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死活,看我怎麼將你這隻蚊子捏碎。」

鬼仙踏海而來,開始奔跑起來,整片海洋翻起驚濤駭浪,化成海嘯朝葉雄這邊湧來。

葉雄施展梵聖功,頭頂之上,出現一尊巨大的佛門法相,金光大盛。

阿鈦,壓!

一隻金色大掌印,迎風便漲,狠狠地朝那鬼仙攻去。

百米高的金色掌印,落到鬼仙面前,就像一個小孩子推在成神人身上,絲毫沒有動彈。

眨眼之間,鬼仙已經上岸了,腳踩在岸邊的山嶽上,形成無數的山谷。

大地不停地顫動著,一道道巨大的裂縫從四面八方延伸而去,目光所及範圍,山崩地裂,大地狂嘯。

葉雄化成一道流光,一邊逃,一邊從身上抽出五行劍,一道道的劍芒直斬出去,連綿不絕。

無數巨大的劍芒,在鬼仙身上擊出波紋一樣的衝擊波,但是並無損傷。

「幽冥出來,我遇到麻煩了。」

葉雄一邊逃一邊大喊,他實在是沒辦法了。

「又遇到什麼麻煩了,你就不能讓我安靜地修鍊一下。」

幽冥從芥子空間出來,當她看清楚面前的狀況的時候,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

「我的天啊,你就不能安份一下嗎,這他娘又是什麼鬼?」

幽冥想死的心都有了,每次他叫自己出來,都沒好事,這一次更好,還惹上這麼一個人不人鬼不鬼地大塊頭。

看他落荒而逃的樣子,顯然這大塊頭,是他有使以來見過最強的對手。

「他是仙魔界的鬼仙,仙魔大戰遺落在這一界的,實力看來不怎麼樣,咱們兩人可以聯手干一干。」

看他手忙腳亂的模樣,也好意思說對方的實力不怎麼樣。

此刻不是她多想的時候,既然選上豬隊友,寧死也要扛下去。

兩人頓時聯手起來,各種大神通,不停地落到鬼仙的身體之上。

「幽冥,你看到沒有,他的身體在變小,顯然咱們的攻擊有效了。」葉雄高興地說道。

甜心陷阱之首席強勢攻婚 「變小多少了,有千分之一嗎?」幽冥翻了翻白眼。 「千分之一也是有效啊,至少說明,他不是不可戰勝的。」

幽冥:「……」

兩人聯手,又幹了半個小時,還是半點作用都沒有,如果不是鬼仙的速度慢一些,他們兩個早就死了。

「這死魂海進來的路,已經被我封住了,沒有出去的路,我看你們能扛到什麼時候。」鬼仙哈哈大笑起來。

葉雄轉身看了一眼,只見自己進來的地方,果然不見了。

「你別告訴我,他說的話是真的?」幽冥一邊出手,一邊問。

「路又不是只有一條,咱們再找就是。」葉雄回道。

「我不管了,你找你師傅出來幫忙。」

幽冥也真是氣死了,化成一道流光,直接鑽進芥子石頭。

「喂喂,你不能這麼沒義氣,我死了你怎麼怎麼?」

「你別走,咱們不一定打不過。」

轟,一塊陸地從天而降,狠狠地拍落。

葉雄仔細一看,卻是鬼仙那滔天似的巴掌。

我遁!

他瞬間施展土遁之術,遁進地裡面。

剛進入土地里,他感覺身邊的泥士瞬間崩緊,差點壓得他動彈不得。

一直遁出幾公里,葉雄從身上拿出芥子石頭,毫不猶豫就鑽了進去。

轟!

他的身體從天而降,狠狠地掉落芥子空間裡面的地上,在草地上砸出一個坑。

幽冥雙手環胸,在旁邊看著他,似乎早就知道他會進來躲難一樣。

「這麼快就撐不住了?」幽冥戲笑地看著他,看到他狼狽的模樣,不由得一陣好笑。

「我都成這樣子的,你還幸災樂禍,還是不是人。」葉雄沒好氣地罵道。

「到處惹事,活該,不給你點教訓,還真以為自己是天下無敵了。」

葉雄吐了一口夾著草屑的唾沫,從地上站了起來,問道:「幽冥,你說咱們應該怎麼辦?」

話剛說完,突然空間一陣動蕩,顯然外面的芥子石頭受到了強烈的擠壓。

「不好,這鬼仙顯然發憤了,在毀滅這一片的土地,以他的破壞力,我怕芥子空間承受不住,咱們要快想辦法。」葉雄急道。

正在他說話間,周圍的木屋之中飛出很多人,個個都緊張地詢問怎麼回事。

「還有什麼回事,還不是他又闖禍了。」

葉雄撓了撓頭,尷尬道:「也沒有什麼事情,就是一點小事,大家回去吧,五靈留下來。」

雖然他這樣說,但是大家還是不願意回去,畢竟這空間震動太大了,誰還能安心修鍊。

「阿雄,三個臭皮匠挺個諸葛亮,也許大家能商量出點辦法也說不定。」慕容如音說道。

葉雄當下將自己在外面遇到的困境說了一遍。

聽說外面有個仙界的鬼仙,個個都動容了,但是誰也敢不到辦法。

畢竟,那可是鬼仙,仙界的人啊!

「五靈留下來待命,其餘的人先回去吧!」葉雄說朝幽冥招了招手:「你跟我去見見師傅。」

幽冥點了點頭,跟在他後面,兩人進入她的修鍊小屋。

進去之後,葉雄馬上將五行劍拿出來,元氣輸進去,開始溝通燕北書。

溝通了很久,還是沒能接通。

「快點,快點,等著救命呢!」葉雄急道。

整個芥子空間,不停地抖動著,顯然那鬼仙在加大攻擊。

半晌之後,半空那道空間裂縫之中,燕北書終於出來了。

「師傅,你怎麼這麼久才出來,我等著救命呢!」葉雄急道。

「臭小子,你又闖啥大禍了?」燕北書微笑著問。

「師傅,你不是說仙界跟咱們這邊有法則嗎,怎麼你們仙界的人可以隨便逗留在這裡,你們這樣干,咱們還怎麼玩?」葉雄沒好氣地說道。

「出什麼事情了,什麼仙人?」燕北書奇怪地問。

葉雄當下將事情說了一遍。

聽完之後,燕北書不由得笑了起來。

「你別聽他胡說,如果他真的還有元嬰修為,早就飛升了,怎麼可能還可能逗留在這一界?仙界的修鍊資源,比你們這下屆強五倍不止,能飛升早就飛升了,還留在你們這鳥不拉屎的地方。」

「師傅,你的意思是,他在騙我?」葉雄震驚地問。

「騙不騙我不知道,這只是我的猜測而已,估計也就是比平時的鬼尊強一些,加上地域的優勢,所以才看起來十分強大,不可戰勝而已。」燕北書繼續說道。

「鬼尊我不是沒見過,但是也太離譜了,他比起一般的鬼尊,強大的不知道多少倍。」葉雄說道。

「這裡是他的地盤,他想強大起來還不容易,就像你,如果你讓建一個屬於自己的地盤,加上五靈相助,別人也感覺不可戰勝?」燕北書繼續道。

「師傅,你的意思是,他在借力?」葉雄似乎明白了。

「前輩,你說的這種可能性非常大。」幽冥點了點頭:「如果我猜得不錯,那海里應該有什麼東西,支配著他,他才能如此強大。」

「沒錯,他一直都潛伏在海里,只有大戰的時候出來,這海里的東西,極有可能,跟那些形成的鬼霧有關。」葉雄點了點頭。

「好好努力,我相信你們一定能破解的,還是那句話,你們這一界,理論上是不可能有元嬰修士存在的,別自己嚇自己。如果實在對付不了,再呼我。」燕北書說完,從空間裂縫之中離開了。

葉雄緊緊地握著拳頭:「幽冥,咱們出去,好好跟他再干一架。」

「咱們出去之後,兵分兩路,你去海里尋找那給鬼仙提供能量的東西,我拖住那鬼仙。」幽冥道。

「不行,太危險了,我去拖住鬼仙,你去海里找東西。」葉雄拒絕,他是不會讓幽冥去冒這個危險的。

「海里陰氣太重了,我不一定能進去,你有佛門功法,對鬼氣有鎮壓能力,比我有把握多了,再說了,海里的危險,不一定比直面鬼仙小。」幽冥又道。

葉雄搖了搖頭,還是不同意。

「修真一道,本來就很多危險,難不成你要一直將我保護著,讓我像那溫室裡面的花朵?」幽冥生氣地說道。

表情上生氣,其實她心裡也挺感動的。 「如果你實在不放心的話,可以讓五靈幫我,有他們幾個相助,我應該有點把握拖住他。」

見她如此堅持,葉雄當下也不再說什麼,馬上將五靈叫過來,吩咐他們一番。

「記住,你們的目的,是擋住那隻鬼仙,千萬別硬撼,聽到沒有?」葉雄嚴肅地說。

五靈紛紛點頭。

葉雄這才帶著幾人從芥子空間裡面出來。

幽冥破土而出,朝著遠處的仙鬼喝道:「大塊頭,大戰才開始呢,吃我一劍。」

一鼓恐怖的冰雪寒氣攻出去,直接就將那鬼仙的臉上攻去。

鬼仙後用巨大的手掌擋住自己的眼睛,咆號起來。

「大家攻他的眼睛,攻其餘的地方沒有效果的。」幽冥吩咐。

當下五靈散開,化成五道流光衝天而起,朝那鬼仙衝去。

一場大戰,再次拉開帷幕。

葉雄看著半空之中的六人,拳頭緊緊地握了起來,化成一道流光,直接就遁入海里。

雖然鬼仙已經被吸引上岸邊,但是海里還是翻起驚濤駭浪,混沌一片,看不清方向。

葉雄將靈識釋放出去,但是靈識的距離已經被控制得非常小,效果不大。

「這麼大一片海域,怎麼樣才知道那供給鬼仙力量的東西在什麼地方呢?」

他心下十分焦急,外面的人撐不了多久,如果不快點找出來,他們可能會有危險。

沒有辦法之下,他只得加快速度,在海底穿梭著。

穿梭了差不多十分鐘,他突然之間發現海水陰寒了起來。

這種陰寒,不簡單水的溫度寒了,而且還有發自內心的寒冷。

他連忙加快速度朝前面飛去,又過了十分鐘,面前突然出現一座十分巨大的地下城堡,灰濛濛一片,若穩若現,在海里看起來就像海市蜃樓一樣。

找到了。

他飛快地游過去,準備進入城堡。

突然,面前一陣大力傳來,他身體被彈飛了出去。

一道淡淡地波紋在海里生成,隱約可以看到一個巨大的透明光罩將城堡包圍住。

赫然是一個禁制。

葉雄正準備破禁制而入,突然背後一鼓危機感傳來,他連忙疾射出去。

轟!

整個海底湧起無數的泡泡,水流瘋狂地涌動。

黑桃皇后 「臭小子,你還真是有能耐,還真的找到這裡來了。」一道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

五十米外的海水裡,五道鬼修正對他,虎視眈眈,正是陰九帶著四名鬼皇。

「又是你,打得不夠是不是,還敢過來攔我?」葉雄冷冷道。

「這裡是我們鬼修的地盤,你實力就算稍勝我一籌,在這裡也不過跟我在伯仲之間,鹿死誰手還說不定呢,而且我還有四大鬼皇相助,你怎麼跟我斗?」陰九悚悚地笑了起來,聲音讓人頭皮發麻。

「一個垃圾是垃圾,五個垃圾,充其量也只是一堆垃圾。」

葉雄知道不能再拖,這裡是鬼界,自己消耗一點元氣就是一點,是沒辦法恢復的。

此刻,只能速速決了。

海里涌了起來,在肉眼所見的速度之下,他快速變身,瞬間就變成了山嶽巨獸,通全黝黑,泡在海里,如同海怪一樣,威武不凡。

轟!

他一拳,直接就轟在禁制上,頓時整個禁制一陣動蕩。

「別讓他攻擊禁制,不然得水漫城堡。」陰九十分焦急,氣勢洶洶地沖了過來。

別外四名鬼修,也從其餘四個方向,把山嶽巨猿圍住,峙機偷襲。

「吃我一錘。」山嶽巨猿一聲大吼。

手裡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已經多了一把纏著鐵鏈的流星錘,狠狠地砸了過來。

黎先生的甜蜜嬌妻 陰九嚇了一跳,連忙避身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