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雅笑道:「李小姐其實應該高興的。」

她怕李綰誤會,立刻辯解道:「你可不要誤會,我沒有其他意思,只是華醫生能夠幫你治療,你應該感到開心才對。」

「開心?」

李綰撇了撇嘴,想到華新一副刻薄的嘴臉,剛剛平伏的怒意就涌了上來,恨道:「該死的混蛋。」

蘇雅訝然的看了眼李綰:「李小姐,你跟華醫生很熟嗎?」

「不認識。」李綰冷冷道。

蘇雅以為李綰擔心自己的病情,心情不好,說道:「華醫生醫術很棒的,有他替你治療,你一定能夠痊癒的。」

「痊癒?」

李綰撇了撇嘴:「我不相信,白血病如果不能進行骨髓移植,那可是不治之症,我已經死心了。」

她嘆了口氣,望向窗外。

蘇雅是個有節操的護士MM,照顧病人是她第一要務。

「李小姐,你可別這麼想。如果是其他醫院,你說這話,我沒法反駁,可是你在301醫院,而且華醫生還是你的主治醫生,我對你的治療有著百分百的信心。」

「百分百?」

李綰愕然嗤笑道:「你不用安慰我了,我知道什麼是白血病。」

「李小姐,雅姐說的話千真萬確。」病房內檢查各項儀器的楊松轉頭笑道:「你的主治醫生如果是華醫生,那麼就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白血病,華醫生治過,並且不是骨髓移植,他已經痊癒出院了。」

李綰看了兩人一眼:「你們該不會是我大哥安排進來,故意安慰我的吧。我身體病了,可這裡還沒有病。」她指了指自己的腦子。

「李小姐,你誤會了。」

蘇雅耐心的說道:「華醫生真的治癒過白血病,我們醫院人盡皆知,那可是做不得假的。你如果不相信,不妨出去打聽打聽,你應該相信華醫生,開開心心的接受治療,指不定那一天就痊癒了呢,何必愁眉苦臉的呢。」

「是啊,是啊。」

助手楊松附和道。

李綰訝然的看了兩人一眼,心頭泛起了嘀咕。

看兩人的神情似乎不似做假,可是……她任然不相信華新能夠治癒什麼白血病,這太假了。

蘇雅,楊松兩人見李綰任然懷疑,並沒有多言。

論301醫院,誰對華新的醫術最熟,恐怕就是他們兩人了。

兩人做為華新的助手,見過太多妙手回春的醫術了。

能針灸解決問題的,針灸解決。

能吃藥解決問題的絕對不開刀。

能開刀解決問題的,患者絕對不會死在手術台上。

李綰既然住進了醫院,華新決定替李綰進行第一次的治療。

第一次治療,也僅僅是針灸方面的治療。

李綰的身體很虛弱,比劉溫還虛弱。

他需要把李綰的身體調理到他認為的最佳狀態,然後才能利用聖獸古拳朱雀聖獸的涅槃特性治療。

「李小姐。」

華新手持著古物針灸包來到李綰床邊,把古物針灸包攤開放在床頭柜上:「我說過不會讓你再進行化療的,我先替你固本培元,調理身體。」

「……」

李綰仇視的瞪了眼華新。

然後,她上上下下的打量著華新,怎麼看,怎麼也不覺得他能夠治癒白血病。

但是,她並沒有拒絕華新的治療,點頭答應。

華新笑笑,並不以為意。

她不相信,乃屬常情。

華新抽出金針,利用『固本培元針刺之法』替李綰針灸,調理身體。

針灸配以中藥湯劑,便是前期階段的治療。

雖然效果不如聖獸古拳朱雀聖獸真氣擁有的涅槃特性來的神奇,卻可以抑制白血病細胞的惡性增殖,調理身體,把化療對身體的傷害減到最低。

一連幾日,華新除了替李綰進行針灸,讓他服用自己開的中藥湯劑外,便沒有進行過其他方面的治療,點滴也是打的葡萄糖。幾日過後,李綰的精氣神明顯比剛剛進入301醫院要好上許多,單看她的氣血就沒有以前蒼白虛弱。

身體的變化,李綰感受得比華新清晰。

她覺得自己的身體比在醫科院腫瘤醫院做化療時要好多得多,渾身有了骨子力氣,連精神頭都比過去好上許多,而且華新還沒替她安排化療。

她過去以為華新只是說著玩的,沒想到一連幾日過去,華新真的沒有替她安排化療方面的治療,心中隱隱間也開始動搖,暗道:「這個華醫生真的能夠治癒我的白血病嗎?」

(本章完) 「楊隊,又是哪裡出了兇殺案?」

「楊隊,我們手頭的工作那沒做完呢?」

市局內,刑偵大隊的隊員紛紛發問道。

「哪裡這麼多廢話,趕緊跟我走。」

楊志不和他們廢話,抄起一件外套,就向著市局外面沖了出去。

經過市局辦公室的時候,他沖著身後的隊員喊道:「你們先出去等我,我向局長彙報點工作。」

「哦,楊隊。」

刑偵大隊的隊員們很疑惑,卻沒有發問。

他們很快便離開了市局,來到了公安局外面,上了警車,等著楊志。

蓉城市公安局局長辦公室。

「潘局。」

楊志禮貌的問候道。

潘偉抬頭,看了眼楊志,問道:「什麼事?」

華新直接找自己而沒有找潘偉,楊志面對潘偉,心裡還是有些忐忑的,害怕潘偉吃自己的醋,認為華新不給他這個局長面子,是看不起他,故意刁難自己,不由有些為難,吞吐了半天。

「楊隊長,有什麼事,你就快說吧。」

潘偉追問道。

「潘局,是這樣的。」

楊志知道躲不過去,便如實的把華新的交代告訴了潘偉,道:「事情就是這樣的,我想讓局長您給交警大隊說句話。」

「原來是華醫生的事情啊,那你怎麼不早說。」

潘偉面色不悅,旋即,也不理會楊志一臉愕然的神情,隨手就抓起了身邊的電話,撥通了內部電話,喊道:「騰隊長,到我辦公室裡面來一趟。」

楊志見潘偉這麼做,也鬆了口氣。

「楊隊長,以後華醫生如果有什麼為難的事情,直接說,別吞吞吐吐的。」潘偉叮囑道。

「是,潘局。」

楊志心情大好。

暗自鄙夷自己膽小,為華醫生辦事,那是榮幸,一般人還沒這機會呢。想想自己,不過是蓉城市華西分局的刑偵大隊大隊長罷了,現在搖身一變,升官發財了。

咚咚。

「潘局。」

蓉城市交警大隊大隊長藤家國敲響了局長辦公室喊道。

「滕隊長,你快進來。」

潘偉站了起來,沖著滕家國急切道。

似乎華新的事情,比他自己的事情都還要急迫。

「是,潘局。」

滕家國心頭有些疑惑,局長今天怎麼這麼熱情。

「坐。」

潘偉示意滕家國道。

滕家國坐下后,潘偉便示意楊志,道:「楊隊長,需要怎麼做,趕快說。」

「是。」

楊志大喜,看向滕家國,道:「滕隊長,有件事需要麻煩你。」

滕家國見楊志以及潘偉兩人都如此重視這件事,便知事情的嚴重性,不由嚴肅道:「楊隊,你說。」

「事情是這樣的。」

楊志再一次把李蘭華,華君,華燕,王敏,魏馨,蔣莉等人被誘拐的事情說了一遍,希望滕家國這個交警大隊大隊長配合,發動全市的交警同志,在蓉城的各個主要路口,檢查過往的車輛,尤其是注意這樣幾個人,一旦發現這些人,立刻攔截,把他們帶回公安局。

「行。」

滕家國點頭道:「我一定完成任務。」

這種事情,他們已經習慣了。

啪啪,啪啪。

潘偉見兩人已經談攏,便拍了拍手掌,示意兩人看向自己,鄭重道:「楊隊,滕隊,華醫生的事情,你們一定要當做自己的事情去做,一定不能有絲毫的馬虎,如果有什麼事情,趕緊給我打電話,我會在局裡面全力配合你們的。」

「是,潘局。」

楊志沒想到潘偉這麼好說話,興奮的道。

滕家國雖沒有與華新接觸過,卻知道華新這號人。

上一任市公安局局長穆成之所以被擼掉,正是因為得罪了華新,導致丟了官,進了號子。

楊志,滕家國兩人走出局長辦公室。

楊志,便與自己的刑偵大隊架著警車,直接離開了蓉城市區,向著雙流而去。滕家國則開始給交警大隊布置任務,在蓉城的幾個主要路口,出城口,關卡設置路障,檢查過往的車輛,不放過任何一輛可疑的車輛。

路上。

楊志就已經與雙流區交警大隊的女隊長倪玉取得了聯繫。

「倪隊長,雙流這塊的路障設置工作就拜託你了。」楊志鄭重道:「聽歹徒說,他們意圖通過雙流國際機場離開蓉城。此刻,他們還不知道我們已經發現了他們的意圖,這對我們來說,是個好消息,我想採取口袋戰術,希望雙流區的交警大隊的同志們在雙流的各個主要路口,關卡,能夠步行離開雙流的地方設置哨崗,防止這貨歹徒逃離雙流,否則對我們對他們的逮撲,拯救人質的工作來說,將更加難以進行,也難以給上面一個交代。」

「我明白。」

倪玉道:「請領導安排。」

倪玉可不屬於自己管轄的範圍,他沒有耍架子,而是以拜託的口氣道:「我希望蓉城市區進入雙流的主要關口做成一個袋子口,希望這裡的同志能夠機靈一些,見到歹徒以及歹徒劫持的人質時,不要輕舉妄動,不要打草驚蛇,讓他們進入雙流,進入我們所做成的包圍圈內,然後再一網打盡。」

「倪玉明白。」

倪玉鄭重道。

楊志感激道:「拜託你了,倪隊長。」

楊志與倪玉取得聯繫,並且進行如何逮撲這貨歹徒以及人質,制定了一個瓮中捉鱉的口袋戰術。而孔武,孔苗一夥13人根本就沒有發現自己的行蹤,自己的意圖已經暴露。

「李阿姨,我們還有一段距離就到了雙流,今天晚上委屈你們在酒店裡面住上一晚,明天早上一早離開,下午就能看見華醫生了。」孔武興奮道。

「小武,麻煩你了。」李蘭華感激道。

「不麻煩,不麻煩。」孔武笑道,指著一晃而過的路標道:「我們還有5公里就到雙流了。」

李蘭華點頭道:「小武,你們是大城市裡的人,我們聽你們的。」

幾分鐘后。

孔武的電話響了起來,卻是早在前面開路的一個孔家小子打來了電話。孔武疑惑的問道:「什麼事?」

「武哥,前面出現了路障,有交警檢查來往的車輛。」電話內傳來了孔家小子的聲音。

「你們先過去,打聽打聽,究竟是什麼事,然後告訴我們。」孔武小聲的吩咐道。

孔武並沒有掛斷電話,而是聽著另一邊的情況。

前面的一輛的士停在了交警前,交警同志朝著他的車內看了一眼,然後便示意他離開,孔家小子很疑惑,笑著問道:「同志,抓嫌疑犯啊?」

「警察辦事,別管閑事。」

交通警告了孔家小子一番,他見孔家小子只是個計程車司機,便『多嘴』說了句道:「最近雙流走私毒品比較猖獗,小心別著了道,被人陰了,趕快走。」

「好類。」

孔家小子裝著誠惶誠恐的樣子,沖著交警連連道謝:「謝謝同志,謝謝同志。」

旋即,他便駕車離駛進了雙流的地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