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末將尊令!」那小將退下,快速回到自己軍前。

「將軍有令,格殺勿論!」

「殺,殺,殺!」

那小將一舉手中長刀,身後將士呼喝,殺聲震天!

「殺,殺,殺!」

「殺,殺,殺!」

「殺,殺,殺!」

「…」

周圍十萬大軍,喊殺聲震天。

大軍圍困之中,許多修行者都被這股喊殺聲給嚇到了。

然後,就是大量的火球、弓箭從大軍中飛出,朝著寧龍臣等人飛去。

「所有人,給我釋放出你們的真氣、真元,撐起一片能量結界,以待增援!」

寧龍臣聽到周圍傳來的喊殺聲之後,急忙運起真元,對三千多修行者喊道。

「增援?」

「誰還會來救我們?」

許多修行者臉上露出了一絲迷茫。

若是有增援的話,還需要等到現在嗎?

「不好,是火球!」

「不好,大量弓箭射過來了!」

「快快快,釋放出真氣。」

「快快快,釋放出真元。」

「…」

一眾宗門弟子、宗主、長老等等急忙出手。

三千多人手忙腳亂,釋放出大量真氣、真元。

寧龍臣身旁,白憐花、祝痴、祝嬌、陳長老四位破天境高手,將眾多真氣、真元連接成一片,形成一個巨大的能量結界。

能量結界撐起,將所有火球、弓箭都給擋在了外邊。

「結界?」

「哼,給我將火球放大!」

「給我將弓箭換成大箭!」

「我倒要看看,他們能撐到幾時!」

「…」

「是,將軍!」

「轟、轟、轟」

大量火球、大箭衝擊在結界之上,撞出一陣陣漣漪。

寧龍臣這邊雖然有三千多修行者,可畢竟不是一個宗門,也不會什麼陣法。

僅憑真氣、真元是支撐不了多久的。

結界之內,許多修行者一邊輸送真氣、真元,一邊看著外面那些大火球、大箭衝擊過來,臉色漸漸蒼白。

尤其是一些實力較低的修行者,就這短短片刻時間,體內真氣已經快要枯竭。

愛我,請轉身離開 「時機到了!」寧龍臣透過結界,看到了外面的情況。

「時機,什麼時機?」旁邊祝嬌有些疑惑。

就在此時,結界之外忽然黑了下來。

天空一下子黑了下來,周圍十萬大軍都是抬頭望去。

然後,大軍就看到了大量的飛禽飛來。

無數飛禽從四面八方飛了過來,一下子就將大軍頭頂上的天給遮住了。

「不好,是變數!」虎將軍看到那些飛禽,臉色就是一變。

「變數,什麼變數?」虎將軍身旁,一個親衛有些不明白。

「來人,給我將那些飛禽射殺!」

「不要讓那些飛禽下來!」虎將軍一聲大吼。

滾滾真元沖向四方,將虎將軍的命令傳遞到十萬大軍,每一個將士耳中。

「咔嚓嚓!」

十萬大軍中,大量箭羽拉起,許多手挽弓箭的將士將箭頭對準了上方的飛禽。

「啁啁~~~」

「啁啁~~~」

「啁啁~~~」

鷹王率領大量鷹族朝著下方沖了下來。旁邊,還有許多飛禽策應,沖入大軍之中,攪亂大軍陣型。

鷹王則是帶著鷹族衝到寧龍臣等人之處。

「諸位,隨我乘坐飛禽,離開此地!」寧龍臣一聲喝起,人已經飛上了鷹王背上。

冷婢有毒 「好!」王劍一、陸無鋒、劉三變等人急忙附和,然後各自騎上了一隻鷹族背上。

「有救了,我們有救了!」

三千多修行者,看到大量飛禽衝下,就知道不用死在這兒了。

「啁啁~~~」

「啁啁~~~」

「啁啁~~~」

很快,寧龍臣等人就乘坐鷹王及一眾鷹族,飛離了這兒。

鷹王帶著他們沖向高空,飛入雲端之中,大量飛禽緊隨其後。

「將軍!」

眼睜睜看著對方逃跑了,眾將士臉上露出一股懊惱!

十多名將領看向虎將軍,等他定奪。

「大軍隨我出發,乘坐戰船追擊!」虎將軍看著已經遠去的寧龍臣等人,臉色陰沉無比。

「是,將軍!」眾將尊令。

一艘巨大的戰船出現,虎將軍帶領眾將還有十萬大軍登上之後,繼續追擊寧龍臣他們。

飛禽的速度雖然很快,但再快也比不上虎將軍拿出來的戰船。

沒多久,寧龍臣他們就被戰船追上了。

這虎將軍,就像是狗皮膏藥一樣,死死追著我們不放啊!

巨大的戰船緊緊跟隨在後面,許多修行者看到後面的戰船都是臉色一沉。

「寧兄弟,對方馬上就要殺到了!你可還有辦法?」百變拳宗主飛天狐問道。

「別急,等我們飛到那片烏雲之下再說!」寧龍臣神色不變,即便身後有著十萬大軍追殺,臉上依然沉著。

烏雲?飛天狐等人都看到了。

烏雲很大,看樣子那片烏雲籠罩的地方很快就要下大雨了。

只不過,這烏雲有什麼用,眾人都不知道。

既然寧龍臣都不急,那自己等人也就不操那份心了,反正要不了多久就到烏雲之下了。

很快,飛禽就帶著寧龍臣他們飛到烏雲之下了。

眾人剛到烏雲之下,不知為何就有大量雷電在雲中纏繞。

「轟隆隆!!!」

「咔嚓嚓!!!」

大量雷電毫無徵兆地劈了下來,朝著下方飛禽、寧龍臣等人劈去。

站在地上觀看雷鳴閃電倒是沒有什麼,可是如此近的距離感受一番,那就另當別論了!

「不好,快避開!」有修行者看到大量雷電劈來,急忙吼道。

「嗯,啊?我沒事!」

「我也沒事!」

「怎麼回事?」

「…」

大量雷電劈下,按理說眾人應該會被劈到的,怎麼會沒事呢?

原來,是鷹王它們,早已習慣了這種環境。

避開雷電,對於鷹王等鷹族來說,已經成為了一種本能。

這就是妖獸與人族之間的區別,對於危險的東西,天生就有一種閃避的本能。

因此,寧龍臣等人能夠在大量雷電之中安然無恙。

可是後面的戰船就有些吃虧了!

大量雷電劈下,許多將士避閃不及,直接就被劈中了。

「給我打開陣法!」一看到有人被劈傷、劈死了,虎將軍就是神色一變。

「是!」

很快,戰船上就撐起了一片守護陣法。

雖然如此,可大量雷電劈閃之下,整個戰船都跟著搖晃起來,好似隨時都有可能墜地一般。

偏偏烏雲覆蓋範圍很大,因此虎將軍的戰船只能一路搖晃、顛簸著前進,速度一下子慢了很多。

等到虎將軍他們擺脫烏雲的時候,寧龍臣等人已經不知去向了。

幾天之後,寧龍臣與石柱匯合,然後帶著眾人回到了白憐峰。

這一路上,石柱發現,許多人看著寧龍臣的眼神都有些不一樣了。

石柱也是從白憐花、祝嬌他們口中知道了一切,這才發現自己這個二弟的能耐。 北王庭都城,萬壽城中,鎮北天王與一眾臣子在聖水宮中商議軍國大事。

北王庭初立,無論是對內、還是對外,都有許多事情等待鎮北天王和眾臣決議。

朝政之事一直從早上商議到了晚上,眾臣這才跪拜鎮北天王,出了聖水宮。

大量臣子從宮外兩旁玉石台階上走過,然後各自回家。

「魏武侯!」

魏武侯正準備回去,忽然背後有人喊了一聲。

「原來是定桃侯!」魏武侯看清來人,微微拱手。

二人相互見禮之後,魏武侯疑惑道:「不知定桃侯叫住在下,可是有什麼要事相商?」

「此地人多眼雜,多有不便。魏武侯,可否移駕?」定桃侯一副和善地看向魏武侯說道。

權少暖愛:暗戀冷酷少帥 「哦?也好,那就去定桃侯府上叨擾一下。」魏武侯微微思量了一下,答應了下來。

「請。」定桃侯道。

「請。」魏武侯道。

二人乘坐一輛鶴車,快速朝著定桃侯府邸飛去。

定桃侯府中。

定桃侯此時與魏武侯坐於書房之中,房門緊閉,左右早已退下。

「侯爺今日相邀,不知有何事與魏某相商?」魏武侯看向定桃侯問道。

「本侯將魏兄找來,就是為了共同對付白憐峰石柱。」定桃侯放下手中茶杯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