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蘭當下奮筆疾書,寫下兩個人的名字。

一個是角德,另一個叫天刀。

「天刀是霸刀族的族長,跟角德交情非常好,實力不在角德之下,現在的霸刀族在百族原之中,是排名第二的種族,實力非常強。」說到這裡,藍蘭頓了一下:「當然,跟你現在比起來,那是沒辦法比的。」

「就是這兩個人是嗎,行,我讓他們見不到後天的太陽。」葉雄帶著幽冥,化成兩道流光離開了。

兩天之後,百族原傳來一件大事,角族的族長角德重病不愈,最後死了;霸刀族的族長,在一次外出的時候,被神秘人斬殺,連元嬰都沒活下來。

此事在百族原掀起了軒轅大波,很多人都明白怎麼回事,全都沒有道破而已。

……

三個月之後,葉雄跟幽冥終於離開百族原,進入了無盡海。

仙魔界領域十分巨大,星球無數,但是總體來說,正道現在分為九大版塊。

大秦帝國,滄瀾帝國,天空之城,無盡海,百花仙域,八大洞天,死亡地帶跟無盡海。

星辰宮在半個月之前,已經被魔界攻破,現在正魔兩道對峙在星辰關。

「此去大秦帝國,還有很遠的路程,咱們邊歷練邊趕路,不用太焦急。」

兩人在星空之中穿梭,葉雄一邊趕路一邊說道。

「前面有個星球,咱們下去休息一陣,再行趕路。」幽冥指著前面一個綠色的星球說道。

(本章完) 葉雄從身上拿出一張地圖,看了一下,說道:「這個星球叫做綠星,已經屬於無盡海的勢力範圍了。」

「無盡海綠星?這裡有一個地方不錯,咱們正好去那裡歷煉一下,看看能不能給你找到點靈藥,把你的境界突破上去。」葉雄說道。

「什麼地方?」

「劍宗秘境。」

「劍宗秘境?」

幽冥眉頭皺了起來:「我來到仙魔界之後,曾研修過仙魔界的地域跟勢力,從來沒有聽說過劍宗,你會不會弄錯了?」

「我是在魔多的記憶之中發現的,這個劍宗以前是一個不出世的門派,以前魔多還是劍宗的弟子,後來入了魔道,成了魔族的大將領。」

葉雄在鎮魔碑之內,煉化了魔多的元嬰,把他的記憶消化為自己所用。

在這劍宗之內,有一處秘境,除了劍宗核心弟子之外,沒有人知道,如果能進入裡面修鍊,肯定能增加實力。

「既然這樣,那咱們就下去看看吧,不過下去之前,咱們得把妝給化一下。」幽冥說道。

葉雄也知道自己不能再暴露行蹤,不然的話,被魔淵發覺,到時候肯定會派更厲害的高手過來殺他。

當下,兩人化妝成四十歲左右的模樣,這才落到降落到綠星。

綠星面積不是很大,兩人施展瞬移術,很快就到了一座高山上。

看著面前破敗不堪的門派,葉雄懷疑自己是不是來錯了。

門派山前矗立著著一塊石碑,上面還真寫著劍宗二字。

上面的字跡已經綠跡斑斑,長滿了青苔,不知道多久沒有打理過。

這就是魔多記憶之中,那個在仙魔界赫赫有名的劍道門派?

「這裡真的有秘境嗎?」幽冥有些不太相信地問。

「魔多的記憶之中,有進入那秘境的方法,咱們先進去看看。」

兩人身影一閃,再一次出現的時候,已經到了後山石洞。

葉雄將靈識釋放出去,瞬間方圓十公里的情景,盡收眼底。

劍宗早已經滅絕了,整個劍宗舊地之內,居然一個人都沒有,顯然已經不復存在。

「秘境入口就在裡面,咱們進去看看。」

兩人一路深入,很快就來到了石洞深處,在某個石室之中,牆上有一道漩渦,赫然是秘境入口。

「這秘境入口沒有任何東西掩蓋著,就這樣暴露著,怕是早就被人發現了。」幽冥說道。

「咱們進去看看。」

兩人化成兩道流光,從秘境入口進去,隨著身形一陣閃爍,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到了一片荒蕪的古戰場。

剛進來,兩人就感覺這裡的靈氣,比起外面不知道弱了多少,別說跟仙魔界相比,就是跟下界相比,都還差,完全就是一個廢墟。

兩人邊飛邊看,發現秘境之內,地上到處都是沆沆窪窪,地上還有無數巨大的劍痕,還有一些散落的兵器,還有不少的破碎的兵器跟屍骨,赫然是一個古戰場。

「看來劍宗經歷過什麼,已經完全被滅派了。」葉雄嘆了口氣,非常遺憾。

他本來想帶幽冥過來修鍊,沒想到什麼都沒有發現。

「這裡顯然經過一場大戰,還有無數的人過來尋寶,估計不會找到什麼好東西了。」幽冥說道。

如果以前劍宗真的像魔多記憶之中那麼厲害,一旦被滅派,肯定會有無數的人過來尋寶,無論是靈藥,還是神通傳承,都不可能落下,看樣子兩人這一趟算是白跑了。

「既然來了,咱們分頭找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點什麼有用的東西。」葉雄建議。

幽冥點了點頭,兩人兵分兩路,一東一西,開始在秘境裡面搜索起來。

離開幽冥之後,葉雄在周圍看一下,最後朝中間那座高高的山峰而去。

此時的山峰,彷彿被一把巨大的劍芒,切成兩半一樣,上面是一個非常平坦的草原。

葉雄繞著山峰,開始施展法眼神通,不斷地尋找著。

肉眼能看到的東西,肯定早就被人發現了,只能用法眼試試,看看有沒有什麼空間裂縫,或者隱藏的地方,別人沒那麼容易發現,那樣才有機會。

找了很久,都沒有發現,正在這時候,突然遠處傳來幽冥的叫聲:「阿雄,過來一下。」

葉雄化成一道流光,落到幽冥身邊,只見她蹲在地上,看著地上一個生鏽的手鐲,體表銹跡斑斑。

「這裡面有個入口,不知道通向什麼地方。」幽冥說道。

葉雄狐疑地看著那個生鏽的手鐲,法眼看過,赫然發現手鐲上面,有一道線如毛髮的裂縫,中間隱隱有淡淡的元氣在流動著。

「你這是怎麼發現的?」葉雄震驚地問。

如果不是靠近來看,他根本不可能發現這裡面的入口,裡面雖然有靈氣,但是弱到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他真不明白,幽冥是怎麼發現的。

「我來修真界之後,無意中得到一窩尋寶蟻,這種蟻對於空間裂縫跟秘境入口,有著特有的尋找能力,這裡是尋寶蟻發現的。」幽冥說道。

「尋寶蟻,什麼東西?」

幽冥伸出手掌,掌心之中,出現一隻小小的長翅飛蟲,有著綠色的翅膀,頭上長著兩條觸角。

「尋寶蟻實力很弱,只需要在周圍布一個結界,防止它們逃出去,然後在結界內部施展威壓,承受不住威壓的尋寶蟻,就會拚命地找出口,這樣隱藏的通道就會被發現。」幽冥解釋。

還有這樣的操作,葉雄也是服了,這樣看來,這尋寶蟻真是無價之寶。

「不過這尋寶蟻有一個弱點,那就是實力太弱,還好這手鐲上面沒有布禁制,不然它們怎麼也不可能進去的,我也發現不了。」幽冥道。

「有禁制就會有元氣,更容易被人發現入口,禁制本來就是雙刃劍。」

葉雄將手鐲拿起來,看了一下,這才說道:「這裡面,應該是一個芥子空間,就算裡面什麼都沒有,你也撿到寶了。」

芥子空間非常稀有,大多數秘境都是固定的,像芥子空間這種可移動的秘境,不知道有多少的人渴望得到。

「走,咱們進去看看。」

(本章完) 兩人一前一後,化成兩道流光,從手鐲那道裂縫進去。

進去之後,發現裡面是一個非常小的空間。

一個小湖泊,湖泊裡面邊種著很多樹,空氣之中有非常濃郁的靈氣,那是葯香。

「聞這葯香,至少也得萬年以上,咱們這趟真沒白來。」幽冥激動地說道。

葉雄一眼望過去,發現湖邊種著好幾種珍貴的靈藥,白勺,靈芝,人蔘,黃精,全都是年份非常久遠的靈藥,這麼多的靈藥,在這麼小的一片空間之內,難怪空氣之中的靈氣,會如此濃郁。

「快看,那是什麼?」幽冥突然指著湖邊一團白色的光團,外表就像兔子一樣。

那兔子光團像是受傷了驚嚇一樣,啾的一聲,鑽進地里不見蹤影。

「這是,葯靈。」幽冥激動得聲音都變了。

一些靈藥,由於年代久遠,會產生葯靈,這些葯靈已經有了靈性,能產生葯靈,說明這裡的靈藥,品階非常高,已經接近仙藥了。

「咱們以前哪次得到靈藥,不是打得要死要活,這次突然有種天上掉下餡餅的感覺。」葉雄道。

「咱們還是小心一點,這芥子空間之內,也許還有人居住。」幽冥總算從激動之中回過神來。

如果沒有人,這裡的靈藥就是無主之物,就是他們的,如果有人,這裡的東西就是別人的,他們只是訪客。

兩人相視一眼,身上同時施展元氣,一左一右,朝湖邊一座石屋而去。

這芥子空間很小,除了這個湖泊,就是樹木跟靈藥,唯一有可能住人的地方,就是這座石屋。

「前輩,晚輩無意之間進入此地,如有驚擾,請前輩恕罪。」葉雄遠遠對著石屋喊道。

他不敢用靈識搜索,如果這裡面真的住著人的話,年齡至少也得數千年,這樣的怪物,實力不知道強到什麼程度,絕對不是他能惹的。

半晌之後,石屋之內,沒有回話。

「晚輩無意之間,進入貴地,前輩請原諒。」葉雄又喊了一句。

然而,隔了很久,那木屋依然沒有人回話。

葉雄朝幽冥打了個手勢,讓她呆在原地,這才化成一道流光,落到石屋門口。

他先施展不破金身,然後將菩提神劍握在手裡,這才一步一步地走進石屋裡面。

剛走進石屋,他馬上就發現自己的擔心是多餘的,此時的石屋,積很厚的灰塵。

半空之中,到處都是蜘蛛網。

突然一道白光射來,牆角一隻比嬰兒還大的蜘蛛,嘴裡突然吐出一道白線,朝他疾射過來。

這些蜘蛛,不知道在這裡呆了多久,吸收多少的靈氣,已經完全進化成凶獸,實力不容小視!

可惜,它遇到了葉雄。

葉雄手中菩提神劍一劍斬出,一道劍芒直劈過去,直接將半空之中的那巨蜘蛛斬成兩半。

那蜘蛛掉到地上,身體湧出綠色的液汁,非常噁心。

石屋是兩層的,葉雄一路上去,又斬殺了兩隻巨蜘蛛跟一隻巨老鼠,再用火焰把裡面的東西燒得乾乾淨淨,這才走出石屋,說道:「裡面沒人,上來吧!」

幽冥走過來,見地上很臟,這才鬆了口氣。

「看樣子,這秘境之內,沒有人居住。」

葉雄在石屋裡面找了一遍,最後什麼有用的東西都沒找到,不禁有點遺憾。

本以為能在這芥子空間之內找到點神通,沒想到願望落空了。

「這裡應該是某位修士的芥子空間,可能那修士在大戰之中死了,所以沒有人知道這裡面的存在。」葉雄猜測。

「咱們先四下瞧瞧,再確認一下。」

接下來,兩人又在湖邊找了一遍,確定這裡面確實沒有人之後,這才再次回到石屋之內,把石屋打理一遍。

「有了這芥子空間,咱們就方便得多了,以後趕路的時候,可以一個人趕路,另一個人在這裡面修鍊,你先呆在這裡修鍊,爭取早日突破到元嬰中期,我先出去趕路。」葉雄說道。

幽冥點了點頭,回到石屋之中,開始修鍊起來。

從手鐲空間出來之後,葉雄將手鐲拿到湖邊,清洗乾淨之後,這才離開秘境。

……

天魔殿,大殿。

魔淵崩著臉,坐在魔座上面,臉色非常難看。

下面的屬下,瑟瑟發抖,噤若寒蟬。

「這麼說,你們失去了他的行蹤了?」魔淵怒問。

「殿主大人,我們已經加派人手,去查找他的下落了。」那屬下說道。

「廢物,通通都是廢物!」

魔淵一掌拍出,直接將那屬下拍飛出大殿,吼道:「再不找到他的行蹤,別回來見我。」

那名手下捂著胸口離開了。

正在這時候,突然大門口,飄進一縷黑氣,那黑氣在半空漸漸凝聚,最後凝聚成一名高瘦的人影。

人影身體都裹在黑袍之中,看不清面容,臉黑呼呼一片,什麼都看不見,彷彿無臉人一樣。

「屬下黑臉,見過殿主大人。」兩道聲音同時響起來,一道男一道女,同時聽著,有種十分怪異的感覺。

「黑臉,你來了。」魔淡站了起來,從魔座上走下來,來到它面前。

「不知道殿主大人叫屬下過來,有何吩咐?」

「黑澤已死的消息,你知道了吧?」

「屬下知道,是一個叫葉雄的人,將他殺掉的,現在葉雄已經取代了他的排名,現在排名飛升榜上第五。」黑臉男女混合的聲音回道。

「我今天叫你來,任務很簡單,就是把葉雄殺了。」說到這裡,魔淵又來氣了,怒道:「我本來已派人去查找葉雄的下落,沒想到那幫廢物把他的行蹤弄丟了,所以現在要你親自去尋找他的下落。」

「屬下遵命,一定會想辦法把葉雄的人頭取回來。」黑臉說道。

魔淵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滿意地說道:「黑臉,我就喜歡你這沉穩的性格,明知道有把握,也不把話說滿。這件事情交給你,我放心,如果早讓你出手,黑澤也不會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