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乖,這就是空氣動力學啊?」

「爸爸!爸爸!我也要這個紙飛機!」

「我感覺好有趣,媽媽,我高考志願能不能填物理學?」

「這個楊順是個人才啊,真會玩!」

無數家庭都在議論紛紛,好多觀眾們都看傻眼了,事實勝於雄辯,這絕對是科學的力量,不是魔法。

楊順玩了一遍,小撒在旁邊搓著手,特別羨慕:「我能玩會兒嗎?」

楊順伸手抓住紙飛機,上下打量著他,點頭道:「可以呀,你挺符合要求的。」

「不是,玩兒紙飛機,對人還有要求?」小撒不理解了。

「是呀,你看看你,一張大餅臉,看看你寬闊扁平的額頭,很好,很好。」

楊順摸著小撒的腦門,讚不絕口。

撒老師一頭黑線,觀眾們全都笑慘了,無數觀眾都在哈哈大笑,心疼小撒一波,這就是相聲裡面的捧哏角色,盡被逗哏的佔便宜,欺負呢。

「額頭也能讓飛機不掉下來?我的天!算了,我必須試一試,這種機會可不是常有的!」

小撒準備用額頭來做示範,他半昂著頭,腦門變成木板一樣的斜坡形,走動時真的讓紙飛機懸浮了起來!

全場瘋狂鼓掌,小撒走的很彆扭,但飛機飛的很穩,他就是來搞笑的,走著鴨子步,節目效果超一流,掌聲和叫好全部來了,現場掀起第一波高朝!

觀眾們全都看呆了,佩服不已,這就是科學啊?

從來沒有見過這麼接地氣的科學遊戲!

如果當年物理老師在課堂上教他們玩這個,他們說不定也會選擇理科,填報物理學,流體力學等專業,也要進行這麼有趣的研究!

孩子們最寶貴的創造力,都特么被各種題目,試卷,奧賽給耽擱了……

楊順將紙飛機送給小男孩兒,小孩子大笑著,合不攏嘴。

楊順故意問道:「小朋友,長大你想當什麼呀?」

「科學家!」

小男孩興奮的臉都紅了,這個理想是發自內心的,肺腑之言。

這種情況和幾十年前的小孩子理想一樣,人們彷彿想到了過去,也看到了未來有一大批年輕人,正走在科研的道路上,燃燒著他們的夢想和青春,為科學事業澆水施肥。

科學才是人類進步的源動力!

這時候,電視屏幕上適時打出一行提示,以及二維碼,指向了一個鏈接,告訴家長們怎麼下載紙飛機尺寸,怎麼選擇紙張,怎麼粘貼。

一瞬間,網站流量暴漲,估計有上億人同時訪問,伺服器立刻宕機,擁堵不堪。

這架永不停飛的紙飛機,很可能成為今年春節最熱門的玩具,簡單易學易做,是父親送給孩子最好的禮物!

表演還在繼續,小撒問道:「你送孩子禮物了,其他大人怎麼辦?」

楊順笑道:「大人數量太多了,我就意思意思得了,你看這個,送個桔子。」

小撒為難道:「桌上就一盤桔子,也不夠送啊。」

楊順道:「那你站在這兒別動,我去買點桔子回來。」

老梗也能爆發歡笑聲,小撒摸著下巴:「要不是我熟讀各種經典名著,我被你佔便宜了還不知情。你別去買桔子了,你就在這兒站著別動,我去搬個火車站回來!」

現場很多老觀眾,可能聽不懂,但電視上和網路上,觀眾們眼淚都快笑出來,這倆人不說相聲真的可惜了,就是來搞笑的。

兩人拉拉扯扯,嘻嘻哈哈,總算是搭成了共識。

「咱倆都不去買桔子了。」

「行,誰也別占誰便宜。」

「但桔子寓意吉祥,所以這禮還得送。」

「應該怎麼送呢?」

楊順道:「我自己種!唉,我自己種桔子,這不算我占你便宜吧?」

小撒相當驚訝:「你不是在開玩笑吧,桔子樹兩三年才結果,你打算一個節目,從牛年表演到兔年?」

楊順拿起桌上一顆桔子,笑道:「用不了幾年時間,就幾分鐘,我能讓大家吃到新鮮的桔子。」

他剝開桔子,自己吃了幾片,吐出幾顆桔子籽兒:「就這個,咱們種兩盆吧。」

桌下有兩個空花盆,有點重,楊順提起來,放在桌上,對著鏡頭,讓旁邊幾個觀眾將桔子籽兒種進去,再擰開一瓶桌上沒開封的礦泉水,倒進去。

楊順示意:「麻煩大家提一提,掂量一下。」

幾個熱心觀眾試著抱起花盆來:「喲,挺沉的,怕是得有三四十斤重吧?」

「沒錯,我們平常待在實驗室搞科研,沒時間鍛煉身體,也沒空逛街,就在實驗室里自己種桔子吃,順便練習舉重。」

楊順一本正經說著,小撒幾人都笑起來。

但他還真的一手擰起一盆,走向舞台的道具櫃,一點都不吃力。

傅炎東表演這個魔術,要求必須四周都是黑色背景,這是防止視覺穿幫用的,禁止人靠近,一切故意弄得很玄乎。

此刻,也只有一台攝影機正面對著道具櫃拍攝,觀眾們因為距離舞台較遠,看得不是太清楚。

邪帝狂妃:廢柴七小姐 但坐在第一排的傅炎東團隊賀老師悄悄摸出來一個望遠鏡,他從頭到尾視線就沒有離開過,他就是想觀察楊順的魔術技巧。 自從焱陽蘇醒之後,姜雲卿便沒再準備過別的武器。

她原是想著帶焱陽一起入試練塔,可是她卻不敢賭這滄瀾境會不會發現焱陽的存在,將他當成了「作弊」之物,畢竟之前在剛入滄瀾境時,她和焱陽就險些被絞殺。

萬一她沒選擇武器入內之後,焱陽又不能再幻化,那到時候麻煩就更大了。

姜雲卿在長槍和短劍上遲疑了片刻,腦中靈光一閃突然道:「既然是自己選擇武器,可不可以選擇我自己想要的式樣?」

空氣有片刻的凝滯,就在姜雲卿以為她會被拒絕時,眼前的那些兵器全部消失,緊接著虛空之中出現一道聲音:「可以。」

姜雲卿眸色微動,焱陽也是激動起來,朝著姜雲卿傳音:「姐姐,這滄瀾境定然是活物。」

姜雲卿低嗯了一聲。

都市之我就是男神 若非滄瀾境是活物,亦或是生了靈智,怎可能這般靈活變通。

只是眼下她沒時間去探尋這個,試練塔才是第一關,她要做的就是儘快過了這個試練塔,至於其他的等之後再慢慢去探尋。

姜雲卿直接以靈力繪製了她所想要的武器之後,片刻后,虛空之中就出現了跟她方才所繪一模一樣的長槍。

這柄長槍和普通的長槍完全不同,槍尖不僅僅只有一塊,而是整個長槍上半部分都是利刃,中間可以拆卸,只需將上半部分拆解下來之後,便是一柄有些奇怪的短劍,上面的血槽看著極為滲人。

姜雲卿臉上露出些笑容來,伸手握住那長槍。

耳邊就再次響起那道聲音,「試練者姜雲卿,武器選定,入試練塔一層。」

那試練塔下方隨著這道聲音的出現,也隨之打開了一道黑漆漆的入口,姜雲卿握著手中長槍,招招手讓焱陽回到她身體里后,這才帶著手裡的武器踏入了試練塔中。

……

呼!

耳邊風聲四起,彷彿空間轉換了一般,姜雲卿眼前亮起來時,就發現自己出現在了一片毫無遮掩的戈壁灘上。

四周全是風沙和石頭,周圍的空氣之中更是帶著一股子炙人的灼熱,只不過片刻就讓她覺得熱了起來。

姜雲卿感覺身體不對時心中就是一跳,自從她踏入先天之後,身體早已經寒暑不侵。

靈力護著身體時,根本感覺不到冷熱,可現在她卻像是最初還未修鍊時一樣,真真切切的感覺到了熱意。

姜雲卿連忙查探體內,就發現她體內的靈力消散一空,連帶著神念都消失不見,而體內跟著她的涅火金蓮也消失無蹤,她連忙低喚了一聲:「焱陽?」

腦海之中沒有半點回應,焱陽好似消失不見。

姜雲卿驚駭了一瞬,強逼著自己冷靜下來后,快速伸手將衣袖扯了開來,就見到以前手臂上留下的傷痕也沒了,連帶著腕間的牽絲蠱也消失不見。

她緩緩冷靜下來,幾乎可以確定,眼下這具身體不是她自己的。

「試練者。」

之前在外間的那道聲音突然出現,回蕩在整個戈壁灘中。 。

傅炎東的團隊一開始研究的是傳統幻術《種葫蘆》,但碰到了相當多的技術問題,幾年時間都沒解決,最終由中京高校魔術聯盟幫忙,採用了現代光學幻術技術,然後在2014年的元宵節晚會上表演,獲得極大的成功。

接下來的幾年時間,很少有魔術師公開表演這種節目,主要是難度太大,賀老師要不是親眼所見,他絕對不信楊順能在春晚上表演。

只見楊順將兩個空盆放在柜子上,也學著傅炎東的做法,用身體擋住觀眾們和攝影師的視線。

擺好空盆后,他站在旁邊:「請大家仔細觀看,這也是『科學』的力量。」

觀眾們眼睛都不敢眨,他們全都認為,這個魔術就是光學和物理學的力量。

隨著音樂的響起,所有人都注意到,花盆裡發芽了!

植物的嫩芽頂出泥土,兩片葉瓣長大后掉落,細細的嫩芽逐漸升高,長粗,真葉不斷掉落,分出無數的枝葉。

幾十秒的時間,兩顆長滿青嫩桔子的盆栽出現在所有人的面前。

然後,又用了十秒鐘的時間,所有的青澀桔子全部變黃,全部成熟!

眾目睽睽之下,楊順摘了幾顆桔子下來,拉扯的時候還讓桔子樹震顫,場面相當逼真。

賀老師都看傻眼了!

這是真的

不,絕對是幻術,假的!

所有的都是光影效果,一定是這樣的!

這些桔子樹,全都是精密的道具,枝幹裡面中空,有無數細密的金屬線從小孔里彈出來,變成假葉子,只有楊順手裡藏著的桔子是真的!

但這些理由都無法說服自己,連賀老師這種專業魔術大師也分辨不出來,什麼是真,什麼是假,難道這真是失傳已久的華夏古彩戲法

在如潮的掌聲中,楊順剝開手中桔子吃起來,眉飛色舞:「嗯,味道還是那麼甜,好吃極了。」

小撒走上台來,接過其中一顆:「我的天,這真的長出來了我怕不是看到了奇迹,吃到假桔子了吧」

小撒吃著甜桔子,讚不絕口。

接下來,楊順從道具柜上搬下一盆桔子,遞給小撒,他自己再搬一盆,兩人站在舞台前,將桔子全部摘下,扔給現場的觀眾們,共享喜慶。

現場掌聲不絕,這絕對是最新鮮的桔子,每個人都想沾點「吉祥」的喜氣。

考慮到這種魔術專業性太強,電視沒給解密,但所有電視觀眾都深信不疑,絕對是利用了物理光學製造的障眼法。

所以,這也是科學的力量,與楊順的身份相符。

本來大家都以為表演結束了,誰知道,大廳里突然燈光暗下來,噼里啪啦電閃雷鳴,有點嚇人。

小撒被嚇壞了,拉著楊順,有些驚慌失措,四處張望:「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楊順掐指一算:「糟糕,可能是剛才我違背大自然的規律,泄漏天機,上天正在警告我。」

小撒還不忘搞笑:「所以玉皇大帝派來雷公電母,準備劈你嗎」

楊順道:「開個玩笑而已,咱們這可是科學節目,哪有什麼雷公電母只有一種解釋,咱們頭頂上的燈光設備壞了。」

兩人昂著頭,攝影機也對準天花板,2號廳特別高,因為還有過雜技表演,空中飛人什麼的,所以2號廳的頂層至少有20米,也就是七層樓那麼高。

楊順拍著小撒的肩膀,說道:「這樣,我上去看看,修理燈泡我拿手啊,我是理工男嘛。」

小撒疑惑問:「可是你怎麼上去走升降梯還是爬樓梯」

「我用這個。」

楊順從道具櫃後面拖出一個行李包,,攝影師趕緊跟上,對準拍攝。

拉開拉鏈,楊順拿出一段綠色的藤蔓繩索,全場嘩然。

一直緊繃神經,盯著電視機的全國觀眾們,幾乎異口同聲,驚喝一聲:「神仙索!」

蜜愛甜寵:前妻萌萌噠 神仙索!

所有觀眾都驚呆了。

天哪,這是失傳的奇迹啊!

怎麼可能有這種古彩戲法出現誰見過這種表演

印渡有,但印渡的神仙索被人揭秘過,地下藏了一個人,而且打了很深的井,藏著棍子,和華夏最玄幻的神仙索古彩戲法完全不能比,華夏才是真正的神跡!

小撒嚇得倒退兩步,指著這一包:「你準備靠這個上去」

楊順點頭:「嗯,我是上去修燈泡。真和雷公電母無關,唉唉,撒老師,你能幫我個忙嗎給我打個下手,把這個起子,絕緣黑膠布,備用燈泡之類的都給帶上,幫我拿著。」

他從行李包角落拿出一套布包的工具袋,掛在小撒脖子上。

小撒嚇得臉色都白了:「我……我……我真的能上去這個……神仙索我上去了,不會真見到神仙吧」

「試一下不就知道了嘛。」

楊順笑眯眯抬頭,感嘆道:「撒老師,你看,電閃雷鳴越來越嚴重了。」

他雙手合十,掌心相觸,過了幾秒再分開時,兩手之間散發出濃稠的灰霧,完全看不清楚是什麼。

這是相當奇幻的鏡頭,楊順就像太極拳宗師一樣,雙手做出幾個動作,撫摸著整個灰霧氣體,向上方用力拋去,念念有詞:「雲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