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芍藥歪著頭,東西本就是白來的,所以賣多少錢,就看市場價值如何。

如果珠寶樓給的價錢公道,她希望直接賣過去。拍賣價錢高,一件一件地,需要時間。

再一個,拍賣,不能讓人家白乾,要承擔一筆高額的傭金。

「娘子說得對。」

蕭鐵山看到對面二層樓,有人舉著牌子,知道內部有事,只得暫時告別方芍藥。

「夫君,那你去吧。」

方芍藥看到這裡沒想象的那麼可怕,放鬆了精神,告別蕭鐵山。

剛剛沒吃飽,前面有賣蜜麻花的,先買上一包。

距離巳時尚早,她打算邊吃邊溜達,去草藥堂走一遭。

進來之前,黑衣服的已經講解過,草藥堂是黑市最大的藥鋪,裡面千年的靈芝,人蔘,只要出的起價錢,就可帶回家。

何玉蝶的假死葯,就出自黑市藥師的手。

方芍藥打算去看看,有沒有什麼得用的小偏方。

她剛買了蜜麻花,走到一條小衚衕的連接處,突然,從裡面竄出來一個黑衣人,把她嚇了一跳。

「小娘子,可否借一步說話?」

黑衣人和方芍藥一樣,是外來者,帶著個老鼠的面具,鬼鬼祟祟的。

方芍藥四處一看,不遠處都有人在,她放鬆了些,回道:「有事嗎?」

「小娘子,看你步履輕輕,看著年紀不大,不知是否對發簪感興趣?」

許你情深,總裁請放手 黑衣人說完,舉起衣袖,露出裡面一小截簪子。簪子上鑲嵌著罕見的黃寶石,做工精細,價值不菲。

方芍藥眼尖,看到簪子圖案的縫隙處,有一抹暗紅色的痕迹。

這顏色,不像是污垢,而是血跡。

黑市的東西,來路不明,黑衣人非常可能殺人奪寶。

方芍藥眼皮子跳跳,就算再喜歡,她也不會要的,來路不明戴不出去,再一個戴死人用的東西,多晦氣啊!

「你為什麼找上我呢?這邊收珠寶的鋪子多的很。」

方芍藥指著前面的幾家,門口都掛著牌子,高價回收。她以為黑衣人不識字,就給解釋了一下。

「小娘子,這你就不知道了。」

黑衣人沒惡意,態度還成,方芍藥不買,他也沒有強買強賣,而是道,「大家都是明白人,知道寶貝怎麼得來的,誰能給一個公道價?」

所謂的高價,不過是假象,各路壓價,黑市是真黑。

黃寶石罕有,這一根簪子,如果來路正,大概要三千兩銀子,而黑市回收,只給三百兩。

「啊?」

方芍藥震驚了,十分之一,的確黑啊!

「你也說了,黃寶石值錢,不如把寶石弄下來,再打造一根簪子。」

方芍藥給黑衣人出主意,她想,自己也是厲害了,竟然和一個可能是亡命之徒的人討論賺錢。

這樣,黃寶石簪子搖身一變,就能拿到明面上。

方芍藥聰明,別人又不傻。

此舉費時費力,而且,上面鑲嵌的黃寶石,強行取下來,萬一造成磨損,破壞了品相,就更不值錢了。

黑衣人只想換點錢財,何必折騰!

鋪子給三百兩,太壓價,如果買方加五十兩銀子,黑衣人馬上脫手。

「小娘子,這是天大的便宜,難道你不撿嗎?」

黑衣人繼續忽悠,方芍藥不為所動。

但是她說的話很客氣,誇讚了黃寶石簪子,表示自己錢不夠,想換點藥材,只能與此無緣了。 一句沒錢,比任何推脫之詞都管用,黑衣人見此,不再勉強。

二人一前一後地向前走,黑衣人繼續尋找目標,這次,又讓他碰見了一個身材高大的黑衣人。

方芍藥距離不近,看不真切,不過以那兩人的手勢來看,應該是成交了。

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二人分別收好財物,就和不認識一樣,彼此朝著相反的方向走去。

可是,就在此時,異變突生。衚衕里跑出來一伙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分成兩隊,一左一右,把私自交易的兩個人抓個正著。

方芍藥目送這二人被拖死狗一般地拖走,掏出帕子擦擦額角上的汗,如夢如醒。

是了,進黑市之前,黑市的人三令五申地強調,禁止外來者私下交易。

也就是說,來了可以不買不賣,但是不能和同樣的外來者違背黑市交易,想踢掉最黑市這個媒介,等於觸犯了規矩,將遭到嚴厲的懲罰。

多虧她看到簪子上的血跡,打消了念頭,不然被拖走的,就換成她了。

經此一事,方芍藥更加謹慎,走在路上,有遇見不少來打招呼的外來者,方芍藥本能地遠離,生怕被誤會。

她有一種錯覺,看著平靜平和的黑市,暗藏波濤洶湧。 婚寵厚愛:惹上賭神甩不掉 各個角落,都有人注視著他們的行蹤。

黑市很大,方芍藥走了一條街,看到前方有一家種子店。

「小娘子,要不要買點種子?」

門口站著個小夥計,一臉精明,正在從過往的路人中尋找目標。

重來1988 黑市大多鋪子,都有相對固定的客源,不需要吆喝,只有他們的鋪子,來的人繞路走,門可羅雀。

方芍藥在門口站了一會兒,小夥計那期盼的眼神,她特別能理解。

自家開的問神串店沒生意,馮春就跑出門招攬客人,和小夥計的做派一樣。

正好是自己有需要,方芍藥跟著夥計的身後進到鋪子里。

賣種子的鋪子內空空,掌柜和賬房正在玩牌九,見小夥計真的把人招進來了,沖他豎起大拇指,趕緊迎上來。

「小娘子,您需要哪方面的種子,花草,糧食,還是其餘的?」

夥計介紹,常見的種子,擺放在貨架上,已經做好分區,如果想買稀奇古怪的種子,他們這裡也有,扔在庫房裡。

黑市在各地有分支,總會收上一些亂七八糟的種子,他們曾經派人嘗試種植,費了大量人力物力,大多因為生長環境不同,種不出來,而少部分真的結果子了,卻不曉得什麼東西。

「那你們沒有嘗嘗味道嗎?」

大齊的物種比現代少,而且少很多,至少水果類是如此。

京都常見的蘋果,梨子,甜瓜,到了應季才會有桃,梨子,再多的種類,就不好買了。

尤其是她喜歡吃的熱帶水果,火龍果,山竹,榴槤等,那是從沒見過的。

畢竟大齊運輸靠馬車,從到到北,緊趕慢趕也要月余,天熱,水果不好保鮮,有時候車隊運送水果,到京都,能吃的品相好的不到十斤,被人高價收走。

這麼想著,方芍藥很是心疼,好好的東西,白白浪費掉了。

「種出來的東西,奇奇怪怪的,我們不敢自己吃,一半拿來餵雞。」

小夥計苦著臉,雞吃了安全,他們才敢吃,有些東西味道是挺好的,可若是有慢性毒,一下子積累,最後中毒深了可咋辦?

因有此顧慮,長此以往,他們雖繼續收種子,卻對種植的熱情大大打了折扣。

方芍藥點頭,表示懂了。

如果要買農莊,土地不是事兒,必然要種一點為自己創造價值的物種。

方芍藥對此不精通,只能找老農指導,一點一滴,摸著石頭過河。

重生之最佳男神 她走了一圈,常見的種子外面都有,沒必要從黑市帶走。

但來了都來了,看幾個人滿含希冀的眼神,方芍藥又不好意思拍拍屁股走人。

買吧,就當照顧生意了。方芍藥選了兩包自家院子里也能種的菜種。

她付錢的時候,被角落裡散著的黑色的粒子吸引去注意力。

「小娘子,你認識這個東西?」

夥計眼尖,立刻把袋子奉上。他們也說不清楚是從哪裡收購來的,一直在角落堆著。

方芍藥拈起一顆,放在鼻子下聞了聞,頓時精神一振。這黑粒子是黑胡椒,她找了很久的東西!

大齊百姓對新鮮的事物接受能力不強,不過,方芍藥發現,一旦有了,他們也會追趕流行趨勢。

自家做美食生意,調味品必不可少,黑胡椒是其中的一種。

而且,黑胡椒還有很多功效,例如去頭皮屑,美白牙齒,治療咳嗽,效果非常顯著。

「算是認識,我還不能完全確定,這個是一種調味品。」

方芍藥沒隱瞞,除了她,應該沒人知道黑胡椒的效用。

夥計聽后,對此興緻缺缺,但是他還是道:「庫房還有種子,要不您去看看,就當您光臨鋪子,我們送您的。」

方芍藥跟著夥計去了庫房,還真有收穫,她在堆放的麻袋中,看到了西瓜種子。

離開種子鋪子,方芍藥滿載而歸。

巳時未到,已經有不少人匆匆趕往珠寶樓,那裡是黑市買賣交易比較火的場所。

方芍藥跟著人群,想順道去一趟藥鋪,突然見到前面走的人有些眼熟。

那人走路不快,搖頭晃腦,走幾步就把手舉起來,伸伸腰。

「小菊姐姐?」

方芍藥追上去,對方看到她后,下意識地拔腿就跑。

「我和我夫君來的,你見我跑什麼?」

方芍藥叉腰,把小菊堵在一處死胡同內。就是這丫頭,把假死葯混合了媚粉,何玉蝶到現在還不清楚真相。

「主子沒來?」

小菊探頭探腦,見沒人出現,這才順了順胸口。

主子沒來,不早說,害得她受到了驚嚇。

「真難得,還有小菊姐姐怕的人。」

方芍藥翻了個白眼,問道,「你不是在何府,怎麼出來了?」

「我雖然只是一個洒掃的丫鬟,卻也有休沐日的。」

白牡丹不在,小菊昂頭挺胸,主子不給她發月銀,這沒關係,她藏著一些私房錢。

雙面卧底不是白乾的,她幫著何玉蝶的爹爹何興送消息,另拿一份報酬。

「所以,你是來黑市買媚粉的?」

方芍藥無語,小菊若是見到何玉蝶說話那怪聲怪氣,就不會這麼想了。

「這次不買媚粉了。」

小菊垂頭喪氣,一包媚粉,要五百兩銀子,那是她存了好久,才攢下來的私房錢。

給了何玉蝶,完全是何玉蝶佔便宜了!

「芍藥花,你在外頭還好嗎?」

小菊盯著方芍藥的衣衫,最近沒有方芍藥做的點心吃,大廚房內又混不進去,她好不容吃胖的肉又清減了。

「不好,但是比在何府強。」

既然遇見熟人,二人結伴一路向前,方芍藥和小菊保持一點距離,她怕被黑市的人誤以為二人私下交易了。

這幾日遇見不少糟心事,對比起來,不順雖然有,日子卻充實,而在何府,有吃有喝,提心弔膽,,度日如年。

「那是,再沒有比何府更加烏煙瘴氣的地方了。」

小菊嘆口氣,尤其是六月初六以後,何府的人以為何玉蝶死了,何煥之和何老賊就和瘋了一般,一點都不遮掩,瘋狂地虐何夫人。

白日里,何府的主院,傳來陣陣慘叫聲。

那聲音尖利,劃破人的耳膜。

小菊在附近洒掃,被要求洒掃後花園,她無法接近何夫人的院落。

何夫人一直沒露面,小菊打聽不到消息,她見了一次何煥之,比以前更加陰沉,因為一個小廝犯錯,直接把小廝打死了,血水流了一地。

總之,她就在那地獄里,幻想著早點脫離苦海,和方芍藥混去。 方芍藥和小菊結伴去了一趟藥鋪,藥鋪賣的和她所想的差異很大,和外面常見的藥丸子大同小異,治療風寒的,咳嗽的,唯一算是奇怪一點的,只有生子秘方。

生子秘方,兩千兩銀子,門口排了長長的隊伍。

這些都不是日常所需,方芍藥沒有什麼興趣。

眼瞅著距離巳時越來越近,她和小菊告別,直奔黑市裡的珠寶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