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啦來啦!」一個腰間系著圍裙的漂亮女人從廚房小跑了出來,看著安慕西一臉驚喜,眉宇間和穆小桃有幾分相像。

「老穆!這是小西?」

「是的!這就是昊天和秀雲的孩子!如假包換吶!」

「阿姨好!我叫安慕西!」

「哎喲!我的小寶貝兒!」張麗君不容分說,上前一把將安慕西抱在懷裡,淚水不禁流淌下來~嘴裡念叨著「我可憐的小寶貝~都長這麼大了~」

安慕西感受著張麗君那份疼愛和柔情,心下也是感動萬分。

「麗君~你這是幹什麼!不開心的事不要提了!以後小西經常會來的!以後她就是咱的女兒!別哭了,嚇到孩子了!」

「嗯!老穆,你說的對,我不哭,小西,阿姨見到太激動了,別怕啊~」

「沒事的阿姨~」

「哇!小姐姐!怎麼是你!那七塊五我會忘了給你轉了!你~竟然報警了?」

「……」安慕西有點懵逼,這穆小桃不愧是警察的孩子,邏輯推理能力有點強大啊……

為了一杯檸檬水,我還報警,而且還追到堂堂大局長的家裡要債…老奶奶都不扶,就服你!

「胡鬧!什麼亂七八糟的!快叫姐姐!」

「姐姐!老爸!這是你外面的私生女?」

「啪!」張麗君哭笑不得的趕在穆青山之前朝穆小桃腦袋瓜上拍了一巴掌~

「胡說什麼呢!你這孩子!這是小西姐姐!是你安叔叔和劉阿姨的女兒!」

「啊?媽你怎麼不早說~姐姐好!再次認識一下,我叫穆小桃!你可以叫我小妖~」

「天天小妖!小妖!亂叫!」穆青山不滿的說。

「爸!穆小桃還是你取得好吧?桃之夭夭嘛!又不是小妖精的意思~」

「行了行了!別鬧了!你們先坐,我去給你們做飯!就快好了!」

「嘿嘿!我說媽媽今天怎麼做那麼多菜,原來你才是主角~西姐!你不知道,媽媽做飯可好吃了,今天你有口福了!」穆小桃開心的說。

「阿姨!需要幫忙嘛?」安慕西弱弱的問道。

「不用不用,馬上就好!」廚房裡傳出張麗君的回應。

「西姐姐,你還會煮飯啊?好厲害喲~」

「哼!你以為別人都像你一樣?衣來伸手飯來張口,還不好好學習,整天琢磨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穆青山在一旁沒好氣的說道,打擊完了女兒,又扭頭對安慕西和藹的笑道:

「哦喲?沒想到我們小西還會煮飯吶~都會哪些拿手菜呀?下次可得讓叔叔嘗嘗你的手藝……」

「額……介個嘛~穆叔叔,事實上,我也就只會一道菜而已啦~」安慕西尷尬的說道。

「噢?哈哈,沒事,只要做好做精,拿手菜一道也就夠了!想必……一定是一道大菜吧?」穆青山一臉希冀的試探道。

畢竟,在他的印象中,但凡只潛心研究一種食物的,一定都是具備匠人精神和超凡毅力的人。

他就記得,前幾天就看過一檔美食紀錄片,說的是d國最頂級的壽司大師,一輩子就只做壽司。光是學徒就當了三十年。

「是啊西姐姐,只研究一道菜,那一定是炒雞好吃!哇好想吃啊~不知道是什麼菜呢?明天做給我吃好不?」穆小桃也是誇張的留著口水……

「額……煮泡麵~」安慕西雖然有些底氣不足,但還是硬著頭皮一本正經的說道。

「噗……咳咳咳~」穆青山剛喝下一大口茶水,猛的噴了出來,一陣咳嗽。

不過好在是當兵出身,動作比一般人敏捷,硬生生壓低了嘴巴,茶水伴著茶葉全噴在自己的腳上……狼狽的站起來去換鞋、拖地。

總裁的逃跑新娘 「噗~哈哈哈哈哈~西姐!你是認真的么~煮泡麵,這也叫菜啊~哎喲我這個小心心~」穆小桃拍著胸口一臉難受~

「……額,人字拖~煮泡麵不能是菜么?我以前都用那個就著米飯吃的~」

「宿主!你說的那個叫冒菜~只是裡面加了速食麵而已~」

「還不都是速食麵~」

「……」 蕭白一說,姚老頭大概就明白了。景鈺寶寶還似懂非懂。

蕭白把他抱在懷裏說:“這個村子這麼偏僻,怎麼會有人世代住在這?而且他們還認識紅盤石?”

景鈺寶寶一想也覺得古怪,紅盤石不是大白菜,能認識還帶出去的不是普通人。

“阿婆是神婆!”景鈺寶寶說。

“你說的對!”

蕭白敲了敲他的頭:“她不是一般的神婆,別說她了,就連那個阿巧丈夫也不像是一般人,加上那三個古怪的山洞,這一切就很明顯了!”

景鈺寶寶覺得不明顯,他不懂。

姚老頭卻懂了:“他們應該是這裏的守護者,守護着什麼東西!”

“嗯!“蕭白點頭。

景鈺寶寶似懂非懂。

蕭白又說:“我帶走落落其實還有一個原因,因爲她人品不錯,所幸學校人也不多,與其讓她一生守在這窮鄉僻壤,不如讓她出去見見世面。”

景鈺寶寶覺得這句他聽的最明白了。

第二天,他們幾個就一起上路,紅盤石太多,他們也帶不走,由阿巧丈夫趕了一輛車送去了蕭家的鋪子。

落落開始還沉浸在和奶奶爸爸分別的痛苦中,等進了城,看到熱鬧的城市,她的注意力就全被轉移了。

蕭白的學校靠近郊區,等回到學校已經一週過去了。

幾個人大吃了一頓,蕭白給手機充了電,一開機就看到了幾十個未接電話。

日期從景鈺寶寶被擄走那天開始。

他扯了扯嘴角。

“景鈺,過來!”蕭白招了招手。

景鈺寶寶帶回來一大堆紅盤石種子,正準備把它們種出來,就被蕭白叫了過來。

“乾爹,什麼事啊?”他好奇的探了個小腦袋,然後就看到他媽媽的幾十個未接電話。

“想不想留在學校?”蕭白問。

“想!”景鈺寶寶說。

“那知道怎麼說嗎?”

來自仙界的男人 “知道!”

蕭白放心的撥通了電話。

“離影啊,有什麼事嗎?”他懶懶的問。

“景鈺呢?”對面的景太太迫不及待的問。

“在我身邊呢!“蕭白說着把電話遞給了景鈺。

“媽媽!”萌寶寶叫了一聲。

“你這幾天去哪了?學校老師說你不在學校!”

“我去同學家玩了,她家在山裏,山裏的雞可好吃了!”景鈺寶寶避重就輕的說。

“…”

掛了電話,蕭白才鬆了一口氣,景鈺寶寶看着他疑惑:“乾爹,你是不是很怕我媽媽?”

“是啊!”

蕭白說完覺得有失他的男子氣概,乾咳了一聲補充:“有句話叫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說的就是不要招惹女人!”

說完他不放心的捏了捏小寶寶的臉:“你長成這樣尤其要記住乾爹這句話懂了嗎?”

景鈺寶寶萌萌的看着他,他不是很懂耶。

蕭白說:“看看你爸爸就知道了,一輩子都折在女人手裏了!“

景鈺寶寶還是不懂。

蕭白笑了笑:“等你長大就懂了!”

“哦!”景鈺寶寶點點頭,不明白爲什麼那麼多事都要在長大後懂?



這邊景太太掛了電話,景先生有些好笑:“怎麼樣?我說沒事吧!”

景太太在他頭上拍了一巴掌:“不是你生的你倒是不關心!”

景先生知道她惱羞成怒了,趕緊說:“我也出了力的!”

景太太扯了扯嘴角:“你那叫出力?”

“怎麼不算,你忘了我…”

“閉嘴!”

景太太及時喝止了他。

景先生笑笑,隨即看着手裏不斷增加的購物袋有些無語:“他還是個小孩子,買這麼多衣服能穿的完嗎?”

景太太看了看,也覺得有些多了,她尷尬的笑了笑:“從前都沒機會出來買,總覺得欠缺了,如今有機會了就想一次性補回來!”

“以後還要買幾十年呢!”景先生寬慰。

“說的也是!”

兩個人付了錢,就準備回趟昆城,出來的也很久了,夫妻兩玩的都快把兒子忘了,這讓景太太內心滿是罪惡感。

兩個人很快到了昆城,這天正好是週末,景太太打了電話,說要帶景鈺出去玩。

他們等在校門外不遠處,很快就看到一個萌寶寶揹着個大書包走出來。

景太太剛要下車,就看見幾個小男孩圍了上去…

“這不是跟屁蟲景鈺嗎?”一個比景鈺高一頭的小男孩陰陽怪氣的說。

景鈺寶寶認識他是隔壁班的小華。

哪裏都有惡霸,學校也不能倖免,小華就是其中一個,據說家裏很有來頭,所以在學校拉攏了幾個小孩子,成天欺負其他同學。

對於景鈺,他們早就看不慣了,小華有些嫉妒他,畢竟景鈺寶寶長得好看,而且聰明,老師們都喜歡他。

景鈺寶寶看了他一眼。

“有什麼事嗎?”

“沒事就不能找你?”小華反問,然後又笑着說:“你現在去哪?”

“我找我爸爸媽媽!”

“哈哈哈!”

小華夥同幾個同學笑了:“你還有父母?別吹牛了,從開學到現在我們都沒見過,你不會是又要去巴結小老師了吧!

景鈺寶寶眯了眯眼睛,學校很少有人知道他和蕭白的關係,他也不想說。

景鈺寶寶想見爸爸媽媽,就懶得理這幾個孩子,他繞過他們就要走。

小華卻跳到他身邊,狠狠的推了他一把。

景鈺寶寶沒注意,就被推倒了,正好倒在路邊的水坑裏,衣服書包髒了一塊,屁股溼溼的,全是髒水…

“哈哈哈!”

小華夥同幾個同學大笑起來。

“叫你再巴結老師,讓你再囂張!”

“景鈺!”

落落正要出門,她自從來了後就被安排在學校的宿舍,和生活老師一起住,今天是週末,生活老師正打算帶落落出去轉轉,就看到了校門口被推到的景鈺寶寶。

“你沒事吧!”落落把景鈺寶寶拉起來,看到他衣服褲子什麼都溼了。

“沒事!”景鈺寶寶說。

“你們幹什麼呢?”生活老師過來喝止。

小華根本不把這個老師放在眼裏,他媽媽說過,生活老師其實就是學校請來的保姆,對待保姆要有多客氣?

“我們和景鈺開個玩笑!”小華不屑的說。

“你們欺負景鈺,我要告訴校長!”落落說的校長,就是蕭白。

小華也來了脾氣:“景鈺果然是個吃軟飯的,要靠一個土包子女人保護了!”

說完他走到落落面前,一把向落落推了過去,落落從小在山裏長大,力氣大的很,他沒推動,更加來了脾氣,又用了力道,落落正要出手,就被景鈺寶寶攔住了。

景鈺寶寶衝她搖搖頭:“他們家很有勢力!”落落一怔,的確,她只是個沒靠山的小女孩,要是惹了小華,她會失去在學校的機會。 「小西啊!來!嘗嘗這糖醋鯉魚~」張麗君熱情的給安慕西碗里夾著菜。

「好的!謝謝張姨!」

「好吃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