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成哲看著徐焰:「將來你選擇自己寶具的,也是需要慎重的考慮。因為決定了,往往便是不能回頭了。」

徐焰點了點頭,突然想起了甚麼:「那麼左大哥,你為何從左家裡出來?」

一旁的白雲聞言,低聲罵了句:「笨蛋。」

而左成哲聞言,面色都低沉了下來。

沉默良久,他才低聲道:「今天就練到這裡吧,我們要進城了。」

…………

夜狼馱著三人緩緩的走進城裡。

走了一個多月,他們已經穿越了大大小小的數十個城市。

而這裡,是一個很特別的城市。

嚴格而言,這裡只是一個小市鎮,並不像至南、夜獅等有著城牆的保護。但這裡的熱鬧程度,卻是比那等大城市毫不遜色。

因為這裡,是一個補給點。

在這裡走上半天左右,便是南方一處聞名的險地──烙印山脈。

烙印山脈,是南方少有還擁有紋獸的區域。也因而受到南方的重點保護,並不任由紋者紋師予取予求。南方崇尚天然,對於環境保護得很好。但凡四宮境的紋者或百紋境的紋師,都不能同時出現超過五位在烙印山脈。

冷酷總裁,我要定你 裡面除了有紋獸,也有各種紋植及未知的危險。

因此,這裡是南方知名的試練之地,不少學院都會派學生前來歷練。

而距離烙印山脈最近的補給之地只有這個小市鎮,因此也被稱為──烙印村。

…………

烙印村無比火爆,整個村子都洋溢著無比的生機。

也是因為能夠看到不少年輕人在這裡閑逛。

徐焰也是到處張望,當然他不像那些年輕人般少年心性,縱是如此,看到這種熱鬧的地方,自然會比夜獅城那種壓抑令對他的味兒。

「我們在這裡安頓一晚,明天出發。」白雲隨意的打點著。這一路以來,都是由白雲進行著這個工作,而出奇的是,年邁的白雲干起這種活來卻是井井有條,把左成哲及徐焰招呼的貼貼服服。一路以來二人真有點遊山玩水的感覺。

日娛名偵探 當徐焰每次試探起白雲的來歷,都被白雲一腳踢開。

…………

他們來到了客棧,卻是惹來不了不少目光。

要知道,夜狼可是謝家的專屬座騎。

獨一家,除了謝家之外,沒有任何世家,哪怕藍極王朝也無法孕育出夜狼。

可以說,夜狼便是謝家的標記。

看到夜狼出現在這裡,哪裡不引人注目?

這種目光也好事也是壞事。

好事便是社絕宵小,單是謝家的威名便不是他們敢招惹的。

壞事便是走到哪裡都是焦點所在,所幸他們這一路走來已經習慣了。

白雲去申請客房,而左成哲則帶著徐焰去找補給乾糧及食水。 ?第九十一章──所謂烙印

甫剛來到了客棧的酒樓處,便聽到有人在低聲說著:「夜狼是謝家獨有的座駕,而現在夜狼出現在這裡,大多代表著……」說到這裡,那人看到了徐焰與左成哲,便下意識的閉嘴。

一名成年人,帶著一名少年。

少年闖烙印山脈,那名紋者則是暗中保護。

典型的家族歷練模式。

夜獅謝家,可不是每個人都招惹得起。

…………

「謝家,很了不起嗎?」

一道略顯稚嫩的聲音響起。

在酒樓的眾人下意識的把目光看向,卻發現是四個年輕人,而在同桌,還有一名看起來四、五十歲的男子在旁。那男子聞言便皺起眉頭:「閉嘴。」

「哼。」

那名少年哼了一聲,只是看著徐焰眉毛揚了揚,目光中儘是挑釁之色。

「藍色院袍、黃星點綴,是群星學府。」

「難怪能不把謝家人放在眼內。」

而又在這時,一道幽幽的聲音響起:「群星學府現在的教養真是越來越不濟了,這等沒禮貌的話也來當眾說出來。」

酒樓間的人群目光變得精彩起來,同時看去。

只見同樣數名年輕人圍著而坐,一名女子則在同坐。

在現今的世代,沒有任何人會瞧不起女的修者。

因為出了一個萬千紅。

而在這桌的人也是清一色的素白色院袍,在袖子間,卻是隱見一部卷藏的模樣。

「是萬書學院……」

「這下可精彩了,萬書學院向來與群星學府是宿敵。」

「萬書學院、群星學府,謝家……這是甚麼風吹來了這多尊大神。」

…………

南方三大學院:群星學府、萬書學院及血腥戰鬥,其中群星學府與萬書學院,是對期保持敵對心態。原因無他,兩者性質相當類近。

群星學府以傳授紋道,招攬紋師為主。

而萬書學院雖然沒有像群星學府那般非紋師不收,但它獨有的萬書卷藏,其紋圖收集類是整個南方之最,也因此吸引了不少紋師。所以萬書學院雖然也有招攬紋者,但仍然是一個以紋師為主的學院。

紋師就那麼多,天才的就更少了,因此雙方招收紋師常常會因此出現磨擦,久而久之,雙方就變成世仇了。

聽到萬書學院其中一名學生的冷言冷語,群星學府的少年明顯不忍了:「姓夏的,你甚麼意思?」

剛才出言嘲諷的,正是萬書學院三年級生──夏語冰。

夏語冰雖然才十五歲,但因女性的成長比男性更快成熟,已經有著美人的輪廓。她微微一笑,只是笑容中的嘲諷絲毫不減:「只是在笑某個孩子,在穿著群星院袍還大言不慚的對著夜獅謝家開嘲諷而已。」

「真是丟臉。」

「你!」群星學院的那名少年猛地站了起來,而身邊的那名男子便再次皺起眉頭:「都坐下,成甚麼樣子。」

「呵呵呵。」夏語冰只是笑了兩聲便不再說話,而一旁代表萬書學院的隨行老師卻是沒有說話,只是在靜靜的抿著茶。

…………

徐焰分明感受到當左成哲的目光落在萬書學院一行人身上,身體一陣顫抖。

他好奇的看向左成哲,怎麼了?左小子碰到舊相好了?

他順著他的目光看向,夏語冰?

徐焰馬上興奮起來了,難道這夏語冰是左木頭的女兒!?

與徐焰相處多年的左成哲,馬上知道徐焰在想些甚麼,他只是靜靜的敲了徐焰一個響栗,便拉著他坐在一旁。

受到如此的挑釁,群星學府的隨行導師看起來相當克制也是有點忍耐不住:「未知萬書學院此行打算到哪裡鍛煉?」

而萬書學院的隨行導師壓根兒沒有理會他,徑自喝著她的茶。

而夏語冰已經開口道:「我們萬書學院跟貴學府大概不一樣,那種安全的路線?我們沒有興趣。而且,試煉一行是由我們學生自行決定,隨行導師只是觀望及到危險之時才出手而已。」

這時,那名多次被夏語冰嘲諷的少年也是冷靜下來,他冷笑一聲:「是喔?也對,青雲榜不會騙人。多年落後於我,也是應當去烙印山脈一拚。」

夏語冰聞言,面色也是沉了下來:「白懷竹,要不要在這裡驗證一下青雲榜?」

「好了。」那萬書學院的隨行導師終於開口,她放下手中清茶,臉上露出一抹倦色:「正如語冰所言,萬書學院的試煉,都是由學生自行決定。我們也許沒有機會在烙印山脈相遇了。語冰,走吧。」

隨著那名導師帶著萬書學院的學生離開,酒樓再次變得安靜下來,只剩下群星學府在小聲討論著。

…………

「對安全路線沒有興趣?」群星學府的隨行導師臉色微變:「難道……」

「怎麼了?老師。」一旁的白懷竹開言詢問。

那名隨行導師緩緩的道:「傳說中,烙印山脈何謂烙印,便是在山脈深處,有著一道烙印。那烙印……其實便是一道紋,一道天地自然而生的紋。」

「那紋擁有無上威能,便是這道紋,令整個山脈都充滿生機。紋植在那裡生長得極好,也是紋獸的樂土,甚至在烙印山脈中修練都會事半倍功的原因。」

「而傳說中,有著不少天驕也在年少時到那裡參透天機。」

這位隨行導師也沒有故意的壓低聲音,在烙印村裡,這已經是半公開的秘密。但知道歸知道,真正找到那道紋的卻是極少數。

那位隨行導師也是眉頭緊皺:「只是傳說中,那道紋有著靈性,卻是隨機在整個烙印山脈的範圍出現,有緣者才能觀其紋。他們就那麼自信?」

一旁的白懷竹更是聽到興奮莫名:「老師,那我們也得去尋找那道紋。」

那名隨行導師低聲喝叱:「胡鬧,烙印山脈雖然不是最可怕的禁地,但仍然是一處險地。當中各種紋獸行走,哪怕四宮境的紋者在裡面也得小心翼翼。我們還是按照本來的路線吧。」

婚有千千結 說著,他已是率先站起來,離開酒樓。

…………

待兩大學院的人,徐焰才拉著左成哲低聲道:「左大哥,那些人所說的都是真的嗎?」

左成哲面色冷漠,但畢竟相處很久,徐焰還是捕捉到左成哲雙眸中的不平靜:「嗯,是真的。」

突然,他看向徐焰:「你想去看嗎?」

徐焰笑了起來:「當然。」 ? 從開始到現在 第九十二章──初踏禁地

經過這些年學習紋道,如果說以往是為了獲得力量,現在徐焰卻是真正的對紋道充滿興趣。那是一種很神奇的力量。

在上世,單是鍛煉之術已經窮其畢生之精力。

而來在這個世界,紋道令他對世界的看法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他從來沒有想過,一個世界能夠以這樣的方法去看。正如徐天所言,萬物皆紋,人的身體本身便是一個巨大的紋。那麼花草樹木、飛禽走獸,甚至和風吹過的軌跡、火焰舞動的節奏、湖水流動的漣漪,統統都是紋。

當開始以這種方法去看這個世界,整個世界都會變得不一樣。

這開始令徐焰迷上了這一門學問,而且自從來到這個世界學習紋術后,他甚至感到自己的鍛造之術再次突飛猛進。

天地而生的紋?

那自然是得去開開眼界!

…………

翌日,左成哲與白雲說了一聲,便帶著徐焰朝烙印山脈而去。

一路走來,徐焰也是感到有點古怪。

四處,都是官兵。

對於官兵,徐焰真有點陌生。

哪怕在至南、夜獅這兩個他久留的城市,都沒有太多見到官兵的存在。雖說是官兵,但卻還是以普通人為主,偶爾能看見一個半個是紋者。至於紋師……自然不會如此失格的在當巡邏的官兵。

聽到徐焰的詢問,左成哲邊走邊解釋道:「一般而言,官兵是得看當地城主的安排。至南城是很古怪的地方,城主算是被流放的,因此不太惹事,自然也不管事了。而夜獅城更不用說,以謝家為城主,足以鎮懾宵小,也沒有甚麼人敢在夜獅城中鬧事。」

「但這裡不一樣了,藍朝對於各大禁地,都相當看重。」

徐焰聞言也是點了點頭,這個他可是從卷藏中看過。

徐天給予的卷藏中,有一部正是【禁地與南方利益】,此書中正是道盡南方與禁地關係。

所謂禁地,便代表當中有著天然或後天的危機。但正所謂禍福相依,有危機便有利益。像烙印山脈,裡面不單是紋獸橫行,而且更有著各種未知的危險。而南方更加是刻意的維護著,例如定期派遣紋者或紋師隊伍,對烙印山脈的各種紋獸進行紀錄,以防止有人在裡面濫殺。

不單如此,還得維護生態、保育紋獸的成長。

所謂過猶不及,對於藍朝這個龐然大物而言,比起一口氣如蝗蟲過境片甲不流,它們更看重的是源源不絕的利益。

所以這裡的官兵只是第一層防衛。

當徐焰與左成哲繼續走下去,已經看見了有紋者及紋師。當中有一名老者目光微微掃過徐焰,徐焰都有種心驚膽跳的感覺。那是自精神全方面壓制的力量,就像曾經見過的謝家四長老一樣。顯然眼前也是一名十紋境的紋師……不,甚至更強,也許已經是十紋境的巔峰。

而這種級別的存在,卻仍然要守在這裡。

可見藍朝對禁地的保護是何等的強力。

對於左成哲與徐焰,守在這裡的官兵沒有理會太多,當左成哲交過入場的銀兩后,便放任其通行。

這入場的銀兩,也只是象徵式當作補貼朝廷對禁地的保育了。畢竟正常的紋者或紋師,在裡面獵殺一兩頭紋獸的回報就遠超過這入場費用了。

而像左成哲與徐焰這種,典型有著濃重世家的氣息。一名成年的家族強者,帶著一名少年進入禁地,尋找適合的材料,為將來終於刻紋入宮,這在禁地里已經是常見的風景了。

…………

當走進禁地后,徐焰只感身體一陣舒爽。

這裡單是空氣中,便是流溢著一陣滲人脾肺的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