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圍的人見葉雄問出這麼低級的問題,似乎覺得他在浪費時間,紛紛出聲譴責。

「一個魔宗姦細,還想妄圖改變大道寺的規則,真是笑話。」 金主蜜約:總裁的小辣妻 陳風冷哼一聲。

此言一出,場下頓時一片喧嘩,個個都盯著葉雄,不敢置信。

如果這話是從普通人嘴裡說出來,可能不會產生這麼大的反響,但是陳風是誰啊,他可是上一界的第三名,是個赫赫有名的人物,他的話不會隨便說出口的。

「陳風,我……草……你……媽……」葉雄突然一字字地說道。

此言一出,全場沸騰了。

誰也想不到,葉雄會在眾目睽睽之下,說出如此噁心的話。

這還是一名佛修嗎?

這是人話嗎?

「王八蛋,我殺了你。」

陳風大怒,殺氣騰騰,就要向葉雄動手。

「給我住手,把這裡當什麼地方了,誰敢動手,馬上滾出大道寺。」四姑娘怒吼。

先前平表如水,斯文淡雅的四姑娘,發起怒來聲音雖然不大,但是那冰冷的氣息,讓人不敢輕視。

「四姑娘,此人素質極低,丟佛修的臉,我懇請四姑娘駁奪他的參賽資格。」陳風憤怒地吼道。

「我素質低還是你素質低啊,你當眾罵我是魔族姦細,毀我名聲,我罵你怎麼了?」葉雄反駁。

「都別說了,此事到此為止,誰還敢繼續人身攻擊,取消參賽資格。」四姑娘警告。

「四姑娘,他口吐臟言,出言不遜……」

「陳風,我問你,你有證據證明他是魔宗姦細嗎?」四姑娘問。

「他救過魔宗的人。」

「救過魔宗的人,不一定是魔宗的姦細,還有證據嗎?」

「這個……沒有。」陳風氣勢弱了下來。

「沒有證據之前就污衊對方是魔宗姦細,你知道會對一個人產生多大的影響嗎?」四姑娘厲聲喝道:「如果這些人真的都把他當成魔修,與他為敵,把他殺了,你不就成了兇手嗎?」 四姑娘的一番話,說得陳風啞口無言。

雖然他心裡很不服,但是不得不說,四姑娘說得很有道理。

萬一周圍的人相信他,認定葉雄是魔宗的姦細,賽後攻擊他,害他殞落,他有很大的責任。

「四姑娘,我會找出證據,讓你們知道他是魔宗姦細的。」陳風冷哼一聲,不再說話,站到一邊。

這只是一個小插曲,周圍的人很快就平靜下來。

葉雄望向朱無志,發現那胖子也正在看著他,昂著頭,彷彿不認識他一樣。

這個傢伙,怎麼就這麼喜歡裝高冷。

「還有人離開沒有,如果沒有,那就開始吧!」

四姑娘將手中的測骨珠遞給胖子,胖子接過之後,對下面的人喊道:「排好隊,一個個來,通過骨齡測試的會發放一張令牌,到時候按照令牌,前來參加大典。」

聽到命令之後,周圍的人紛紛排隊,分成兩行,分別上去。

重生之都市修仙 「骨齡一千兩百二歲,過關。」

「骨齡一千七百三十歲,過關。」

「骨齡一千六百七十歲,過關。」

隨著每個人上前,手握著測骨珠之後,胖子嘴裡一道道聲音響起,並且給通關者發放一枚令牌。

雖然人多,但是速度很快,每個人手剛握上去片刻,馬上就被測骨珠測出骨齡,精準度非常高。

「骨齡,九百二十三歲。」胖子再一次喊道。

周圍頓時傳來一片喧嘩,全都目光望著那名男子,目光中都是震驚之色。

這名男子修為是化神巔峰,能在千歲骨齡之內達到這種境界,雖然不能算是前無古人,但也絕對是資質上乘的天才。

終於,輪到一名三十多歲外貌的光頭尼姑,她剛上前,馬上就吸引了很多的人目光。

「骨齡,一千九百三十歲,過關。」胖子宣讀。

「凈天焚尼,這是你最後一次參加朝聖大典,希望你能有個好成績。」四姑娘難得說話。

「多謝四姑娘,貧尼一定會努力的。」凈天焚尼點了點頭,接過令牌,站到另一邊。

接下來,測試繼續,沒多久,人數已經越來越少。

葉雄跟無戀站在第一行最後面。

兩人都比較緊張,葉雄擔心的是測試骨齡之後,引起大轟動,身份暴露。

無戀害怕的是太高調,畢竟自己煉虛初期才八百歲骨齡,在這裡已經是逆天的所在,剛才那人九百歲化神巔峰都引來一片震驚的呼聲,自己上前,不知道會產生什麼樣的效應。

很快,就到了陳風一行。

陳風正了正胸襟,上前幾步,把手握到測骨珠上面。

隨著測骨珠發出一道光線,掃描他的身體,胖子喊道:「骨齡一千八百二十歲,通過。」

周圍的竊竊私語,個個看著陳風,目光之中帶著敬畏。

作為青年一輩,兩千歲骨齡之下,僅有的三名煉虛中期,這種天資足夠讓人驚嘆。

接下來是綠嬋跟青衣,兩女的骨齡都超過一千五百歲,段正安是一千六百歲。

四人都是慈航佛院的弟子,一名煉虛中期,一名煉虛初期,還有兩名半步煉虛,這種底蘊,整個佛門之中,沒有一派能夠跟他們相比。

四人站到場下,陳風站在前面,傲然站著,雙手環胸,一副讓人看了欠揍的模樣。

「拽得像二百似的,以為自己很了不起。」輪到無戀和尚了,他還在站著,葉雄輕輕推了他一把,說道:「無戀,上去,讓他們知道什麼才叫天才。」

「你罵誰二百五呢?」綠嬋大怒。

葉雄先前一直都沒有說話,偏偏當他們測試完才說話,這不是罵他們罵誰。

「嘴巴能不能放乾淨一點,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實力,真不想活了?」四姑娘目光落到葉雄臉上,怒道。

在她看來,葉雄化神巔峰,就敢得罪慈航佛院的弟子,真是找死。

慈航佛院四名參賽弟子,每一個境界都比他高,他這不是作死是什麼?

「四姑娘,聽你的,我不說話。」葉雄嘿嘿笑道。

前面葉雄出口成臟,四姑娘對他已經很不滿,現在又來搗亂,對於他的印象已經非常壞了。

如果不是她要按照規矩辦事,早就把他踢走了。

「陸雲,你就不能少惹點事。」胖子終於忍不住出口了。

「九師弟,你認識他?」四姑娘意外地問。

這裡的人全都沒有彙報名字,胖子能喊出他名字,從語氣聽來,兩人似乎有交情的樣子。

「認識,談上不熟,萍水相逢,他人品不錯,就是為人狂傲了一點。」胖子回道。

能當街怒懟三大佛院,無畏無懼,不是狂妄是什麼。

周圍的人聽胖子說認識葉雄,目光就有些變了,先前的蔑視不見了,換成了疑惑。

就在這時候,無戀已經走了上去,將手搭在測骨珠上。

測骨珠發出一團光,掃描無戀的身上,然後在測骨珠上顯示著一道道的紅色條紋。

會看測骨珠的,就能在這些條紋之中,看出骨齡。

看到骨齡之後,胖子愣了一下,震驚地看了眼無戀,說道:「七百八十歲。」

嘩!

場上頓時一片嘩然。

所有人,不敢相信地看著胖子,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到八百歲,就能進入煉虛期,這是何等的資質啊!

說是絕世天才也不為過。

就連四姑娘,目光都變了,看向無戀的目光充滿了亮光。

「你叫什麼名字,出自何門何派?」四姑娘問。

純情的小處男無戀和尚被四姑娘看著,頓時手心出汗,緊張得話說不出口,更不敢抬頭看她。

這時候,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正是被葉雄一拳打飛的無量佛院弟子般陀。

「四姑娘,他叫無戀,是咱們無量佛院掌院的關門弟子,第一次參加朝聖大典。無戀師弟在菩提樹下悟道五百年,不吃不喝,創造了無量佛院的閉關悟道時間記錄。」般陀和尚說道。

此言一出,場下又是一片嘩然,個個望著無戀和尚,目光中帶著熾熱。

「原來是掌教的關門弟子,難怪如此厲害。」

「據說無量掌教已經一千多年沒有收過關門弟子了,沒想到,一出手就是這麼大的手筆。」

「這麼年輕就進入煉虛期,以後一千年的朝聖大典,恐怕要被慈悲佛院出盡風頭了。」

各種各樣的聲音傳來,聲音之中全都是震驚跟讚歎。

更多的人是佩服,單是悟道五百年,不吃不喝,就讓很多人望而卻步。

天才是什麼?

天才是勤奮,別人只知道人家厲害,卻不知道人家背後付出了多少。

先前的風頭被慈航佛院佔了,無戀出現之後,徹底把風頭佔了。觀看首發zui新章節請到堂客行—手機地址: 被這麼多人警仰,無戀和尚有些尷尬地撓著腦袋,臉都紅了。

四姑娘也看出他不諳世事,不想讓他太局促,連忙喊道:「下一個。」

周圍的人目光頓時落到葉雄身上。

這麼多人看著葉雄,不是因為他境界高,也不是因為他長得帥,而是大家想看看,敢當眾頂撞陳風,與整個慈航佛院為敵,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有何天賦,膽敢這麼狂妄。

從境界上看不出天賦,但是如果在境界上加上骨齡,那天賦就能看出來的。

比如無戀和尚,如果不是因為他的骨齡還不到一千歲,絕對不會引起這麼大的轟動。

葉雄走到台上,看了胖子手中那測骨石一眼,腦子不停地轉著。

「愣著幹什麼,快點啊!」胖子喊道。

「胖子,參加朝聖大典有沒有好處?」葉雄小聲地問。

「看人,有些人有好處,有些人得一無所獲。」胖子回道。

「算了,我還是不參加了。」葉雄說完,轉身就走。

冒這麼大的險,如果什麼都得不到,那就太坑了。

萬一被光明神殿的人盯上,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臨陣逃脫,也不怕人笑話。」見到葉雄出醜,綠嬋忍不住嘲諷。

「八成是骨齡超了,以為可以矇混過關,誰知道這測骨石這麼准,所以臨陣逃脫。」陳風忍不住奚落起來。

「如果我沒超過骨齡,你又怎麼樣,要不咱們打賭?」葉雄反駁。

「誰跟你賭。」陳風道。

「不敢別嗶畢,不說話沒人當你啞巴。」葉雄罵道。

「速度快點,別在這裡鬧,當這裡是什麼地方了?」四姑娘狠狠地盯了葉雄一眼,更怒了。

「陸雲,師傅有意在此界弟子之中,選一名弟子當他的第十名真傳弟子,你真要錯失這個機會?」胖子見他退卻,上前兩步,小聲說道。

雖然他跟葉雄不熟,但是覺得跟葉雄挺投緣,兩人都是不喜歡規則的人。

「真的?」葉雄眼睛一亮。

「騙你幹什麼,我覺得以你的聰明,這次朝聖大典絕對不會一點收穫都沒有的。」胖子繼續引誘著,見他還在猶豫,忍不住問道:「你的骨齡不會超過兩千歲了吧?」

「怎麼會,如果超過兩千歲,我還跑來這裡幹什麼,閑得蛋疼啊?」葉雄翻了翻白眼。

「既然沒超過,那你怕什麼?」

「行了,測吧測吧!」葉雄把手按了上去。

如果這次朝聖大典,真的能得到機緣,有助於提升修為,暴露也值得。

萬一成為佛聖的弟子,自己的地位就得到飛躍,到時候哪怕光明神殿真的想跟自己動手,也得惦量一下。

一團光束,把葉雄的身體罩住,開始掃描骨齡。

「不就是測試一下骨齡,至於這麼緊張嗎,搞得像上戰場……」

胖子話還還沒說完,目光落到測骨珠上,頓時就驚呆了,就像石化一般。

「這怎麼可能,你小子沒作弊吧?」

葉雄早就猜測他有這種反應,聳了聳肩膀:「我可沒作弊。」

四姑娘遠遠站著,見胖子一臉震驚,不由問道:「九師弟,怎麼了?」

「四師姐,你過來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