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聖答應過你,不再讓你出征的。」二小姐十分焦急,說道:「如果你出征了,姐姐怎麼辦,她的病只有你能延續。」

「我先考慮一下,再作打算吧!」年男子說完,看了葉雄一眼,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晚輩聶風,見過曾前輩。」

「你隨我來,我有事情找你。」

年男子說完,身體衝天而起,直萬米,瞬間落到雲海之。

葉雄化成一道流光,跟在他背後,很快來到他對面。

年男子突然一掌拍開,一鼓十分可怕的氣勢,瞬間朝葉雄攻來。

葉雄知道對方在測試自己的實力,看自己有沒有資格保護大小姐,當下也不客氣,身佛光大盛,一掌拍出。

年男子只用了三成實力,葉雄已經用了七成!

轟隆隆!

狂風怒號,風雲變色,巨大的能量在半空爆炸,空間崩裂。

兩人同時退飛出幾公里。

「一個半步元嬰,能有如此實力,不錯。」年男子滿意地點了點頭:「小心,我要增加兩成功力了。」

「前輩,請賜教。」葉雄客氣地說道。

年男子身體嗖的一下,在原地消失,不知所蹤。

瞬移術?

葉雄臉色微變,下一刻,頭頂一鼓強大的力量攻來。

他身體斜飛出去,左冰右火,兩道火龍咆著攻出去。

哪知道,剛攻到一半,那鼓危機感不見了。

半空之,空無一人,不知道年男子躲到了什麼地方。

「半步元嬰跟元嬰修士之間,並沒有不可逾越的鴻溝,你真元洪厚,底子極強,只要能破解元嬰修士的瞬移術,並非沒有一戰可能,前提是,你必須能破瞬移術。」年男子的聲音在半空飄飄蕩蕩,聽不出來處。

「所謂瞬間術,並非時空神通,只不過是真元達到一定的程度,利用超高的速度跟隱匿術,才會憑空消失,只要眼速跟感應夠快,還是能捕捉到軌跡的。」年男子繼續說道。

聽完,葉雄鬆了口氣。

在此之前,他一直都沒有底氣,覺得金丹期跟元嬰期之間,是天地之差,不可戰勝的。

現在一聽,才發現自己完全曲解了。

他以前以為,瞬移是直接撕開空間,突然現在在另外一個自己想要的地方,像自己的佛門攻擊神通八臂神佛一樣,現在看來,瞬移根本不是空間神通。

既然不是空間神通,那肯定有跡可尋。

想到這裡,他目光瞬間變得通紅起來,眼圈一輪一輪,像妖異的蓮花一樣。

佛門法眼,施展了出來。

在法眼的藉助之下,年男子的身體,慢慢變得有跡可尋,原來他在自己身邊,不斷地轉著,尋找機會出手。

「前輩,晚輩要出手了。」

他身金光大盛,被催到致極致,身出一個佛光虛影。

葉雄雙手在身前一繞,八隻手臂虛影出現。

下一刻,他一聲大吼,手臂直接撕開空間,在半空出現,直接一掌擊出。

年男子十分意外,身體被逼出真身,目光震驚地看著他。

「看來我還是看你了,你的實力,我想像之要強,小心一點,我要繼續出手了。」

接下來,年男子繼續出手,攻擊更加凌厲。

從開始的三成功力,到五成,最後到七成。

葉雄施自己的所有神通,最後連山嶽巨猿都施展出來,還是沒有辦法抵擋。

「到此為止吧!」年男子停了下來。

葉雄也停了下來,雙方罷手。

雖然只是簡單出手,但是葉雄的實力,已經讓他另眼相看了。

/bk的站! 「以你的神通,應付一般的元嬰初期修士,不成問題。」中年男子點了點頭,十分滿意。

前夫,遊戲結束 「多謝曾前輩指點,晚輩感激不盡。」

「你是剛飛升上來的吧?」中年男子問。

「前輩怎麼知道?」葉雄有些意外。

雖然他不是飛升上來的,但是,他也是剛剛到仙魔界,只不過是偷渡而已,除此之外,跟飛升沒什麼區別。

「你一直都不曾叫我姓氏,一直都前輩前輩地叫,想必還不知道我的名字吧?」中年男子繼續問。

葉雄點了點頭:「晚輩剛從下界飛升上來,來到大通城,見到有人在招人,身上沒有錢,所以就找份差事。」

中年男子點了點頭:「跟我猜測的差不多,咱們回去再聊。」

說完,他化成一道流光,很快就回到了木屋之內。

葉雄緊跟在他後面,進入木屋。

「我跟你介紹一下,我叫曾戰,以前有點小名氣,是伐魔軍團的大統領,後來,素素被魔修所傷,身患重病,無奈之下,我只得向聖上請辭,一直在家裡陪她,幫她治病……」曾戰將自己的事情簡單地說了一遍。

從他的口中,葉雄知道了曾家的情況。

原來,曾家是大秦名門望族,在大皇帝國,地位不凡,數萬年來,一直輔助聖上。

到了這一輩,曾家有三兄弟,最大的兄弟叫曾昊,現在是曾家的家主,曾戰排第二,排第三的叫曾成。

曾昊生了三個子女,大兒子就是先前葉雄見到的華服男子,叫做曾宏圖,起名宏圖是希望他能大展宏圖,為曾家崛起貢獻,沒想到這曾宏圖就是個廢物,資質本來就差,加上不努力,整天只顧著喝酒玩女人,是個典型的敗家子,第二個是女兒就是曾素素,最後一個女兒,就是那個面試葉雄的搗蛋小魔女,曾琪琪。

「我在仙魔大戰的時候,屢立戰功,魔族的人對我沒有辦法,最後居然使出下三濫手段,對素素下手,在她體內種下魔氣,這些年,這魔氣折磨得素素痛不欲生,最後我沒有辦法,只得請辭,離開了軍團,我的職位也由我三弟代替我……」

聽完曾戰的話之後,葉雄總算明白箇中原因了。

「曾前輩,聖上既然答應讓你照顧大小姐,怎麼會突然反悔,他怎麼說也是大秦皇國的聖上,不太可能出爾反爾吧?你的實力雖然強,也沒強到非你不可的地步吧?」 名門賊夫人:萌妻要逃婚 葉雄提出了自己的意見。

「你的意思是,聖上找我,有其他原因?」曾戰眼睛一亮。

「這只是我的猜測,至於原因,要你去見過使者之後,才知道。」葉雄說道。

「我先去見見使者,看看情況再說,素素就交給你了。」曾戰說完,轉身離開了。

葉雄走進素素所在的小木屋。

客廳後面是房間,此刻房門虛掩著。

推開門,裡面是一個簡單的卧室,裡面的床上,曾素素正躺在那裡,陷入沉睡之中。

吃了葯之後,她的痛苦,似乎少了一些。

「大小姐得的到底是什麼病,為什麼連曾戰都無能為力?」

葉雄雙目赤紅起來,目光落到曾素素身上,想用法眼試試,能不能看出來點什麼。

在法眼的窺視之下,曾素素身體之內的元氣本質,瞬間就被看穿。

她修鍊的是木屬性功法,體內的元氣是青色的,偏偏在這些青色的元氣之中,夾雜著一絲黑色的魔氣。

「這些魔氣到底從何而來的?」

葉雄走過去,將手指搭在曾素素的手腕之上,將佛門元氣輸進去,想追蹤那道魔氣。

佛門元氣剛進入她的身體之外,原本在她身體之內遊走,處於平靜狀態的魔氣,瞬間就變得狂暴起來,在曾素素的身體大肆破壞,曾素素頓時疼得滿床打滾。

葉雄嚇了一跳,連忙鬆開手,不敢再查探。

現在,他明白為什麼連曾戰都沒辦法了,這縷魔氣如此狂暴,稍有外元進來,就拿曾素素的命來威脅,這種情況下,除非置曾素素的命於不顧,不然還真是沒有辦法。

收回元氣之後,曾素素體內的魔氣,這才漸漸平靜下來,繼續在她身體裡面遊走。

經過一番查探,葉雄對於曾素素的病情,也有根本的了解。

一時之間,他也措手無策,不知道應該怎麼辦。

原本,他考慮讓冰靈進入素素的身體之內查探,但是他擔心冰靈進去之後,驚動那縷魔元,畢竟這魔元太敏感了,一有不對勁就使勁搞壞破,讓人投鼠忌器。

「我為何不讓木兒進去查探?」葉雄眼睛一亮。

曾素素修鍊過木系功法,身體之內還帶著木元氣,雖然很微弱,但是也是確確實實存在。

木靈是木系五行神靈,身上帶著木元本源,只要她將自己的本源力量收斂起來,化成一縷木元氣進入曾素素的身體,那縷魔元以為是曾素素自身的元氣,未必能發現。

想到這裡,葉雄馬上將木靈從內世界裡面叫了出來。

「主人,你找木兒有什麼吩咐?」木靈問。

「木兒,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吩咐你做。」葉雄說道。

「主人,事情重要嗎,要不讓冰兒火兒他們辦,我怕辦不好。」木靈有些擔心。

「這事情,他們辦不了,只有你一個能辦得了。」

「主人,你說,木兒一定會全力辦成的。」木靈激動地說道。

之前,主人找他們辦事,一般都是叫劍靈冰靈跟火靈去辦,劍靈跟冰靈聰明,火兒穩重,最笨的就是自己,現在她聽說,這件事情只有她一個人能辦,她怎麼能不激動。

「是這樣的……」

葉雄詳細地將情況跟她說了一遍。

「你進去查探,一定不能被對方發現,不然的話,會對素素姑娘帶來危險。安全第一,能查則查,查不出來,或者沒有把握,一定要退出來。」葉雄認真地叮囑一番。

「主人,你放心,木兒一定會辦妥的。」木靈重重地點了點頭。

接下來,她化成一縷元氣,輕輕地落到曾素素的手腕上,慢慢地滲了進去。

速度很慢,很輕柔,花了好幾分鐘,那縷元氣,才慢慢地進入曾素素的身體之內。

葉雄施展法眼,在法眼之下,他很清楚地看到,木靈已經融入了曾素素自身的元氣之內,跟她的本身元氣完全融合在一體。

那縷魔氣,根本就沒能發現。

成功潛入。 木靈化成一縷微弱的木元氣,慢慢地進入曾素素的身體之內。

剛跟曾素素身體內的元氣融合起來,她就感覺到在人在窺視,窺視所有的元氣,嚇得她都不敢亂動,只能隨著曾素素的元氣,在她身體之內隨便遊走著。

直到那種窺探的感覺消失了,她才敢慢慢行動,朝曾素素內世界裡面進去。

內世界是修士的本源,一旦被侵佔,就等於被控制,現在曾素素這種情況,很有可能是內世界已經被魔氣侵蝕。

由於魔氣的警覺性太高,她不敢行動太明顯,只能很慢地移動,足足花了半小時,她這才成功地進入曾素素的內世界。

此時曾素素的內世界裡面,元氣非常薄弱。

鍊氣期,內世界的元氣呈氣化,一團團的。

築基期,內世界的元氣呈液化,築成池。

金丹期,內世界的元氣在元氣池之中,生長出金丹蓮。

此時,曾素素內世界裡面,金丹蓮剛生長起來,黯然失色,說明她是剛剛進入金丹期的時候,被魔氣入侵的。

木靈化成一縷弱得不能再弱的元氣,進入內世界。

剛進入,她就發現遠處的天空,懸浮著一名身穿黑袍的男子,懸浮在半空,慢慢地吸取曾素素的元氣,這些元氣正是曾素素服完丹藥之後,還沒轉化成自己元氣的靈藥帶來的能量。

「這個傢伙,居然在吞噬丹藥的能量,可惡。」

木靈馬上明白了,原來曾戰給曾素素服用的丹藥,根本就不是她自己用的,只不過是用來餵飽這個傢伙。

這個傢伙,居然在利用曾素素服用的丹藥修鍊。

木靈正想看清這男子長什麼模樣,發現那男子的目光,瞬間就落到自己身上。

嚇得她趕緊收斂自己的元氣,順著元氣,進入金丹蓮之內。

那黑袍男子沒看出什麼,這才閉上眼睛,在半空之中,開始修鍊起來,煉化丹藥的藥力。

木靈在金丹蓮上,伸出一個腦袋,仔細打量黑袍男子的樣子之後,這才再次化成一縷木元氣,從原路返回。

從曾素素身體出來的時候,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了。

葉雄在外面急得團團轉,畢竟木靈比較笨,沒有冰靈跟火靈那麼聰明,又是第一次做這麼重要的事情,不擔心才怪。

直到木靈化成一縷元氣出來,他這才鬆了口氣。

「主人……」

「噓,進入我的身體再說。」葉雄打斷她。

木靈進入他的身體,這才將剛才的事情說了一遍。

「這麼說,有個魔修潛入曾素素的身體之內,借她的身體吸收丹藥的力量來修鍊了?」葉雄問。

「沒錯,就是這樣。」

「你看清楚他的模樣沒有?」

「主人,我看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