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傑強壓殺意,繼續問道:

「你明知道,他們是我的父母,為什麼還要這麼做?」

大老闆不緊不慢的喝了一口杯中的紅酒,玩味的看著手中的杯子說道:

「你知道這個世界上有一種東西叫做錢吧?也知道這世界上有一種人,叫做資本家。馬克思在《資本論》中寫道:一旦有適當的利潤,資本就膽大起來。如果有10%的利潤,它就保證到處被使用;有20%的利潤,它就活躍起來;有50%的利潤,它就鋌而走險;為了100%的利潤,它就敢踐踏一切人間法律;有300%的利潤,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絞首的危險。 我不是個爛人 如果動亂和紛爭能帶來利潤,它就會鼓勵動亂和紛爭。」

「馬克思說的沒錯,他生動的形容了,我的作案動機和當時的心態。當然還有一條,每個雇傭兵都是有保鮮期限,而你的保鮮期限到頭了。 夢魘面無表情在得到命令后,她從背後的刀鞘中抽出兩把利刃,將其中的一把拋向宋傑。宋傑扔掉手中的槍,單手接住武士/刀,橫在胸前。

夢魘冷漠的盯著宋傑,冷冷的說道:

「來,做個了斷吧!」

宋傑雙手握緊刀把,提刀向夢魘衝去,大吼道:

「我正有此意。」

藉助奔跑的速度,宋傑縱身一躍,全力使出一技劈斬。雖然這技劈斬來勢洶洶,但宋傑的動向,早已被夢魘看穿。只見夢魘身形如電,極速後撤一步,微微側身。用自己的刀身從側面撥開了宋傑的利刃,乾淨利落的化解了這奪命的一刀。

夢魘手疾眼快,抓住宋傑下落時重心未穩的瞬間,使出一技側踢。正中宋傑右臉,將宋傑踢了個趔趄。宋傑急忙反轉手腕,刀尖向下插在地面上,利用刀身穩住身形。可還沒等宋傑恢復反擊姿勢,夢魘用手中的*以極快的速度斬向宋傑的腰部。

宋傑眼看躲閃不及,急中生智,就地一滾,化解了致命一擊。宋傑心裡非常清楚,自己在刀術上面是不可能贏過夢魘的,自己身上這點本事都是夢魘教的。

但刀光劍影之間,沙場搏命之時,豈容宋傑多想,宋傑只見眼前寒光一閃,刀鋒卷著冰冷的殺氣直奔宋傑咽喉而來。宋傑順勢一個後空翻躲開利刃,同時利用雙腳踢開刀身,夢魘急退兩步才穩住刀身。臉上漏出詭異的微笑。

隨後夢魘的眼神突然變得凌厲起來,表情也變得極其嚴肅,渾身上下散發著肅殺之氣。宋傑見狀心中暗叫不好,看來夢魘要認真了!原來在剛才的廝殺中夢魘僅僅是在試探宋傑的實力。並未使出全力。

宋傑不敢怠慢,打起十二分精神,全神貫注的應對,認真起來的夢魘。

俗話說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本來勝算就低,如果再一味防守下去,必然破綻百出。於是宋傑拿定主意,轉守為攻,他一把抓起身邊的凳子,猛地向夢魘扔去。趁夢魘躲閃椅子的瞬間,宋傑如獵豹一般,竄到了夢魘身邊,舉刀劈斬,可宋傑在劈斬的瞬間,心中卻暗叫不好,原來宋傑觀察到了一個微小的細節。

夢魘沒有選擇用刀直接格擋,反而將刀收入刀鞘。但宋傑的刀勢已出,後悔收招也為時已晚。

夢魘見宋傑沖了過來,心中暗笑,她將*刃向上,收入刀鞘,雙腿站成弓形,左手的拇指抵住劍格,右手握住刀把,但見宋傑的刀光由上至下劈了下來,電光石火間,夢魘用拇指彈開劍格,右手以肉眼難以分辨的速度拔出刀身,快似閃電般的向宋傑掃去。

宋傑眼看一道白光向自己橫掃而來。但已躲閃不及,他只能閉上雙眼,做好了赴死的準備,宋傑不由得暗暗讚歎道,好快的拔刀斬。

誰知夢魘的刀並不是奔人去的,而是宋傑的刀,只聽見一聲清脆的鋼鐵撞擊聲音。宋傑手中的*被攔腰斬斷。刀尖劃出優美的拋物線,扎在地板上。

夢魘的動作沒有因此停下,而是更加兇狠的連砍數刀,宋傑只能手握斷刀,狼狽的格擋。冷兵器之間每次激烈的碰撞,都迸發出絢麗的火花。可這火花在宋傑的眼裡卻如送葬的前的死亡宣告。

高手過招最怕走神,夢魘抓住了宋傑走神的瞬間。一技掃堂腿將宋傑掃翻在地。夢魘騰起身來,雙手握住刀柄,刀尖向下,狠狠地扎了下去。宋傑拼盡全力一個測滾。躲開了利刃。

夢魘卻因用力過猛,一時間無法拔出*,宋傑手疾眼快,緊緊抓住夢魘漏出的唯一破綻。用手中的斷刀刺向夢魘的腹部,夢魘壓根沒想到自己會被斷刀刺中,臉上浮現了不可思議的表情。

夢魘用雙手,抓住刀背還想做出最後的掙扎。但宋傑再次用力,夢魘這時才虛弱無力的倒在了地上。

宋傑喘著粗氣,回身看向大老闆,等待宋傑的卻是黑洞洞的槍口。大老闆搖著頭說到:

「真沒想到,你竟能贏。」

宋傑輕蔑的說:

「你沒想到的多了。」

說音剛落,宋傑突然一個飛撲,躲進了沙發後面。大老闆後悔不已,只能對著沙發亂射一氣。宋傑數著槍聲,伯lai塔f92一共15發子彈。細細算來大老闆已經打出了12發。

宋傑心想只剩三發可以拼一下。宋傑從沙發后一躍而出。情急之下,大老闆趕緊連開兩槍,可子彈都與宋傑擦肩而過。宋傑迅速撿起自己之前扔到地上的槍,對準大老闆連開兩槍,大老闆躲閃不及肩部中彈。「哎呀!」一聲將手槍掉在地上。

宋傑站起身來,一步步走到大老闆的身邊,用手扯著大老闆的頭髮,把他拉到屋子中央。宋傑用槍頂著大老闆的腦袋,聲嘶力竭的吼道:

「這就是想要的么?」

大老闆咬了咬牙,忍著疼說到:

「看來我低估了你。不過毒蛇他們就快回來了,就算你殺了我,你也死定了。」

宋傑劍眉倒立,狠狠地用*砸向大老闆的唇部。瞬間鮮血崩裂。大老闆的牙,被突如其來的一擊打掉了3顆。

宋傑暴怒的說道:

「死對於你來說太容易了!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宋傑剛要舉拳砸向大老闆,走廊內突然射來一排子彈,宋傑趕緊一個前滾翻,躲在辦公桌後面。

這時屋外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お父さん、大丈夫ですか。」(父親,您沒事吧?)

大老闆趴在地上喊到:

「千羽小心,死神瘋了他要殺我!」千羽在門外聽的真切,不禁大驚失色,心中暗想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原來千羽近些日子一直在國外執行任務,才剛剛回來,本想來基地看看大老闆,沒想到一回到基地,便發現電梯通道里冒出滾滾的濃煙,千羽立刻意識到出事了,於是她趕緊來到武器庫,看見保安被擊暈在地,她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她急忙從武器庫里拿了兩把wuzi沖/鋒/槍,向大老闆的休息室跑去。誰知剛到門口,便看到一個似曾相識的身影,壓在大老闆的身上,為了不使子彈傷及大老闆,千羽故意射偏了一些。

宋傑這才能僥倖脫險。宋傑見到千羽內心萬分糾結,他萬萬沒想到千羽會在這個時間出現。 千羽發現夢魘倒在地上,身上插著半截武士/刀,看來以是凶多吉少,自己的父親也是滿臉鮮血,動彈不得,形式看起來危機無比。而宋傑面部猙獰,殺意四溢。千羽不禁打了個冷顫。

宋傑見千羽在開完槍后呆住了,便開口喊到:

「千羽這是我跟他之間的事,跟你沒關係,你快走吧,我不想傷害你!」

聽到宋傑的喊話,千羽憤怒的吼道:

「他是我父親!怎麼會和我沒關係?」

說著,千羽舉起兩把沖/鋒/槍,對著宋傑藏身的辦公桌瘋狂的掃射著,房間里瞬間木屑飛濺,空氣中瀰漫著濃重的*味。躲在桌子下方的宋傑狼狽不堪,再這樣下去,肯定會被亂槍射中。

宋傑急中生智,他迅速由蹲姿改為躺姿,雙腿彎曲,用雙腳用力踹了一下桌子,利用反作用力,向後竄出近1米,於此同時,他舉槍瞄準了千羽頭上的吊燈,連開數槍。吊燈應聲而落,正好砸在了千羽的頭上,千羽一個趔趄栽倒在地不動了。

宋傑喘著粗氣,站起身來,快步走到千羽身邊,想檢查一下千羽的傷勢,哪知千羽只是裝暈,她的手中早已握好了一把匕/首,藏在身下。待宋傑放鬆警惕,俯下身子的瞬間,千羽將匕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深深的插入了宋傑的腿部。

宋傑只覺得小腿一涼,隨後劇烈的疼痛感隨之而來。宋傑來不及多想,因為第二刀以至,這一刀直奔宋傑頸部而來。但這次宋傑有了防範,他強忍疼痛,用右手一把抓住千羽的胳膊。身子一較勁,翻身騎到了千羽身上。左手如鐵鉗般,死死的噩住了千羽的脖子。

千羽頓感呼吸困難,大腦充血。在這樣下去,必然會失去意識。情急之下千羽不斷扭動身軀,為自己掙脫出一絲縫隙,做了一個側身起橋,並雙手將宋傑用力推開一些,稍微得到一些喘息的機會,隨後千羽再放狠招,左手深深的扣入了宋傑小腿上的傷口,這下宋傑可受不了了,疼的嗷嗷直叫,跌坐在地上。

千羽抓住瞬間的機會,扔掉手中的刀子,雙手抓住宋傑的左前臂,並利用自己柔韌的雙腿,夾住了這隻胳膊,千羽順勢將腿壓在了宋傑脖頸胸口之上,然後雙手拼盡全力,想要將宋傑的左臂拉直。

宋傑心中暗叫不好,千羽這招叫十字固,若是鎖定成功,宋傑必然要被廢掉一隻手臂。情急之下宋傑使出全身力氣,將雙手合在一處,以延緩被拉直的速度。緊接著宋傑將身子側立起來。將雙手用力拉向自己的方向,俗話說一力降十會。縱然千羽的招式高明莫測,但她畢竟是女人。在絕對力量面前也只能屈服,十字固被宋傑的蠻力化解了。

千羽見事不好,只能藉助雙腳之力踹開宋傑。拉開距離,此番纏鬥二人消耗了巨大的體力。雙方各自喘著粗氣,擺出進攻態勢,凝視著對方。

宋傑焦急萬分的說到:千羽你冷靜一點,他派人殺了我的父母!你別攔我!

他是我父親。無論他做錯什麼我都不會讓你傷害他。千羽執拗的說道:

話不投機半句多,雙方各執一詞,終於再次爆了衝突。千羽趁宋傑腿部吃緊,行動不便,從要間抽出了一把長鞭。

這令宋傑相當驚訝,因為在過去的4年裡。宋傑從來沒見過千羽使用過鞭子。看來千羽在自己面前還留了一手,這應該就是不到絕命關頭,不會使出的殺手鐧吧。果不其然,千羽舞動皮鞭上下翻飛。抽的宋傑根本無法近身,宋傑有心想去拾起地上散落的槍支,但幾次都被鞭子抽飛,沒能成功。

宋傑更是一個不小心,被千羽的皮鞭抽中了脖子。這下重創可非同小可,鞭子死死的纏在了宋傑的脖子上,宋傑頓感顱內血壓升高,視線開始模糊。千羽死命的抓著鞭子,皮鞭被拉得筆直,越纏越緊。宋傑雙手抓住鞭子想讓鞭子變的松一些。可宋傑拼盡全力也僅是杯水車薪。眼看意識越來越模糊,宋傑靈光一現。他雙手抓住脖子前的鞭子,猛一發力,使勁的往自己身邊一拉,千羽瞬間被皮鞭帶了一個趔趄。宋傑利用皮鞭鬆緩的間隙。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迅速的從地上拾起匕首,撲向千羽,千鈞一髮之際,宋傑用匕首刺中了千羽的腹部,千羽手一軟,鬆開了皮鞭。

宋傑趁此機會,趕緊將鞭子從脖子上解開,大口的喘著粗氣,額頭上的汗滴滴答答的流在地面上。這時宋傑突然聽見背後傳來一聲響動,宋傑緊忙回頭觀瞧,只見原本躺在地上的大老闆,正顫顫巍巍的站在宋傑的背後,用手中的槍對準宋傑。看嘴型似乎說了一句「撒由那拉」。隨後扣動了扳機,但任誰都沒有想到的事情發生了,手槍竟然卡殼了,子彈在槍膛中炸裂開來。

鶯鶯 大老闆的手指被炸斷一根,痛苦的哀嚎著。宋傑一個迴旋踢踹在大老闆的臉上,將大老闆踢暈了過去。

宋傑剛要轉身,冰冷的匕/首刺入了宋傑的背部。宋傑習慣性的用手中的匕首向後一輪,只聽撲哧一聲,頓時鮮血四濺,宋傑回過頭,只見千羽痛苦的用雙手捂著脖子,鮮血在千羽的指縫中不斷的流出。千羽口含鮮血,極其痛苦,雙眼含淚看著宋傑,斷斷續續的說著:

「我不~~想~~~傷害你~~~~只~~~~想~~~阻止~~你!說完千羽的雙眼睛失去了光彩,雙腿跪在地上,腦袋耷拉下去。

見此情形宋傑聲嘶力竭的大喊:

不!不!不!不!不!我tm的都幹了什麼?

吶喊之間宋傑頓感心如刀繳,急火攻心,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因為眼前這一幕,讓他回憶起了可兒臨終前的樣子。宋傑扔掉手中的匕首,渾身僵硬,嚎啕大哭。似乎可兒又在自己面前死了一次,而這次竟然是他自己的下的手。任何一個正常人,都承受不了如此的打擊。宋傑的精神完全崩潰了,進入了無意識的癲狂狀態。

他被自身的殺戮本能所驅使,在本能的驅動下,宋傑變成了一隻真正的野獸,他像野獸一般撲向暈死過去的大老闆,將大老闆用刀子割的得粉碎,場面極其血腥,簡直慘不忍睹。在極度的發泄過後,宋傑才開始慢慢恢復自我意識,當他看到眼前的景象時,身體不由得為之一振,原來大老闆已在他的刀下成了一堆肉泥。屋子裡到處流淌著鮮血,腥臭至極的血霧瀰漫在空氣中。簡直一副可怖的地獄景象。 宋傑渾身是血的癱坐在地上,身上的刀傷隱隱作痛,他精疲力盡的看著毒蛇,喘著粗氣,有氣無力的說到:

「這就是你想要的吧!」

毒蛇聽了宋傑的話,狂笑不止,由衷的讚賞道:

「bingo!死神,這就是我最欣賞你的地方了,傻子總是百教不會,聰明人總能順藤摸瓜,你確實是個聰明人。」

毒蛇一邊說著,一邊跨過夢魘的屍體,走進屋來。毒蛇在屋裡找了一把完好的椅子,坐在宋傑身前,水鬼則緊緊跟在他身旁,眼睛死死的盯著著宋傑,以防宋傑做出什麼危險的舉動。

毒蛇坐定后,環視著四周的慘劇,像是在欣賞一副完美的畫作,異常興奮的說道:

「死神你說的沒錯。這不但是我想要的,而且是我策劃的。你看這屋裡的景象,難道不像一幅完美的藝術品么?」

宋傑冷哼一聲,不屑的撇了毒蛇一眼道:

「你到底有什麼目的?借我手殺死他們,你能得到什麼好處?」

「好處?你這麼聰明,不會猜不到吧?」 提前登陸三百年 毒蛇玩著自己的頭髮反問到。

「哎!算了,好歹我們也是朋友有一場,看你這副可憐兮兮的樣子,我就讓你死的明白!」

毒蛇洋洋得意,像是一位事業有成的老闆,在講述著自己輝煌的經歷:

「這位所謂的大老闆,就算死掉一千個,都無所謂,難道你真的以為,他是整個傭兵組織的頭領?他只不過是我精心挑選出來的一條狗而已!在沒遇到我之前,他不過是個過著平凡日子,每日靠著打魚為生的日本漁夫。」

在看到宋傑吃驚的表情,毒蛇漏出得意的笑容,繼續說道:

「早在20年前我接手了整個組織,但對於我來說,處理日常行政工作,實在太過繁瑣,每天面對那些無聊透頂的爛事。這種感覺你能體會到嗎?

一個嗜血的戰士,一覺醒來突然間變成了花匠。這樣的變化讓我,無所適從,為了儘快抽身,不在忍受這份折磨。我想出了一個絕好的辦法,為自己找一個代理人。

「讓他替我坐在辦公室里,去成為沐浴在陽光下的木葉,而我來做隱藏在泥土下面的根。」

「這樣我既能抽出時間盡情殺戮,又能擺脫辦公室的無聊生活。最主要的是,這讓我有了一種掌控全局的快感。」

「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我在日本遇到了一名漁夫,漁夫的外表看起來非常符合大老闆的形象,有著與生俱來的領導者氣質,只要稍加培養,一定能勝任話事人的角色。最重要的是他無兒無女,毫無牽挂,並且非常聽話。」

「在帶他回組織之前,我帶領著自己的小隊,設計殺死了所其他隊友,當然我自己也付出了慘痛的代價,損失了兩名非常出色的隊友,當然我在後來,收留了夢魘和包子兩個孤兒,彌補了人數上的空缺。」

「自從漁夫加入組織后,「大老闆」這個名詞便誕生了。我把他塑造成了一個完美的領導者形象,他自己也很爭氣,在20年間,他把自己的角色扮演的越來越好,做到了天衣無縫。

「但真正掌控全局的人,永遠只有我一個人。當然這個秘密,除了水鬼我和漁夫外,沒有人知道。」

「還是在20年前,組織唯一一次踏入中國境內執行任務,當時客戶手中價值幾千萬美元的du品被中國的公安繳獲了,客戶委託我們派遣傭兵用武力奪回。」

「奪回的過程非常不順,主要是因為當時公安緝毒隊中有一個姓趙的警察。當他通過情報得知我們要劫du資的時候,他便利用多台汽車運送du資,將我們的兵力分散開來。他又在指定地點設下了埋伏。致使我們在這次行動折戟沉沙,死傷了不少兄弟,當時也只有我和水鬼僥倖逃脫。」

「為了報復這個警察,我和水鬼潛伏了將近3個月的時間。終於摸清了這個姓趙的警察的家庭住址和他日常的行為習慣。隨後我和水鬼趕在他值班的夜裡,將他剛滿月的雙胞胎女兒的其中一個搶了出來。

「那個公安發現后發了瘋的追捕我們,由於我們身上帶著孩子,在搏鬥時多有不便。我和水鬼兩人愣是沒佔到上風。眼看再拖下去就要被后趕到的警察抓住。於是我急中生智,用刀子在嬰兒的額頭劃了一道口子,這才讓那個姓趙的公安稍微冷靜下來。我和水鬼也抓住機會,跳上早就準備好的快艇逃到了公海,才得以脫身。」

「聽到這裡宋傑腦海中突然閃過出,在可兒家中的書架上擺放的一等功勳章,宋傑頓時心如刀絞,渾身顫抖,淚眼撲朔。」

毒蛇臉上露出邪惡的笑容,繼續講述著:

「在回到美國后,我將這個女童交給漁夫撫養,讓漁夫把嬰兒當成他自己的女兒照料。漁夫給女孩起了一個日本名字叫:淺川千羽,並從小教她學習日文。這樣孩子在出落成大姑娘后,都一直認為自己是大老闆的女兒,並且始終把自己當做日本人。」

「我把這警察的孩子帶回來的目的,就是要把她培養成一個地地道道的殺手。我想那個警察做夢也想不到,自己的孩子會變成殺人犯!」

「你知道做這件事,需要相當的耐心,我靜靜的等待,看著她慢慢長大。然後派最好的老師教授她殺人技巧。20年過去了,我的心血沒有白費,千羽確實成了一名合格的殺手。冷血殘忍,她是我最得意的作品。」

「但是事情遠遠沒有結束,命運就是這樣。更有趣的事情發生了,4年前你來到美國,一心想要驗證心中的黑暗。」

「我派千羽查閱了你的資料,發現你不但是富商的孩子,最有趣的是,你竟然還認識那個警察。甚至還與他的女兒交往過。你知道在我得知那個女孩慘死時我有多興奮么?」

「於是在那個時候我又想到了一個點子。如果把你培養成殺手,用你去殺掉千羽,會是怎麼樣的場面呢?於是我暗地裡指使大老闆,讓他派了兩個組織內非常出色的雇傭兵去訓練你。當然他並不知道我的計劃,以為我只是想單純的訓練你。在你訓練的差不多的時候。我就迫不及待的靠盛會去檢驗你。與此同時我又派了我的兩個「女兒」去保護你,你小子到是也更爭氣,把我兩個女兒的心都拿下了。那句中國的俗話怎麼說來的?哦,對了,叫女大不中留,果然如此,所以我讓選擇她們因你而死。」

「你看她們在我導演的情節里,雙雙因你命喪黃泉,是不是非常具有戲劇的張力?」

「至於我為什麼弄死你的雙親,其實我並不想這麼做掉,只是最近一個財團的老闆突然聯繫我,說要給我3億美金,搞定你父母。這誘惑性真是太大了。這也加快了我推進劇本情節發展的速度。」

「好啦!該說的都說完了!該送你上路了。」

聽完毒蛇的話,宋傑的身體如篩糠般,不由自主的抖動,他做夢都想不到,在現實世界中,竟然還存在著如此兇殘的惡魔。這世間所有的罪惡,在他面前都不值一提。

毒蛇站起身,拔出腰間的金紅雙蛇淡淡的說了一句:

永別了,死神,下地獄去吧!

說著便扣下了扳機,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把斷刀,不知在哪飛了過來。砍傷了毒蛇的胳膊。毒蛇哎呀一聲將子彈射偏。子彈擦著宋傑的耳朵飛過。

毒蛇猛回頭向斷刀飛來的方向看去,只見原本倒在血泊中的夢魘,竟然安然無恙的站了起來。她手中提著千羽留下的uizi沖/鋒/槍,向毒蛇掃過去,危機時刻毒蛇一把拉過身邊的水鬼擋在身前。

水鬼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子彈打成了篩子。慢慢的癱軟下去,含恨而死。毒蛇則利用這一機會反手給了夢魘一梭子子彈,但夢魘動作非常靈活,利用連續的前空翻跳躍,躲過了大部分子彈,但由於金紅雙蛇的射速實在太快,夢魘還是被密集的子彈掃到了小腿。夢魘應聲摔倒,手中的*被摔出老遠。

毒蛇朝著夢魘狂嘯著:

「tmd逆子,白養你這麼多年!就憑你也想耍詐殺我?你給我去死吧!」

毒蛇舉起槍,將子彈射向夢魘,可夢魘卻早有準備,她用手中的抓鉤,鉤住了門外的牆壁,順勢將自己拽了出去。

氣急敗壞的毒蛇發狂的追了出去。可是門外4個黑洞洞的槍口,向他噴射出了憤怒的火焰。 這時毒蛇拼勁最後一絲力氣,朝著眾人扔出兩枚*后倒在了地上。*引發了劇烈的爆炸,釋放出威力巨大的衝擊波,彈片四射而出,奪命而來。危難關頭食屍鬼挺身而出,擋在了眾人的面前,用自己的身軀為隊友築起了一道不可逾越的鐵壁,獻出了自己的生命。

這才令其他4人免受彈片的波及。但4人亦被強勁的氣浪掀飛到了牆上。爆破鬼和蠍子頓時暈了過去,鋼骨身體強壯,雖同被氣浪掀翻,但還不至於暈厥。塵埃落定,休息室已被炸的面目全非,滿目瘡痍。

鋼骨用大手撲弄著滿臉的灰土,雙手用力的拍了拍腦袋,可還是抹不去耳中如汽笛般的鳴叫。鋼骨有心站起來喚醒同伴,但他剛一站起便打了一個踉蹌,又摔倒在地,這時他隱隱約約的看到,休息室里的煙塵之中,有個人影正向自己的方向緩慢走來。

鋼骨揉了揉眼睛定睛觀瞧,隨著身影越走越近,鋼骨不禁呼出了他的名字:「死神!」只見宋傑渾身被塵土覆蓋。傷口的血液與泥土融合到一起,凝固成痂。樣子甚是可怖。

鋼骨突然不知從哪燃起一股激勁,一下子站了起來,緊走兩步,一把抱住虛弱至極的宋傑。在他耳邊低聲說了一句:

「別急,我背你去醫務室。」

鋼骨顧不上還在昏迷的3人,先把宋傑抗在肩上送到了醫務室。可到了醫務室鋼骨才發現,由於剛才的激戰醫生們早就嚇得捲簾子跑路了。情急之下鋼骨只能決定自己動手,俗話說沒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跑,身經百戰的鋼骨,這些年來可沒沒少受傷,久病成醫。對於刀傷,他還是有一定經驗的。

鋼骨將宋傑平放在盥洗室中,將黏在宋傑身上的戰服脫掉,用花灑沖洗著他身上的泥土。待沖洗乾淨后,鋼骨將宋傑抬到手術台上,隨後鋼骨在冷藏櫃中找來2袋ab型血,先為宋傑進行了靜脈輸血,緊接著他快速的找來消毒液和止血鉗、縫合針,準備縫合。

鋼骨直接將消毒液倒在宋傑的傷口上,突如其來的刺痛,讓宋傑的身體打了一激靈。鋼骨埋怨到:「你忍著點。 邪魅總裁:你只配代孕 別亂動。」

說著將止血鉗掐在傷口上。宋傑起初還能哼哼了兩聲,可沒過多久便陷入了昏迷狀態,這倒讓鋼骨放開了手腳。經過一陣手忙腳亂的忙活,宋傑身上的刀傷總算被鋼骨縫合好,只是縫合的手法太過粗鄙。留下了七扭八歪的線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