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學東聞言,微微彎腰,一臉恭敬的說道。

陸青見狀,淡淡的說道:「既然如此,這樣好了,這件事兒也不方便讓外人知道,你們就在我們之中挑選一個病人,按照他的癥狀,談談看法吧!」

眾人一聽,微微點了點頭,都是成了精的人物,自然明白家醜不可外揚的道理。

「那就檢查我好了,最近啊我這身體剛好有點不舒服,如何?」

陳志華走了上來,看著林逸淡淡的笑道。

「我無所謂。」

林逸淡淡的冷笑道,這陳志華雖然看似對陳學東的要求非常嚴格,實則都是扯淡,甚至陳學東的人品之所以如此不堪,有不少原因都是因為陳志華的這種教育方式,當著外面的面兒不痛不癢的呵斥兩句,實則是助長歪風邪氣。

在古時候,老師在說話的時候,學生如果敢貿然接話,那可是要挨板子的,就算是放在現代社會,領導說話,也斷然沒有下屬開口的道理啊!

可陳志華呢,看似呵斥了陳學東,實則卻是在維護自己的孫子,這樣的人,林逸自然也懶得去揭穿。

「爺爺,您的身體不舒服,您怎麼不早說啊!我的天啊!這讓在場的前輩們知道了,還不以為我不孝順您啊!來來,我趕緊給您看看!」

陳學東一聽,頓時面色大變,急忙衝上前一臉誇張的把自己的手指放在了陳志華的脈搏上開始號脈。

「怎麼樣?這爺倆的演技如何啊?」

溫若蘭如同貴鬼魅一般,再度悄悄出現在林逸的背後,咧嘴笑問道。

「有沒有紙筆?」

林逸看著溫若蘭一臉蛋疼的問道。

「有啊!幹嘛?」

溫若蘭不解,不過還是打開了自己的包包從裡面取出了紙筆遞到了林逸的手中。

「呵呵,當然是寫下他的病情了啊!」林逸淡淡一笑,不過卻悄悄的吸了一口氣,這溫若蘭不但長得漂亮,言行舉止間散發出來的香味兒更是讓人著迷。

「瑪德,多好的一個小妞,怎麼就喜歡研究人呢?唉,真是可惜了!」

林逸搖頭,開始書寫了起來。

「呵呵,林逸,你連檢查都沒有,就開始書寫我爺爺的病情?」

正在檢查陳志華的陳學東一聽,頓時愣住了,盯著林逸不敢置信的問了起來。 中醫講究的的確是望聞問切,可你總不能真的用一雙眼睛看一下,就能夠判斷出陳志華的病情吧!

這種神乎其技的事情,不要說是見過了,便是聽也不曾聽過啊!也只有在古籍之中才會有記載,不過他們多半都已經當成神話故事來看了,畢竟不親自上前,有的時候隱藏在裡面的病症,你根本無法看出來啊!

「中醫治病的方法,你們應該都非常清楚,有的時候未必一定要親自上前查看!」

林逸淡淡的笑道,隨後手中的圓珠筆就唰唰的開始在溫若蘭提供的白紙上書寫了起來。

「哼!裝神弄鬼,我就不信,你這樣真的能夠看出病情!」

陳學東不屑的冷哼一聲,便安心的開始檢查陳志華的病情,反正,等會兒結果就會出來,如果林逸沒有真本事,自然會被人趕出去,到時候,溫若蘭的旁邊,除了他陳學東之外,絕對沒有任何一個人有資格站在哪裡。

「溫若蘭,你一定是我的。」

陳學東咬著槽牙,在心裡暗暗發誓到。

此時溫若蘭看向林逸的目光卻充滿了濃濃的詫異,作為一名中醫瘋狂愛好者,她自然也十分清楚能夠做到望聞問切需要多麼恐怖的實力了,雖然在她的眼裡,林逸全身上下都透露著神秘,可她依舊有些不敢相信,如此年輕的一個人就能做到望聞問切,要知道,便是陸青等人,也僅僅只是掌握了一些皮毛啊!

這個東西,多半都只能靠自己的經驗摸索,前輩師父也只能給你一些資料而已,畢竟每個人的病症,膚色,膚質不一樣,那麼他的軀體也會有很多不一樣的地方,可謂是極難判斷。

「喂,秦總,這小子真的已經掌握瞭望聞問切?」

溫若蘭湊近秦芸雨的旁邊,好奇的問道。

「啊!」

秦芸雨一聽,頓時愣住了,哪裡想到溫若蘭竟然會問自己,一時間不禁愣住了,那溫柔如水的眸子也下意識的看向了林逸,人家都說認真的男人是最帥的,此時的林逸,那一臉認真書寫的樣子,還真有幾分帥氣的感覺,一時間竟然看的有些痴了。

「秦總,您這是發獃呢,還是發花痴呢?」

溫若蘭一看,那黑溜溜的大眼睛里頓時浮現了一抹濃濃的詫異之色,忍不住在心裡嘀咕道:「這個大混蛋,還真是有本事啊!這秦總號稱是華夏第一女首富,可謂是家財萬貫了,不要說是成功人士了,便是許多一二線的男明星在她的面前怕是也不敢放肆,追求者更是多如牛毛,可現在,竟然看上了他?」

「啊!你說什麼?」

秦芸雨一聽,那宛如江南煙雨一般的臉頰上頓時浮現了一抹紅暈,眸光有些閃爍尷尬的問道。

「算了,當我沒問吧!情人眼裡出西施,你肯定什麼都說是的。」

溫若蘭說完,便轉身朝著陸青旁邊走了幾步。

一分鐘后,林逸放下手中的圓珠筆,淡淡的說道:「陸青,你拿著吧!」

「是!」

陸青一聽,急忙上前一步,恭敬的接住了林逸書寫的病歷,而後,恭敬的站在一旁。

「哼!現在的年輕人啊!實在太不知所謂了,這看病可是一等一的大事兒,怎麼能馬虎呢?」陳學東一邊檢查著陳志華的病情,一邊冷冰冰的說道。

「呵呵,你這小子說了一天的廢話,這話我倒是認可啊!病人,不但是咱們的衣食父母,更是受害者,我們身為醫生的若是不能為病人排憂解難,那可就是庸醫了啊!」

陳志華深吸了一口氣,看著自己的孫子,一臉滿意的點頭笑道。

周圍眾人一聽,也紛紛認同的點了點頭,看向林逸的眼神兒,也變得有些不屑了起來。

陸青一看,那叫一個火冒三丈啊!林逸那可是宛如陸地神仙一般恐怖的存在,能夠前來幫他們助陣,已經是給了天大的面子,可現在,這群人竟然還冷嘲熱諷,這豈不是等於沒有把林逸放在眼裡嗎?

林逸的本事有多恐怖,他這個做弟子的當然是無比清楚了,鬼門十三針的確驚駭世俗,有著諸多神奇的功效,可是跟天乙神針相比,他又算的了什麼呢?

太乙神針的可怕恐怖,那幾乎都可以歸納為仙術了,傳聞就是九天之上的太乙真人留下來的,有著神鬼莫測之威能,鬼門十三針想要跟太乙神針相比,還是有不小的差距,就這太乙神針在林逸的手中,也只是最淺顯的功夫啊!

可現在,陳學東跟陳志華爺孫兩個竟然嗆林逸,他如何能忍耐呢?當即上前一步。

「陸青,稍後我可能會離開一段時間,至於什麼時候回來,卻不得而知,我現在再教你一點東西吧!」

林逸見狀,淡淡的笑道,人之所以會對比人生氣,那是因為兩人半斤八兩,可現在,林逸已經是宛如九天之上的神龍,如何會對地上的螻蟻產生負面情緒呢?

若是真的不爽,直接抹殺了便是,倒犯不著生氣。

「什麼?恩師你……」

陸青一聽,頓時眼眶一紅,有淚光閃爍,依然是明白,林逸怕是要去追求更高的境界,以後這想要見上一面,怕是更加的困難了。

「好了,生死看淡,你只需要苦心修行我傳授你的東西,將來你我之間未必沒有再見的機會。」

林逸見狀淡淡一笑,便緩緩開口,傳授了一段修行的法門給陸青,同時幫助他解惑。

遠處的溫若蘭跟秦芸雨一聽,林逸竟然要消失一段時間,都是神情一怔,特別是秦芸雨那杏乾的嘴唇,輕輕的蠕動了一下,似乎有話想說,可最終卻不知道說什麼,只能化為了一聲重重的嘆息。

林逸的實力她自然是知曉的,恐怖絕倫,堪稱是這華夏第一人,別看她號稱是華夏的女首富,可是跟林逸相比,差距實在太大了,再加上她的年紀可比林逸大上不少。

「人啊!想要什麼東西就要努力去追求,你不追是永遠都沒有機會得到的。」溫若蘭也在心裡重重的嘆息了一聲之後,看著秦芸雨緩緩開口說道。 秦芸雨一聽,頓時神情一怔,那有些失落的眸子里頓時浮現了一抹濃濃的詫異之色,隨後扭頭看向了溫若蘭,眨巴了一下眼睛,不解的問道:「你既然知曉,喜歡的東西要去追求,為什麼自己要放棄呢?」

能夠成為華夏第一女首富,秦芸雨不但機緣運氣比較逆天,這智商,情商,觀察力都是一等一的恐怖,否則,如何能夠在幾億人中殺出重圍呢?溫若蘭能夠看出來她的喜好,她自然也能夠感受到溫若蘭對林逸的在意。

「呵呵,你我性格不同,你已經到達了人生的頂點,現在當然想要追求愛情,可我的人生目標追求還沒有達到呢,也許等我得到了自己最想要的也會追求那狗屁愛情吧!」

溫若蘭自嘲一笑,真正的原因是什麼,只有她自己心裡清楚。

秦芸雨微微點頭,倒是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而此時,陳學東也對陳志華做完了一翻檢查,長長的吐了一口濁氣,討好的笑道:「爺爺,你啊實在太不老實了,最近又偷喝酒了吧!不過你的高血壓到還算是穩定,不算是什麼大毛病,只要自己的心裡別有太大的壓力,一切都會好的,畢竟現在你的孫子也能夠撐起一片天了,以後不會讓你那麼辛苦的。」

陳志文聞言,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看著自己的孫子一臉滿意的說道:「你個小東西,竟然敢嘲笑起老夫來了啊?」

「呵呵,老陳啊!你這可是生了個好孫子啊!」

「就是,多孝順您啊!不但人長得好,這醫術也不錯,算是青年才俊了啊!」

周圍眾人個個都有些羨慕的笑道。

「呵呵,謬讚了,謬讚了啊!」

陳志華抱拳笑道,不過是神采之間倒是越發的開心了,畢竟自己的孫子如此完美不是嗎?

「喂,林逸,我的診斷已經說出來了,現在該看看你的了吧?」

陳學東扭頭,看著林逸一臉高奧的冷笑道,他相信,自己的診斷已經是非常完美了,否則,他的爺爺一定會提醒他的,也就是說這次的比賽,他最少立於不敗之地了。

「陸青,拿給他們看!」

林逸淡淡的說道。

「是,恩師!」

陸青抽泣了一下,拿起林逸寫的診斷書就走了上去,看著陳志華等一群老傢伙說道:「你們可以自行查看!」

「呵呵,好!」

眾人也不在廢話了,實在是陸青的態度讓他們有些摸不著頭腦了。

只是當看到上面洋洋洒洒寫著的兩百多個字,眾人卻愣住了,這上面寫的病情實在太多。

「我的天啊!你這哪裡是診斷啊!你這怕是在默寫背書吧!」

陳學東一看,頓時眼睛一亮,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呵呵,林逸啊!你這樣寫的話實在太沒有意思了,幾乎把老年人該有的病症都寫出來了,那這其中自然會有老陳的病情嘛!」

「就是,你這樣的確很聰明,不過我們卻不會承認你的醫術在陳學東之上的啊!」

「可不是,不過你小子倒也挺機靈,像你這種人才應該去西醫,現在的西醫看病啊!那傢伙都是先從裡到外來一個全面的檢查再說,你倒是比較適合啊!」

「哈哈,不錯,不錯,你這去醫院上班倒是一把好手啊!這傢伙,一翻檢查下來,沒有三兩萬怕是根本走不出醫院啊!」

眾人一看,都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等等,我的天啊!骨癌這種病你都給寫出來了,你是不是有點過分了啊!」

陳學東指著林逸書寫的病曆書,忍不住尖叫了起來。

「什麼癌症都寫裡面了?這實在有點過分了!」

「可不是,大家都是同行,實在沒有必要咒別人嘛!」

一名名老傢伙此時卻寒著臉,不滿的說道。

可一直洋洋得意的陳志華,此時卻突然眼睛一瞪,宛如見到了鬼魅一般震驚的看向了林逸。

「老陳,你自己看看病曆書上面的診斷,我恩師可不會輕易出手,他既然寫上去了,那便絕對不會作假,而且,他也一定有治療的本事!」

陸青雖然情緒低落,可陳志華如此激動震驚的行為他還是看在眼裡了,幾乎瞬間就明白了,林逸寫的鐵定是正確的。

「嗯?爺爺,你怎麼了?」

陳學東此時也發現了陳志華的異常,不禁有些關切的問道。

「唰!」

陳志華猛的抬頭,宛如溺水之人抓住了最後一根稻草一般,一臉緊張激動的看著林逸吼道:「林前輩,你,你真的能夠治好骨癌?」

「嗯!」

林逸輕輕點了點頭。

「砰!」

你好晚婚 陳志華沒有任何的遲疑,直接跪在了地上,骨癌,不管是中醫也好,西醫也罷,都拿他束手無策啊!

可現在,林逸不但僅僅只是看上一眼就能夠看出的他的病情,而且,還能夠治療,他如何能不激動,不緊張呢?

在生死面前,又有幾個人能夠看淡呢?

「懇請林前輩施以援手啊!」

陳志華老淚縱橫,哀求道。

「什麼? 庶女的美好生活 老陳你真的有骨癌?」

眾人一聽也全部都驚呆了。

這實在太玄乎了,僅僅只是看上一眼,甚至連靠近都沒有,竟然就能夠從陳志華的身上看出這麼多的毛病,眾人如何能不震驚,不驚悚呢。

「爺爺,難道他的病曆書上寫的都是真的?」

陳學東一聽,也是一臉震驚之色,盯著陳志華無比激動的問道,如果真的是如此的話,那這場比賽他可就輸的有些離譜了啊!畢竟這些病症他可什麼都沒有發現啊!

陳志華聞言,點頭說道:「林前輩一共書寫了三十種病症,我有二十種是自己知曉的,剩下的十種倒是還不曾察覺。」

「什麼?」

眾人皆是腦海一震,宛如有驚雷炸響一般。

神乎其技啊!

這等恐怖的眼力他們簡直是聞所未聞啊!

雖然還有十種病症陳志華自己也不清楚,可現在誰敢懷疑林逸說的真實性呢?

光憑藉林逸能夠一眼看出陳志華身上的骨癌,便足以證明了他的恐怖之處。 畢竟,林逸看病用的可是華夏中醫最傳統,也是最厲害的望聞問切,單憑這一點,在場眾人也沒有一個人是林逸的對手啊!

「林前輩,之前是我等有眼無珠,還請林前輩見諒!」

「不錯,我們的確是看走眼了,理應懲罰,還請林前輩懲罰我等吧!」

一名名在中醫界威名赫赫的老傢伙,紛紛上前看著林逸,無比激動的說道。

「呵呵,你們的確是該罰啊!」

林逸微微點頭笑道。

眾人一聽,急忙低下頭,一臉恭敬等候懲罰,在中醫界,前輩是最不能招惹的存在,沒有之一,現在,林逸那在他們眼裡便是最不能招惹的存在,自然不敢放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