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一個孩子這麼懂事,看著怪心疼的。」洛熙接著宮芊瑜的話說下去。

「……是。」

知子莫若母,洛熙一直都知道的,雖然小意在她面前一直都很活潑開朗乖巧懂事,但是她很早就注意到了……小意對她的小心翼翼。

「……大概,是我對他的關心太少了,又把他從小就扔給雲言君,大概會不安吧。」

這是洛熙第一次這樣檢討自己,也是第一次在宮芊瑜面前流露出了自己最真實的情緒。

宮芊瑜愣了一下,「過去的事就不要再想了,至少現在你在他們身邊,這就足夠了。」

「……嗯。」

洛熙第二天就向蒼霓煙辭行了。

蒼族大門前,蒼霓煙憂心的看著洛熙,「你回去的路上一定要小心。」

「嗯。」

「如果需要人,你一定要跟我說。」

「嗯。」

「還有……」

蒼霓煙絮絮叨叨的說著,洛熙不厭其煩的一聲一聲應著。

如果不是擔心回去的時間會不夠,從而不得不打斷蒼霓煙,洛熙毫不懷疑她能說上一天。

「時間不多了,我先走了。」洛熙看了眼表,時間已經差不多了。

「……嗯,慢走。」蒼霓煙臉上笑盈盈的。

洛熙看著蒼霓煙一副強顏歡笑的樣子,忍不住嘆了口氣,在蒼霓煙疑惑的眼神下伸手,然後抱住了她。

「大姐……」

蒼霓煙怎麼也想不到洛熙會突然給她一個擁抱,一時間整個腦子都處於宕機的狀態,直到洛熙離開才反應過來。

「洛洛……抱我了。」蒼霓煙的臉上是掩飾不住的狂喜,嘴角幾乎可以咧到耳根。

蒼霓煙高興,緋紅自然也跟著高興,「這是一個好現象。」

「對,這是一個好的轉變,洛洛終於願意接受我們了。」蒼霓煙摸了摸眼角的淚水。

……

洛熙坐在後座,駕駛座上的是齊顏。

「你笑什麼。」洛熙在齊顏幾次帶著笑意的偷瞄下,忍不住收回車窗外的視線。

「沒什麼,只是你終於願意表達自己的感情了,我為你高興。」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我終於會表達自己的感情了,我又不是三歲小孩。」洛熙偏過頭不去看齊顏。

「但是,至少你可以正視自己的內心了,」齊顏嘴角永遠都揚著淡淡的笑意,但只有此刻是最真實的,「你嘴上說著討厭他們恨他們,但實際上這不過是你保護他們的一種方式不是嗎。」

不得不說,齊顏幾乎可以當洛熙肚子里的蛔蟲了,什麼都猜的到。

億萬豪門:狂少獨寵小嬌妻 不過,這也只是因為齊顏是他們四個人里對洛熙關注最多的吧。

「嘖,所以說我最討厭學心理學的。」洛熙撇嘴,任誰都不會喜歡被人猜到心思的那種感覺,連一點隱私都沒有。

齊顏笑了笑。

「這三個月有發現什麼嗎?」前一刻還一臉無奈的洛熙,下一刻就神色嚴肅。

「這段時間我借著身份的方便把老宅全部都檢查了一遍,因為蒼族長派了人監視我,所以多少還是有些麻煩。」

「嗯。」洛熙點了點頭,蒼霓煙的做法她理解。

「雖然老宅的很多地方都非常隱蔽,但是確實有過藥物的痕迹,這種藥物我沒有見過,但是又不能明目張胆的分析,所以我把他們帶回來了。」

說著,齊顏就從隔板里拿出一支封口的試管,裡面是一些白色的粉末。

洛熙晃了晃,看起來感覺就像是麵粉。

「你儘快吧,」洛熙把試管放好,「蔡璟昀被查出有異能,你知道了嗎?」

「知道了。」在得知蔡璟昀被激發出了異能之後,宮芊瑜第一時間就想聯繫洛熙,但是那個時候洛熙還在禁地里,所以就告訴了齊顏。

「他們那邊什麼都沒有查出來,」洛熙蹙了下眉,「不過我有其他的猜測。」

「什麼?」

「還記得我們之前遇到的那個精神系的異能者嗎?」

「嗯,記得。」

當初要不是那個異能者,白宇和蕭瀧也不至於受那麼重的傷,害的小意也受到了驚嚇。

齊顏眸光微閃,「你不會懷疑……」

「對,就是你想的那樣,他們一個兩個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就算了,全部都不知道那可就有問題了,再加上蔡璟昀和荊唯風的情況,更加證實了我的猜測。」

洛熙可不相信這些人在覺醒異能之前沒有被人動過手腳,但是偏偏所有人都給出了否定的答案,讓她不得不懷疑這些人有被洗腦的可能。

「精神系的異能,還真是危險。」齊顏扯了扯嘴角。

天神訣 記憶被操控什麼的,可比殺傷力強大的攻擊異能還要讓人膽寒。

「是啊,但是精神系的異能也相當罕見,而且在強大起來之前,這異能可是再雞肋不過了。」洛熙哼了一聲。

「可是現在他們明顯已經成長起來了。」

「只要精神夠堅定,精神系異能對自身的影響就會降到最低,甚至沒有。」 齊顏為難的嘆了口氣,「看來考驗我們的時刻到了。」

洛熙眨了眨眼,突然就笑了出來。

「噗,哈哈哈,我等著你們的表現。」

……

兩個人一路順暢,什麼事也沒遇到,平安的回到了紫金帝府。

還沒下車就看到從別墅跑出來的小意,以及追著出來的蕭颯。

「媽媽。」

洛熙抱起小意,把蕭颯手裡的外套蓋在他身上。

「小意最近乖不乖。」洛熙眉眼含笑。

小意聽到洛熙的話,金燦燦的眸子一亮,重重的點了下頭,「小意很乖哦。」

洛熙摸了摸包子的小腦袋。

「但是麻麻,我告訴你哦。」小意神秘兮兮的湊到洛熙耳邊。

「什麼?」洛熙知道只要小意這樣叫她,肯定是想要告某人的「黑狀」。

「爸爸最近不知道偷偷跑哪裡去了,連小意都不管了。」肉嘟嘟的小臉異常嚴肅。

「嗯?難道爸爸就不能是出差了嗎?」洛熙抱著小意往回走,蕭颯跟在她的身邊,齊顏去車庫停車去了。

「不可能,」小意猛地搖頭,「爸爸每次出差都會帶上我的。」

「哦,那你覺得爸爸去哪裡了?」

「爸爸一定是去找漂亮的小姐姐了!」小意斬釘截鐵的說道。

蕭颯:噗!這是親兒子,時刻不忘坑自己老爸一把。

不能笑,不能笑。

洛熙忍著笑,繼續說道:「小意為什麼覺得爸爸去找漂亮小姐姐了?」

「電視上不都是這樣演的嗎?」小意撓了撓自己的小腦袋,憨憨的樣子萌的出一臉血,「而且蕭瀧叔叔也是這樣說的。」

洛熙笑眯眯的摸了摸小意的腦袋,軟軟的髮絲感覺毛茸茸的。

「蕭颯,等一會讓蕭瀧來一下我的書房,我有事要和他談談。」

「是。」

蕭颯:二哥,一路走好。微笑jpg.

還在實驗室的蕭瀧:「阿嚏——」

「麻麻,你又要開始忙了嗎?」小意仰著頭,金色的大眼睛盯著洛熙。

雖然小意一直都很乖巧,但左右不過是個五歲大的孩子,洛熙很清晰的感覺到小意抓著她衣襟的手在縮緊。

「對,」洛熙注意到小意眸中一閃而過的失落,「不過,晚上小意可以和媽媽一起睡。」

小意霎時露出了驚喜的笑容,「真的!」

「嗯。」

無恙的青春 得到洛熙的肯定,小意歡呼。

往常只要有雲言君在,小意要想和洛熙一起睡那幾乎是不可能的,因此,小意對雲言君怨念頗深。

洛熙湛藍的眸子隱晦的掃過別墅二樓的陽台,那裡站著蒼葉靈。

洛熙回來的時間不早不晚,正好趕上了吃午飯的時間。

雲翊辰和洛茵出門了,其他人還在忙,所以現在餐桌上就只有洛熙和小意以及蒼葉靈。

午飯過後,小意就被蕭颯帶去睡午覺了。

洛熙和蕭瀧兩人在書房,齊顏接手了蕭瀧還沒分析完的資料,在實驗室。

「最近那些人怎麼樣?」

洛熙指的是楊易庭那幾個人,在她回蒼族之前,就已經吩咐過蕭瀧等那些人的傷差不多了之後就帶回紫金帝府。

「三個月前,軍部就來人把他們帶走了。」

洛熙挑眉,「趁著我不在,就把我手裡的人給帶走,這麼才多久,膽子就肥了。」

「就是就是。」蕭瀧想來都是個不怕事兒大的主,洛熙一說他就附和。

洛熙掃了蕭瀧一眼,立馬就老實了。

「還有,雲言君失蹤是怎麼回事?」這是洛熙這麼快回來的主要原因。

惡魔總裁的契約嬌妻 「這個,我當時不在,具體什麼情況我也不知道,只是雲總得到消息長夜街有可能出現了變異人,所以就過去看……」蕭瀧突然想起來什麼,噤聲不說了,「這件事可以問蕭奕或者段柏龍。」

「段柏龍?」這個名字洛熙是第一次聽到。

「就是段七知的舅舅。」蕭瀧解釋。

「哦,那個宣言要娶關敏的小子。」

「是的。」

「雲言君失蹤前有沒有留下什麼?」

「沒有。」

「嗯,我知道了,」洛熙雙手交叉支著下巴,「我們現在來說說其他事。」

現在蕭奕不在,她只能再等等了。

看著洛熙似笑非笑的眼神,蕭瀧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什麼事?」

「剛才小意告訴我,你對他說雲言君這麼多天不在家是因為出去找漂亮小姐姐了?」洛熙聲音微揚,帶著壓迫感。

蕭瀧腿肚子打顫,現在他真想給自己兩個耳刮子,他為什麼要嘴賤的跟小意說這些。

「這,這個……是有原因的。」蕭瀧訕笑,現在不管怎麼說抱住自己的一條小命才是最重要的。

「是么,什麼原因?」洛熙嘴角微揚,卻感覺不到任何溫度。

蕭瀧:emmmmm……

「扣——」

有人敲門。

這一聲對蕭瀧來說無異於天籟之音。

「進。」洛熙掃了眼蕭瀧,面無表情的說道。

進來的人是蕭颯。

「夫人,段柏龍段警官來了,說是有關於雲總的消息。」

洛熙眯了眯眼,她才剛回來,消息就來了,這時間掐的是不是太好了點。

「人呢?」

「在客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