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霸就是不一般啊!」

不少不明所以的學生,跟著起鬨。

當然,並不是所有學霸,都值得有人為他起鬨的……

聽了陳昭儒的分析,老師略略皺眉,卻不敢多說什麼……

畢竟這個陳學霸,身份不簡單,他的爸爸是本校校長。

學生、老師,對他都忌憚三分。

然而一位少女,卻微微一笑,非常不屑於這個說法。

不滿之色,溢於言表。

「哦?束青蘿,你有何高見?」陳昭儒看向束青蘿,他曾經追求過她,卻被她批為「眼高於頂,才華沒有其脾氣大,不過是個二流學霸。」

說實在的,追不追的到束青蘿,對於陳昭儒來說,不過是一個在學校的面子問題。

而束青蘿竟然敢說,他只是一個二流學霸,這就牽扯到他的自尊問題了。

因此,兩人經常在學校掐架。

不過學霸之間的掐架,倒是非常另類,基本都是修鍊、知識方面,老師們見沒有什麼生命危險,也倒是樂的兩人相互激勵競爭。

以上是扯淡,其實是他倆,老師們一個都不敢惹。

然而,交鋒過數次,陳昭儒基本上每次都落了下風。

若是換個人,或許以陳昭儒的性格,就要對其下黑手了。

然而這個束青蘿的背景,更是不簡單。

學校只有關於她身份背景的傳說,卻沒有真正的實錘。

傳說,她是學院勢力,某位英雄的後人,可謂是學院勢力的官二代。

即便是本校校長,對束青蘿都是忌憚三分。

束青蘿微微一笑,站起身來。

她約莫15歲光景,年貌雖小,其舉止不俗。

其面色蒼白,若雪,身體面龐怯弱不堪,卻有一股星力流轉於體內,璀璨於周身各處。

「你的理解,只流於表面。」束青蘿搖頭,兩彎籠煙眉,一雙含情目,似姣花照水,病如西子。

班內的學生們,不論男生、女生,甚至是老師,在看她的這一刻,都被她的美色所吸引,險些失了神智。

陳昭儒心神恍惚,然而在尊嚴面前,他選擇咬牙硬抗,不屑道:「你倒是說說,你有什麼見地?」

束青蘿微笑道:「此人,雖看似借刀殺人,此刀,卻並非任何人都可借成功。」

「高級武者境界,有幾人可以在蝴蝶海洋,不受侵擾?恐怕除了此人,尚未聽說有第二人吧?」

「便是此一條,就斷了複製的可能。」

「那麼你的意思是,迎仙峰的蝴蝶,在高級武者階段,無解的強,他比無解還厲害?」陳昭儒十分不滿。

「沒錯,他在這個階段、這個地方,真的就是無解的強。」束青蘿蒼白美麗的臉蛋上,流露出一絲嚮往之色:「好想見一見,這是一位什麼樣的武者啊。」

束青蘿的話並沒有錯,很快,各大組織、個人、媒體,也相繼研究出了與她一樣的答案。

那就是——周浪此一役,無法複製,他在高級武者階段,於迎仙峰無解的強!

至此,整個區域,七大勢力之中,都流傳著關於那個無解強者的傳說…… 且說周浪與趙飛霜一起吃完黑暗料理,這天色已經是不早了,連日來都沒怎麼睡覺,饒是他現在高級武者二階,也有些困頓。

約定了改日,再具體分析,如何幫趙飛霜直播的事,兩人算是暫時結束了相處。

回到賓館將自己的東西都取了,周浪想了想,去散修聯盟庇佑下,自己買房子的小區去了。

躊躇半晌,覺得還是小心一些,暫時不回本家了,而是去了狡兔三窟的第二個家。

也就是他買來讓妙齡少女一家人,幫忙打理的那個家。

去之前,他打算換一個造型,讓繃帶哥的身份,先暫時消失,畢竟現在這個身份實在是太出名了。

想了一下,臉上的繃帶依舊沒拆,而是在此基礎上,戴上一張白色乳膠人臉面具。

至於繃帶葫蘆、繃帶棍兒,則是買了塊灰色長塊麻布包了起來,背在背上。

一路向小區而去,終於是看到了小區門口,這個時間,是下午5點鐘左右。

周浪路過小區的草坪,看到一群大媽在跳廣場舞,妙齡少女的媽竟然就在其中。

她們跳了一陣之後,坐在一起休息聊天,不少大媽操心妙齡少女對象的問題,她媽卻一副神神秘秘的樣子,自豪著道:「我們家女兒啊,命好,有個金龜婿咯。就是可惜,他好像不開竅,唉,也是愁死我了。」

「金龜婿?」周浪一怔:「是說的我嗎?」

又走了一段距離,發現一群中年大叔,躺在竹椅上曬太陽,妙齡少女的爸也在其中。

他們周圍,不遠處就是那群跳舞的大媽,再旁邊是一群下棋、打牌的大爺,沙灘上,不少年輕少婦,帶著孩子玩耍其間。

這裡,明明就是小孩子玩的沙灘,他們愣是曬出了黃金海岸的感覺。

「哎呀,人生真是愜意啊,我前幾十年白活了啊。」

「感謝我的金龜婿!」

妙齡少女的父親,拿著一杯飲料,向天敬杯。

那些中年人,好奇的問道:「什麼金龜婿?」

「嘿嘿,還是我們家女兒,眼光好啊。」妙齡少女父親,開始各種誇讚周浪,讓他聽得都不好意思了。

不過,不論是他還是妙齡少女的母親,都沒有說明白周浪就是繃帶哥,這是周浪之前囑咐過的,不要泄露自己的身份。

看來,他們保密工作做得不錯啊。

畢竟是差點死了的人啊,也能分清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了。

周浪並沒有驚擾任何人,而是直接去了房間,房間分為鑰匙鎖以及指紋鎖。

為了保密,周浪並沒有留下指紋,門的鑰匙,他有一套備用的。

打開門,發現屋子裡空無一人,他大略掃了一眼,這屋子收拾的很乾凈。

10萬元=1積分(各個勢力)

周浪只是花了2個積分,兌換了20萬,給了妙齡少女,讓她置辦些傢具等等,剩下的當做她們的工錢。

這麼一看,這屋子弄得還真是蠻溫馨的。

坐在沙發上,休息一下,順面思考一下,下一步的動向。

「這一次,我在迎仙峰浪的一匹,可是究其原因,乃是爆出了極意拳套,在此之前,我亦是在迎仙峰小心翼翼。」

「我現在的實力,是高級武者二階,此一次,在迎仙峰見到的高級武者四階、五階都不在少數,雖然他們年齡都比我大許多,但是生死之戰誰管你年齡大小?」

「決定了,好好在內部網買些幫助修鍊的基因藥劑等物品,開始閉關修鍊,《伏魔棍法》第一卷也差不多是練得可以了,能夠修鍊第二卷的內容了。」

「至於《星劫基因術》自己只是用其築基了而已,對於此基因術了解、領悟還是太差,需要趁這次閉關,好好參悟一下。」

定準了方向,周浪暫時安心下來,房門,有打開的動靜。

妙齡少女提著一大袋子菜,走了進來。

周浪瞳孔收縮,不由得在心裡給她點了一個贊。

早就覺得她底子不錯,今日再次見面,竟然發現她化了淡妝。

龍嬌的美,是仙女般的美,甄鳳的美,是野性魔界尤物般的美。

牧雅比上面兩位,要差一點了,但是也絕對算的上不錯,說是美女也一點不過分,她是人間的自然之美。

而妙齡少女,比上面三位還要差一點。

如果「美」這個詞語,算作一個等級,那麼妙齡少女是不能稱之為「美」的。

但是說她化妝之後,容貌好看、迷人,一點都不過分,勉強也可以算作是美吧。

她是屬於化妝之後的美,周浪覺得,姑且算作脂粉之美吧。

依稀記得,她素顏的樣子,底子也是很不錯的。

周浪目不轉睛的盯著她看,宛若一匹餓狼。

妙齡少女此刻看到,沙發上戴著白色面具的周浪,那侵略性的目光讓她嚇了一大跳。

「什麼人?」她驚慌失措,將菜袋子擋住身前。

突然間,獸性差點被激發嗎?

周浪自嘲一笑,眼神柔和起來,妙齡少女感覺壓力倍減,竟有一種虛脫之感。

「是我。」周浪摘下面具,露出繃帶臉。

「啊?!」 總裁撩上癮:老婆,你真甜! 妙齡少女臉上出現驚訝、歡喜之色,宛若是看到了最親近的人。

「少爺,您終於來了。」妙齡少女開心極了,走前幾步,將菜袋子放下,趕緊想要給周浪倒點什麼喝的。

「好啦,不用這麼客氣。」周浪微微一笑,又蹙眉:「不過,你叫我『少爺』是什麼意思?」

「您不是說,要我給您當牛做馬嗎?」妙齡少女非常認真的看著周浪。

「哈哈哈,真讓你當牛做馬的話,我就不會給你開工資了。」周浪哈哈笑了笑。

「嘿嘿,我早就說過,您是一個好人,我也知道,您不會真的拿我當牛馬使喚的。」妙齡少女化了妝,看著真是嫵媚動人,周浪看的咽了口吐沫。

「誰說我不會拿你當牛馬使喚的?」周浪故意裝作盛氣凌人的樣子:「我覺得少爺這個稱呼,有點不適合我,別叫我少爺了,聽著怪彆扭的,隨意一點就好了。」

「那……那我叫您什麼呢?」妙齡少女問道。

「不如……」周浪想了想,雙眼放光:「你是我的女僕,那麼就叫我『主人』吧。」 「主……主人?」妙齡少女突然臉紅透了,低著頭扭捏著,結結巴巴道:「為什麼莫名感覺……好羞恥?」

「我……我以後要穿……穿女僕裝嗎?」妙齡少女脖子都羞紅了。

額,我能說實話嗎?

在家裡,我還是喜歡你什麼都不穿的樣子。

想想,要是你能在家裡光溜溜的走過來、走過去,想想,還真有點小激動呢。

「咳咳……」周浪想著,做出一個平易近人的表情:「隨意,隨意一點就行了,不要拘謹,想怎麼穿就怎麼穿。」

「嗯。」妙齡少女一副聆聽天音的表情,認真記著周浪的話。

「好了,我連日來,休息不太好,現在去睡一會兒,等會兒吃飯叫我。」 大婚晚 周浪說著看了看四周:「我的屋子,你們準備的是哪一間?」

「就是那一間。」妙齡少女指了指房門。

「好啦,我自己進去了。」周浪說罷,走了進去,發現這裡收拾的還真挺用心的,倒在床上就睡過去了。

晚上起來吃飯,發現有好幾個通訊他沒有接通,有父母的、趙飛霜的、慕容梟的、熊善的,還有龍嬌的!

「龍嬌?!」周浪一怔:「她怎麼想起我來了?莫不是,我在迎仙峰的光輝事迹,已經傳到她耳朵中了?」

來到飯桌,周浪坐下去,就看到妙齡少女,以及她的父母,都站在一旁,看著周浪。

這架勢,大有要一直看著他吃飯,直到他吃完飯,才敢坐下來吃剩飯的意思。

真有點大家族裡,主子跟下人的意思了。

不過,周浪是什麼人啊?

他可不是從民國時代穿越過來的,也不是從萬惡的封建社會穿越來的,更不是從小生活在有這種風氣的現代社會。

他可是從小受著社會主義的良好教育,以及各種先進思想的熏陶呀,什麼馬列毛鄧、三個代表、八榮八恥、一帶一路……

他基本都記不住了,但是……

這不影響他人人平等的思想,雖然口頭上說「當牛做馬」,可是他並沒有真的想讓她們一家子,給自己當牛做馬,最多是覺得說著好玩、有意思而已。

周浪站起來,微笑道:「伯父、伯母,不要見外,一起吃,你們要是不坐下,我就跟你們一起站著。」

「恩公。」

「恩公。」

周浪救過他們倆的命,他們十分感激周浪,此刻也是激動。

最終,四人其樂融融,一起吃了一頓飯。

周浪胃口極大,直吃的三人懷疑人生,妙齡少女又先後下了兩次廚房,才堪堪讓周浪吃的爽了。

「啊~,很不錯的晚餐,謝謝款待,我吃好了。」周浪打了個飽嗝。

「對了,我最近要閉關修鍊,大家平時在家裡,注意一下不要動靜太大了。」周浪宣布了他要閉關的消息,三人都覺得這個消息,很突然,不過合情合理。

簡單聊了幾句,周浪回屋,直接又兌換了兩個積分,20萬元,給妙齡少女打銀行卡上去了。

妙齡少女手機收到簡訊,一看:「您尾號1314卡3月23號20:57商工銀行收入200000元,餘額210000元。【商工銀行】」

「又給你打了20萬?」

「天啊,隨便一出手就是20萬?我以前上班一個月也不過兩三千塊錢啊,真是出手大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