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附近想要找到海上交通工具無疑是痴人說夢,唯一的方法就是自己動手去造!

好在剛剛發生震動,這附近很多大樹都連根倒下,用刀具砍砍還能勉強用一下。

拉絲心中祈禱,千萬不要等會再發生什麼異動,到時候她的小命也要搭進去了。

但是現在同伴沒死,她又不可能見死不救。

雪雕存在了好幾年,彼此之間也算是有了信任跟一些感情。

不過好在幾分鐘之後,這附近都沒有再發生什麼奇怪的事情,這倒是讓拉絲跟小斥候都鬆了口氣。

「拉絲姐,那寶物我只要四成,其他的都給你,算你報答你冒險救我!」遠遠的就傳來小斥候喊叫的聲音。

即便是四成,都足夠好幾百萬,不過分浪費的話安穩一輩子是足夠的。

武人無敵 然而他們不知道,真正救了他們的……另有其人。

當然,一切的因果都是出自這個人,或者說這西雅冰山所發生的一切,都是因為這個人。

正中心,當世界樹嫩芽變成巴掌大小的時候,一白髮青年出現在半空,似乎是經過了無盡的歲月才有了這般痕迹。

確實是漫長歲月……

秦毅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這世界樹內部居然自成一片世界,而且裡面的時間流速跟外界差距太大了,他在裡面已經過去了幾十年時間,然而外面卻才過去不到一年。

不是他不想出來。

當那劇烈的轟炸開始的時候,秦毅正好觸摸到那世界樹嫩芽,一股龐然的無法抗衡的力量將他拉了進去,在世界樹世界中根本沒辦法正常出來,他花了幾十年的功夫讓世界樹嫩芽認主,這才成功的回到了這片屬於他的世界中來。

他以為幾十年,也是外界的幾十年,他差點心涼到了極點,因為對於普通人來說幾十年早就已經物是人非。

還好……還好……,他的神念瞬間覆蓋了方圓幾百萬公里,這幾乎已經是整個Y國的範圍,他知道現在還是在2013年,只是到了年末而已。

輕輕舒了口氣,秦毅的頭髮已經到了后腰,一片雪白,然而幾乎就是一秒的時間,白髮換青絲,瞬間又成了二十歲那般模樣,只是現在的狀態,怎麼看都像是古代穿越過來的。

秦毅攤開手心,那是一株幼苗,隨即這幼苗從手心沒入,進入他的丹田之中,丹田之上竟然有著一株嫩芽生長,這在任何武者身上幾乎都是不可能出現在的情況。

即便是秦毅都說不清楚他現在的狀態是好是壞,只是有一點他能夠確定……。

忽然秦毅雙眼變成七彩之色,晴空響徹雷暴,雷暴範圍竟然高達上百公里,紫色的雷霆蜿蜒崎嶇,從秦毅的身側砸落下來。

御氣行空九萬里、一劍光寒十四州,終成金丹, 從金丹境的半步門檻到正式邁入金丹境,雖然外界才過去不到一年,可秦毅知道,他在世界樹裡面可是足足枯燥修鍊了幾十年之久,體悟天地自然乃至一絲絲天道之力,這半步實在是太難邁過去了,也終於知道了境界越往上,想要再行突破有多麼困難。

進入金丹境界,現在秦毅的目標就是穩固下來,金丹九品,秦毅不知道自己的金丹屬於幾品,可他能夠感受到,這金丹力量與品級絕對不會低,融合了金色書頁還有世界樹嫩芽的力量,恐怕整個修真界都沒有多少人能夠擁有自己的這種機遇吧?

立於半空,秦毅伸出手掌,上面七色光彩環繞,他很滿意現在的力量,長生訣進入中階境界,他也算是初步徹底掌控了五行力量,另外在此基礎上延伸出來的風之力量,以及之前就已經掌握的雷電力量,七種力量此刻在他身體中維持一種相互平衡的狀態,他可以隨意調用。

除此之外,在世界樹中利用閑暇之餘秦毅還祭煉了飲邪劍。

這根本就不是一把純粹的寶劍。

他原先落入秦毅手中的時候,形態只是一個大印,實際上它還真是一種大印,那長劍只是它第二形態,而萬千小劍則是屬於第三形態。

利用幾年的時間,秦毅以雷法淬鍊,使得這大印成為一尊雷印,可以引動四方天雷劫,究竟這四方天雷劫能夠毀滅到什麼程度,秦毅也沒有測試過……

不過現在,大概是可以測試的時候了。

秦毅眼中金光收斂,成了最正常的樣子。

強寵,小嬌妻給我生個寶寶 即便是最正常的樣子,可以看到他的瞳孔已經跟普通人的有了明顯的差別,裡面仿若有著星子一般細小的文字。

深邃到讓人一眼望不到底。

只是那種深邃,讓人有點心中發寒,似乎是一閃而逝的殺機。

秦毅身體化作一道青色長虹。

掌控了風之力量,使得他速度再次暴增,他現在的極限速度就連他自己都說不清楚。

不過這幾千里西雅冰山範圍,於他來說不過是分分鐘事情。

掠至西雅冰山北方,秦毅看到了那之前被他斬殺的寒冰巨龍的屍體,只是這屍體之上,明顯被人挖去了很多龍鱗。

「死了都不得安生,不過也是活該,本身為大妖,卻貪戀龍族的身軀,即便是有了身軀又能如何?」

秦毅搖了搖頭,視線中出現了一男一女,這一男一女剛剛上了岸,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

顯然,之前秦毅喚來雷暴,將他們嚇得不輕,還以為是這西雅冰山中又出現了什麼變故。

這幾天來,可真是把他們一輩子能夠遇見的奇怪的事情都給遇見完了。

「這一年世界上有沒有發生什麼有趣的事情?」

忽然一道聲音詭異的出現在拉絲跟小斥候旁邊,將兩人三魂七魄嚇去了一半。

說實話,剛剛兩人觀察了四周,千米之內一個人影都沒有,而且大多數地面都凹陷了進去,成了深海,這忽然間出現一個人,還真是就跟鬼一樣。

最重要兩人看到秦毅之後……,那種驚訝的表情,就像是看到了上古世紀的人。

一個男人,留著齊腰的長發,面如刀削,十分堅毅卻也十分精緻,精緻到有些不像話。

渾身上下流露出神秘的氣質。

「你是誰?」拉絲出神的問道,秦毅渾身都給她一種藝術的氣息,這種男人,對女人的殺傷力太強大了。

而且秦毅這種濃濃的異域氣息,是拉絲從來沒有見過的,這就是來自東方Y洲的男人?

「我是?」秦毅歪頭想著,「我應該是你們眼中的神。」

「神?」小斥候嗤笑一聲。

「拜託了先生,別開玩笑了,我們現在忙得很。」小斥候拍了拍一大袋子銀色鱗片,眼中露出興奮。

「是嗎?如果你們回答我的問題,我可以給你們更多哦。」秦毅指著旁邊,不知道什麼時候,這旁邊竟然堆了一大堆的龍鱗鱗片。

秦毅隨手從寒冰巨龍屍體那邊攝來,簡直不費吹灰之力。

然而這小小的舉動,卻是將雪雕冒險團的兩人嚇壞了。

剛剛這裡還是空蕩蕩的,這一會兒功夫到底是發生了什麼?為何忽然就多出了一堆他們夢寐以求的龍鱗鱗片?

「你……」

「我說了,我是你們眼中的神,只要回答我的問題,這些都是你們的。」秦毅笑著說道,笑容中彷彿有著魔力。

「我們……我們只是普通人,我們知道的東西也不多,你想了解什麼?」拉絲目光中似乎有著小星星,這是赤裸裸的崇拜的目光。

「這一年時間,有沒有什麼大事發生?」

秦毅神念掃了大半個Y國,然而卻並沒有發生什麼異常,但是秦毅知道,他一年沒有出現,肯定會發生不小的變故,雖然說在華國他的仇敵幾乎沒有什麼,可不免有些心懷不軌的人。

「大事?最大的事情也就M國發明了人工智慧吧?別的沒聽說過什麼大事……」

「人工智慧?」秦毅嘴角露出輕笑,這也算是大事嗎?科技再發達,對於秦毅來說都是無用。

當前他比較關心的,還是那一天有哪些國家參與攻擊了他。

「這位小姐,不知道這Y國軍區總部在什麼地方啊?」秦毅笑著問道,就像是隨口問話。

「軍區總部?」小斥候跟拉絲都是一驚,軍區總部一個國家只有一個,那可是一個很嚴肅的地方啊。

「沒錯,如果你們誰能帶我去找到軍區總部,我會單獨給他更加珍貴的寶物,比這些鱗片要珍貴的多。」秦毅笑著說道。

他的神念雖然覆蓋了大半個Y國範圍,卻並不知道軍區總部是哪一個。

更加珍貴的寶物?忽然間拉絲的眼睛星星閃爍的更加明亮了。

「我倒是知道軍區總部在哪,不過我不能陪你去,那個地方是禁止一切人進去的,除非有軍區特許。」

「不過我可以帶你到那附近,但是你承諾的寶物也不能少!」拉絲滿是憧憬的說道。

「可以!」秦毅點頭。

「我們從這裡出去,只需要走三十里的路程,就能到達南方小鎮布洛利,在那裡我們能夠找到車去市裡,之後就有直通倫敦的快車。」拉絲說道。

「也就是說,Y國的軍區總部是在倫敦對吧?」秦毅咧嘴笑道。

拉絲點頭,倫敦乃是Y國核心,軍區總部自然駐守在這裡。

「好,我們就去倫敦,然後你再帶路。」秦毅笑著點頭。

「那我們出發吧!」說著拉絲正準備回頭囑託小斥侯,讓他不要忘記這裡面還有六成鱗片是她的,然而下一刻,她忽然感覺自己的身體騰雲駕霧。

「啊啊啊~」驚恐欲絕的叫聲從她口中傳出來,下一刻她感覺自己的嘴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堵住。

她下意識的轉過頭,卻看到剛剛說話那長發青年就站在她的旁邊。

她再一低頭,腳下是漫天雲彩,雲彩在不住的後退,宛如走馬燈一般,地面的無數建築,瘋狂的後退消失,就像螞蟻大小。

她大腦完全轉不過來彎子,這是怎麼回事?

而小斥候,已經跌坐在原地,嚇得魂都沒了。

兩個活生生的人在他面前忽然升天,他能不害怕嗎?

不過他現在倒是想起來秦毅說的那句話,我是你們眼中的神。

這種存在不是神還是什麼東西?

幾分鐘之後,秦毅的身影出現在Y國最繁華的城市,倫敦街頭。

在他身邊,站著的是驚魂未定的拉絲,一個金髮碧眼的女孩。

她穿著厚重的棉襖,跟秦毅的薄衫形成明顯對比。

在這零下十幾度的冬季,秦毅的打扮可以說讓街上無數人都像看著瘋子似的看著他。

這絕對是能夠被生生凍死的。

「那個,軍區總部在哪裡?」秦毅的聲音傳來,才讓拉絲回神。

「我能問問……你……你找軍區總部是要……是要做什麼嗎……」拉絲渾身顫抖的說道。

秦毅沉默了片刻,看不出他的臉上是什麼表情。

忽然他嘴唇動了動。

「八個月之前,有幾個國家一共發射了一百多枚導彈,想要殺我,可是沒有殺死我。」 「八個月後,我回來了,你說呢?」秦毅淡淡說道。

彷彿在敘述一件稀疏平常的事情。

而他的話,無疑像是一柄重鎚,狠狠的砸在拉絲頭上。

八個月前那件事她聽說了,可以說是震動了世界,六國合計釋放了一百四十二枚導彈,就是為了滅殺西雅冰山中的一種未知神秘強大的存在。

當時他們都以為是為了轟殺某種怪物,以至於後來在這附近發現了有著銀色鱗片的怪物屍體后,更加確信了這點想法。

畢竟「怪物」確確實實是死了。

可哪知道……那死去的怪物根本就不是真正的怪物,真正的怪物就站在這裡啊……

「你……是怪物……你會不會……殺了我……」

拉絲整個身體都宛如篩糠般顫慄起來,當她知道眼前這男子身份的時候,大腦完全是空白的。

一百多枚導彈都沒有炸死,這是人類無法想象的事情,或許連怪物都算不上了,他是真正的神,是大國迫切想要消滅掉,嚴重威脅了大國地位的神。

「我手上有一種術法,我可以抽取別人的靈魂,提煉我需要的信息,如果我想知道你所知道的一切,只需要小小的動動念頭即可,然而我這個人有個不好的原則,於我沒有恩怨之人,我不想揮刀相向。」秦毅笑著說道,還算是頗為和善。

拉絲聽的一愣一愣的,確定了自己的安全后這才狂舒了口氣。

「所以你知道給我指個方向,你就是安全的,我還會給你報酬。」

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百丈,你欺我一時,我欺負你生生世世,不得安生。

一分鐘之後,秦毅帶著拉絲出現在倫敦一處郊區,秦毅已經知道他的目標在什麼地方了。

當初一百多枚導彈,其中就有幾十枚來自Y國方向,他知道,這是參與者之一。

秦毅不知道他跟Y國有什麼仇怨?所以他要問問,並且好好問候問候他們。

變戲法一樣摸出一塊玉髓,扔到了拉絲手中,「這一小塊便價值無量,怎麼處理你自己琢磨吧。」

秦毅縱身一躍,出現在了高空。

拉絲並沒有走,她眼中崇拜之色幾乎滿溢了出來。

衝到了這街區附近最高的建築物上,所有的一切都一覽無餘,自然也看到了不遠處的秦毅。

一道殘影晃過,秦毅直接進入了一處軍事重地。

伯格軍區,位於倫敦的Y國軍區總部,在這明晃的燈光中,即便是晚上都響起軍士訓練的聲音。

一個青年的走入,沒有任何人察覺,秦毅直接進入了指揮室。

這裡肯定有他想要的一切。

神念掃過,指揮室中只有四個男人,秦毅懶得去翻看那些秘密檔案。

「你是誰!」

當秦毅踏步走進指揮室內部的時候,四人唰的一下站了起來,他們穿著軍裝,面色警惕的望著秦毅。

秦毅得面容跟Y國人差距很大,有著最典型的東方人特徵,漆黑的瞳孔,漆黑的頭髮。

「八個月之前,有哪幾個國家參與了對西雅冰山的攻擊?」淡淡的聲音傳到四人耳中。

秦毅完全相信,這是一場專門針對他的殺戮行動。

所以他只需要知道有哪幾個國家參與,不需要聽他們的借口。

什麼屠殺怪物,什麼消除隱患,秦毅不需要去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