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父歷母都更加疑惑和驚訝了。

「為什麼稱呼他為大人物呢,因為他不僅背景深厚,在宗門地位極高,本身還有著絕頂的天資,這等人物可以比作天上的星星。」

歷好臉上流露出憧憬,彷彿想把自己當作那位大人物一樣。

「你參加了考核,也應該見過那位大人物吧。」歷好轉頭看到莫東平靜的神色,心中有些不滿。

在歷好看來,莫東身份未知,修為似乎還沒有他高,但不論是提到什麼總是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而且那日說起府天門考核更是顯得有些狂妄,如今聽他說起大人物依然不存敬畏之心,這令歷好對莫東越發不喜。

「哦,見過。」莫東點頭,心裡卻有點疑惑,不知道自己什麼地方又惹到了歷好了。

他自然知道歷好口中的大人物是誰。

透視小包工頭 「你對那位大人物就一點也不敬畏嗎。」歷好不喜的說道。

「一個和你一樣半大的小子,我為什麼要敬畏他。」莫東眉頭微皺,反問歷好。

「他天資比你出眾萬倍,身份更不是你可比,這等人物將來更是北望境的主宰,你不敬畏他?」歷好氣笑了,聲音略冷,那神情分明就把莫東當作無知的人。

莫東本來心中有點火氣,此時看到歷好的樣子,火氣就轉換成了好笑。

歷好這個模樣分明是把那位大人物當作偶像,而歷好口中的大人物應該就是葛雲軒吧。

「歷好,我問你一句話,你若是能答上來,我向你道歉,為我沒有敬畏李才輝、還有你口中的那位大人物道歉。」莫東說道。

「好,我也不讓你道歉,只是讓你明白人要知道天高地厚。」歷好道。

「我問你,那李才輝還有那為大人物有雄厚的背景和絕頂的天資,以及將來會成為強者,但這一切與你的生活有什麼干係,與叔叔阿姨的生活有什麼干係。」莫東說道。

歷好聞言一滯,轉頭了眼他的父母,他從後者臉上看到了迷茫,以及一種熟悉的神色。

這種神色他在莫東臉上見過,那就是不在乎。

後宮無妃 「而且你說的那位大人物也不過是敗在一個人手上,他有什麼可以值得人敬畏的。」莫東說道。

歷好也聽說了,葛雲軒敗在一個人手上,而這種事情自然震動府天門內外。

不過。

「你這樣說還不是因為你沒有成為宗門弟子,將來自然與他們沒有相遇的可能,而我不同,並且你以為那個人敲響天龍鼓的次數多於葛雲軒,將來就一定超過葛雲軒嗎,然而就如你所說的,勝了葛雲軒的人又和你有什麼關係。」

歷好哼道。

「小東,你考核失敗了嗎。」

歷父、歷母都聽到了歷好的話外音,眼中的遺憾一閃而逝,不過馬上他們就想到當事人的心情肯定不好,旋即二人就安慰起莫東來。

「誰說我沒有考核通過。」莫東將一塊方形令牌拿了出來。

這塊方牌由鐵製成,一面上刻著「府天門」三字,另一面雕刻著和府天門坐落的山峰一樣的畫面。

這塊方形令牌就是府天門的弟子令,不過只是過渡的一種令牌,是專門發給通過弟子選拔考核的人的。

像他手上戴的戒指中的李長青的那塊令牌才是府天門的真正弟子令。

這塊方形令牌一出,歷家人當即震動。

厲父歷母是驚喜交加,他們都是見過當年曆好拿回來過這塊令牌。

而歷好張了張嘴,一臉滿不在乎的說道:「真是走了狗屎運。」

可他說的話以及眼中的神色都和臉上的表情不符,顯然莫東成為府天門的弟子令他很吃驚。

厲父歷母都責怪的看了眼自己的兒子,隨即就對莫東表示恭賀,並且歷母表示要重新做一桌好吃的為莫東慶祝。

而歷父則是叮囑歷好,「你比你小東哥進入的宗門的早,進入宗門后,要多照顧你小東哥。」

歷好不情不願的答應了,不過歷父的話也提醒了他,他是以中游的成績進入府天門的,而聯想到莫東在第一項考核洗塵池的時候的異常樣子,他覺得莫東進入府天門也一定是靠運氣,勉強的進入宗門。

……

天容城林家。

距離林成派人去青木門截殺莫東過去了大半個月,還是一點消息都沒有傳來。

「林少,他們會不會出事了。」秋明也在等待消息,他無時無刻不想手刃殺父仇人。

「不可能。」

林成搖頭,只有他清楚自己派出的人實力修為有多強,絕對不是莫東可以抵擋。

「很有可能這莫東先一步進入了青木門,而我的人沒有截殺到他。」林成雖然這樣說,然而心中卻有一絲不安,心中隱隱也認同他派出的人出事了。

可是他們天容城林家不是小勢力,誰敢殺他們林家的人。

「這樣吧,我們先回宗門,然後再做打算。」林成是絕對不會放過莫東的,不說因為此人他叔伯死在一位高手手上,就說莫東表現出來的天賦,將來必定是林家大患。

作為同樣是天才的林成,也不允許一個他眼中的低賤貨色,大放光彩。

秋明目露森芒,心中卻有想法,殺父之仇還是要自己動手。

……

府天門,一共有一百零九座山峰,屋舍、宮殿都坐落在上面,在這一百零九座山峰間,有一條滔滔長河,如天河玉帶纏繞在山峰之間。

而這條長河,最終卻是匯入莫東曾經墜入過其中的葬靈河中。

秀麗江山如畫 踏入府天門,是一塊長長方方的廣場,由漢白玉石鋪墊。

廣場上有一尊巨大的鼎爐,鼎爐中冒著青煙,青煙在廣場上飄蕩,甚至擴散在更遠的地方。

令人驚奇的是,吸入青煙,立刻讓人精神百倍,顯然這不是凡人眼中的煙霧,而是一種神妙的存在。

跨過廣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熱鬧的建築群,這些建築群,高有兩層,都是木製屋舍。

這片區域很廣很多,有莫家宅子四個大小。

「這裡就是外門弟子居住的地方。」歷好隨意的介紹著,那樣子根本沒有把旁邊的人當回事。

莫東看的流連忘返,只見更前方瀑布飛泉,宮闕樓台,有的聳入雲端,彷彿仙境。

顯然,這裡是府天門的外圍地區,府天門一百零九座山峰,外圍只站了十座。

真正的府天門應該在更裡面。

似乎是看到莫東想什麼,歷好嗤笑一聲,「你還真是沒學會跑就想要飛,只有成為精英榜中的人物才可以居住在那裡,當然還有一種可能就是你成為內府弟子。」

莫東在參加宗門選拔的時候就聽人說過府天門的精英榜,這似乎是很重要的榜單。

「歷好,可讓我再見到你了,聽說你幾天前收穫不錯啊。」就在這時候,走來幾個府天門弟子。

歷好臉色頓時有些難看。

莫東問道:「有事?」

「這和你沒關係,你自己去登記吧。」歷好留下一句話,就向一邊走去,而那幾位弟子也隨了過去。

莫東望著他們的背影,有些皺眉,不過也沒有多想,論起府天門來,他是新人。

現在還是先登記了自己的身份。 第九十九章水蓮子

時間流逝。

一晃莫東進入府天已經過去了兩天。

這兩天來,莫東將府天門大約摸清了。

府天門分為外門和內府,內府是門內精英天才和長老、以及宗門內特殊地方的區域。

不過據一些弟子來講,外門弟子和內府弟子在門內地位上並沒有多少差別。

就莫東所知,精英榜上的天才明明有機會進入內府,但是他們依然是外門弟子。

可沒有人敢忽視他們,待遇是以精英榜為基準。

然而,普通弟子來說,外門弟子和內門弟子差距還是有的。

首先就是修鍊天賦,內門弟子資質普遍比外門弟子高。

而就拿修鍊資源來說,是對內門弟子有傾斜的。

一些地方,內門弟子可以進入,外門弟子就不行。

府天門每月會給門內弟子修鍊資源。

比如,外門弟子每月是十塊靈石,內門弟子每月所得將是翻幾倍。

所以進入內府是每個外門弟子的期望。

不過總體來說,府天門是以精英榜為基準的,只要可以踏入精英榜,內門和外門的身份是沒有界限的。

甚至,內門弟子之上的真傳弟子也會因此沒有界限。

而精英榜共有五百個名額,每一個踏入精英榜單的人,都是宗門的天才人物,屬於被宗門著重培養的種子,地位幾乎超然。

在府天門,除了宗門基本的功法外,想要其他的功法和靈技,需要前往藏經閣。

前天辦完登記以後,莫東就收到了一塊與李長青令牌一樣的弟子令。

以及府天門的衣服還有等等介紹。

莫東正向藏經閣去。

藏經閣,顧名思義,收藏著功法秘籍的地方,這裡也是府天門重要地方之一。

每個新進入府天門的弟子,都有一次免費進入藏經閣的機會。

而下次再來,除非你成為內門弟子,或者踏入精英榜。

傳聞,精英榜靠前的天才,可以不受限制的進入藏經閣。

「莫東。」藏經閣守護人抬頭看了一眼,審視了一番莫東,才讓他進去。

莫東微微搖頭,這兩天這樣看他的人很多。

顯然敲響天龍鼓八聲讓他還未成為府天門弟子的時候就已經是名聲響徹。

重生之名門毒秀 不過,這些人看他還有另外一層含義。

按理說他敲響天龍鼓八次,理應獲得特別的優待,成為弟子中地位最高的真傳弟子也是理所應當。

畢竟幾十年前,那位敲響天龍鼓八次的弟子,當年直接被收做真傳弟子,如今更是成為了府天門掌握權勢的大人物。

然而,莫東似乎被長老們忘記了。

這兩天,沒有長老給予他優待。

而像沈星澤、李才輝、葉曉瀟等雖然也在外門區域,不過聽說待遇可和內門弟子基本一樣。

對此,莫東雖然心中略微不舒服,可也沒有多麼在意。

本來,他就不想要太過高調。

藏經閣一共六層,以莫東的身份和修為僅能進入前兩層。

就算只是前兩層,其內的功法、靈技、秘籍都是莫東聞所未聞的。

而莫東進入宗門的原因之一就是尋找到一部煉體功法,所以有了這一次的機會,他迫不及待的來到藏經閣尋找煉體功法。

煉體功法果然稀有珍貴,莫東走過藏經閣一層都未找到煉體功法。

等到第二層,才找到了煉體功法,而且煉體功法的熟練和整個三層千本靈道功法相比,少的可憐。

「聖荒功。」

莫東幾番選擇,選中了一部煉體功法。

他本來只是看上了此功很契合他體內的龍鳳聖力,修鍊起來事倍功半,卻沒有想到此功法是一部可以兼修的功法。

兼修,就是既可以當作煉體功法也可以當作靈道功法。

這種可以兼修的功法,令來自小地方的莫東大開眼界。

當即決定修鍊此功。

「只有上闕。」

可將這部功法給藏經閣守閣人一看,得到的信息讓莫東有些傻眼。

原來這部功法是殘缺的,只有上闕。

「那麼,下闕肯定在藏經閣更高樓層上。」莫東抬頭看了眼藏經閣的更高處,如此想到。

然而似乎料到莫東會這樣想,守閣人說道:「藏經閣中沒有此功下闕,整個北望境乃至整個天下也不一定有。」

這如一盆冷水澆在莫東身上,莫東不死心問道:「難道此功就是一部殘功。」

守閣人點頭,道:「聖荒功可是一部上古流傳下來的功法,等級很高,當初是由門內一位天驕從古迹中帶回來的功法,如若不是殘缺,此功的價值甚至高於宗門的至高鎮派絕學。」

「你重新選擇一部吧。」守閣人道。

莫東猶豫了,這聖荒功與龍鳳聖力契合的出乎意料,而其他煉體功法都沒有給他這樣的感覺。

而且,他在守閣人說話的時候,再次翻閱聖荒功,清楚此功雖然缺少下闕,但並不影響上闕的修鍊。

「就他了。」莫東決定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