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嘯戰現在並不急動手,他要將羅黑虎交給姚厲,所以他現在要做的就是拖延時間,等待姚厲的到來。

聽到周嘯戰的第二個原因,雲滄海賀松臉色一變,喝聲道:「你是誰?」

「哈哈!你們遠來是客,來我們天雲帝國不容易,作為地主確實應該好好款待一下你們!」周嘯戰笑道:「但是,你們難道不知道在問別人的姓名之前,應該先介紹一下直接的名字嗎?」

「雲滄海!」對付既然是沖著他們來的,所以也就沒有隱瞞名字的別要了。

「賀松!」

「想不到是雲家和賀家的朋友,我說你們不在叢雲帝國好好獃著,跑到我們天雲帝國來幹什麼?你不會是想告訴我,是你們兩個家族想通了,想回歸天雲帝國了吧?」周嘯戰戲謔的說道。

「你還沒有告訴我們,你是誰?」雲滄海臉色一沉,冷聲道。

「既然你們這麼著急,我就告訴你們吧!」周嘯戰臉色一整,道:「周家周嘯戰,我想你們沒有見過本家主,應該也聽說過吧!」

「是你?」不管是羅黑虎,還是雲滄海賀松,都不敢相信的驚呼道。正如周嘯戰所說,他們都沒有見過周嘯戰,但是卻知道周嘯戰。

從幾十年前,周戰天隱退之後,周嘯戰便繼承了周家的家主之位,成了周家的代言人。

所以不管是天武郡本郡的老牌武帝強者羅黑虎,還是來至和天雲帝國一直對峙的叢雲帝國的雲滄海、賀松,對周嘯戰的名字可都不陌生。

「怎麼?很意外嗎?」周嘯戰笑道:「雖然天武郡不全是周家的地盤,但是進入這地方,想瞞過周家的眼睛搞小動作,恐怕有些天真了吧!」

「你是王鷹?」沒有理會周嘯戰的話,雲滄海看向王鷹,問道。

「不錯!老夫正是王鷹!想不到這麼多年過去了,還有人能記得我王鷹,不容易啊!」王鷹難道的露出笑容道。

「以前,以你的實力確實不配被我記起。但是你和鐵雄帶領親衛隊跟隨周戰天南征北戰,闖下『雄鷹修羅』的名號,倒是有點意思!」雲滄海淡淡說道。

雲滄海已經是進步武帝六七十年的武帝強者,在周戰天與毒蛇軍團大戰的時候,他就已經是武帝,比當時的周戰天的實力還高,更不要說王鷹只是周戰天親衛隊的副隊長了。

王鷹在當時確實沒有被他放在眼裡的資格。

「以前是以前,但是現在你還有那本事嗎?你不行了!」王鷹笑道。

「行不行,試了才知道!老夫要讓你知道,當年的『雄鷹修羅』在老夫眼中,一如既往的不值一提!」雲滄海冷聲道,說著全身鬥氣鼓動,有隨時出手的跡象。

現在雙方的武帝強者,在人數上,周家佔了優勢,加上周嘯戰,一共有四名武帝。

除了王鷹這位四劫武帝後期外,周嘯戰是二劫武帝後期,另外兩名武帝分別是二劫武帝中期和一劫武帝巔峰。

羅黑虎一方雖然少了一個人,但是卻是個個實力都不弱。雲滄海的實力最強,與王鷹一樣,都是四劫武帝後期,羅黑虎是三劫武帝巔峰,而實力最差的賀松也是三劫武帝初期。

所以就算周家在人數上佔了優勢,但是真動起手來,周嘯戰知道勝出的希望很渺茫。

見雲滄海有動手的跡象,周嘯戰四人也開始戒備起來,都死死的盯著對方,準備隨時出手。

而這時一道暴怒之聲從遠處的傳來,使有些緊張氣氛一滯。

「羅黑虎,本宗來了!今天本宗一定要取你性命,用你的頭顱來祭奠我歸火宗的弟子!」

「姚厲?」羅黑虎臉色狂變,不敢相信的說道:「怎麼可能?怎麼可能?他這麼可能還活著?」

一身青袍的姚厲突然出現在羅黑虎的視野中,隨即姚厲就飛到了周嘯戰傍邊。

「多謝家主!」姚厲躬聲道。

「姚叔客氣了!看來歸元山的活已經幹完了啊!」周嘯戰微笑道,他當然知道姚厲謝他什麼,

「家主說的沒錯!虎豹門留在歸火宗的人,已經全部肅清。」姚厲道。

「好!哈哈!羅黑虎,既然你們想要動手,那就動手吧!」周嘯戰大笑道。

要等的人已經來了,所以也就沒有在拖延時間的必要了。

「風雷衛、雷衛,動手!」

下邊接到周嘯戰命令的風雷衛、雷衛,馬上就手持兵器向虎豹門的弟子撲了過去。

「殺!」羅黑虎簡單的吐出了一個字。

一場大戰瞬間就拉開了序幕,而空中的武帝也沒有閑著。

王鷹毫不意外的對上了雲滄海。

「羅黑虎,拿命來!」姚厲則是怒喝了一聲,武器出現在手中,就向羅黑虎沖了過去。

兩人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一交手就使去了看家本領,特別是姚厲,純粹就直接的擺出了一副拚命的架勢。

而剩下的賀松,自然就留給了周嘯戰三人……………………. ?第二十章宿命之戰

「姚厲,想不到你真的還沒有死!你的命還真長啊!」羅黑虎看著姚厲冷聲道。

「哼!羅黑虎,你還沒有死,虎豹門還未有滅,我歸火宗的仇還未報,我姚厲又怎麼會死啦?」姚厲冷哼道。

「想殺我羅黑虎?想滅我虎豹門?痴心妄想!我能滅了歸火宗,自然也能殺掉你這個當日如喪家之犬逃竄的宗主!」羅黑虎輕蔑的笑道,同時一把虎頭大刀出現在手中。

「羅黑虎你雖然勾結外來勢力,將我歸火宗滅了,但是今天虎豹門也逃脫不了被滅門的下場!馮豹就是最好的證明,想必你已經知道了吧!你的大長老已經去為你探路去了!哈哈!」姚厲冷笑道,同時他是那柄利劍再次出現在姚厲的手中。

「你…….」羅黑虎。

姚厲羅黑虎可以說是仇深似海,羅黑虎滅了歸火宗,歸火宗的另外一名武帝也在當日之戰中丟掉了性命,而那名武帝更是姚厲的師弟。

現在虎豹門的大長老又死在姚厲手中,使虎豹門失去了一大支柱,羅黑虎對姚厲的恨也是可想而知的。

有道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兩人一見面,雖然還沒有展開廝殺,但是話語中的殺意卻是毫不掩飾。

「羅黑虎,廢話少說,拿命來吧!」姚厲沉聲道,言罷,就向對面的羅黑虎攻去。

「哼!」

見姚厲攻來,羅黑虎也不含糊,冷哼了一聲,提起手中虎頭大刀迎了上去。

……………………………………….

在姚厲和羅黑虎交上手的同時,另外的兩處武帝大戰也拉開了序幕,交戰的時候,雙方都很默契的向高空上升了幾百米。

武帝大戰,威勢何其強大,就算是所散發出的威壓,也會讓地上的那些武王武君身受重傷,就算是被壓死也不是不可能。

就是為了不造成不必要的傷亡,武帝以上的強者交手,不是選擇高空,就是人跡罕至的荒林。

雙方的武帝一交手,下邊的人當然不會閑著,早已經撲向對方,混戰在了一起。

周雲峰三人這是隱藏在雷衛中,周雲峰手中拿的是一把中品靈器的大刀,在混戰中不斷衝殺,黃霞也沒有閑著,而且她在廝殺過程中,與周雲峰的距離始終沒有超過五丈。

戰鬥很激勵,每時每刻都有人倒下,有虎豹門的弟子,同樣也有雷衛。

……………………………………………

「周小子,周小子!」在周雲峰不斷擊殺對付武王的時候,一個聲音突然在他腦海中想起。

「小戰,有什麼事?我現在正在戰鬥,可不能打擾。」周雲峰在腦海中回應道。

「切!你是不是打算要開始修鍊靈魂之力了?」小戰問道。

「是啊!等回到武煞鎮之後,我就看是使用混沌戰旗修鍊靈魂之力。」周雲峰迴答道。

「恢復靈魂之力的靈藥找的怎麼樣了?」小戰問道。

周雲峰一陣苦笑道:「恢復靈魂的靈藥太稀少了,現在就才得到一株蜻竺魂草,看來只能等回到武煞鎮后再慢慢收集了!」

「切!等你收集到,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你還修鍊個屁啊?」小戰不屑的說道。

「那我有什麼辦法?和靈魂有關的寶物本來就稀少,你想要我怎麼辦?」周雲峰一翻白眼道。

周雲峰眼睛一轉眼,暗道:「不對啊!小戰平時都是躲在混沌戰旗裡面修鍊,今天怎麼突然問我修鍊靈魂的事情? 秦公子很傲嬌 難道它還有其他辦法?」

想到這裡,周雲峰眼睛一亮,問道:「小戰,你是不是還有其他辦法幫我修鍊靈魂?」

「這個嗎?…………..」小戰。

「靠!這貨到底是器靈還是奸商啊?居然會敲竹杠!」周雲峰在心中惡狠狠的罵道。

「你有什麼條件?只要我能辦到的我一定幫你辦到,畢竟你的實力也是我的實力,是不?」周雲峰討好的說道。

沒辦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啊!

誰讓周雲峰現在有事求它!

「我忍!」

「也沒什麼,其實正如你說的,我的實力其實也是你的實力,你畢竟是我的主人,無論如何,我是不會讓你輕易掛掉的。」小戰懶洋洋的說道:「我的要求很簡單,那就是以後遇到對我有幫助的東西,你必須給我弄來,那怕是搶,你也必須給搶來!」

「好!我答應你!」周雲峰想了一下,這個要求也不過分,所以就爽快的答應道。

「還有就算你需要,也必須優先我!」小戰想了一下,道。

「好!」周雲峰一咬牙道。

「你還有完沒完,有什麼要求一口氣說出來,別拖拖拉拉的。」周雲峰見小戰還磨磨唧唧的,頓時不滿的道。

「暫時沒了!」小戰道。

「靠!還暫時?」周雲峰心中不滿的罵道。

「既然沒有了,你就把方法告訴我。」周雲峰催促道。

「很簡單,就要看看你願不願意了。」小戰沒有理會周雲峰的不耐煩,淡淡的說道。

「快說,少給我打啞謎,只要能提升實力,我沒有什麼不願意的。」周雲峰道。

「那好,這可是你說的。」小戰道:「修鍊靈魂的方法還是那種方法,只是恢復靈魂力還有其他途徑,那就是吸收別人的靈魂!」

「吸收別人的靈魂?這要怎麼吸收?別人的靈魂是那麼好吸收嗎?」 豪門花少:總裁請繞道 周雲峰先是一愣,隨後不滿的說道。

周雲峰是丹藥師,對靈魂還是有些了解,人的靈魂隱藏在身體內是不可能被吸出來的,就算是一個武聖對一個普通人下手,都沒有將靈魂逼出來的可能。

更不要說那是些實力強大的武者了,而且實力越強靈魂才會越強,弱的靈魂就算吸出來了,恐怕也不會有什麼用。

「你是豬啊!誰讓你對那些活人下手了?找死人不就可以了嗎?」小戰吼道,好像周雲峰的的問話實在是太沒水平了,和周雲峰對話完全是在侮辱他的智商一般。

「死人?」周雲峰迷惑了。

「唉。算了,本神器就給解釋解釋!」小戰一副被打敗的樣子,嘆氣道。

「不管是盤古世界,還是你現在生活的這個世界,靈魂都是一個人的根本,而人死了,靈魂卻不一定會毀滅。在盤古世界有一個地府,我想你應該聽說過,地府就是專門收納那些已經身死的人的靈魂,然後做轉世投胎處理。經過我這十幾年的觀察,這個世界也有一個和地府一樣的存在,只是我還不知道它在哪裡而已。」

周雲峰就這樣一面戰鬥,一面聽小戰解釋,這對周雲峰倒沒有太大的難度,他一早就開始練習一心二用,現在只是分一點神聽小戰說話,並不會對他的戰鬥力造成什麼影響。

再者,現在周雲峰下手的都是武王,雖然周雲峰使用的也只是火系,也只有五轉武王,但是周雲峰卻是實打實的武皇強者,所以對戰鬥的把握和戰場眼光不是那些武王可以比擬的。

「這和你說的方法有什麼關係嗎?」周雲峰不解的問道。

「你急什麼?馬上就要說到了!」小戰不滿的吼道。

對於小戰的不滿,周雲峰只能苦笑,不發表意見。

沒辦法,誰讓現在有事要求別人!

只能忍了!

「人死了后,除非是被打的魂飛魄散,否則靈魂都會在進入一個轉世輪迴的地方。當然也是不是絕對,如果死的人實力足夠強大,就算**被毀,靈魂同樣可以活下去,只是不能長時間以靈魂的狀態存在,必須儘快進入**。你的一個師傅應該就有這樣的能力,只不過他當時靈魂已經受了重創,所以最後才不得不消散。當然對於現在的你來說,這個還很遙遠,就不多說了!」小戰道。

「我……」周雲峰有一種想揍小戰的衝動。

這貨太氣人了,說了半天,最後來一句,什麼這個還很遙遠?什麼就不多說了?

這不明擺著氣人嗎?

「人身死之後,雖然靈魂會去轉世投胎,但是這指的是靈魂本源,而靈魂本源有是最精華的東西。我今天要告訴你的方法,就是讓你收集那些已經死了的人的靈魂。人死後靈魂在身體內就藏不住了,並且在一段不長的時間后,就不得不離開身體,經過一個詭異的途徑到轉世輪迴的地方去。而需要做的就是,在這這個時間內,收集那些沒有軀體庇護的靈魂體,讓后抹去他的生命印記,就可以得到精純的靈魂力。這種靈魂力的效果比那些靈魂類的靈果靈草的好的多,這樣你的修鍊靈魂的問題就可以解決了。」小戰道。

周雲峰想了一下,遲疑道:「殺人取魂用於自己修鍊,這樣是不是太……」

周雲峰從來不標榜自己是什麼仁人志士,同樣也不屑去做什麼正人君子,但是這樣為了自己修鍊而去殺人,並且最後還要奪取別人的靈魂,連轉世投胎的機會都不給別人留,這樣的事情周雲峰還真不願意做………

而且他也覺得這樣確實有點太過了……… ?第二十一章小爺豁出去了!

「笨蛋!誰讓你去殺人取靈魂了?」小戰幼稚的憤怒聲再次響起。

「我不殺人,那我怎麼去靈魂?」周雲峰也不爽了,小戰這繞來繞去的,他已經失去耐心了。

「說你笨,你還不承認!」小戰一撇嘴道。

「我….你…..」周雲峰。

「取靈魂不管是怎麼死了的都可以,只要剛死不久,靈魂還未消散就可以了。我知道你們人類有什麼狗屁感情,什麼於心不忍,這個我明白,所以我又沒要你見人的靈魂就收取,你只收取你敵人的就可以了啊!就像今天虎豹門死去的武者,他們和你都有仇,所以收取他們的靈魂,你應該沒有什麼心理負擔吧!」小戰說道。

「人死如燈滅,再收取別人的靈魂,轉世的機會都不給他人留,這不太好吧!….」周雲峰沉吟了一下道。

「不好過屁!你少在小爺面前裝什麼好人,你引誘別人搶你的東西,然後再把別人殺了,這種事你乾的還少嗎?現在只是在你原來的基礎上再多搶一樣東西而已,又什麼不好?反正都是搶嘛!」小戰大喝道。

不等周雲峰說話,小戰又道:「反正辦法告訴你了,至於怎麼做就看你自己的了。這個世界實力的重要性,想必你已經深刻的認識到了,天雲帝國要變天了,你爺爺也告訴你了,你不是想保護你身邊的人嘛!就你現在的實力,不說保護別人,到時自保恐怕都難!哼!」

小戰說完就閉上了眼睛,不再說話,好像是不在理會周雲峰一樣。

小戰沒有再說話,同樣周雲峰也沉默了,他內心在掙扎!

小戰說的沒錯,他周雲峰一直以來並不是什麼好人!

只是周雲峰從來不去主動招惹別人而已,但是那些招惹了他的人,基本上都被他果決的滅殺,所以周雲峰也談不上仁慈。

當然如果那些人不是心起貪念,也不會給周雲峰滅殺他的理由,這也可以說種什麼因得什麼果!

所以殺這些人,周雲峰是不會有什麼心理負擔的。

雖然小戰說的沒錯,奪取靈魂只是多搶奪一件東西而已,但是這畢竟是斷人輪迴,一點機會都沒有給別人留,這確實做的有點他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