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往鄭宰元懷裡鑽了鑽,輕聲開口:「不想再遮掩了唄。」

鄭宰元輕輕抱著她,低聲說道:「不用太擔心,我覺得金英敏說得對,我不是圈內人,說起來身份上也不差,首先輿論上不會有什麼壓力,你看全智賢這種,公開了,不也沒有任何問題么?」

金泰妍輕笑一聲:「那能一樣嗎!人家是演員!」

「道理都是一樣的,說不定你的粉絲會祝福你呢?畢竟誰讓你找了個這麼優秀的男友~!」鄭宰元笑著說道。

「哈哈,又開始自戀了是吧!」金泰妍無奈錘她一下,實際上她不是擔心,也不是害怕,只是面臨未知的事情,有些惶恐。出現這種情況,肯定還是因為之前有過不好的回憶…..

「難道不是實話嘛?咱這條件,諒你哪些粉絲們也說不出什麼來吧?」鄭宰元傲嬌的抬了抬頭。

「這麼說還是我高攀咯?」金泰妍皺著小眉頭,伸手就扯鄭宰元的臉。

鄭宰元笑著承受著,本來就看出來她心情不是很好,那就逗她開心唄。如今這麼一鬧,金泰妍倒也確實心情好了很多。反正只要這個人在身邊,她就總是莫名其妙的就能安心,哪怕只是兩個人隨意的打趣聊天,就能起到這個效果。

「咦,不對啊,你現在還能知道全智賢公開的事情?好啊!早有預謀了是吧?早就想好真有一天公開,就用這個說辭勸我?」金泰妍白皙的小手揪著他的耳朵問道。

「嘶~!輕點輕點!」鄭宰元吃痛的叫著:「那你說我現在怎麼說也是娛樂公司的老闆,多了解點也沒錯嘛!」

金泰妍哼哧哼哧的鬆開手,沒好氣的開口:「滿嘴歪理!你就是早有預謀!還說什麼讓我決定,你早就猜到我會這麼決定了吧?!」

鄭宰元連忙上前攬著她,湊到她臉頰旁親她,但卻被金泰妍嫌惡抬手擋開,但鄭宰元又繼續親,最後給金泰妍弄得沒招,也只能是給他親,最後用他袖子擦了擦臉。

「可冤枉死我了,我能嘛我?」鄭宰元抱著金泰妍在自己腿上坐著,笑著說道。

金泰妍輕哼一聲,抬手捶了他胸口一下,半晌后卻有些失落的說道:「這下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跟她們說了。」

鄭宰元很明白,這個她們,一定就是少時成員了。

「你準備什麼時候跟她們說?」鄭宰元開口問道。

金泰妍有些頭痛,這個事情不是很好處理,自己這邊公開,要說對少時沒影響,那是不可能的。這不是小事,不可能對她們沒影響。

要說支持,這些成員們肯定是支持的,可是終歸是有些難以啟齒。

金泰妍正頭痛著,鄭宰元已經拿起手機直接撥了出去。

「呀!你給誰…..」

不等金泰妍在那裡嘰喳,電話已經接通了,鄭宰元一邊示意金泰妍先別說話,一邊開口說道:「nuna,要出事了,泰妍家你知道吧,把在漢城的少時成員都喊來吧。」

Jessica愣了一下:「Mo?什時事啊到底!」

「你別管了,先喊她們來,等到了我一起說,真的是大事!」鄭宰元說完直接掛斷了電話。

「呀!你搞什麼啊!」看著電話掛斷,金泰妍負擔叫道。

「當然是把你成員們喊來,我當面給她們道個歉。」鄭宰元攤手說道。

金泰妍語氣一滯,半晌后開口:「你幹嘛道歉,又不是誰錯了…..」

不等金泰妍說完,鄭宰元就打斷她開口:「不管是誰錯,終歸是要因為我們而影響到她們,而我們之所以會影響她們,最大原因就是因為我。」

金泰妍好像明白了他要做什麼,連忙說道:「你不會是花錢賠罪之類…..」

鄭宰元搖了搖頭:「花錢那太俗氣了,如今大家這個關係了,也顯得太見外。」說完鄭宰元就起身去廚房,嘴上繼續說道:「請她們吃頓飯,我自己做的。」

這還真是個…..好辦法….金泰妍看著鄭宰元已經開始從冰箱里往外拿菜,心中不禁暗暗想到:「這還不如送東西好吧!真是便宜你們了!!!嗚嗚!不想讓他給別的女人做飯!!」 「我去….鄭女婿這手藝真不賴啊!」

「怪不得泰妍天天秀呢!」

「這料理的味道不比我在天朝吃的差,這個回鍋肉,還有這個魚香肉絲,還有這個宮保雞丁,簡直比我在天朝吃的味道都要好!!」

少女們七嘴八舌的說著,嘴上卻也沒停,吃的那叫一個香。鄭宰元都有些恍惚,雖然知道自己做飯手藝還行,但真的有這麼好?這一個二個的都是捧場王,他都感覺自己要飄了真的!

而反觀金泰妍,此時她正坐在一邊,幽怨的看著大快朵頤的少女們,她們誇的越厲害,金泰妍的心裡就越不適。所以,連帶著鄭宰元都跟著倒霉。

每當有一個少女誇一句,鄭宰元就感覺自己腰間被擰了一下,就這一會,他已經痛到麻木了……….但臉上卻要不動聲色的保持微笑~

「ohmygod!為什麼我碰不到這麼給力的男人!」黃某人攤手,瞪大眼睛開口。

金泰妍默不作聲,但是手上的力道卻又加重了。

「嘶…..」鄭宰元輕咳一聲開口:「不敢當!不敢當!」

「形象好,又多金,還會料理…..」林允兒說完一撩頭髮,對著鄭宰元眨了眨眼睛:「姐夫!有興趣把泰妍歐尼甩掉,考慮考慮我嗎~!不是說我是你的理想型…..」

「呀!!林允兒!」金泰妍忍不住了,高聲呵斥道。

「嘶!嘶!」毫無意外的,鄭宰元感覺自己被掐著的這塊肉怕是廢了…特喵的就不能換換地方掐嘛!

「嘻嘻!」林允兒明顯是故意的,金泰妍一吼,她立馬乖乖的低頭吃飯。

金泰妍無力的捂著脖子,一副血壓高的樣子。

她就知道,讓這幫傢伙來,肯定想著辦法的氣自己!關鍵….自己還不得不受著,誰讓自己馬上就要做一件可能會給她們帶來不好影響的事情呢?越想越氣,金泰妍果斷又要去抓身旁的男友…但卻撲了個空。

鄭宰元當然感覺到了,下意識的躲了一下。

金泰妍立馬瞪了過來,那小眼神的意思很明顯,你還敢躲?再躲一下你試試?

鄭宰元也惹不起她,剛要乖乖的把身子挪過去,Jessica卻突然開口了。

「到底什麼事啊?」

金泰妍明顯的手也停下了,有些糾結的蹙了一下眉頭,似乎在考慮該怎麼開口。

反倒是鄭宰元在心裡默默的給Jessica點了個贊,不愧是親姐,救了弟弟一命啊!

吃歸吃,鬧歸鬧,肯定還是要談正事的。

「我來說吧。」鄭宰元坐直身子開口:「我和泰妍要公開了。」

在坐的一眾少女紛紛一愣,半晌后立馬七嘴八舌了起來。

「我當什麼事呢!」

「就這點事至於那麼著急的把我們都喊過來?群里隨便說一聲就是了!」

「就是就是!」

「預料之中好嘛!你倆感情這麼穩定,早晚都要公開的,我早猜到了。」

「果然宴無好宴!就說不來不來吧,今天約了人雙排渡劫呢還!」

看著少女們一瞬間的反應,金泰妍突然覺得鼻子有些酸,自己這輩子最大的成就是少時,最珍貴的親故,也同樣都是她們。

五代夢 「大概什麼時候?」Jessica有些關心的問道,她其實是最不在乎的,畢竟當事人是自己的親弟弟,哪怕少時在她心目中在重要,恐怕鄭宰元的在她心中的地位也是絲毫不差的。

這話一說,其他少女們也都比較關注,紛紛看向鄭宰元和金泰妍。

鄭宰元看著金泰妍明顯有些要掉淚的樣子,他伸手揉了揉她的頭髮,然後開口:「就今晚,估計很快了吧?」

「jinjia?」

「就今晚??」

「現在都快七點了…..那豈不是馬上了?」

「怎麼公開啊?直接發ins?」

鄭宰元開口說道:「D社來曝光。」

「早就決定了么?還是臨時決定的?」Yuri突然開口問道。

這話算是問到了點子上,畢竟時間有些趕,也幸虧是把大家都喊來了,不然真的容易給其他少女弄個措手不及。

鄭宰元剛要說什麼,那邊金泰妍已經伸手示意他,隨即她自己長出一口氣,開口說道:「我來說吧…….」

狩魔獵人的煉金工房 金泰妍把之前的事情跟成員們詳細的講了一下。

「艾西!這個漢城體育報還真是過分!」

「鄭會長做的對!就應該主動出擊!」

「其實….還是我對不起大家,這件事情我沒跟你們商量就做出了決定。」金泰妍看著其他成員們,真心實意的開口,說完還要站起來鞠躬。

「呀!金泰妍!你這就過分了昂!」sunny連忙一把按住她。

鄭宰元輕輕捏了一下金泰妍的小手,然後開口:「要怪也是怪我,是我…..」

不等鄭宰元說完,那邊崔秀英已經一拍桌子打斷了。

「說這些話,是要我們走?差不多就行了昂。」

這話一說,鄭宰元也沒法繼續在說下去,不過他也能明白,這些少女們是真的不在意….或許,這也是少時能攜手走到今天的原因吧?

印象中,忘了聽誰說過,2014年是少時的極夜,但哪怕如此,她們都挺過來了,顯然互相之間的情感,是一種極為特殊的情感。

鄭宰元和金泰妍對視了一眼,雖然早就猜到會是這個結果,但是他們還是要拿個態度出來,總不能把別人的理解當做理所當然吧….

「啊!真的出來消息了。」徐賢拿著手機,突然驚呼道。

「mo?已經曝光了么?」金泰妍也是湊上去,一幫少女通通湊了過去。

此時徐賢的手機上很明顯的一行字「今晚八點半,準時公開一則消息。」

是D社發的消息預告,點擊量瞬間爆炸,因為在預告里有提示,是有關著名idol的戀愛消息。

等了那麼久,該來的總是會來的,如今有男友在身邊,還有親如姐妹的成員們在身邊,金泰妍也沒有什麼迷茫的心態了,反倒有些躍躍欲試的感覺。

本來就七點多了,八點半很快也就到來了。

D社也很準時,一到時間,首先公布的就是一張照片,是金泰妍和鄭宰元手牽手的背影。

金泰妍的背影並不難認出….一瞬間…..高麗網炸了….飯圈炸了…..直到……. 當D社徹底將消息放出,不止是高麗熱搜,連天朝熱搜都上了。

高麗網友不用說了,肯定是各種傍大款論,什麼金泰妍墮落了之類的,總之都是些惡意滿滿的話。當然了,也有真心祝福的,比如什麼鄭宰元是西卡的弟弟,知根知底,泰古應該是找到了好歸宿。

至於天朝網友這邊,難免也有惡意滿滿的話,但總體來說,飯圈接受能力還是比較強的,畢竟天朝sone一向寬容,實際上也是不得不寬容,哪怕少時從2014年至今,出了么那麼多事情,但天朝sone仍然一貫的包容,仍然支持著九個女孩。

當天晚上放出的消息,經過一夜的發酵,不但沒有停下勢頭,反倒愈演愈烈。

「經過與本人確認,金泰妍與鄭宰元因為隊友Jessica而相識,目前正處於相互了解的階段。」第二天上午,sm正式公開承認金泰妍的戀情,飯圈最後一絲希望破裂,一瞬間鋪天蓋地都是金泰妍的消息。

要麼說sm技高一籌,這個事把Jessica也帶上了,既能拉著Jessica一起運作,還能更好的安撫粉絲,畢竟怎麼說也是Jessica親弟弟,飯圈要是抓著罵,也得顧忌一下無辜的Jessica吧?

粉絲自然少不了要說鄭宰元,但是大多數都站不住跟腳,因為他們一時間不知道該從哪裡入手,說財力吧….人家一點不缺錢,說能力吧,人家是年輕企業家,說事業吧,人家白手起家偌大的企業,說顏值……特喵的你這麼有錢還能長這麼帥,你讓我們黑粉怎麼辦??

不管是黑粉還是死忠粉也好,還是什麼私生飯也好,硬是找不到該怎麼罵鄭宰元,於是….也就只能強行帶節奏了。

「才跟邊某人分開多久?這就有了新的戀情?」

「一看就是這個鄭宰元撬了邊的牆角吧?」

「果然人面獸心,資本的力量真是強大。」

「有錢就能為所欲為?搶別人女友?」

「雖然也不喜歡邊,但卻忽然覺得他好可憐。」

「加油小邊!那個拜金的女人不值得你喜歡!」

這個節奏一帶,一時間不少想罵鄭宰元的人紛紛都參與了進來,實際上對鄭宰元自然造不成什麼傷害,但這種種說法,對金泰妍也太惡毒了,是老子的心尖尖,你們喵的就這麼詆毀她?

此時在家中,兩人正在沙發上,都拿著手機翻看著。

忽然金泰妍發現,鄭宰元呼哧呼哧喘著粗氣,明顯是被網上的各種說法給氣到了。

她探身過去,直接坐到了鄭宰元腿上,伸手把他眼睛擋住,嬌聲開口:「不許看了!」

鄭宰元這會正在氣頭上,拿開她的手,還要繼續看,他倒是要看看這幫人還能說出些什麼話。

「呀!」金泰妍無奈,但也是好奇跟著看了一眼,隨即也就明白為什麼他這麼生氣了。

「好了好了,你當真的話,不恰恰讓他們得逞了?」金泰妍白皙的小手摩挲著他的臉頰,輕聲說道。

鄭宰元看了看金泰妍,沉聲說道:「你還勸上我了,你自己心裡不難受嗎?我還就不信了,隨便說話不用負責任是吧?」

說完鄭宰元拿出手機就要聯繫曾閔。特喵的,我能隨便讓你們噴?乾脆聯繫個律師團隊,找幾個刺頭,留好證據,直接起訴就完了,就不信真辦上幾個刺頭,你們還敢這麼噴?

「老公~!」

就這麼一聲,鄭宰元手機差點沒掉下來……

「你……」他有些結巴的看著坐在他腿上,大眼睛一眨一眨的金泰妍。

「答應我不跟他們計較好不好?你就當他們說得對,我就是拜金,只敗你的金,好不好?」金泰妍摟著他,也是故意的,直接把他腦袋埋在自己的柔軟。

鄭宰元聞著小短身的體香,最終也只是嘆了口氣。實際上,他知道其實金泰妍看到那些只會比自己更傷心,如今卻反倒來哄自己…….她是在擔心吧?鄭宰元能感受的到,她現在就想讓這件事情風平浪靜的過去,別再有新的變故。

他緩緩抬起頭,半晌后扯起嘴角開口:「那也不見你敗啊?!」

金泰妍抬手錘他一下:「那也沒見你給好吧!」

鄭宰元行動非常快,直接起身從自己衣服兜里掏出錢包,從裡面抽出來一張卡片。

「這個你拿著,我的全部身家。」他說著就把卡遞給金泰妍。

金泰妍本來是不想接的,但是看著鄭宰元明顯不是開玩笑的,她還是接過了。

擺弄著卡片,她出聲問道:「真不怕我給你刷破產啊?」

鄭宰元笑著攬著她:「那倒好了,以後就靠你養我了。」

金泰妍嗔怪白了他一眼,然後連忙把卡片收好。既然他給了,那自己就收著,畢竟如今再拒絕那叫矯情了,不利於兩人的感情,但是…….用不用這張卡,那就不是鄭宰元能干預的了,收下可以,但金泰妍又不是真的拜金,怎麼可能真的拿出去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