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擦,如果這樣的話,我們大龍帝國就要輸定了,這可不是好消息。」

「白象帝國不是一直保持中立的嗎?怎麼突然會參戰?」

「據說,雪狼帝國打算將紫源星的礦石基地全部送給白象帝國,作為交換條件,白象帝國要在巫星戰場上幫助雪狼帝國,聯手對付我們大龍帝國,

而且,聽我姐夫的意思,大王子很快就會返回巫星,帶兵進駐我們紫源星。」

「真的假的?」

「我姐夫只是說可能,這是巫星上的朋友最近帶給我姐夫的消息,一旦大王子來到紫源星,將會統領卡拉奇城和飛馬城,同時對白象帝國和雪狼帝國的礦場基地形成威懾,防止對方聯手對我們發起攻擊,我們紫源星很可能成為三個帝國之間戰鬥的第二戰場。」

楊嘯聽了,猛然一驚,如果大王子真的來紫源星的話,這裡成為第二戰場的話,野人城估計也要被拖入戰爭之中,這可不是好消息。

(晚上還有一更,這段時間每天三更,總字數會保持一萬左右,和以前的5更的字數差不多,這樣做,單純是為了提升本書的均訂,呵呵!) 大唐鎮所在的山谷,山勢圍繞著山谷,層巒疊嶂,崇山峻岭般其上鬱鬱蔥蔥的樹林遍布視野,各種不知名的巨樹和草叢充斥在整個山脈上,按照華佗的話來說,就是純天然的藥草本地~

看著眼前高聳入雲,一眼看不到頂的大山,華佗和賀翎站在山腳下,華佗看了眼賀翎,

賀翎正摩挲著下巴,眉頭微皺,上次天雷事情中鳳凰從山谷從一躍而出,谷內這片山脈就被視為神獸的聖地

自己也下令:任何人不得隨意上下這片聖山

一來是為了防止這山谷中有野獸禍害鎮民,引來不必要的傷亡,二來是這個被當做神獸的鳳凰,究竟是大唐的祥瑞,還是敵人,都還分不清楚

這次為了應對屍瘟,華佗言明要來山上採取草藥,研製解藥。

「賀領主,為何止步不前了?」

華佗看到山上那一片樹林,就眼冒金光般,巴不得立刻就衝上去採取草藥,可惜賀翎帶著自己到這裡后,就止步不前,身後還站立著一隊士兵,自己也不敢擅自上山,就小心翼翼上前的問道,

「華先生有所不知,此山日前曾有金鳳扶搖而出,不知是福是禍,若是貿然上山,恐是會引來禍端……」

賀翎說出了自己的憂慮

「非也,自古龍鳳麒麟玄龜都是聖獸,聖獸乃是祥瑞之意,怎可能會有禍端?賀領主不可再拖拉了,多延誤一時,就有一時之瘟危!」

華佗面色凝重,急切的催促道。

內心卻是著急,好不容易要來的半天採取草藥的機會,早一些上山,就能多採取些珍稀草藥!

「也罷,你們在此繼續守護,我去保護華先生上山採取瘟病要用的草藥!」

賀翎指揮那些士兵繼續守衛后,自己和華佗連忙沿著山路向山上爬去~

……

「華先生,您小心點,採取草藥是重要,但是您的身子也……」

這一上山,華佗立刻搖身一變,就像撒了歡的野猴子,跑到左邊草叢看看,又跑到右邊草叢看看,再一看,立刻又身形矯健的爬上了高樹~

看得賀翎是目瞪口呆,這特么真是個五十多歲的老頭?

要知道按照古代人口的平均壽命,能活到這個歲數,也算是一個老吉祥物了,最多是擺在那裡,供子孫奉養,這個老頭卻是頑皮的上山上樹,就差打老虎了~

無奈的看著華佗上竄下跳,採取他覺得需要的草藥,這才剛踏上山腳上,連半山腰都還沒看見,就已經讓老頭走不動道了

「噓!賀領主先不要說話!」

正爬在樹上的華佗突然身子一顫,立刻緊緊將身子抱貼在樹上,屏息不動了

見狀,賀翎也不由得緊張起來

「怎麼了?」

看下四周,並無什麼事情發生,也沒有什麼異常啊,連忙低聲問道

「把這個抹在鼻子上!快!」

華佗目光突然看向一方,面色緊張的繼續屏息了許久,似乎是確認了什麼,這才連忙從自己一直綁在腰間的一株藥草,扔給一直在樹下站立的賀翎

「這個?」

賀翎也沒感覺到有啥異動,當下半信半疑的接住那株,放在鼻子上聞了聞,一股清香驚神的味道撲鼻而來~

「快!」

華佗急迫的催促道。

賀翎看了下華佗那緊張的表情,想來這老頭也不會無故加害自己,就把草藥一掰,溢流而出的綠色汁液順著自己鼻子一抹!

「阿~嚏!」

好傢夥,這味道真夠嗆鼻的!

賀翎忍不住連連打噴嚏,華佗連忙又從自己的葯簍中拿出一個提前包住的藥粉,揚手一撒!

無色無味的藥粉鋪天蓋地的朝著賀翎傾灑而下!

「嗯!?」

賀翎看到老頭揮灑藥包這奇怪舉止,有些疑慮之間,忽然感覺腳下一震!

「什麼東西?」

「吼!!~」

身旁的草叢中突然一陣聳動,似乎有什麼生物在其中行走,動靜非常大,不時能聽到一陣雄厚的吼叫聲~

「吼~!」

聽到吼叫聲,賀翎下意識渾身一抖,汗毛瞬間顫慄而起,這特么不是動物世界里吊睛白額虎才有的吼叫么?

完了,

這山上不會真有天征宣傳片里那個一百級吊睛白額大老虎吧?

自己能是它的對手嗎?

「賀領主不必驚慌!」

華佗手中藥粉傾灑完后,卻是鬆了口氣,繼續悠閑的開始採取自己看得上眼的草藥

「你……你在樹上,你特么肯定不怕,勞資現在還來得及爬樹不?」

賀翎話都說不利落了,正準備自己也找個樹爬上去時,突然周圍空氣彷彿安靜了下來

窒息的感覺悄然而生~

一看,眼前樹叢中,一隻吊睛白額大老虎正緩緩從其中邁出,兩米之高誇張的身形,像長鞭一樣粗壯的尾巴~不愧於它那一百級的恐怖等級

不說它基礎屬性如何,單憑一百級,這個等級,就已經夠賀翎仰望的了

「叮! 透視小漁民 恭喜你發現一隻一百級吊睛白額虎!」

系統提示及時而出

「卧槽,恭喜個屁~」

看來宣傳片里說,只有你看到老虎,或者被老虎一口吃了后,才會有系統提示,是真的如此啊~

絕不會提前提示你

這狗系統,真是夠狗的,還恭喜,恭喜個鎚子!

【吊睛白額虎100級野獸】

屬性:

???

今天三爺給夫人撐腰了嗎 技能:

???

……

好傢夥,還真是一百級,真是巧了~

「完了完了,只能拚死一搏了!」

賀翎無奈,只能硬著頭皮從身後抽出自己的紫品玄鐵長槍,迎著老虎,準備拚死一搏!

槍芒指向大虎,若是自己體力能夠撐到將勇武提升到大虎一樣的勇武時,或許能反殺也說不定啊~

看著大虎,賀翎眉頭緊皺

只是…

這個老虎的步伐~

為何如此妖嬈!?

看它四個腿抽搐的樣子,一抖一抖的像在蹦迪一樣,走一步抖一下

卧槽~卧槽~

見到自己高興成這樣了?

還是覺得它一定能打過我賀翎!?

鄙視我也不用這個樣子吧?

這老虎絕對是貓步的鼻祖,能把貓步走的如此優雅又嫵媚~

「來啊!」

壯著膽子,賀翎大吼一聲,士可殺不可辱,你一個畜牲也敢這麼對待勞資?

說罷,挺身而出!

一槍捅向大虎…… 吃完飯,星雲飄雪提議,先去秦陸的賭場玩幾把,然後去沐足桑拿,再去他的青樓嗨皮。?隨?夢?.lā

星雲飄雪和秦陸兩人現在的生活每天都是這樣的醉生夢死。

黃米第一個表示拒絕,

「我對青樓賭場都沒興趣,還是你們去玩吧。」

說完,看了楊嘯一眼。

楊嘯說道:

「我是個純潔青年,你們倆自己墮落好了。」

星雲飄雪和秦陸嘻嘻一笑,也不勉強。

大家各自離去。

楊嘯找到了顧北風、杜天行等人。

「你們修鍊的鍛骨功法怎樣了?」

「差不多了,我估計這幾天就可以修鍊鍛骨達成,突破王級高級境界。」

「肖哲、夏洛等人呢?」

「他們已經統一突破了王級中級,現在每天都有修鍊鍛骨功法,估計半年左右的時間可以完成。」

「半年?」

楊嘯嘆了一口氣,基因進化這種事情,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可是偏偏形勢逼人。

如果大龍帝國和雪豹帝國,白象帝國的戰火真的燒到了紫源星,野人谷也將不可避免地捲入其中,他只能寄託希望這一點遲點到來,讓自己的兄弟們有更多的時間可以成長。

顧北風看見楊嘯嘆氣的樣子,問道:

「楊嘯,出什麼事情了嗎?」

「哦,沒有,就是感覺時間太長,恨不得他們一天成長起來。」

「呵呵,他們已經很辛苦了,鍛骨的修鍊的確很痛苦,大家都咬牙不哼聲,秦陸和星雲飄雪等人現在都放棄了,三天打魚兩天晒網的。」

「我們不能和他們相比啊,他們擁有強大的後台,背後還有家族支撐著,我們如果不努力,隨時都可能被對手消滅。」

顧北風和杜天行都點點頭。

對於他們來說,即便像楊嘯一樣突破了帝級,也只不過達到了巫星人的普通級別,而要在往上提升,卻非常困難。

夜晚,星空之下,在地球村的廣場上,顧北風帶著三十多個從地球過來的兄弟一起修鍊鍛骨功法。

對於巫星人來說,修鍊基因改造功法是很尋常的事情,所以,沒有人會把顧北風等人的修鍊當一回事。

這就好比在地球上老年人跳廣場舞一般,司空見慣。

楊嘯也來到了廣場,找了一處偏僻的地方,開始修鍊起古武功法。

最近一段時間很忙,除了偶爾修鍊少林寺的降龍伏象神功之外,被的古武功法都疏於修鍊。

楊嘯先是將天山劍法舞了一遍,舞這劍法,腦海中就出現了藍欣清麗的身影,兩人相處的點點畫面不斷浮現腦海,內心很少惆悵。

兩人雖然已經結為夫妻,但是連洞房都沒入就匆匆告別了。

想這藍欣,自然又想起了秦雨,聽說秦雨懷孕了,不知道現在情況怎樣?如果生孩子的話,也不知道是女兒還是兒子。

一想到自己即將有後代了,內心莫名的激動。

又想起了黃雯、鄧曉。

內心莫名湧起強烈的思念,真希望立即就可以回到地球,見到藍欣等人。

摒棄心中雜念,楊嘯又修鍊了一遍少林寺的各項神功,拈花指,少林劍法,大挪移身法等等。

修鍊完所有的古武功法,用去了四個小時左右,等人停下來的時候,顧北風等人已經完成了鍛骨功法的修鍊,開始轉而修鍊易筋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