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快吸收,煉化完,我們的實力,必然會暴漲,到時候才能幫助他們!」貂得助開口,隨後開口一吸,一道華光,從舍利子中散發落到了貂得助的口中。

「小傑,你也去!」洛天伸手一揮,龍傑也是飛身而出,落在了眾人的視線當中。

「又是一隻王獸!」人們嘩然,目光看向龍傑和三頭犬,眼中露出震撼。

「幹掉他們,他們這幾人的價值,遠遠超過這座大墓!」人們不但沒有絲毫的畏懼,眼神反而更加炙熱起來。

「殺!」喊殺衝天,幽冥八衛飛身而動,朝著舍利子沖了過去,洛天卻是擋當在了八人的前面,一手震仙筆,一手裂天槍。

「我們只要舍利子,其他的東西,我們不需要,給我們舍利子我們就離開,否則不死不休!」鬼一沉聲開口,八把青色的鐮刀,舞動起來,朝著洛天斬去,沒給洛天絲毫閃避的空間。

「果然強!」洛天眼中露出陣陣的神芒,震仙筆舞動起來,五個大字朝著幽冥八衛鎮殺而下。

「搏命!我們幽冥衛最不怕的就是搏命!」鬼一冷哼一聲是,八人沒有絲毫的畏懼,身上散發著一股鐵血之意,八把青色的鐮刀沒有收回,依然朝著洛天斬去。

「我也不怕!」洛天眼中露出狠辣,雙手朝著虛空狠狠一抓,八荒落寶訣施展,任憑八把青色的鐮刀斬下。

幽冥八衛怒吼,張口一吐,青氣從八人口中噴出,化成一片青天朝著那五個大字涌去。

轟轟轟……轟鳴之聲震天,青天炸裂,五個大字,鎮壓在八人的身上,讓五人大口吐血。

另外一面,八把鐮刀,斬在了洛天的周圍,險之又險的斬在了洛天的周身,而洛天的口中也是噴出一口鮮血,顯然改變八把鐮刀的方向,對洛天消耗極大。

「只要殺死那個胖子,這些人就變成土雞瓦狗!」剩下的那名天仙巔峰,飛身而動,朝著孫克念沖了過去。

「你也配!」洛天低吼,射日弓落在了洛天的手中,彎弓搭箭,裂天槍搭在了射日弓之上,爭鳴響起,華光閃動。

「噗……」下一刻,裂天槍便是刺進了那名已經到了孫克念跟前的天仙巔峰的胸口。

眼下關鍵的時刻,洛天已經顧不得其他,施展射日弓或許會讓他暴露,但是只要將這些人全部斬殺,那麼就沒人知道!

「絞殺!」幽冥八衛大吼,八把落在地面之上的鐮刀,再次飛起,朝著洛天斬殺而去。

「給我開!」洛天大吼,手中的震仙筆轟然暴漲,被洛天舞動起來,不斷的同八把鐮刀碰撞在一起。

「他是天仙巔峰么!」八名幽冥眼中露出震撼,看著舞動震仙筆,將八把鐮刀震飛的洛天。

他們八人每個人在天仙巔峰之中都是頂尖,八人合力更是碾壓一切半步真仙,甚至真仙初期在他們面前都討不到便宜,雖然他們現在的狀態不好,但是也絕不是一般的天仙巔峰能夠比擬的。

「殺啊……」剩下的那些人,看著那已經開始煉化著舍利子的眾人,眼中噴火,低吼著朝著孫克念殺了過去。

「嗡……」黑色的刀芒閃動,萬鬼咆哮,古千雪手持斬鬼刀站在那裡,一刀劈出。

「噗……噗……」血光閃動,兩名天仙後期直接被古千雪斬成了血霧,讓那些人停下了身軀。

「殺了這些人,還你剛才救我的人情!」古千雪冷聲開口,手持斬鬼刀,朝著剩下的那些人沖了過去。

「崩……崩……」洛天不斷的倒退,接連的大戰,讓洛天的臉色蒼白起來,同樣受到了創傷,八把鐮刀攻擊一波接一波,根本不給洛天絲毫的喘息的時間。

「我就不信,沒有足夠的仙氣,你們能夠堅持多久!」洛天心中自語,他同樣也有著依仗,那就是大殿中的這些人,都無法恢復仙氣,而他能。

古千雪舞動黑色的斬鬼刀,如同虎入羊群一般,殺的那些人人仰馬翻,二三十不是古千雪一人之敵。 第一千九百六十三章集體晉陞

大殿之中,轟鳴不斷,孫克念臉色蒼白的操控著乾屍對抗著五名真仙初期的強者。

潔白的舍利子懸浮在那裡,貂得助,龍傑,陳戰鏢幾人盤膝坐在地面之上,瘋狂的吸收著舍利子中的修為之力。

而洛天和古千雪兩人彷彿兩道堡壘一般,讓人們不能靠近孫克念和貂得助眾人分毫。

尤其是古千雪,黑色的斬鬼刀被鮮血染紅,整個人彷彿從地獄之中走出來的修羅一般,每一刀落下,都是帶走一個或者兩條生命,無論對方是天仙後期或者是天仙巔峰。

洛天則是陷入了苦戰,幽冥八衛的強大超出了洛天的意料,洛天手段盡出,還是沒有將幽冥八衛給解決掉。

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洛天的優勢便是漸漸的顯露出來,幽冥八衛身上的丹藥,原本就不多,經歷了一層考驗之後,仙氣消耗殆盡,全靠著丹藥才支撐起來。

幽冥八衛也是震撼洛天的強大,他們同樣也是手段盡出,但是洛天卻從來沒有落入下風過,這跟他們的狀態有些關係,但是洛天也是他們見到過的真仙之下的最強天仙。

時間緩緩的流逝,幽冥八衛終於堅持不住,被洛天祭出的震仙八式,震壓在地面之上,大口噴血,雖然沒有直接震殺,但是卻是再也沒站起來。

「嘭……」另外一面,乾屍也是神勇無比,那五名真仙初期終究也是無法補充仙氣,真仙之力耗盡的情況下,被乾屍直接撕碎。

「哈哈,你們倒是接著嘚瑟啊!」孫克念口中噴出一口鮮血,身軀萎靡起來,看著剩下的那四個苦苦支撐的真仙初期,瘋狂的大笑起來。

「嘭……」乾屍神勇無比,摧枯拉朽一般,只要真仙之力耗盡,便是被孫克念操控,瘋狂的攻擊對方。

而古千雪那裡,早就結束了戰鬥,甩了甩斬鬼刀上面的血跡,面容清冷的站在那裡。

「你們還要再戰么?」洛天口中喘著粗氣,身上同樣傷痕纍纍,目光看向站起身來的幽冥八衛,八人搖搖晃晃相互攙扶著,雖然身受重創但是腰桿卻是挺的筆直。

「除非把舍利子給我們,否則不死不休,任務失敗,我們回去也是個死!」鬼一聲音之中帶著堅定之色,大聲開口。

「不死不休,幽冥衛,沒有失敗,只有死亡!」其他七人也是大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驕傲。

看到八人的眼神,還有那充滿傲意的大喊,洛天微微震動,心中則是感嘆八人的信念堅定。

「轟……」強烈的轟鳴之聲,在洛天的身後升起了陣陣的波動,貂得助,龍傑,還有陳戰鏢等人的身上傳出強大的氣息。

「晉級了!都晉級了!」洛天臉上露出喜色,感覺到眾人身上的氣息之後,心中長長的嘆了口氣。

「舍利子,被吸收光了!」鬼一開口,看著依然懸浮在眾人頭頂之上的舍利子,雖然還懸浮著,但是卻是失去了之前的神則。

「全部進入到了天仙巔峰!這個舍利子,竟然這麼恐怖!」洛天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感覺到眾人身上的氣勢。

「這還是之前那王慶平和乾屍吸收了不少,若是全部都給貂得助他們吸收,那麼此時他們或許有一兩個能夠進入到半步真仙甚至真仙初期也說不定!」古千雪冷聲開口,目光也是露出感嘆之色,若不是功法的原因,她也一定會吸收舍利子。

「媽的,可算是完事了,老子堅持不住了,你們頂一會兒吧!」孫克念看到眾人成功晉級了,頓時如同一灘爛泥一般,癱軟在地面之上,胖胖的身軀全被汗水打濕,臉色更是蒼白的嚇人。

「嘭……」而失去了孫克念的操控,那乾屍也是轟然墜落,掉到了大殿之上,發出沉悶的響聲。

雖然乾屍沒用了,但是乾屍帶來的效果也是顯著的,此時大殿之中,只剩下了兩名真仙初期站在那裡,身上破破爛爛,狼狽至極,大口的喘著粗氣,看向掉在地面之上的乾屍。

「哈哈,沒想到,最後的贏家竟然是我們!」兩人猖狂的笑起來,兩人的狀態雖然差,但是他們畢竟是真仙初期。

「你就是那個殺害我們老祖孫子的那個人吧!」兩名真仙初期看向洛天,大聲開口。

「你們兩個來的晚,你們兩個來之前,我們已經宰了一個真仙了!」紫光閃動,貂得助瞬間出現在了一名真仙初期的跟前,散發著寒芒的爪子,朝著那名真仙初期抓去。

「吼……」而龍傑和三頭犬也是咆哮一聲聲,龐大的身軀,朝著兩名真仙掃了過去。

「胖子,我來替你報仇!」司馬拓身形如電,手持著青色的匕首,瞬間出現在了一名真仙初期的跟前。

兩名真仙初期還沒緩過氣來,便是再次被陳戰鏢幾人圍攻起來,轟鳴之聲,再次傳遞而出。

洛天看著幾人圍攻兩名真仙,並沒有出手,他知道,幾人不會讓他失望,兩名真仙初期雖然強大,但是現在兩人的狀態跌落到底,身體之中的真仙之力,已經消耗殆盡,龍傑幾人拿下他們,完全不成問題。

「舍利子,已經沒了,你們的任務失敗了,回去也是個死!」洛天轉過身,看向相互攙扶的幽冥八衛。

「跟著我吧,效忠我,我來保下你們!」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沖著幽冥八衛開口。

寵你入骨:小妻乖一點 「不可能!我們幽冥八衛忠誠於中天商會,從天仙初期開始執行任務八百六十三次,從來沒有失手過,這是我們唯一一次失手,你們很強,我心服口服!」 薄情前夫太兇猛 鬼一開口,眼中一片死寂。

「如此人才死去倒是可惜了!」洛天長長的嘆息了一聲,心中升起了一絲憐憫之意,雖然想將幾人收為己用,但是洛天知道不太可能。

「誰說你們任務失敗了?」洛天伸手一抓,將被龍傑等人吸收完的舍利子抓到了手中,遞到了幽冥八衛的身前。

「拿去吧,雖然裡面的修為之力被他們吸收乾淨了,但是這舍利子也算是一個寶物了,應該能夠讓你們回去交任務了!」洛天輕輕的搖了搖頭,同時扔出幾枚丹藥,遞到了幽冥八衛的手中。

「這……」鬼一接過舍利子和丹藥,一直冰冷的雙眼露出陣陣的波動,其他幾名幽冥衛眼中也是露出複雜之色,沒想到洛天竟然將舍利子送給了他們。

雖然被吸收掉了修為,但是正如洛天所說的那樣,舍利子依然還是一樣寶物,他們拿回去交差,可以免去責罰,畢竟任務只是讓他們拿回舍利子而已。

「多謝!」從鬼一到鬼八摘下了臉上的面具,臉上帶著感激之色,沖著洛天抱拳。

「以後用的著我們的地方,儘管開口!中天商會中,我們還是有些地位的!」八人說完,便是再次帶上了面具,吞下洛天的丹藥,開始恢復起來。

就在洛天同幽冥八衛交談之時,另外一面的戰場,龍傑金色的龍尾掃蕩而出,狠狠的抽在了一名真仙初期的身上,將那名真仙初期抽飛,貂得助一口咬斷了那名真仙初期的脖子,司馬拓的匕首也是同時刺進了那名真仙初期的心臟之中。

「咕嘟嘟……」身軀掉落,那名真仙初期的強者眼中露出不甘,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之上。

而陳戰鏢也是同時抓住住了另外一名真仙初期,一拳轟在了對方的后心之上,將其轟飛,被三頭犬一口咬中,撕成了碎片。

「解決了!」司馬拓和陳戰鏢兩人口中喘著粗氣,陳戰鏢眼中露出陣陣興奮的光芒。

「嗡……」龍傑和三頭犬化成了流光回到了涅槃龍印和項圈之中,而貂得助則是站到了洛天的肩膀之上,兩隻小腳站立在那裡。

「貂大爺,揮揮手滅掉了兩名真仙初期!唉,天才真的是到哪裡都是無敵啊!」貂得助朗聲開口,身上傳出落寞的氣息,背著小爪子。

「嗎的,逼都讓你裝了,還不扶我起來,我還能裝逼!要是沒老子,你能有現在的實力么!」虛弱的聲音響起,孫克念趴在地上,虛弱的開口。

「哈哈,盜墓的,這次你真是立了大功了,我看你以後就背著這乾屍走吧,誰要動你,你就祭出去,那還不是橫行天下?」貂得助幾人大笑一聲,不過還是同洛天一起,將孫克念扶了起來。

「你懂個屁,墓中的屍體是不能帶出去的,那是對死者的不敬,不吉利,會影響人的氣運,我們這一行,最講究氣運!」孫克念搖了搖頭,抓過洛天遞過來的丹藥,開始恢復起來。

「去,將那屍體放回去,把棺蓋蓋上!」孫克念沖著司馬拓開口,隨後便是閉目不再說話,消耗太大,操控一個半步仙王的屍體,已經透支了孫克念一些修為。

「嗯,好!」司馬拓顯然不只一次跟孫克念下墓,兩人有著默契,同陳戰鏢一起抬起那具乾屍,朝著棺材走去。 第一千九百六十四章沙龍沒死

時間不大,孫克念臉色逐漸的紅潤起來,不過身上的氣息依然微弱,緩緩的站起身來,目光看向那副棺材,躬身拜了拜。

「接下來,該收穫了,我剛才看到那棺材中有許多葬品!」孫克念口水橫流,縱身跳上了棺材,想都沒想,直接跳進了棺材中。

而洛天等人則是臉上帶著笑意,沒有去爭搶,就連貂得助,司馬拓兩人也是如此,若是沒有孫克念,那麼說不定此時他們已經出現死傷了,他們這些人吸收了舍利子,實力大漲,只有孫克念還在原地踏步。

「嗎的,這個仙王真是窮……」等了將近一刻鐘,孫克念臉上露出不滿,從棺材中跳了出來,不過誰都看到他眼中的興奮。

「切,沒人跟你搶啊!」貂得助忍不住揶揄起來,隨後看向四周。

此時大殿中,除了這口照鬼棺,還有洛天一行人以及幽冥八衛之外,沒有其他的生命。

「哧……」火焰閃動,洛天直接一把火,將地面上的殘肢斷臂燒了個乾淨,讓大殿恢復了之前的樣子。

「不過這出口在哪呢?」隨後眾人便是泛起難來,這大殿根本就沒有其他的出口。

「找找看吧,胖子,你們先恢復恢復!」洛天沖著孫克念還有幽冥八衛開口,現在這種情況,幽冥八衛根本就不是他們的對手,洛天也是能夠感覺到,幽冥八衛的確只是想要舍利子。

「咱們找找看,有沒有出口!」隨後洛天便是再次沖著貂得助和司馬拓幾人開口。

「好!」眾人點頭,朝著四周分散,洛天也是走到了大殿的四周開始尋找起出口,還有下一層的入口來。

大殿雖然看起來很大,但是洛天等人找了一個時辰,還是將整個大殿搜尋了一遍,但是一點線索都沒有,眾人也曾嘗試用武技轟開大殿,但是卻絲毫沒有效果。

「沒有!」眾人再次回到了大殿之中,孫克念和幽冥八衛也是恢復過來,眾人站在那裡,眼中露出凝重。

「整個大殿我們都找遍了,根本么沒有什麼出口,甚至就連我們進來的入口也都關閉了!」貂得助開口,聲音之中帶著焦急。

「胖子,你經常出入大墓,看看到底在哪裡可以出去!」洛天沖著孫克念開口。

古神的自我修養 「你們都找過了,還有一個地方沒動過啊,這口照鬼棺!」孫克念沉思了一下,最後伸手一指,指向眾人身旁的青色古棺。

「你是說出口在這棺材的下面?」眾人將視線放到了那口巨大的古棺之上。

「不確定,試試唄!」孫克念攤了攤手,這裡是唯一眾人還沒有動過的地方。

「推開試試!」洛天邁步,走到了古棺跟前,雙手抵在了棺材上,雙臂用力,大喝一聲。

「轟隆隆……」沉沉的轟鳴聲在眾人的腳下升起,隨著洛天推動,一股灼熱的氣息,頓時從眾人的腳下升起,讓眾人微微一亮。

「開!」洛天大喝一聲,龐大的古棺,直接掀開,棺材下的景象也是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真的是個缺口啊!」貂得助大喊,目光之中帶著激動。

「轟……」下一刻,衝天的氣浪從棺材原來的位置升騰而起,瞬間讓眾人倒退出去。

「嘩啦啦……」如同水浪一般的聲音在缺口之中響起,隨著氣息漸漸的平穩下來,眾人再次回到了出口的位置。

不過當眾人看到那腳下的畫面的時候,卻是心神顫抖起,汗水頓時從眾人的臉上流淌下來。

視線中,一望無際的岩漿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雖然隔的很遠,但是眾人絲毫不懷疑那恐怖的溫度,能讓他們灰飛煙滅。

而一把火紅色的長劍懸浮在岩漿的上空,岩漿中,一個龐大的身軀趴在那裡,土黃色的鱗片,龐大的龍頭,比起龍傑那龐大的身軀,都要長上兩倍。

咚……

咚……一聲一聲的撞擊聲不斷的響起,雖然緩慢,但是每一次響起卻是引起岩漿劇烈的翻騰起來。

「那把劍!」隨後眾人便是看向了懸浮在那裡的火紅色的長劍,那股強大的氣息,讓眾人心顫,彷彿一把劍就是世間的主宰一般,氣勢更超之前那巨半步仙王的屍體。

「嗡……」嗡鳴回蕩,火紅色的長劍,爆發出陣陣的紅芒。

「是老子的火雲劍!」龍雀的聲音在洛天的腦海中響起,讓洛天心神微微一震。

鳳鳴龍吼之聲響起,龍雀從御獸印中飛出,目光看向火雲劍,眼中帶著激動。

「小子,你們快跑吧,那條孽龍沒有死,想要煉化我的火雲劍!」

「我們戰鬥的波動,不是你們能夠抗衡的!等我幹掉了這條孽龍,就去找你!」龍雀眼中露出凝重,看著那趴在岩漿中的長龍。

「是你!」就在岩雀剛剛出現的一瞬間,那條長龍便是睜開了雙眼,眼中露出驚恐。

當年,龍雀的強大,直接一招就讓他形神俱滅,給沙龍心中留下了陰影,若不是他詐死,後來有人追殺龍雀,他絕對不活不到現在。

「是我!」龍雀傲然開口,一口火蓮吐出,火紅色的火蓮燒穿了虛空,烙印在大殿的上空,那結實無比的大殿,直接被火蓮瞬間燒沒,露出了天空。

「走!」龍雀大聲開口,無形的波動作用在洛天眾人的身軀之上,眾人的身形直接消失在了大殿之中。

「嘭……」如同瞬移一般,眾人的身軀跌落在了沙地之上,一臉發矇。

「那隻麻雀是什麼東西?」司馬拓還有幽冥八衛,甚至古千雪幾人的眼中露出恐懼之色。

「這是哪裡?」不過隨後洛天便是看到了周圍,臉色難看起來,眾人回到了沙漠之中,但是卻不知道是什麼方位。

「龍雀大爺,你這是把我們放哪了?」貂得助大聲開口,聲音傳遍四周,但是卻只有陣陣的風沙聲回應著貂得助。

「轟隆隆……」就在貂得助的話音剛剛落下沒多久,陣陣的轟鳴之聲卻是在眾人腳下升起。

眾人感覺地面開始劇烈的晃動起來,不等眾人反應過來,一道衝天的火龍出現在眾人的視線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