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無法逃避,那麼只能面對。」碧綰凜然一笑自傲的說著。

「哪怕逆天而為,我們也要逆他一逆。」冷寒澈豪邁的說著,將之前兮凡的話掩埋到了心中。

看著自己柔弱瘦小的身板,碧綰嘖嘴搖頭道:「又是這要胸沒胸,要屁股沒屁股的身材。」

聽著碧綰的話,冷寒澈立刻好心的安慰道:「我每天給你按摩,肯定會有的,我知道這樣按摩可以。」

說著冷寒澈就伸手往碧綰****按去,碧綰直接抱胸直視道:「你給我安分點,我現在還是孩子。」

「啊……為什麼這樣,你明明不是。」冷寒澈哀怨的看著碧綰,為什麼要這麼折磨自己,「對了,為什麼晶石空間的石像和你一模一樣。」

「這裡、晶石空間和那裡肯定有聯繫。」碧綰抿唇認真的說著。

「你的靈魂離開后,你的身體就醒了。」

冷寒澈的話就像一個驚雷在碧綰腦中炸開了,難道自己的身體也被其他靈魂侵佔了?

「她好像也屬於你身體。」見碧綰皺眉努力思索著,冷寒澈輕聲解釋著。

「兩個肉體,三個靈魂?」碧綰驚恐的看著冷寒澈,難道自己是一個沒有肉體的靈魂? 「你應該感到高興,你可以同時進入兩個不同的身體,說明你的強大。」冷寒澈一臉佩服的說著。

被冷寒澈這麼一說,碧綰竟然也釋懷的淡然一笑:「貌似的確這樣。」

「先去王府,等你恢復了再回碧府。」

碧綰贊同的點了點頭,這樣可以將這件事很好的掩蓋過去。

冷寒澈攜帶著碧綰一路御風飛行,只是這一路冷寒澈一直在想著:自己明明和碧綰建立了主僕契約,為什麼自己沒有受到主僕契約的限制?

冷寒澈身上的神秘力量果然厲害,從幽暗沼澤到國都日夜御風飛行,竟然沒有任何疲憊。

到了修羅王府,只見逍遙御風、宇文邕、熊柏青、修影、修魅幾人靜默的坐在大廳。

一看冷寒澈抱著碧綰出現在眼前,幾人吃驚又激動的呆看著。

兩人和好了?

碧綰好了?

看到眾人愣愣的看著自己,碧綰拍著冷寒澈輕聲提醒道:「放我下來。」

「怎麼了?」冷寒澈皺眉不悅的看著懷中的碧綰。

明白冷寒澈眉宇間蘊含的信息,碧綰淡然一笑:「怕有損你修羅王的威名。」

「自從認識了你,本王還有威名嗎?」冷寒澈打趣的說著,依然抱著碧綰往裡走,「都到書房來。」

到了書房,冷寒澈才輕輕的將碧綰放到榻上,對修影吩咐道:「將好吃的全部弄上來。」

「不用,說正事。」 冷魅老公小嬌妻 碧綰提醒著。

「沒事,我們也餓了,我們邊吃邊聊。」看到冷寒澈和碧綰和好,兩人又安然無恙的回來了,逍遙御風心情大好的說著。

「修影,等會我陪綰兒去膳雅居,讓辛公公備著。」冷寒澈看著逍遙御風冷冷的提醒著,他可不想與這些討厭的傢伙一起用膳。

「真的沒事了?」熊柏青給碧綰檢查一番后,吃驚的看向冷寒澈。

「恩,兮凡出的手。」

「兮凡大師,竟然是兮凡大師。」熊柏青看著碧綰眼神複雜的說著。

「放心,是因為我有利用價值,不然他才不會那麼好心。」

「不管有什麼價值,能讓兮凡大師出手,說明你很重要。」熊柏青對碧綰開解著。

「修魅,凌雲風現在是否在國都?」

「王爺,在南召。」

「南召?」碧綰皺眉思索著,「難道要去南召?」

「你們找凌雲風乾什麼?」逍遙御風看著一臉冷漠的冷寒澈,突然瞪眼驚呼一聲,「王爺,你難道想去南召挑釁,顯示你的實力和魅力?」

「修影,將他拉出去。」冷寒澈指著逍遙御風無奈的命令著。

宇文邕將逍遙御風拉到一邊,神色凝重的問著:「到底怎麼了,綰兒到底發生了什麼?」

「我被凌雲風下了封靈術,現在只有他能解。」

「封靈術,只要是幻族之人都可以解。」宇文邕立刻解釋道,雖然他不是幻族之人,但是好歹也是隱士家族之人,「只是他如此煞費苦心,我覺得不會這麼簡單。」

「沒錯,凌雲風之前一直隱藏在國都,但是在你們出海那日離開后,就再沒有回來過。」修魅將調查到的關於凌雲風的行蹤全部說了出來,「離開魚仙島后,他和譚千飛一起去了南召,而麗人舫明面掌柜魅姐單獨回了國都。」 「你剛才說他和譚千飛一起離開的?」

「是,碧小姐。」知道碧綰在冷寒澈心中的地位,修魅不敢冒失恭敬的回答著。

「譚千飛不是幻族的叛徒,他說找不到譚千飛,他還說……」碧綰朝冷寒澈看了看,將心中的疑問問了出來,「你的母妃和譚千飛的母親是好友。」

「沒錯,母妃是蠱族長老之女,與譚千飛的母親是無話不談的好友,但是這並不能說明我和譚千飛的關係。」

「所以,這次凌雲風如此費盡心機,難道真的只是離間我們這麼簡單?」碧綰傷感的說著。

「第一是離間你們,從而重創本王的勢力,第二是得到你,第三或許是朝著兮凡手上的神石而去。」冷寒澈冷靜的分析著,「背後之人暫時放過碧家,或許是有更大的計劃。」

「很有可能,聽說幻族族長消失了,不知道是不是和他們的計劃有關。」宇文邕臉色沉重的說著。

見宇文邕關心起幻族的事情來,逍遙御風頓時笑語道:「神棍,你是不是太閑了,竟然關心幻族。」

「不是我要關心,而是隱士家族之間息息相關,其中一族出了事情,其他幾族均會受到牽連,受到天譴。」

「不會吧,你嚇唬誰啊。」逍遙御風不信的說著。

「這是八大隱士家族的事,你們當然不會知道。」

「陰幻丹儒,煉獸墨蠱為之八家,相存相剋相生相惜,一毀一存。」

聽到冷寒澈竟然將八大隱士家族的警示說了出來,宇文邕吃驚的看著他:「是你母妃告訴你的?」

「不是,是祖父告訴我的。」

「怎麼可能,這怎麼行,你不會蠱術,重要的是你不可能繼承蠱族,他怎麼能將這句話告訴你。」

冷寒澈不知道這句話竟然有這麼重要的作用,不解的重複著宇文邕的話:「雖然我身體里有一半蠱族的血脈,但是我並沒有接受族誓,根本算不上蠱族之人,他怎麼會將這麼重要的話告訴本王?」

「這……」

宇文邕和冷寒澈紛紛陷入了沉思,而碧綰竟然輕笑一聲:「陰幻儒蠱煉五家都出來了,還有三家應該也快了,或許熊長老就是丹族之人,呵呵……」

為了緩解一下氣氛,碧綰看著熊柏青隨意一說,沒想到說的熊柏青頓時一僵。

看到熊柏青那不自然的尷尬一閃,冷寒澈淡然一笑:「熊長老如果是丹族的,那丹族也太窮了。」

星球博物館 熊柏青和冷寒澈之間的遮掩,沒有逃過碧綰和宇文邕的眼睛,兩人瞭然的相視一笑。

「你們說了這麼多廢話,那綰兒現在不能使用意念那不又是廢物了?」逍遙御風煩躁的說著,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監。

「或許凌雲風已經下好套,就等著我們自投羅網呢。」碧綰瞭若指掌的說著。

「王爺,有人送來一封信,說是給碧小姐的。」突然一侍衛敲門稟報道。

冷寒澈朝碧綰對視一眼:「拿進來。」

接過侍衛手中的信,冷寒澈打開一看頓時邪笑一聲:「日防夜防家賊難防。」

一聽冷寒澈話,碧綰起身接過冷寒澈手中的信:「能去浮屍島,能夠如此快的將誤會解除,這都是她的功勞。」 原來這封信是媚姐派人送來的。

與凌雲風分開后,媚姐悠然自得的回了麗人舫。

因為碧綰飄走的方向是浮屍島,而浮屍島是一個恐怖的島嶼,上面有四頭實力強悍的守護神獸。

沒有人知道這四頭魔獸是從何而來,在浮屍島守護著什麼,只知道浮屍島不能靠近。

就算碧綰的意念沒有被封存,以她的實力就算有環戒輔助,也沒有活著離開的可能,更何況她的意念被施了封靈術。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媚姐計算著天數,一天、十天、半月、一個月……

確信碧綰已經成為浮屍島周圍眾多屍體中的一具后,媚姐正心情大好的賞花喝茶著。

突然有人來報,說修羅王帶著碧綰回了修羅王府。

聽到消息的媚姐猶如一個晴天霹靂將她打中,頓時臉色大變的質問道:「怎麼可能,一個廢物怎麼可能離開浮屍島。」

「或許是修羅王救了她。」

「修羅王不是早就離開了?主人用的反間計不是已經成功了?他只不過是一個中級控王,怎麼可能抵得過浮屍島上的四頭魔獸?」

如果沒有神秘力量,就算冷寒澈已經是高級控王的實力,也無法打敗那四頭魔獸。

奇怪的是,被冷寒澈打敗的四頭魔獸,後來就那麼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不然百里洋、熊柏青和修影是斷然無法離開的。

雖然自己的計劃失敗了,但是媚姐不能讓碧綰去見凌雲風。

因為這個女人將會給他帶來無盡的麻煩。

於是,媚姐才寫了這封信,將解除封靈術的方法告訴碧綰,讓她自行解除。

看著紙上寫的解除封靈術的方法,碧綰謹慎的將紙交給熊柏青:「熊老,這樣可行嗎?」

將上面的方法看了一遍,熊柏青眯眼反對道:「這個方法太危險了,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失敗了會如何?」

「意念受挫,無法修鍊成為廢人。」

「這肯定是他們的計謀,不能這麼做。」逍遙御風立刻反對道。

「對,我贊同逍遙御風的話,不能冒這個險。」

冷寒澈將紙上的內容看了一遍又一遍:「我願意試試。」

「我反對。」碧綰一把奪過冷寒澈手中的紙,直接將它撕碎,「就算這個方法真的有用,我也不會同意。我不會將你置身危險之中。」

「你不想將我置身危險之中,我更不想讓你去面對一個想得到你的男人。」

碧綰和冷寒澈兩人就這麼僵持著,誰也不肯讓步。

「按這個方法,或許還有一樣東西可以。」熊柏青笑語著。

「什麼?」碧綰和冷寒澈默契十足的轉頭問道。

「納魄噬魂花。」

一聽是納魄噬魂花,冷寒澈和碧綰直接仰頭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又默默的對視著。

「等等,納魄噬魂花有用,那兮凡大師的那個瓶子難道沒用?」

「兮凡大師的瓶子?什麼瓶子?」熊柏青激動地看著碧綰,兮凡大師的瓶子肯定不是一般的瓶子。

「翠瓶具有收納靈魂將散落的靈魂進行重聚的作用,而納魄噬魂花是提煉毀滅靈魂的,當然不一樣。」冷寒澈耐心的解釋著。 納魄噬魂花在自己的碧落空間,現在自己的意念被封,根本無法拿出來。

「還是讓我誘敵深入,不僅可以解除封靈術,還能調查一些有用的信息。」碧綰提議著,她想知道凌雲風到底有什麼計劃,有什麼目的。

「不行,不用你誘敵深入,我們直接引蛇出洞。」冷寒澈壞笑一聲,一個完美的計劃已經在腦中形成。

「引蛇出洞。」碧綰一聽很有默契的明白過來,點頭同意道,「我們就引蛇出洞。」

看著兩人嘴角揚起的壞笑,逍遙御風頓時微微的抖了抖身子,這樣兩個腹黑之人想出來的計謀肯定黑的不能再黑了。

「既然你們已經想到了辦法,我就先回公會去了,有什麼要配合的知會一聲。」

見熊柏青離開,宇文邕也拉著不情願的逍遙御風離開了。

「幹什麼這麼急著走,我還不知道他們的計劃呢。」

「什麼計劃,你只要看戲就可以了。」 人生的轉角處 宇文邕停下腳步,對逍遙御風提醒道,「或許後面有什麼驚人的消息,你只要相信一切消息都是真的,這樣就是最好的配合。」

「什麼意思?」逍遙御風不解的問著。

「就是今天在王府見到的一切都當沒有看到過。」宇文邕只是猜測,對於冷寒澈和碧綰會進行怎樣的計劃,他也沒有十足的把握。

等宇文邕、逍遙御風和熊柏青離開修羅王府不久,修羅王府的修魅、修影也匆匆的出了王府。

表面上依然安靜如水的蒼茫大陸,其實在暗處已經盪起了無數漣漪。

「暗流全部出動了?」

「修羅王府出大事了?」

「藏族也驚動了?」

……

一時間表面安詳的楚旭國被冷寒澈攪動的人心惶惶,而這種情況很快波及到了整個蒼茫大陸。

正等著碧綰消息的凌雲風,聽到修羅王的異動,不解的分析著。

可是還沒想明白,就得到碧綰的死訊。

這猶如一個晴天霹靂,讓凌雲風頓時亂了陣腳。

隱婚嬌妻,太撩人! 「不行,這肯定是一個陷阱。」見凌雲風慌亂的模樣,譚千飛直接勸阻道,「他們這是想引你上鉤,不能上當。」

譚千飛的提醒讓凌雲風強裝鎮定下來,加派人手調查碧綰的消息。

了解凌雲風的媚姐,在凌雲風還沒下令前,就將碧綰的最新消息傳送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