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你聽誰說的?」要讓他知道是誰亂嚼舌根的話,他定要拔了他的舌頭。

「就早上那會,三哥瘋了一樣的跑回來找你,說什麼他從皇後娘娘那邊聽到,皇上要讓我去天傲和親。」她邊說著邊指了指後院的方向,「然後二哥提起劍就要往外沖,嘴裡念念叨叨的說什麼要殺了他,還好被爹爹攔了下來,他們兩個現在還在後院打著呢。」

「那你也不說勸一下。」唐彥駿輕輕點了一下她的鼻頭,拉著她的小手就往後院走。

「勸他們幹嘛?他們打架我才好在一旁偷學幾招啊。」說著她比劃了一下今天剛學到的劍招,一臉的得意,「大哥,不是我吹,我可是難得的學武奇才,你們真的不打算教我幾招?」

這句話,她從五歲一直念叨到現在,可偏偏他們每次都當做沒聽見一樣。

哎,想她堂堂二十一世紀的一代神偷,如今淪落在這麼一個不能讓她發揮所長的破朝代。

沒有勾心鬥角,沒有爾虞我詐,連身世凄慘,孤苦伶仃的戲碼都不給她安排。

安安穩穩的生活了十六年,被人當成寶貝一樣呵護,都快把她養成了一個廢人了。

還好「和親」的這個頭等大獎砸到了她的頭上,她馬上就要離開這裡,走向新的人生。

想想就有些小激動呢。

「小兮丫頭,小兮丫頭,小兮丫頭。。。」

「老爹,你要把我的耳朵震聾嗎?」唐沫兮揉了揉有些嗡嗡作響的耳朵,嬌嗔的瞪了一眼自己的將軍爹爹。

「爹爹的錯,爹爹的錯,用不用讓你三哥給你瞧瞧啊?」唐震天一下子變得有些手足無措,還真的擔心自己把寶貝女兒的耳朵震聾了。

「爹,人的耳朵沒那麼脆弱。」老三唐景煬邊說邊將妹妹拉倒自己的身邊,低頭湊近她的耳畔,「不過呢,還是檢查一下比較放心。」

「就是,別人的耳朵我不知道,反正我家小兮丫頭的耳朵可是嬌貴著呢。」

無力的翻著白眼,他們一個個的都當她是什麼?瓷娃娃嗎?一碰就會碎的那種?

「三哥,我沒事。」唐沫兮一把拍掉他的手,「現在不是關心我耳朵的時候,你們誰能告訴我,我什麼時候可以去和親啊?」

「該死的,我一定要殺了那個混蛋。」老二唐銘昊提著劍作勢又要往外跑。

「我都已經解決了,你就不要再給我添亂了。」唐彥駿腳一伸,將他絆了一個狗吃屎,「如此莽撞不動腦子,你自己去死不要緊,可別連累我們。」

「大哥,我這也是一時情急。」他揉了揉摔得有些疼的手肘,低著頭像是一個做了錯事的孩子,「一想到小兮就要被送到天傲吃苦,我就。。。」

「說到這個。」唐彥駿的目光一下子轉到了唐景煬的身上,語氣陰森的說道,「你小子最近是不是吃飽了飯閑的啊,你能打聽到的消息我會不知道?我用你大嘴巴跑回府里來大肆宣揚?」

唐景煬縮著脖子一步一步的往後退,「大。。。大哥,我這不也是關心則亂嘛。」

「我看是我這個做大哥的太久沒有關心你了吧。」說著,唐彥駿一把抽出唐銘昊手中的劍,不由分說的就刺了過去。

唐沫兮看著他們說著說著就打了起來,有些茫然。

她是不是遺漏了什麼重要的點?

不是在說和親的事情嗎?幹嘛非要動手呢?

「爹爹,大哥不會是要殺了三哥吧?」

「不,他們是在鬧著玩。」

「可是,三哥都受傷了,還流血了呢。」

「他們真的是在鬧著玩。」

只要不鬧出人命,在唐震天的眼中那就是鬧著玩,畢竟這三個小子為了妹妹的事情,沒少跟自己的手足下狠手。

「那爹爹你告訴我,我什麼時候才能去和親呢?」

「小兮丫頭就這麼想嫁人嗎?」揉了揉她的頭,唐震天避開她的問題。

「早晚都得嫁人的嘛,爹爹難道要養我一輩子嗎?」

「一輩子就一輩子,爹爹養的起。」

唐沫兮感覺自己的腦門上出現三個黑線,差點都想爆粗口了。

「可是,外面的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啊。」

「外面的世界很危險的,你一個女孩子家家的還是呆在家裡最安全。」唐彥駿將手中的劍扔給唐銘昊,緩緩走到她的身邊神情溫柔,絲毫看不出剛才那副凶神惡煞的模樣。

唐沫兮側過身看了一眼躺在不遠處,渾身上下遍布傷痕的唐景煬,嘴裡嘖了一下,「大哥,你這下手也太狠了吧,三哥他還活著嗎?」

「他是御醫。」言外之意就是,他死不了。

「好吧!」唐沫兮聳聳肩,只要死不了就行,「好大哥,皇上找你過去是不是跟你說讓我和親的事情啊?有沒有說什麼時候啊?」小手一把抱住他的胳膊,表情諂媚。

「和親?什麼和親?」他裝糊塗。

「就是。。。」唐沫兮指了指唐景煬,「三哥說的啊,皇後娘娘聽皇上說準備讓我去和親。」

「是嗎?有這回事嗎?」唐彥駿語氣溫和,可是那眼神卻是惡狠狠地瞪著他那個沒有腦子三弟,「老三,你有說過這話嗎?」

「沒。。。沒有。」他現在連說話的力氣都快沒有了,可不想再被大哥追殺一次。

「沒有嗎?可是我明明。。。」

「你聽錯了。」

「可是。。。」

「乖,大哥怎麼會騙你呢?」

「可。。。」

「要不我帶你去當面問問皇上?」

「算了。」唐沫兮有些鎚頭喪氣,「大哥,我先回屋休息了。」

「嗯。」揉揉她的頭,唐彥駿看著她離開,嘴角的微揚。

和親?想都不要想。 自從上次叫畢巧拿了單子去林家找林秀雪無果後,趙淑也沒再催畢巧,而林秀雪裝聾作啞當事沒發生過。

接二連三的登門,爲的什麼,趙淑一清二楚。

林秀雪走進來,饒是她來過王府多次,待進入瓊華院後,還是被瓊華院內的奢華擺設眯了眼。

強制讓自己看上去風輕雲淡,但趙淑知道她羨慕瓊華院的富貴。

自她重生後,雖然不再像以前那樣奢靡,但也不打算一下子徹底改變換掉院裏屋內的擺設,便一直放着。

就說那壁上的字畫,都是千金難求,乃前朝珍品,太后賞的,當年明德帝還想要呢,太后都沒給。

還有那瓷器,玲瓏瓷一人高花瓶擺件,出量少,專供達官顯貴,一般人家就算有錢也買不到,更何況林家也出不起錢買那樣的擺件。

趙淑等在瓊華院紫藤花下,永王讓人建了個鞦韆,供趙淑耍玩,此時她就坐在鞦韆上悠然的盪來盪去。

綠蘿見鞦韆快停下之時,輕輕推一把,小郭子在旁邊輕輕的扇着扇子,端像個老佛爺般享受成一坨。

林秀雪見到趙淑時眼神一暗,心裏叫囂起來,有些人明明天資不佳,也不努力,卻能過着整日裏享受富貴奴僕成羣的生活,而她卻爲了能有段好姻緣,而費盡心機。

人生怎就如此的不公平!

趙淑見她進來,也不起身,若放在以前她早迎出了瓊花院。

“阿君。”林秀雪福身一禮。

趙淑看着她,生疏的道:“林姑娘坐吧。”

林秀雪聽了她的稱呼,不滿的皺了皺眉,不過很快就舒展開來,變換之速度,不愧是名東京城的名門淑女。

她諷刺一笑,這種人適合慢慢玩死。

小朱子搬來凳子,林秀雪裝作沒看見趙淑的諷刺,就近坐下,示意跟在她一旁的百合道:“這是茶會的請柬,我尋思着多日未見妹妹,便親自送來了,一來是看看妹妹,二來姐姐有一事有求於妹妹,還望妹妹幫助姐姐。”

雖然心裏一千個一萬個不遠,但有了上次的經驗,不想和趙淑多說,怕又被她氣得忘了來時的目的,便直奔主題。

趙淑微笑,讓小朱子取來百合手裏的請柬,小郭子恭敬的低着頭把請柬遞給趙淑,她懶懶的翻開一看,果然是七月七那日。

“不知林姑娘有什麼需要幫忙的,若能幫,我定全力助。”趙淑隨意將請柬放置一旁,並不是多麼在意的樣子。

林秀雪微不可查的皺眉,臉上怒容一閃,那可是她辦的茶會,多少勳貴之女都想去而愁無請柬呢,她趙淑竟然隨意擱置一旁。

而且自己今日放低姿態,她竟然如此跟自己說話,果然皇室的人都是一羣粗鄙沒禮數的暴發戶!

心裏很不是滋味,但臉上依舊親暱模樣,“也不是什麼大事,妹妹往日裏也從未辦過什麼賞鑑會,此次茶會姐姐想邀請妹妹與姐姐一同做東,也好讓衆位夫人貴女們知道妹妹的掌事之力玲瓏之心。”

林秀雪果真挺聰明,不怪乎前世的自己被人玩弄於鼓掌之中,前世趙淑也舉辦過詩會賞花會什麼的,但來的人都是趨炎附勢之人,那些世家大族貴女從來不會來,爲此她很看重林秀雪所辦的茶會,每年都會傾力支持。

這次她表現得很不熱衷,還讓畢巧去索要茶錢,林秀雪心知不能輕而易舉的拿到想要的錢財了,便向讓她一起做東。

一起做東怎麼不把茶會地點設在永王府?

她笑了笑,“恐怕要辜負林姑娘所託了,本郡主最近比較懶,沒什麼心情和你一起做東辦茶會,還請林姑娘另請高明吧,天色不早了,就不留姑娘一起用膳了。”

小郭子眼力見十足,馬上走到林秀雪旁邊,“林姑娘,請吧。”

百合怒視小郭子,想說我們姑娘茶葉沒喝上一杯呢,沒等她說話,就被林秀雪攔住了,“妹妹當真要錯過這次機會?”

趙淑卻已經不理她,閉上了眼睛。

林秀雪心裏又氣又急,以前辦茶會,有趙淑相助,辦得溫雅而精緻,就那供觀賞的花都是花市裏最貴的,現在趙淑突然不投資了,她難道要辦清風如素的茶會不成?

今年茶會所穿的夏衣還沒做呢,以前都是從王府拿的蜀錦,今年突然沒有了,讓別人怎麼議論她?

辦不出上等的茶會,她和那些破落戶有什麼區別?

“妹妹,你也九歲了,還不爲自己籌謀,來日後悔,可別怪姐姐沒拉你一把。”她還想做最後的掙扎。

小郭子不耐煩,這幾日,她知道郡主和傳言的半點不像,從沒有爲難過他們這些當下人的,也沒有因爲他們是太監而瞧不起他們。

這林姑娘話裏話外都在貶低威脅他們的郡主,主辱而僕死,“林姑娘,還不走?打擾郡主休息,可別怪雜家不客氣了。”

“你!一個閹人而已,你們郡主都還沒說話呢,你算什麼東西?” 超辣萌妃:腹黑邪王寵翻天 百合終於找到機會,對小郭子怒目而視。

趙淑依舊不睜眼,卻道:“小郭子,何人如此聒噪?作爲本郡主的人你弱了。”

小郭子聽了趙淑的話,更加不客氣了,冷冷道:“雜家是不是什麼東西,而有些人卻要被雜家這個不是東西的東西趕出王府的大門!”

百合委屈,當場就想發作,這君郡主,平日裏對她恭敬是看在自家姑娘的面上,憑她一個人人嫌棄的破郡主,得意什麼。

林秀雪眼疾手快,攔住了百合,“我們走!”她發誓,今日所受的辱來日定要百倍償還。

送走林秀雪,趙淑便去了廚房。

夏日炎炎,她準備給還在宮裏與明德帝大殺四方的父王做點吃的。

象棋是益智遊戲,而且還挺費腦。

補腦的膳食她是不敢送了,明德帝以爲她藐視他的智商就壞了,只能送些解暑的東西去。

現在剛好巳時,也就是早上十左右點,還沒到吃午飯的時間,不過廚房裏的廚娘們正忙碌了。

見趙淑又來了,秦嬤嬤急忙帶來到門口行禮,“免了吧,都忙自己的,不用管我。”沒等廚娘們開口,她已經叫上豆芽小丫頭進了廚房。

豆芽小丫頭跟着趙淑進廚房後,戰戰兢兢的站在那裏,不知說什麼好。

“豆芽。”

豆芽小丫頭不應聲,趙淑想再叫一聲,纔想起來還不知道這小丫頭叫什麼名字,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奴婢杏兒。”豆芽丫頭輕聲回答。

錯染小萌妻 “杏兒,我說你來做。”

杏兒急忙點頭,點完頭覺得不妥,急忙慌亂的出聲道:“是,奴婢記住了。”

“先找山楂和大麥茶以及紅糖,還要一點糯米粉。”

杏兒記下要找的東西,急忙去準備,這些東西都是有的,比較普通的東西。

不多會,杏兒便從秦嬤嬤那裏拿來了趙淑所要的所有東西,天色炎熱,她跑得額頭都是密密麻麻的汗水。

“先洗乾淨,咱們開始做吧。”

趙淑擄了擄袖子,準備做涼茶點心,畢巧來報:“郡主,衛大人找您。”

“知道找我什麼事嗎?”趙淑皺眉,衛廷司等閒不會主動找她,但凡找她準有點什麼事,她有些擔心。

畢巧搖頭,“奴婢不知,不過看衛大人臉色不是很好。” 「我明明聽的真真的,怎麼到大哥嘴裡就是我聽錯了呢?」唐沫兮拖著腮幫子,始終有些想不通,「輕柳,你當時也在,你也應該聽到了啊。」

被點到名的輕柳一個激靈,有些慌張的朝外看了一眼,「沒。。。沒有,奴婢可是什麼都沒有聽到。」

大少爺昨天可是下了死命令,誰要是再敢說起和親這件事情,下場可是會很慘很慘的。

一想到三少爺昨天被打的那樣,輕柳就莫名的感覺後背一陣發寒。

明明大少爺是那般溫文儒雅的男子,怎麼會殘忍到這種地步,連自己親兄弟都不放過的人,要是換成她們這些奴才,肯定會死的更慘。

「小姐,您就不要再胡思亂想了,大少爺說您聽錯了,您肯定就是聽錯了。」

不,她們越是說她聽錯了。她就越覺得自己沒有聽錯。

看著輕柳那誠惶誠恐的模樣,唐沫兮敢肯定,她大哥隱瞞了她一件事情,而且還是一件大事。

「該死。」 不做你的哥哥 她猛的站起來,作勢要往外跑,猛的又站定了。

如果說大哥他們刻意要隱瞞她的話,她這樣貿貿然衝過去質問是肯定沒有用的。

都怪自己今天被突然降臨的喜悅沖昏了頭腦,居然連那麼明顯的反常都看不到。

現在仔細想來,大哥肯定是用了某種手段,讓她沒有辦法和親了。

如果她再不採取點手段的話,估計她會喪失這唯一一次可以重獲自由的機會。

可是,到底該怎麼辦呢?

唐沫兮在屋裡來回踱步,表情一下陰一下陽的,看的輕柳都跟著焦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