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之前任職的那家企業是一個中等規模的藥物研發公司,儘管科研實力很強,但創新葯被研發之後,便會被醫藥巨頭給盯住,利用各種手段,逼迫公司將專利權出讓。

儘管那家公司能夠存活,但想要更進一步,卻是難上加難。畢竟,那些醫藥巨頭,掌握了銷售渠道,與各國擁有良好的環境,如果不與他們妥協,那些創新葯連批文都拿不到,前期投入的巨額研發資金,就扔到了水裡。

蘇韜喝了口茶,沉聲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在擔心,我們的創新葯,研發出來之後,會被那些醫藥巨頭瞄準,然後強迫我們出售這些成果。這一點你不用擔心,第一,我們的背後有托斯卡集團作為支撐,我本人也是托斯卡集團的股東之一;第二,將世界醫藥行業比作一座金字塔,上面的位置有限,但不代表沒有人能從下面走到上面,取而代之。我們需要往前更進一步,成為金字塔尖的力量。」

愛迪生等姬湘君翻譯完畢之後,微微一怔,心裡波濤洶湧。

蘇韜的策略很簡單,趙劍負責和愛迪生談錢,自己作為老闆,跟他談錢顯得太庸俗,必須要跟他談理想。

蘇韜給姬湘君使了個眼色,姬湘君會意,從皮包里取出一份文件,然後推到愛迪生的面前,道:「這是我們聘請的兩位顧問,後期也有機會給他們在這邊設立實驗室,請你做好準備。」

愛迪生打開文件,眼睛一亮,這兩份文件是分別介紹安德森團隊和唐納德團隊。

愛迪生對這兩位頂尖學者,自然是如雷貫耳。

安德森以獨立研發聞名,他的實驗室不依附於任何企業,而研製出來的病毒藥劑,是病毒學領域公認的標準。

很多人覺得病毒學的商業價值不大,那是錯誤的想法。病毒學的研究成果,是如今最容易擁有生產效益的方向之一,以最簡單的感冒為例,如何治療病毒性感冒,便與安德森的研究方向有關。

至於唐納德團隊之前服務一家很小的藥物研發公司,他們團隊製造出來的好幾種抗癌藥物,都被大公司購買,僅僅獲得一些辛苦費。但唐納德團隊的名氣在創新葯領域比安德森團隊更大。因為抗癌藥物比起病毒藥物利潤更為豐厚,創造的經濟效益更為客觀。

「我曾經聽過唐納德教授的講座,他在腫瘤學領域的地位,在全球排在前三位。如果他能加入我們公司,相信絕對會引起醫藥研發領域的轟動。」愛迪生的聲音興奮得有點顫抖。

蘇韜微笑著跟愛迪生承諾道:「未來我們還會邀請更多頂級領域專家加入公司,當然,比起那些專家,我會更關注你,因為你才是讓他們成為給公司創造收益的關鍵人物。」

無論唐納德還是安德森,他們或許各自的理論處於頂尖位置,但想要將理論轉化為商業價值,需要一些專業人員協助轉化。

愛迪生無疑便是這種具有豐富經驗的人才。

蘇韜成功掌握他的心理,想要真正收攏愛迪生的忠誠,光靠錢是不足夠的,關鍵是要扯大旗,讓他相信公司有著光明偉大的未來。

關鍵時候,拿出唐納德和安德森兩位頂級專家打廣告,這一波實在高端大氣。

蘇韜和安德森的關係不用多說,他已經說服安德森將幾種新型抗病毒藥劑,交給新公司進行深度開發,後期的利潤百分之九十將給安德森團隊,百分之利潤用於後期新項目的啟動資金。

因此,蘇韜給愛迪生看的文件中,包含著這部分有計劃實施的項目方案,讓愛迪生成功地放下心來,認可蘇韜在創新葯領域投入百分之五十精力的戰略方向。

愛迪生心情愉快地離開會議室。

趙劍找到蘇韜,笑著問道:「很少見到老頭會這麼開心,莫非你又給他加工資了?」

蘇韜搖頭,笑道:「我告訴他,安德森和唐納德要在公司成立研究室,這兩個大拿都歸他管,他自然飄了。」

趙劍沒想到蘇韜還有這麼一手,啞然失笑道:「難怪了!我看那老頭,也不是輕易會被漲工資弄得那麼開心的。師父,你這次來這裡,還真是做到穩定軍心了。」

蘇韜擺了擺手,笑道:「你就別給我戴高帽子了。以後我這邊不會常來,很多事情全部交給你來負責管理,記住你才是這裡的軍心。」

趙劍感受到蘇韜的信任,很認真地說道:「師父,我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

趙劍離開辦公室后,蘇韜給王鵬打了個電話,讓他聯繫轉告唐納德,跟他確定一到兩個創新葯開發項目,而且將在LD新公司幫他成立實驗室。

王鵬聽到這個消息,笑道:「唐納德還真是走狗屎運了。」

蘇韜搖頭,很認真地說道:「不對,準確來說,是我們走了狗屎運!」

蘇韜安排趙劍辛辛苦苦地在LD挖掘人才,誰能想到自己在華夏就抓到一個可用的頂尖專家呢?

王鵬皺眉道:「我們這種行為,算得上挖人了。他所服務的那家公司,會不會因此控告我們?」

蘇韜當機立斷道:「你告訴唐納德,只要他跟之前的公司解除合同,需要承擔的一切違約責任,都將由我們幫他解決。」

王鵬吐了吐舌頭,知道蘇韜注意已定,道:「我現在就跟唐納德進行聯繫!」

王鵬和唐納德一直保持著密切的聯繫,他知道蘇韜對唐納德極為看重,也知道蘇韜想要留住唐納德為自己所用。

而唐納德也需要一個很好的跳板,他現在雖然擁有很多理論,但缺少讓他轉化理論為成果的條件,現在支持他的醫藥公司,規模太小,經濟實力有限,而且對研發的投入,也是謹小慎微。

唐納德接到王鵬的電話,心情不錯,等他講完蘇韜給出的條件,也是蠢蠢欲動。

「如果我現在解除合同的話,將面臨五百萬美金的違約金,這是一筆很驚人的賠償。要不,我勸說公司,讓他們和你們進行合作。」唐納德困擾道。

「唐納德教授,感謝你對我們公司的體諒。作為朋友,我想問你,你想不想和原公司解除合約,這一點更為重要。」王鵬很耐心地問道。

唐納德沉聲道:「說實話,我現在合作的這家公司,老闆是我的好朋友,他跟我合作多年,也對我給予極大的幫助,但我也深知,平台的大小,決定著未來的發展,繼續跟他合作,只會讓自己停步不前。」

王鵬道:「您是一個很講感情的人。我和我的老闆蘇,都欽佩你的人品。但您擁有更加偉大的夢想,不應該止步不前。希望您能加盟我們,同時我們會給您的朋友足夠的經濟補償。」

「我好想沒有拒絕的理由。」唐納德終於被說服。

他決定徹底加入蘇韜的陣營,不僅是顧問,而是成為其中的一份子。

除了幫他籌建足夠先進的研究室,已經可以讓他動搖。

更為關鍵的是,唐納德隱隱覺得,中成藥將是自己研究抗癌藥物的突破口。 ?蘇韜在新公司待了一天,表面上沒有做什麼事情,但穩定了局面和軍心。

當蘇韜轉告趙劍,唐納德願意加入公司時,趙劍整個人鬆了口氣。

自己在這邊籌建公司多日,一直緊繃著神經,覺得未來一片迷茫,不知道該如何下手,但伴隨著蘇韜的到來,問題迎刃而解。

蘇韜讓薩爾曼介紹的印度籍技術人才,將可以徹底解決仿製葯人手不足的問題。

而成立唐納德和安德森研究室,一旦對外宣布,將會讓外界對公司的實力重新評估,至於之前那些對於邀請搖擺不定的人才,也會相信公司的實力,邁出堅實的一步。

蘇韜之前對新公司不聞不問,讓趙劍心裡還是有些怨言,但他現在總算明白,在師父心裡早有安排,需要自己先將框架打好,他才能夠做最後的安排。

如同砌房子一樣,雖然封頂是最關鍵的一刻,但若是沒有地基和一磚一瓦,那就永遠沒有封頂的機會。

蘇韜之所以在安頓安德森團隊,下了很多心思,其實便是打算用在這裡,至於唐納德的加入,只能說運氣站在了自己這邊。

只要足夠努力,生活總有意外之喜,如果不是蘇韜一眼看出姚芳華患有重病,後面為她治病,也不會發生遇見唐納德這麼巧合的事情了。

姬湘君敲開辦公室的房門,輕聲說道:「艾伯特的助理剛剛跟我聯繫。艾伯特想要今晚跟你見一面。」

當初蘇韜和艾米莉婭在東非草原上流浪時,姬湘君跟隨艾伯特一行月余,跟他身邊的人關係很熟悉,大家對姬湘君的印象都不錯,像姬湘君這麼漂亮且忠誠的助理,實在太難得了。

「轉告他,我沒空。」蘇韜笑著說道。

姬湘君沒有追問,頷首道:「我知道了!」

蘇韜望著姬湘君飄然而去的倩影,有點納悶,姬湘君怎麼就不問自己不去的原因呢?

蘇韜也能想明白,應該是姬湘君知道今晚自己要跟魏薇的那幫同學見面吧!

姬湘君給艾伯特的助理回撥電話,「對不起,我剛才問過蘇韜先生,他今晚有約,所以無法跟艾伯特見面。」

艾伯特的助理為難道:「姬女士,能否幫我疏通一下,如果邀請不到蘇大夫,我無法跟艾伯特先生交代。」

姬湘君無奈道:「實在對不起,蘇大夫今晚跟一群華夏留學生已經約好了見面,實在沒法抽出時間,如果可以的話,不如約在明天如何?」

助理遺憾地嘆了口氣,失望道:「我會和艾伯特彙報此事。」

艾伯特其實坐在沙發上,靜靜地看著他演戲,心裡已經明白髮生了什麼。

艾伯特內心鬱悶無比,自己如此真誠地邀請他,竟然被潑了涼水,自然不是滋味。

「現在怎麼辦?」助理忐忑地問道。

「能怎麼辦?不是說今天有事嗎?明天繼續請吧!」艾伯特吐了口濁氣。

他也不能怪蘇韜的架子太大,畢竟前兩日自己安排阿巴斯和蘇韜見面,當時肯定傷了蘇韜的自尊心。

艾伯特

原本以為只要自己給蘇韜的台階,他肯定會重新找到自己,沒想到蘇韜對自己根本不屑一顧,從雨果那邊了解到,蘇韜已經在物色新的投資商,準備後期取代自己。

艾伯特沒想到蘇韜這麼有個性,真是出乎自己意料之外呢!

但,艾伯特不得不承認蘇韜,他有資格耍個性。

他打開手機,用自拍模式對準自己的頭部,儘管才使用了兩天,但效果非常明顯,不僅光亮的頭皮上倔強地長出幾根微微彎曲的髮絲,其餘部分的頭髮明顯堅韌不少,至於這兩天他梳頭髮時,幾乎看不見脫髮的痕迹。

艾伯特必須承認,蘇韜給自己提供的生髮膏起到了關鍵作用。

艾伯特需要當面感謝蘇韜,同時諮詢是否能幫助自己徹底根治這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毛病。

但艾伯特是一個很要面子的人,又是涉及到自己的隱私,他不想將自己的姿態擺得太低。

……

在國外有個好處,不需要擔心被人認出來,因此出門不需要全副武裝。

晚上跟一群華夏留學生見面,不用擔心溝通不暢的問題,蘇韜給姬湘君放了個假,讓她好好逛逛商場,買點衣服化妝品什麼的。

去年春節前蘇韜安排丁鐺給姬湘君包了個大紅包,姬湘君雖然月薪不高,但憑藉那個紅包,也可以稱得上是高收入人群了。

姬湘君喜歡逛街購物,蘇韜對此並不反感。

有能力的女人,將收入投資在自己的身體上,這是一個很明智的行為,不僅悅己,而且悅人。

蘇韜打了一輛計程車,將魏薇發投給自己的定位,交給司機辨認。

司機說了一聲「OK」,車子隨後開始啟動。司機試圖跟蘇韜交流幾句,但看蘇韜不搭理自己,只能專心致志地開車。

蘇韜的注意力放在街道兩邊,欣賞著異國的風景,突然腦海中生出一個想法,伴隨著國家經濟發展,華夏的遊客再過幾年,會不會像攻佔島國或者韓國一樣,佔領這座城市的街頭?

計程車抵達門口,魏薇穿了件褐色的外套,雙手捧在嘴邊,呵著氣等待,旁邊站著一個女子,也很漂亮,身材比魏薇更加火爆,黑色的皮衣、短裙,打扮很是前衛,微微有點淡紅色的頭髮有著細碎的小卷。

蘇韜覺得還是魏薇更加符合自己的審美習慣。

「這位是娜娜!」魏薇笑著介紹道。

娜娜咯咯地笑起來,伸出自己的手,「我是你忠實的粉絲。」

蘇韜碰了一下娜娜的指尖,笑道:「太榮幸了。」

進了裡面的房間,一股暖器馬上撲面而來,娜娜用手扇臉,笑道:「好熱啊!」

她裡面穿著小背心,雪白的腰腹完全裸露,魏薇瞪了她一眼,與蘇韜解釋道:「她總這麼大大咧咧的!」

娜娜用手拱了拱魏薇,笑著說道:「怎麼?擔心我搶你的心上人嗎?」

魏薇面紅耳赤,連忙掐了一下娜娜的胳膊,「胡說什麼呢!」

蘇韜知道兩人是在開玩笑,也就沒太在意,陸續又

走入幾個男子,娜娜從衣架上找了一件薄外套披上,細節看得出,她也不是那種不注重場合的女人。

找了個機會,魏薇跟蘇韜低聲說道:「娜娜其實很苦,初三的時候差點輟學,多虧了當時一個老闆幫他交學費、書本費,後面她靠著自己的努力,公費出國,學費和生活費都是靠自己掙。」

蘇韜有點意外,留學生圈子裡有這樣的鳳凰女,倒是讓自己很意外。

「你別看她挺愛打扮,對人特別開朗熱情,其實是個很自愛的女人。」魏薇解釋道,「韜略戶外品牌的策劃案,是她操刀完成的。」

那份策劃案,蘇韜已經看過,並將之遞給了陳瀟。

作為《青春狂野》的製片人,陳瀟也一直在籌劃,如何將這個品牌進行衍生,他覺得這個方案就很不錯,可以將綜藝節目轉化為周邊產品,即使有一天這檔綜藝節目消失了,但戶外品牌仍有生存下去的潛力。

現在華夏已經不是當初的溫飽社會,除了填飽肚子之外,國人也需要豐富自己的精神世界。

戶外運動便是一個趨勢,因此「韜略戶外」品牌策劃案,緊緊抓住這個需求,並提出了詳細的執行步驟。

聚餐的地點,顯然經過精挑細選,布局雅緻,走廊被一道鏤花玻璃隔開,餐桌和座椅都是白色,餐布的圖案不僅簡潔而且大氣。

服務員手拿銀色的托盤,將一道道美食陳列其上,海鮮、肉類以及蔬菜堆得滿滿的,外面傳來吵鬧聲,破壞了雅緻的氣氛。

娜娜笑著說道:「是祁輝他們到了。」

祁輝在男留學生的簇擁下走入餐廳,這架勢很清楚,他是這群人的領袖。

祁輝很容易就認出蘇韜,心想他倒是提前到了,原本以為要擺明星架子,故意磨蹭個半小時,讓他們等待片刻呢。

年輕人心裡都有驕縱之氣,祁輝也是如此,他不僅家境優渥,自己本人的能力也很強,這群留學生也因為他的個人魅力,以他為中心,建立了一個小團體,魏薇也是其中之一。

祁輝知道魏薇最近失戀,他一直對魏薇有好感,正好琢磨有了追求她的機會,但魏薇明顯將注意力放在蘇韜的身上,這讓他感到非常不舒服。

魏薇今天穿得格外亮眼,外套脫掉之後,露出青藍色緊身打底衫,一雙美腿裹著非常薄的那種黑色真絲褲襪,小巧白嫩的腳上踏著一雙高跟鞋,隔著黑紗似的絲襪,可以看到她腳背上的花紋圖案若隱若現。

祁輝比起常人更懂得收斂情緒,跟蘇韜很熱情地握手,「見到你很高興!」

蘇韜跟他握了握,手心微涼,看得出來他是應付自己,也就隨意地打了個招呼。

祁輝挨著魏薇坐下,笑著說道:「今晚我買單,誰也別跟我搶啊!」

魏薇奇怪道:「不是說好了,用咱們的小金庫嗎?」

他們這群人集資了個小金庫,每人都出份子,集體活動的話,就用這筆錢,相當於是會員費。

「今天不用!」祁輝笑著說道,「我來買單!你們敞開點,敞開吃。」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 ?「輝哥大氣!」

旁邊的人立即歡呼道。

祁輝在收買人心上,的確有一手,但蘇韜看了覺得有點好笑,不過是一頓飯而已,有必要搶著買單嗎?成熟一點的話,應該偷偷地買單才對。

蘇韜不至於跟祁輝一般計較,畢竟兩個人的層次不在同一個頻道。祁輝是個學生,就算混得不錯,也是靠著家裡的資助在國外生活,雖然大家都不缺錢,但今天這個聚會場所相對比較高端,需要花費一大筆錢。

尤其是娜娜和魏薇,讓她們獨立支付的話,肯定會承受不住。

娜娜的家境一般,全靠自己努力生活。魏薇的父親雖然有地位和權勢,但收入有限。

蘇韜知道祁輝的姿態是故意做給自己看的,沒很在意。

等飯菜上桌之後,祁輝就開始滔滔不絕地談起自己最近在韋斯特公司實習的經歷,「韋斯特公司不虧是全國排名前十的企業,無論管理還是文化,都讓人驚訝,國內的那些企業或許可以盈利,但那種底蘊是一百年也追趕不上的。」

旁邊有人笑著說道:「輝哥,我們大家都很羨慕你,能獲得韋斯特這樣企業的實習機會,還是非常難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