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強的肉身,不過,沒有用!」伏屠眼中也是變的凝重起來,但是身上的戰意,卻轟然爆發,腳踏星空,再次朝著洛天沖了過去。

「怕你不成!」洛天低吼,沒有絲毫的懼色,再次一拳轟出,同伏屠戰在了一起。 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星月合擊術

小世界的星空之下,洛天和伏屠兩道身影彼此對碰著,強大的轟鳴之聲,不斷的在兩人的碰撞之下響起,滔天的波動,朝著四周擴散而去。

洛天渾身聖光,肉身無雙,血脈驚人,面對號稱最強血脈的古王親子,絲毫沒有懼色,不斷的與其對碰在一起,甚至隱約間還將其壓制。

而另外一邊,伏屠的心中則是驚訝無比,終於感覺到了洛天的強大,從一開始的瞧不起,隨著兩人的不斷碰撞,到現在的凝重,甚至是驚駭。

「怎麼這麼強!」伏屠再次被洛天一拳震飛出去近千丈的距離,讓伏屠的嘴角溢出了鮮血,肉身之上布滿了道道的裂痕。

洛天也是同樣狼狽,臉色蒼白,但是身上的氣勢卻依然強大,讓觀看兩人戰鬥的伏文斌,伏蒼山以及兩個巔峰的供奉,臉上都是露出震驚之色。

「這個洛天的肉身,怎麼這麼強!竟然連古王親子都能壓制!」 農妻是個狠角色 伏蒼山輕聲開口,雖然身為準王,但是也是被洛天狠狠的震撼了一下。

「這也就是伏屠,換做其他人,在洛天這具無雙的肉身面前,都要飲恨了吧!」符文斌雙眼之中了露出一絲驚嘆,眼前的洛天進入到紀元巔峰之後,讓他更加看好了。

「當初我們拉攏他,是因為他資質很好,而且身後還站著人族的三個頂尖大能!」

「但是現在,單單就憑他這展現出來的實力,就值得我們去拉攏了,紀元巔峰,除非是古王親子,否則沒人會是他的對手!」伏蒼山輕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一絲感嘆。

「嗡……」幾人說話間,刺耳的嗡鳴之聲,在星空之下回蕩起來,一輪碧月在伏屠的手中緩緩的飛出,帶著幽冷的光芒帶著驚天的寒意,緩緩的升到了伏屠的頭頂之上。

「玄冰碧月!」伏屠低吼一聲,隨後伸手一點,帶著冰冷氣息的碧月,瞬間洞穿虛空,朝著洛天鎮壓下來。

「神王九天圖!」洛天雙手舞動,九重大陸化成無上的神圖,從洛天的手中幻化而出,同樣帶著滔天之威,朝著那冰冷無比的碧月轟去。

兩種武技,都是威能驚天,尤其是在洛天和伏屠兩人的手中施展出來,那強大的威勢,縱然是伏星月,伏星陽三人都是感覺到了強大的壓力。

「轟隆隆……」轟鳴之聲滔天,下一瞬間,一金一白,兩種強大的武技,瞬間便是碰撞在了一起,驚天的爆炸之音,讓洛天和伏屠兩人的臉色都是有些蒼白起來。

尤其是那狂暴的氣浪衝擊在兩人的身上,讓兩人的身軀再次倒飛了出去,可見那股碰撞該是多麼的強烈。

「再來!」洛天大吼一聲,身上泛起狂暴的氣勢,盯著那澎湃的氣浪,朝著伏屠沖了過去。

「大道封魔!」洛天一拳轟出,直接將那狂暴無比的氣浪震散,同時朝著伏屠狠狠的砸了下去。

「又是比拼肉身?」伏文斌等人連你上露出疑惑,看著洛天又要近站,眼中露出一絲讚賞。

「滾……」伏屠大吼一聲,再次同洛天的碰撞在了一起,兩人你來我往,轉眼間,又是三十幾回合的肉身碰撞直到伏屠的身形再次倒飛,這才再次告一段落。

「再來試試這個!」伏屠大口咳血,顯然在剛才與洛天的碰撞之下,傷的不輕,不過卻再次抬手,伸手一點,朝著虛空狠狠的一劃。

「嗡……」手指滑落,隨後一顆方圓萬丈的星辰,在伏屠的手指之上凝聚,轟鳴而出,彷彿一道流星一般,再次朝著洛天鎮壓而去。

「蠻神一怒踏九天!」 永夜 洛天冷哼一聲,身後蠻神的虛影瞬間凝聚,粗壯的大腳,朝著那星辰狠狠踏了下去。

「轟隆隆……」轟鳴滔天,龐大的星辰在金色的大腳之下,轟然碎裂,而金色的大腳,也是化成滾滾的紀元之力,朝著四周擴散。

「該死!這都不行!」伏屠雙眼之中爆發出陣陣的寒芒,隨後咬了咬牙。

「一顆不行,就九顆,我倒要看你能堅持多少!」伏屠眼中露出瘋狂之色,不想自己沉睡醒來的第一戰,就是敗績,原本伏屠以為自己會碾壓洛天,最後強勢將伏星旋娶來。

但是伏屠實在是沒想到,洛天竟然這麼變態,比起自己這個古王親子來,絲毫不差,超出了伏屠的預期太多。

「一顆……兩顆……」一顆顆巨大的星辰,從星空之中劃破,帶著無上的氣息,朝著洛天鎮壓而去。

「蠻神再踏碎星辰!」

「蠻神三踏鬼神驚……蠻神七踏崩萬古!」洛天身上氣息滔天,蠻神的身影如同實質一般,金色的大腳,帶著滔天的氣息,不斷邁出,每邁出一步,便是一顆星辰崩滅。

轟鳴之聲滔天,強大的震動之聲,不斷的在小世界中升起,彷彿能要將這一方小世界打穿一般,紀元巔峰的強大展現出來,尤其是洛天他們這樣的絕世天驕,全力施展起來,異常的恐怖,就連伏文斌這樣剛剛進入准王的強者,都是震撼無比。

九顆星辰崩滅,洛天身後的蠻神虛影也是緩緩的消散,洛天口中喘著粗氣站立在星空之下,目光之中帶著笑意,看向伏屠。

「接下來,該我了!」洛天雙手飛速變化,身上的衣袍不斷的激蕩,金色的漩渦,在洛天頭頂飛速的旋轉著,發出陣陣嗚咽之聲,將整個星空填滿,一股異常恐怖的波動,在金色的漩渦之中飛速的凝聚著。

「他的手段,為什麼都這麼強?」伏屠眼中凝重無比,看著那金色的漩渦,身為古王親子,每一種武技自然都是王者的手段,但是伏屠沒想到,洛天竟然有如此造化,竟然同自己一樣,每一次出手,都是恐怖異常。

在伏屠震撼間,金色的截天印也是在洛天的手中凝聚而出,帶著無上的氣息,轟然而落,朝著伏屠鎮壓而下。

在那異常恐怖的威壓之下,伏屠整個身軀都是發出陣陣的脆響。

「混亂時空!」伏屠雙手飛動,一隻金色的大手轟然凝聚,瞬間出現在了伏屠的頭頂之上,在星空之下狠狠的一抓。

如同鞭炮一般的聲音在星空之下回蕩起來,但是聲音卻是比起鞭炮來響了千萬倍,如同道道的驚雷,在眾人的耳中響起。

「嗡……」爆炸之後,嗡鳴回蕩,伏屠頭頂之上那片星空,開始變化起來,彷彿被那隻金色的大手抓到了扭曲。

「混亂時空,我族王者的絕學!連我們都不曾見過!」觀戰的幾人臉上帶著震撼,看著那扭曲的空間,失聲開口。

「古王親子,太強大了!」伏星月和伏星陽兩人臉上帶著感嘆,看著混亂的時空下,氣息驚天的伏屠。

伏星月和伏星陽兩人雖然自負,但是通過剛才洛天的伏屠對戰,兩人知道比起洛天和伏屠來,兩人還是有些差距的。

「真特么悲哀!」伏星月長長的嘆息了一聲,原本以他的資質,成長到如此地步,完全就是無敵的存在,但是先是遇到了洛天這個變態,然後一個個古王親子,紀元之主的親子還有弟子都是蹦躂了出來,一個比一個變態,這就讓給他們比較鬱悶了。

「萬丈……千丈……」與此同時,截天印也是帶著滔天的氣息,轟然而落,降臨在了伏屠的頭頂之上。

但是那滔天的的大印,降到了距離伏屠頭頂一百丈的時候,卻是直接停止了下來。

「嘭……」隨後那威能強大的大印直接在洛天驚駭的目光之下,如同被切割開一般,化成澎湃能量,朝著四周擴散而去。

「這是什麼手段!」洛天徹底震撼到了,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過如此情況。

但是,截天印雖然被瓦解,但是那強大氣浪卻是帶著驚人的波動,依然衝擊在了伏屠的身軀之上,一道道傷口,出現在了伏屠全身上下。

但是伏屠卻是彷彿沒有感覺到一般,雙手伸出,無形的波動,在兩隻手上散發而出,讓洛天的臉色微微一變。

眨眼之間,一顆星辰,一輪皓月便是在伏屠頭頂之上凝聚而出,整片小世界的星空都是開始震動起來,一股無形的氣息朝著伏屠頭頂之上的一顆星辰和那一輪皓月凝聚而去。

「這是!」伏文斌幾人看著伏屠頭頂之上的那個散發著滔天之威的星辰和圓月,眼中露出震撼之色。

「星月合擊之術!」伏蒼山臉上露出激動,看著那在伏屠手中緩緩凝聚而出朝著一起碰撞的星辰皓月,失聲開口。

古王親子,地位尊崇,一部分原因,是因其血脈尊貴,另外一部分原因便是若是蘇醒的話,能將許多王者的手段展現出來,那麼對於王族還是聖地都是一件好事。

「法相天地!」 絕色嬌妃:王爺掌中寶 洛天雙眼第一次露出凝重,他在那緩緩碰撞在一起的星辰皓月之上,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危機,但是洛天不能退,只能選擇硬捍。 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我還有底牌

「法相天地!」面對伏屠那毀天滅地的攻勢,洛天不敢小斂,直接展現了自己的最強狀態。

「十丈……百丈……千丈……」眨眼之間,洛天的身軀,便是轟然暴漲,化成了一尊千丈高的巨人,矗立在星空之下。

洛天如今已經是紀元巔峰的修為,經歷了這麼多年,在冥土那個祭壇之中,洛天也不是單純的滅殺那些紀元之力凝聚出的身影,而是將自己所有的手段,全部都是演練一般。

「這是人族古天輸的手段!」看著洛天所化成的高大身影,符蒼山,伏文斌等人下意識的顫抖了一下,感覺自己的雙眼都是恍惚起來,想到了二十多年前的那場大戰,那個讓他們感到有些絕望的白衣身影,同樣也是如此高大。

甚至太古王族的幾個准王都認為古天輸,或者是東伯新會在這一紀元證道都說不定,實在是兩人的實力太強大了。

「轟隆隆……」在洛天的身軀暴漲起來之際,伏屠手中的兩股恐怖的能量也是轟然碰撞在了一起。

「毀天滅地!」無上的威能瞬間在星空之下傳遞起來,伏屠的頭頂之上,虛空開始混亂起來,星辰和圓月不斷的碰撞融合在一起,化成了一股毀天滅的能量,被伏屠雙手一推,朝著洛天那龐大的身軀轟去。

「去死吧!」伏屠眼中露出譏諷之色,臉色蒼白,口中再次噴出一口鮮血,融合在了那股滔天的氣息之中。

而吐出鮮血之際,伏屠的身軀都是彷彿萎縮了一圈一般,顯然這大術,也是讓伏屠的消耗很大。

「轟……轟……轟……」在伏屠的鮮血融合進那氣息之中之後,滔天的轟鳴之聲,在星空之下回蕩起來,星空斷裂,毀天滅地的波動,甚至讓伏蒼山和伏文斌兩人都是感覺到陣陣的心驚。

「嗡……」星月神戟從伏星旋的手中飛出,灑下陣陣的神則,將幾人籠罩起來。

「吼……」洛天仰天大吼,雖然感覺到那股能量的恐怖,但是洛天此時也是感覺到自己異常的強大,彷彿能將星空打穿,整個天地都彷彿要在自己的腳下顫抖一般。

「蠻神七踏崩萬古!」蠻神的身影再次凝聚而出,與洛天的身影融合在了一起,金色的大腳一步邁出,複雜的紋路不斷的在那洛天的右腿之上流轉,取代了蠻紋,正是梵天攻殺大術。

而洛天的口中不斷的誦念羽化仙經,一力破萬法的大術,也是不斷的融入進洛天的身體之中,使得洛天身上的氣息更加無上。

在幾人期待的目光之下,金色的大腳,同那股恐怖的能量碰撞在了一起,強大的轟鳴之聲,震斷的了星空讓金色的氣浪瞬間將洛天和伏屠兩人淹沒,整個小世界都是彷彿沸騰起來一般。

氣海翻騰,星月神戟的神則之下,伏星月等人臉上露出震撼之色,就連伏蒼山和伏文斌兩個准王都是震撼洛天和伏屠兩人的強大。

「準備出手!」伏蒼山沖著伏文斌開口,他能感覺到在這股強大的碰撞之下,洛天和伏屠兩人絕對會受到重創,若是再血拚下去,兩人必定會有一人隕落,那不是他們想看到的結果。

洛天這一次,徹底用自己的實力贏得了伏蒼山的重視,而不是洛天身後的古天輸,東伯新等人。

足足過了將近一刻鐘的時間,那狂暴的波動才平息下來,洛天和伏屠兩人也是出現在了幾人的視線當中。

不過,兩人的身軀卻是異常的狼狽,整個星空一片狼藉,伏屠臉上露出虛弱之色,懸浮在那裡。

而洛天也是渾身是血,口中喘著粗氣,身上布滿了猙獰的傷口,原本龐大的身軀恢復到了正常的大小,胸口整個塌陷了下去,露出了森森的白骨。

「再來啊!」洛天仰天大吼,受到了重創,丹田之中的九尊輪迴不死身也是崩滅了三尊。

但是洛天的雙眼卻是死死的盯著懸浮在那裡,雙目緊閉的伏屠身上,拖著被重創的身軀,朝著伏屠沖了過去。

「來就來!」伏屠緩緩的睜開雙眼,身軀再次緩緩的正了過來,虛弱的開口。

但是伏屠的話音還沒落下,洛天便是渾身是血的出現在了伏屠身前,一腳踩在了伏屠那英俊無比的臉上。

「嘭……」伏屠的臉頓時在洛天的腳下變形起來,身軀再次栽倒,朝著星空之下跌落起來。

「就憑你,也敢扇我師傅?」洛天看著伏屠的身軀墜落,臉上露出冰冷,再次跟隨了過去,一把將伏屠的脖子抓了起來。

「洛天!」伏蒼山和符文斌看著伏屠被洛天抓在了手中,臉色頓時變化起來,生怕洛天幹什麼傻事,畢竟洛天可是有前科的,死在洛天的手中的聖子和古王親子也不是沒有。

「放心,我有分寸!」洛天深深的吸了口氣,目光看向伏蒼山和伏文斌兩人。

「啪……」洛天剛剛說話,大手便是再次輪動而出,直接抽在了伏屠的臉上。

「敢抽我師傅的人,你還是第一個,若不是我欠星月神族的人情,現在你已經死了!」洛天再次開口,大手不斷的抽在伏屠的臉上。

「唉……」伏天慶長長的嘆息了一聲,眼中露出欣慰之色,雖然洛天打的是星月神族的古王親子,但是伏屠之前的做法的確讓伏天慶臉面上有些掛不住。

「該打!」伏星月和伏星陽兩人,眼中也是露出快意之色,看著在洛天手下腦袋都快被抽裂的伏屠,心中暗罵。

「我就知道,你可以的!」伏星旋攥了攥雙拳,紫色的雙眼爆發出陣陣的光芒,看向洛天流露出異彩。

「這也許就是他最吸引人的地方吧,重情!」伏星旋心中自語,一個決定在伏星旋的心中升起,隨著這個想法的出現,讓伏星旋的雙眼漸漸的明亮起來。

「啊……」伏屠不斷的怒吼著,但是卻彷彿被洛天掐住了命門一般,根本沒有絲毫的力氣,身體之中的紀元之力經過剛才的消耗也是所剩無幾。

「差不多了!」洛天也沒想真的將伏屠擊殺,但是為伏天慶出氣,還有阻止伏星旋嫁給伏屠,讓洛天不得不出手。

「古王親子,的確強大!我底牌盡出才將其擊敗!」洛天隨手一扔,將伏屠扔了出去,心中也是感嘆起來。

兩人的戰鬥,洛天看似處處壓制伏屠,但是也就是洛天而已,換做其他人呢,或許真的就如伏屠所想的那樣,被伏屠碾壓了。

「不是伏屠不強,是洛天更加變態!」伏文斌眼中也是帶著一絲笑意,這個結果他是想看到的,洛天用自己的實力證明了伏文斌當年的眼光沒有差。

「真是老了啊!」另外兩名紀元巔峰的供奉,眼中露出陣陣的感嘆,看著洛天,伏星旋,還有伏星月四人。

當年洛天剛到星月神族之時,還只是半步紀元,一晃間,幾人竟然成長到了與他們相同的修為。

「這片天地,已經不屬於我們了!」兩人長長的嘆息了一聲,雖然他們有望成就准王,但是也不知道需要多久。

「我要你死!」就在眾人感嘆間,充滿怨念的聲音在星空之下回蕩起來,剛剛恢復一些的伏屠,臉上帶著猙獰之色,站在那裡,目光怨毒的看向洛天。

伏屠的話音剛剛落下,懸浮在伏星旋幾人頭頂之上的星月神戟,卻時發出了一聲嗚咽,瞬間消失在了幾人的頭頂。

「嗡……」嗡鳴回蕩,一道道神則,激蕩在伏屠的身前,璀璨無比的星月神戟出現在了伏屠的頭頂之上,無上的氣息,伴隨著伏屠心中蘊藏的殺機,讓所有人的心頭都是微微一顫。

「沒想到吧,我還有最後的底牌,王者之兵,星月神戟!」伏屠獰笑,目光帶著強大的恨意,自己剛一出世,原本應該是無敵的存在,但是第一戰便是被人狠狠的踩了下去,這讓伏屠對洛天的恨意,已經滔天。

「伏屠,你別干傻事!」符文斌幾人看著那散發著無量神光的星月神戟,眼神瞬間變化起來。

「該死!」伏星旋倆色難看,開始拚命的想要阻止伏屠催動星月神戟,但是卻沒什麼起色。

「老祖啊,你不阻止么?星月神戟催動起來,這一方小世界可就保不住了啊!」伏星月和伏星陽倆個人沖著伏蒼山開口。

「阻止不了,伏屠是紀元巔峰,而星月神戟又是王者大人親手所煉,除非是王者親自出手,否則沒人能夠阻止被古王親子催動起來的王者之兵!」伏蒼山的臉色也是難看起來,一想到洛天若是被滅殺,那麼星月神族,就要承受古天輸和東伯新三人的怒火,那該是何等的可怕。

「嗡……」洛天揮手,黑色的陰魚出現在了洛天的頭頂之上,上一次幫助洛天擋下王者之兵之後,陰魚器靈便是一直在修復著,直到前一段時間,才修復完成,此時被洛天再次祭了出來。

「尼瑪的,又是王者之兵!」陰魚一出現,陰魚器靈那嘶啞的聲音便是在星空之下回蕩起來。 第一千五百二十六章我來

「洛天啊,洛天,你至於么,當初老子考驗你,不就是讓你遭了點罪么,你至於這麼報復我么,我這才剛剛恢復過來啊,你又讓老子抗衡王兵,老子不幹了!」陰魚器靈臉上帶著怨念,沖著洛天大吼。

「我也不是故意的啊,這不是沒有辦法嗎,陰魚大爺,你就幫幫忙吧!」洛天沖著陰魚器靈開口,聲音之中帶著一絲無奈。

「尼瑪的,還是紀元巔峰的古王親子催動,老子早晚叫你玩死!」陰魚器靈雖然大罵,但是黑色的陰魚之中卻是爆發出陣陣的黑氣,將洛天籠罩起來。

「道圖,你特么別看著了,出來吧!」陰魚器靈沖著伏星月的方向大吼一聲。

「對啊,我也有神魔道圖啊!」伏星月一拍腦袋,隨後伸手一揮,黑白二氣環繞的神魔道圖轟鳴而出,瞬間出現在了洛天的頭頂之上。

「沒有陽魚,也湊合吧!」陰魚臉上露出嫌棄的神色,化成一條黑色的鯉魚,瞬間便是鑲嵌在了神魔道圖之上那空洞的位置。

「記得,你欠老子一個人情!」低沉的聲音,在神魔道圖之中響起,正是神魔道圖之中器靈。

「欠毛線,這是那個小子欠的,跟我沒有關係!」陰魚器靈的聲音同樣在神魔道圖之中響起。

漫天的黑氣,將整個星空填滿,彷彿陷入到了無盡的黑夜之中一般。

「嘩啦啦……」星域神戟卻是散發著強烈的華光,劃破無盡的黑暗,帶著滔天之威,朝著洛天的方向鎮壓而去。

強大的波動,縱然洛天如今是紀元巔峰,但是在完全爆發出來的星月神戟之下,也依然感覺到了強烈的危機感,洛天確定,以自己這變態的肉身,都絕對抗不住一個呼吸。

別說是洛天,就連伏蒼山和伏文斌兩個准王,都是感覺到了強大的壓力,兩人雙手不斷的舞動,一道道強大的結界,將伏星月幾人圍攏起來。

「陰陽合一,天下無敵,陰陽大仙,法力無邊!」洛天大吼,崩滅了體內的一尊輪迴不死身,化成恐怖的波動,朝著神魔道圖一點。

澎湃的紀元之力,化成一道潔白的匹煉,瞬間沖入進了神魔道圖之中,傳出同樣無上的氣息。

「去死吧!」伏屠臉上帶著猙獰,蒼白的臉色,如同地獄之中走出來的惡鬼一般,可見以伏屠現在狀態,催動星月神戟,也是有些艱難。

璀璨的星月神戟,在伏屠全力的催動之下,彷彿將諸天星辰都是摘了下來,鑲嵌在星月神戟之上一般,散發著無量光和無量神則朝著洛天轟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