如今都掏空了給青岫置辦嫁妝,倒讓你逼著來我這兒借銀了,像個什麼話!」

程欽覺得女人就是墨跡,這銀子給誰不是給?

但葉氏的話提醒了他。

程曦是個有主見的,小小年紀身邊沒點錢銀,若買個物件或是辦個事還要求到長輩處來借銀子,那也太委屈她了。

程欽便囑咐葉氏:

「自咱們房頭賬上出,將和初的月例銀子加到……」忽然一皺眉,問道,「那幾個小子是多少?」

葉氏忙道:

「十五歲后每月十五兩,成家后每房每月三十兩。」

程欽便道:

「那就十五兩。和初是姑娘家,沒點銀錢存著傍身怎麼行!」

說的就好像程原恩夫妻不曾為程曦打算一樣。

葉氏哭笑不得,卻也順著程欽,心中覺得程欽簡直將程曦當作了小女兒一般。

程曦第二日便收到狄媽媽補送來的十兩銀子,樂得她在床上直打滾,繼而又一咕嚕翻起身,沖錦心與念心洋洋得意道:

「如今小姐我可是有錢的人了!」

念心興沖沖地問要不要再去給青岫買匹錦緞做傳家寶,程曦忙點著頭連聲道好。

二人讓錦心給板著臉攔下來,道程曦的銀子該好好管起來,再不可由著她們倆胡亂花。

念心本也不過隨口一提,見狀笑倒在程曦身邊指著錦心說「第二個青岫姐姐冒出來了」。

程曦不由哀嘆自己沒出息,如今見到錦心板下臉來,依舊有些發怵。

到了冬月十三,程曦熱熱鬧鬧地將青岫自府上嫁出去,程定臨時在鄂州租了個小宅成親,程曦還換了身裝束跑去瞧她們鬧洞房。

她在那裡遇見前來賀喜的馮三小姐,程曦對馮三小姐的印象便又好了幾分。

她隨口問起鄂州附近好玩的地方,想著自己還不曾有機會去看看那些湖濱圍田,馮家是做生意的,有些事也許知道的會更多一些——便是不知道,她相信馮三小姐也會盡心去打聽。

程曦便道下次有機會可一起出去走走,馮三小姐又驚又喜,忙不迭的應了下來。

轉眼過了臘八,葉氏便吩咐狄媽媽和蕙娘開始準備過年事宜。

程欽忽然得到京中傳來消息,首輔大人林涪病倒了!

程曦大驚,心下砰砰直跳。

她明明記得林涪是昭和十年秋病倒的,怎得會突然提前了一年!微信搜索公眾號: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電影溫暖你







ps:書友們,我是九月酒,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複製)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很快,袁文山等人也自張敬那裡得知了林涪病倒的消息,袁文山十分慶幸當初自己在審案時沒有得罪程欽。

過不多久,整個鄂州官員圈子都知道了這個消息。

可見林涪這病,不是尋常小恙。

程曦最後一絲僥倖也被掐滅,她渾身發冷地坐在屋子裡,看著窗外積雪發怔。

變了,事態的軌跡真的變了!

她抱著膝蓋,從心底感到一絲害怕。

林涪這一病如果直接就導致了林黨提前覆滅,那麼之後的那些事,還會照著原先的軌跡發生嗎?

牽一髮而動全身,至少官員的任免就等不了!

程曦想到父親程原恩。

前世程原恩足足在四川待了六年,直到程曦十七歲那年才調回京中任吏部左侍郎。

如今,程原恩赴任四川巡撫至今剛好三年整,今年冬他將回京面臨三年一次的大考。

程曦跑去找程欽,打聽林涪的病情和病因,並將自己的擔憂說了出來:

「……若皇上想趁勢拔根,父親會不會就被留任京中?」

程欽聞言放下手中的兩封信,沉默不語。

這兩封信,一封是敏大將軍寄來的,道是林涪已卧榻月余未出府門,昭和帝一個月內連罷林黨六部三司官員數名。另一封是程原恩寄來的,他回京面聖后,昭和帝果然透露出要將他留在京中的想法。

程欽沒有回答程曦,反而問道:

「你想不想回京?」

程曦一怔,忙連連搖頭。

程欽見狀有些寬慰,便讓她莫要再擔心這些:

「……如今下定論為時尚早,咱們且等消息罷。」

畢竟林涪雖說是病了,卻還沒死,事態最後會怎樣誰也說不準。

程曦憂心忡忡地回去,連著幾日都睡不好。

若是林黨就此瓦解,那麼京中和地方上各處大小官員必將要有一輪更替。萬家和陳家也將趁勢崛起,為三皇子楚王和七皇子寧王爭勢。

父親此時回京留任,只怕比當初更加招人……自己當真能躲過那些人的野心嗎?

即便是自己躲開了,那麼家中其他人呢?

林涪的事已經是一個變數,焉知此後還會不會發生其他意外!

程曦第一次不確定起來。

她又夢到那年白雪皚皚的皇城,夢到自己跪在朝陽宮外冰冷刺骨的青石磚上。

失去知覺的膝蓋和隱隱作痛的小腹,那慢慢在青石磚上漫開來的血色,以及念心抱著她驚慌失措地泣喊……

程曦猛地自夢中驚醒。

她怔怔瞪著床頂的祥雲青織緞帳子出神,屋內的九球金絲鼎里淡淡散出安神香的味道,牆角那盞榆木仙鶴燈照出幽幽的光暈。

……這是鄂州的祖宅!

程曦漸漸清明起來。

她覺得小腹有些隱隱酸脹,身下黏膩,便坐起身掀開被子。

只見月白的中褲上染著一小圈殷紅——程曦愣了一會,才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

她忙喚人進來。

外頭值夜的錦心聽見動靜,披著衣裳執燈走進屋來。

她撩起帳子見此狀況也是一怔,然後忙取來衣裳為程曦披上,又拿了帕子墊在她身下,這才去耳房喚值夜的小丫鬟打熱水來。

眾人一番折騰,程曦清洗更衣后反倒沉沉睡著了。

第二日葉氏便知道了此事,她拉著程曦笑道:

「咱們的小九兒如今可真的變成大姑娘了!」又緊張道,「身上可有覺得乏?冷不冷?女孩家對這事可萬萬馬虎不得,這幾日你便好好地待在屋子裡休息,千萬不能受了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