蝰蛇一看,頓時眼睛一瞪,一股股濃郁到了極致的血腥氣息,也猛的從他的身上爆發出來,瞬間瀰漫四周,把所有人都籠罩在其中。

「看樣子,這三個傢伙貌似不是蝰蛇的對手啊!」

林逸眉頭一皺,嘴角浮現了一抹殘忍的獰笑,而後,屈指一彈,一枚細如髮絲的銀針,宛如暗器一般急速朝著蝰蛇飛去。

此時,蝰蛇也被逼到了極致,胡術跟胡泰畢竟是成名多年的強者,兩人修行這合擊之術多年,一旦動用,威力倍增,也給他帶來了恐怖到極至的壓力,自然不敢分神。

突然,蝰蛇身體猛的一顫,一股十分微弱的疼痛感從他的身上傳來。

「不好!叔叔救我!」

蝰蛇猛的揚天發出了一聲宛如驚雷一般的咆哮。

「噗嗤!」

胡術跟胡泰的合擊直接洞穿了蝰蛇的心臟,打出了一個巨大的窟窿。

「荷荷……」

蝰蛇喉嚨蠕動,臉上充滿了濃濃的不敢置信,他的叔叔可是奎山道人啊!

在這無垠森林內,誰人敢不給他面子? 可現在呢?

他竟然被人殺了。

蝰蛇用盡全身力氣,低頭看著那巨大的窟窿轟然朝著地面上倒下,至死他也無法相信在無垠森林中竟然有人能夠殺了他。

「我去,你們二人的合擊之術這麼厲害的?」

金寶龍瞪著眼睛,一臉激動的笑道。

胡術胡泰一聽,臉上也都浮現了一抹不解之色,他們的合擊之術的確恐怖,可這蝰蛇也不是擺設啊!

怎麼可能就這麼輕鬆被他們二人斬殺了呢?

「別墨跡了,趕緊把剩下的人都殺了,去找血珀珠!」

金寶龍沒好氣的抱怨道,隨後一馬當先朝著蝰蛇的手下沖了過去,對戰蝰蛇他力有不逮,可是欺負這些普通的小角色,他還是一點壓力都沒有的,幾乎是一掌劈死一個。

不過幾個呼吸的功夫,地面上就留下了一堆屍體。

金龍寶又馬不停蹄的朝著山頂上衝去,胡術,胡泰見狀也不敢落後,急匆匆的追了上去,等所有人離開。

林逸才一臉陰鷙的走了出來,看著地上的屍體,嘴角浮現了一抹殘忍不屑的冷笑,再度宛如鬼魅一般追了上去。

三百多米的山峰,對於他們這樣的超級強者來說,也就是一個呼吸的功夫就到了。

「馬上散開找,一定要儘快,否則,奎山道人來了,都他瑪德要死在這裡!」

金寶龍焦急的咆哮道,隨後急忙從自己的儲物戒指中拿出了一枚鮮紅如血,造型奇怪的陣盤開始擺弄了起來。

胡術跟胡泰見狀也不敢遲疑,急忙動用自己的秘術開始尋找了起來。

「這,血珀珠,哈哈,我找到了血珀珠!」

突然,胡青雲激動的聲音驟然響起,只見他的手裡握著一枚雞蛋大小的紅色珠子,這珠子上光韻流轉不休,散發著一股股強大到了極致的氣息。

整個山峰上倖存的強者一聽,紛紛急匆匆朝著胡青雲沖了過去。

「哈哈,發財了,這次真的找到血珀珠了啊!」

「胡術,快,讓這小子交出來我們馬上煉化了啊!」

一道道激動的聲音不斷的響起。

可下一秒,眾人卻面色一變,只見一道人影竟然一閃而過,胡青雲手中的血珀珠也隨之消失不見。

王爺,妃子很囂張 「什麼?」

胡青雲咬著槽牙,神情憤怒的咆哮道,為了這血珀珠,他們胡家可謂是損失慘重了。

這次前來的族人也損失了接近三分之二。

可現在,血珀珠竟然在他的手裡被人搶走了,他如何能不憤怒呢?

「嘖嘖,還真是血珀珠啊!哈哈,天地至寶,沒想到得來竟然如此輕鬆!」

林逸盯著手中的血珀珠一臉得意洋洋的冷笑道,這血珀珠雖然是紅色的,可是它散發出來的光芒卻並不刺眼,反而還一種親近,溫和的感覺,彷彿是春天的微風一般,讓人情不自禁的升起一種愜意,舒服的感覺。

「林逸?竟然是你?」

胡青雲一看到林逸,頓時神情一怔,隨後憤怒猙獰便充斥整個面孔,這次進入這七彩毒瘴中,他們除了想要得到這血珀珠之外,最想要得到的可就是林逸的腦袋了。

「你就是林逸?趕緊把血珀珠交出來,否則,我要你死無葬身之地!」

胡術咬著槽牙,一臉憤怒陰沉的盯著林逸咆哮道。

「呵呵,這麼說的話,我要是交出這血珀珠,你們能夠放我一馬了?」

林逸扭頭盯著胡術玩味的冷笑道。

胡術一聽,神情一怔,不過稍微思量了一下便馬上說道:「林逸你放心,只要你交出血珀珠我可以做主放你一馬如何?」

「老祖,他殺了我兩個兒子啊?」

胡青雲一聽,頓時面色一變,瞪著眼睛憤怒的咆哮了起來。

「閉嘴!這胡家還輪不到你執掌!」

胡術眼睛一瞪,兇狠的盯著胡青雲呵斥道,胡青雲一聽,整個人都要氣炸了,可是卻不敢妄動,胡術跟胡泰那可是殺人不眨眼的角色,若是把他們激怒了,那後果可不是開玩笑的。

「不行啊!我可不想你們放過我,所以這東西還是我自己吃了好了。」

話落。

林逸直接把那一顆閃爍著柔和紅光的血珀珠吞入了腹中,同時,還丟進去了大量的丹藥,當初姚若天為了幫助無垠森林內的強者換取萬獸凝血丹,可是帶來了大量的靈草。

所以靈草丹藥,靈石方面,現在的林逸還真的不缺什麼。

胡家兩位老祖,金寶龍,胡青雲一看,全部都愣住了,都傻眼了。

他們費盡心思,甚至不惜為此斬了奎山道人的侄兒,可現在好不容易得到的血珀珠竟然進入了林逸的口中?

「瑪德,你給老子吐出來!」

金寶龍怒吼一聲,猛的朝著林逸沖了過去,那帶著五六個金戒指的大手就像是一座從天兒降的五指山一般,攜帶著雷霆萬鈞之勢狠狠的朝著林逸的腦袋上砸了下去。

那威力簡直大的太驚人,並且手上的戒指也在閃爍著刺目的光芒,為金寶龍提供加持之力,使得這一掌的威力簡直恐怖到了極致。

「呵呵,就憑你還真沒有資格讓我吐出來!」

林逸咧嘴不屑一笑,猛的往前一步,一拳轟了出去。

「林逸,你為何不動用天帝拳?」

胡青雲一看林逸竟然是十分簡單的一拳,不禁眉頭微微一皺,下意識的脫口問道。

林逸聞言臉頰上浮現了一抹不屑的冷笑,開口說道:「就憑他還沒有資格讓我動用天帝拳!」

「什麼?」

金寶龍一聽,那叫一個怒火中燒啊!

他可是成名多年的前輩,如果不是因為這血珀珠太過珍貴,他根本就不屑於對林逸這樣的晚輩動手。

可現在,林逸竟然敢如此狂妄不把他放在眼裡,這簡直就像是一道響亮的耳巴子狠狠的抽在了他的臉上。

「小子,你休要狂妄,我到要看看你有幾斤幾兩!」

話落。

金寶龍手掌上的力量再度暴漲,竟然沒有絲毫的保留,宛如九天之上的山峰轟然落下。

千分之一個呼吸后。

林逸白凈的拳頭跟金寶龍可怕的手掌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砰!」

一聲巨響。

而後。

眾人便見到了讓他們終生難忘的驚悚一幕。

只見金寶龍從他的手掌開始,竟然化成齏粉慢慢的消失在了空氣中。

那種視覺衝擊,簡直無法言喻,以至於天地間靜悄悄的一片,沒有任何人敢發出聲音,每個人都像是變成了石雕一般,張大嘴巴,靜靜的站在原地。

而金寶龍的臉上也充滿了濃濃的絕望驚恐,那種親眼看著自己的手臂,軀體正在快速化為齏粉的感覺簡直讓人無法接受,可他卻連發出慘叫的機會都沒有,便直接在眾人的面前消失不見。

「咕嚕!」

喉結蠕動,吞咽口水的聲音此起彼伏,全場所有人都一臉驚悚的看向了林逸。

「現在我說他沒有資格讓我動用天帝拳,你們還有什麼意見嗎?」

林逸宛如蓋世魔神,猛的扭頭一臉冷漠的盯著胡青雲等人神情冷漠的質問道。

「咕嚕!」

恐懼讓胡青雲的嗓子都像是要冒火一樣,忍不住再度吞咽了一下口水,隨後就像是被欺負的小孩子,急忙扭頭看向了胡術跟胡泰兩人求救。

金寶龍那可是跟胡家兩位老祖一個級別的可怕存在啊!他都擋不住林逸的一拳,他一個地仙之境修為的家主上去有什麼用?

胡術見狀眉頭一皺,雖然心情也凝重到了極點,可還是只能硬著頭皮走上前一步,畢竟他們這次進入七彩毒瘴,除了想要順便得到這血珀珠之外,最重要的事情可就是要殺了林逸,為他們胡家證明啊!

如果現在,連他這個胡家老祖都被嚇的不敢說話,那豈不是要讓胡家成為這天下人眼中的笑話了?

「林逸,血珀珠乃是一等一的奇珍異寶,絕對不是你一個人能夠吞下的,交出來,我們做朋友,我保證以後胡家不會在找你的麻煩怎麼樣?」

胡術盯著林逸一臉誠懇的說道。

林逸一聽,當時就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指著胡術以及一眾胡家的強者鄙夷的冷笑道:「這東西交我是交不出來了,如果你能夠活到我拉出來的時候,說不定我可以給你們吃。」

「混賬!林逸你不要太囂張了!」

胡泰聞言,心頭也是怒火中燒,吹鬍子瞪眼睛的盯著林逸咆哮了起來,他跟胡術可是胡家的老祖,那身份地位簡直恐怖到了極致,可現在,竟然被林逸這麼一個年輕後輩給嘲諷了,如何能不憤怒呢?

「老狗,現在還在這裡耍威風呢,你以為你是誰?」

嫡女多謀 林逸眼睛一瞪,整個人猛的朝著胡泰撲了過去,猶如猛虎下山一般,這一動,威風十足,狂風呼嘯,一股濃郁至極的殺機也瞬間籠罩了全場,讓所有人在這一刻都有種跌入冰窖一般痛苦不安的感覺。

「陰陽訣誅了他!」

胡泰鬚髮皆顫,咬著槽牙神情憤怒的咆哮道。

胡術聞言心裡忍不住重重的嘆息一聲,可是卻不敢遲疑,急忙催動陰陽訣,瞬間黑白兩股氣流便糾纏在一起,化作一桿黑白相間的長槍,狠狠的朝著林逸沖了過去。

林逸見狀咧嘴冷笑,「你們真以為自己的陰陽訣很了不起嘛?」

「什麼意思?」

胡術跟胡泰同時心頭一顫,有些不明所以。

而此時,陰陽訣凝聚出來的長槍也到了林逸的面前。

「給老子破!」

林逸咧嘴爆喝。

這陰陽訣爆發出來的力量大概是在六龍之力左右,也就是六百萬斤的力量,如果這次他沒有在七彩毒瘴內獵殺數十萬的妖獸,憑他的實力見到了這二人,還真只能逃命。

可現在卻不同了,他完全有橫掃他們二人的力量,當即十二龍之力轟然湧入手臂之內,使得手臂上威壓瞬間恐怖到了極致。

在萬眾矚目之下,狠狠的砸在了那陰陽訣幻化而成的長槍之上。

「砰!!!」

一聲巨響。

林逸的拳頭跟陰陽訣幻化成的長槍狠狠的砸在了一起,時間,空間,彷彿在這一刻都靜止了起來。

每個人都是瞪大了眼睛,緊張的盯著眼前的一切。

「擋,擋住了?哈哈,擋住了啊!」

有胡家子弟,激動的手舞足蹈的大笑道。

「呼呼,老祖威武!」

「老祖果然厲害,竟然擋住了這小子的攻擊,哈哈!」

一名名胡家子弟都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覺,紛紛盯著戰鬥中的三人,哈哈大笑了起來。

若是連他們胡家的老祖都擋不住林逸的一拳,那今天,他們恐怕也沒有活下去的可能了。

狼性王爺:妖孽夫君別太壞 便是胡青雲的臉上此時都抑制不住的浮現了一抹笑容,卻渾然沒有注意到,背對著他們的兩位老祖似乎一點動靜都沒有。

「擋住了嗎?呵呵,你們會不會高興的太早了?」

林逸眼神冷漠,嘴角噙著一抹不屑的笑容,盯著正呼呼雀躍的胡家子弟冷冷的笑問道。

「什麼意思?」

胡家子弟一聽,頓時如遭雷擊,一個個面色大變。

諸天大聖人 而此時,林逸拳頭上猛的再度一震,寸勁猶如一枚恐怖的導彈猛的轟在了陰陽訣幻化出來的長槍之上。

「砰!」

長槍炸裂。

胡術,胡泰,亡魂俱冒,眼眸里充滿了濃濃的驚恐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