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 殿下寵溺小丫頭 秦苒站在大門口,跟著徐搖光等人的腳步。

一半話說到這個程度,都知道明海是什麼一絲,卻沒想到秦苒什麼也不回,明海面色冷了冷,聲音卻還是一如既往,「歐陽薇,我希望你放了她。」

聽到這一句,秦苒腳步頓了頓,她看著來往的人群,輕聲道:「做夢。」

沒再給明海說話的機會,秦苒直接掛斷了電話。

明海辦公室。

「啪——」

明海把手機扔到桌子上,一雙眼睛黑得深沉,「我還真小看了我那個兒子!小看了秦苒!好,很好。」

真是半點面子也不給他留。

「你先下去。」他捏著煙的手發緊。

心腹應了一聲,全程沒敢抬頭,低垂著腦袋出去。

門「咔擦」一聲被帶上。

明海冷靜了片刻,他打開辦公桌上的電腦,打了一個視頻。

視頻很快就被接通。

「明海?」視頻那邊是一道略顯蒼老的聲音,「你找我?」

「楊老先生,」明海看向視頻,他坐直,先是打了個招呼,才開口,「想必你也知道我找你是為了什麼事。」

「你的義女,我希望你收回她在雲光財團的所有許可權。」 初見的融合期,也只過去了短短几分鐘,就被白農的一聲大叫給打斷。

幾個聊得興起的人倒是沒怎麼注意,但早早出局的空幻還是看的清清楚楚,那位看起來可愛、純真、音柔的標準妹妹,正是這一切的罪魁禍首。

被蒙上了眼睛的毛球,在小女孩藉着白農的身形阻擋之下,被放到了白農腳邊。

然後,她突然一掐毛球的尾巴,吃痛的小傢伙也不管不顧,對着身旁就是一咬。

讓空幻驚訝的是,普通攻擊根本傷不了的蛹化體皮膚,居然被這個小傢伙咬破了一個小口。

(這得要多大的咬合力,不愧是白農啊,居然能收穫這麼特別的寵物。)

當然,空幻是不會將這些說出來的。

於是,在白農向小女孩解釋了靈韻、楚玲和8051都是一個很大很大的部落的高層,空幻(灰理)則是另一個自己,最主要是每人發張好人卡之後,顯然對此依然抱有疑惑的小女孩,卻完全接受了白農的解釋,沒有再追問。

這時,白農才得以開始詳細說明這裏的情況。

首先是位置情況。

現在白農所處部落,基本上都位於一大片平原之中。

這個平原被他們稱之爲【水藍平原】。

如此取名的原因未知,據說是在學會語言之後,部落中自行流傳起來的,而白農也沒去找出是誰起的心情,就果斷地拿來用了。

整個水藍平原面積廣闊,在白農從屋裏拿出的小皮卷地圖上顯示,這個平原粗略看起來很像一個葫蘆。

葫蘆嘴斜對北面,略偏西;

葫蘆西面臨海,東面靠山。

在這樣的地形之下,這個看起來更應該叫葫蘆平原的水藍平原,則幾乎被東面的山脈羣,從大陸上完全地隔開。

但白農現在看似極大的部落,也只不過佔了水藍平原葫蘆上半部的一小塊,差不多就是水藍平原葫蘆口邊這2千多平方公里的區域而已。

對於沒有擴張的原因,白農的解釋是人口和種子數量限制,但實際情況應該更復雜,例如管理。

而按白農自己的預計,如果種子數量足夠,以一個蛹化體換算成三個嘎嘎猿的比例,水藍平原全部採用現階段的農耕,將可以容納五到六萬的嘎嘎猿。

聽到這些,空幻甚至產生了一個念頭(如果,將現有總人口才三萬多的族羣,整個遷移到這裏,是不是能更好地集中發展呢?)

但此時,這還只是個想法而已。

然後是部落的情況。

白農現在所在這個部落,被大家稱爲【山部落】。

“明明連個土坡都見不到。”這是楚玲的吐槽。

戰病嬌受位面 對於這個部落,白農主要講了人口分佈、制度以及生產三方面。

人口分佈方面

整個部落人口,具白農最新統計,有1212人。

當然,他們並非集中在一起,而是分成了單位數量不超過四十人的32個羣落。

而因爲農耕模式之下,不需要寬大的狩獵領地,所以,每個羣落的間隔都不大,只有三四公里而已。

在基本按白農現在這個羣落爲中心,呈環形地擴散分佈模式安排之下,整個部落在白農的小地圖上看來,這就像是葫蘆上半部被畫了隻眼睛一般。

據說這裏曾經有大片森林,現在都被部落給移除,裏面的動物也大多被趕到了山脈羣和平原其它地方去了。

制度方面

這個超級部落的制度相對落後,並沒有多麼統一的管理組織。

在白農回憶中,最初部落內部是靠着同樣的語言,同樣的生活方式才聚合起來的,當時各羣落的分佈極其分散。

直到在這兩年,白農開始擴散農作物的種植範圍之後,部落內部纔算真正統一了起來。

此時的部落內部,採用的是【羣落私有】模式,也就是各個羣落種植的食物和出產的物品,都是對羣落內部共有,對其它羣落私有。

實際上,各個羣落現在依然有各自的頭領,各自的倉庫。

在小的方面,他們平時負責食物的統計分配、對羣落內部小孩的管理、農忙時對羣落內人員的安排等;

大的方面,羣落則接受白農對作物的分佈分類安排,組織蛹化體對整個大部落外圍的動物驅趕,以及預想中敵襲出現之時安排帶領部分成年體參戰。

事實上,可以將這些羣落看成一個個在農耕模式之下,悠閒自得地生活的半獨立小村莊。

而白農所在的中心部落,則是大家推舉所出來的,一個作爲名義上管理者,實際上卻並不怎麼管事的中心小鎮。

生產方面

由於白農不斷地回憶,加上他自己的思考,也弄出了不少的東西。

至於嘎嘎猿和蛹化體們,他們纔剛閒下來,還沒來得及開發出各自的創造力,至今也只出現了些遠古藝術品而已。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部落中的羣落,大都掌握了陶器等嘎山標準的技術。

不過,因爲各個羣落的手藝高低不平,羣落之間已經漸漸有了點商品交換的萌芽。

但對此,白農還沒來得及加以引導。

因爲,並不怎麼擅長制度制定的他,如今也一直在忙着其它的東西。

這就是白農的主要功績:【農耕】、【馴養】以及【曆法】。

首先是農耕,這是白農所花精力做大的地方,到現在已經分出了四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是初選。

從五歲覺醒第一段記憶開始,在大力發展素食,追求穩定生活的心理推動下,他藉着外出的機會開始尋找一些植物。

這些植物的要求是看起來生長週期較短、產量較多、無危害、對環境要求不高等數項。

在之後的四年間,他更是憑藉着自己發展語言、算術、陶器和熟食等建立起來的名氣,在某些蛹化體的帶領之下,遊走了當時還屬於分散的幾十個中小型部落,收集尋找不下上百種看起來順眼的植物。

然後,在兩到八個週期的試驗之下,初步篩選出二十多種可用植物。

然後,試驗進入了第二個階段,篩選。

爲了進一步確認效果,隨後的四年中,他通過試驗,又將這二十多種植物消減到了七種。

事實上,短短八年週期,還不怎麼能完全確認這七種植物是否就是合適的,甚至被消去的幾十種植物中,是否有被漏掉的也無法說清楚。

但白農還是以這七種植物爲基礎,在周邊四個他稍稍能影響的部落之中,進行了初步的擴大種植。

這就是第三階段的擴大種植。

然後時間到了一年前,經過從五歲開始到現在十六歲,十一年三個階段的試驗。

白農終於確立了兩種主要的農作物,和四種其它作物。

隨後就是去年開始的第四階段,正式擴大種植,以四個羣落產出的種子,供應了周邊所有羣落,同時對這些羣落進行整編,到今年已經是第二年了。

這兩種主要農作物分別是:生長期八十天左右的【豆藤】、生長期一百多天的【穀米】。

經過估算,標準三十人的羣落,只需要每年將半徑四公里內的地區種滿豆藤或穀米,一年的食物都可以基本無憂。

而四種其它作物則分別是,【卷藤草】、【曦樹】、【白菜】和【長青草】。

其中,卷藤草地面部分長出的微卷的纖維藤條,質料堅韌細長,可以用作編制藤製品的原料,製作出如【藤框】、【藤甲】、【藤桶外殼】之類實用物品;

曦樹生長的綠葉可以作菜,也可以餵養陀獸。

而它每年長出的果子,則是部落成員們最喜歡的零食,因爲它拇指大小的果子味道很甜,雖然幹了點,但泡水之後卻成爲衆人極爲推崇的飲料。

可惜現在空幻幾人來的很不是時候,上一季的曦果已經沒有存貨了,而下一季的據白農所言還得過上二三十天,但咱們有時間等不是嗎?

至於白菜,聽名字就知道是什麼東西了。

雖然在看了實物之後,空幻和8051都表示這東西,怎麼也無法和記憶中的白菜聯繫起來。

但白農卻認爲,這個植物生長週期只有四十多天,而且產量大,最主要是葉子也是白色的,所以就可以叫白菜,對此衆人表示無語;

至於長青草,這可就是百分百的馴獸食物了。它和普通的青草比起來,唯一差別就在於量大、味美,但生長不易。

可是這種植物卻是植食性動物們的最愛,爲了防止大量種植而吸引素食恐龍的襲擊,對已經建立的部落農田產生傷害,這些長青草今年都被白農規劃種植在了中央幾個羣落。

爲此,中央幾個羣落在白農的推動下,與外圍羣落達成了交換作物產品的共識。

那就是,中央羣落大面積種植長青草,而外圍羣落大面積種植豆藤和穀米,到收穫季節,中央羣落就以長青草交換豆子和穀米。

這就是白農農耕方面的成就。

其次是馴化,對此白農只開展了不到四年時間,但相比還在初步大篩選的冥獄領地,這方面他依然處於領先地步。

馴化中的動物有五種:駝龍(素食)、迅疾龍(肉食)、堅甲龍(素食)、比骨龍(素食)、毛球(吃肉)。

到現在爲止,有點成效的只有兩種。

其中之一,就是作爲陀獸的駝龍。

它已經被族羣繁殖了三代,當然,現在在使用的依然是初代,它們還帶着大量原有的野性。不過因爲性格本就溫和,如今已經在族羣中被大面積使用。

此時人口不過1212的部落之中,駝龍就有67頭,幾乎每個羣落都有一到兩頭不等。

它們成爲了最好的陀獸,農忙時期的運輸能手,讓無數嘎嘎猿愛不釋手。

空幻他們之前遇見的兩人三獸隊伍,按白農所說,應該就是中央羣落運輸長青草,與外圍羣落交換穀米和豆子的隊伍之一。

而對於每年新生的小駝龍,各個羣落都會細心照顧。

不過新生小駝龍要成長起來,至少需要六年時間,而這段時間,正好可以讓嘎嘎猿們對其進一步馴化。

另外一個,就是最初只是被衆人作爲寵物的毛球。

別看這小傢伙看起來除了好看可愛之外,似乎沒什麼特別的,但在白農的講述之下,它卻成了最好的報警器,它擁有比嘎嘎猿還靈敏的危機嗅覺。

就是現在正被裝在藤框之中,看着白敏瑟瑟發抖的小傢伙,曾經幫助最初同樣將其當成寵物,又經常性外出的白農躲過了數次危機。

(不過這麼看來,難不成白敏是極其危險生物?)看着此時的小傢伙,幾人同時冒出了這個想法。

現在,小毛球的族羣,在部落中也只有十幾只毛球一般的成年體,而且看起來似乎是繁殖率不高,發展了六七年時間,幼兒也才只有不到十隻,這讓白農很是困惑。

除此之外的迅疾龍,本打算是作爲坐騎,但它野性太高,雖然速度很好,直線奔跑速度,甚至能比得上蛹化體的普通飛行速度,但到現在也沒誰能坐着它跑上一百米。

對此白農也有些無奈,似乎有放棄的打算。

但看看一旁聽到白農打算的白敏,她似乎大有白農只要一放棄迅疾龍馴養,就立馬上去將部落五頭迅疾龍宰了吃掉的打算,這讓8051幾人讚賞不已。

“很好,不浪費糧食。”這是8051在精神力連接中對空幻所說的,自己對白敏的看法。

對此空幻和白農都無言以對。

至於堅甲龍和比骨龍,都是打算作爲陀獸的,因爲相比起駝龍,它們的速度、耐力、膽子和防禦力都好上很多。

但問題是,堅甲龍飯量太高,是普通駝龍的四倍,而普通駝龍的飯量換算下來也才和蛹化體差不多;

而比骨龍體型上則小了點,運輸量不大。

聽到這兒,空幻突然發覺一個問題。

“怎麼沒有作爲食物的畜牧動物呢?”

“那個,那些動物,要殺掉看起來不是很殘忍麼?每次看到那些動物的眼神,我就下不了手。”

對於眼前一副動物保護主義者姿態的白農,8051幾人默然無語。

盯了盯一旁的空幻,8051揉着額頭無奈地說道:“明明記憶裏的空幻,只是柔弱點,容易換位思考而已,對於殺動物似乎也沒什麼牴觸啊。難道這個白農強化的不是植物種植方面的情緒,而是愛心,我去。8051忍不住吐槽。”

“……”

看着扭扭咧咧的白農,空幻突然想起8051以前所說的話:‘說不定,你後面的兩位空幻都是女的哦。’

心中頓時一驚,空幻盯着白農不住掃視,又仔細看了看,這才疑惑地問道。

“那個,白農。”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