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無敵笑道,「不過西門兄的劍法。還真是、還真是讓人膽寒啊!一劍快如閃電,三十六劍合而為一,這樣的一劍,誰能抵擋?」

不遠處的西門明月卻眼神迷離,喃喃而語,「西門吹雪,西門吹雪……!」

楚雲飛臉色大變,想也不想,施展出了絕學。

「帝皇坐雲端,鎮壓四方天!」

楚雲飛的氣息再一次爆發,霸道絕倫,鎮壓中天,他好似化成了一座神山,劍光壓下,妖魔臣服,仙神俯首。

不動如山,鎮壓天下。

丁峰的劍光被封住。

「吃我一劍,帝皇征天下,八荒俱臣服!」

帝皇劍道施展開來,猶若惶惶天威,懾人膽氣,讓人不自覺的臣服,失去了抵抗力,作為二皇子的楚雲飛完全掌握了帝皇劍道的神髓,再加上劍心通明的加持,以他天級九重的修為,完全能夠抗衡圓滿之境的存在。

甚至憑此劍道,他殺過一位天級圓滿之境的大盜。

「任你千變萬化,我只一劍破萬法。」

一劍,仍然是一劍,只是這一劍太快了,哪怕東方無敵等強者也只是看到了殘影,微微一顫,便是七七四十九劍,硬生生的將楚雲飛的攻伐之劍破去。

殺!殺!殺!

兩人大戰一起,捲起漫天的塵霧,周圍的青竹卻遭了秧,被橫飛的劍氣紛紛絞碎,轉眼間方圓數百米之內便能遭到了巨大的破壞。

楚雲飛,天級九重修為,劍心通明已達巔峰,修鍊帝皇劍道,霸道無雙,鎮壓四方,就是強如劍無雙都不得不俯首,上次神選之地,也只是差了一點就能闖過去。

而丁峰更不用說了,雖將修為壓制在天級九重,可無論劍道修為,還是對戰的經驗,以及冷靜到絕對理智的心性,都非一般人所能比擬。

兩人大戰,可謂將遇良才。

轟!

離開大地,兩人來到了湖泊之上,踩水爭鋒,劍氣橫飛,捲起一*的浪濤,掀起陣陣的狂瀾。

「好,好一個西門吹雪!」

大戰了一炷香時間,不分勝負,楚雲飛凌空一劍,卻被丁峰震飛,他趁勢飄落岸邊,快速的取出一粒丹藥吞服了下去。

「西門兄,與你一戰,我雖沒有淬鍊出劍意,可卻動搖了我修為的瓶頸,待我突破,你我在全力一戰!剛才,多謝了!」

楚雲飛早已發現丁峰在壓制修為,沖丁峰一抱拳,也不顧忌,直接盤膝坐下,煉化丹藥,藉助藥力沖開鬆動的瓶頸。

丁峰腳尖一點水面,凌空而起,飄飄欲仙,落在了楚雲飛身旁,抱劍而立。

東方無敵等人臉色一變,為楚雲飛的突破非常意外,可看向丁峰的目光越加複雜了。

「原來,他早已達到了天級圓滿?」

東方無敵心中苦澀,「那時一戰,他肯定壓制了修為!」

嗡嗡嗡!

不一會兒功夫,楚雲飛的氣勢暴漲,強大的氣息在形成了旋風,將周圍的沙石全部卷飛空中。(未完待續) ?夕陽西下,楚雲飛的氣勢暴漲到頂點。

轟隆隆!

微微停頓,便衝破了桎梏,達到另一個極限,周身噴出真氣洪流,引起狂暴,將周圍的沙石全部炸飛。

嗷嗷嗷!

楚雲飛凌空而起,仰天一聲咆哮,釋放胸中的興奮,落在了遠處,他看向丁峰,戰意噴發,豪情萬丈,「西門,再來一戰!」

「好!」

丁峰的氣勢頓時暴漲一截,完全不下於楚雲飛。

「帝皇劍道,霸絕千秋,殺!」

呼嘯一聲,一劍破天,斬斷春秋,楚雲飛凌空而起,一劍落下,將丁峰周圍十米範圍盡數籠罩在攻擊之內。

霸道無邊,鎮壓一切。

「既然突破了,那就嘗嘗我全力一劍,看你是否能夠抵擋得住!」

丁峰眼眸一凝,眼皮一抬,看向了落下的楚雲飛,一劍刺出,仍然是平平無奇,可這一劍卻宛若穿破了空間,剎那間破碎重重劍光,劍尖點在楚雲飛的劍尖上。

時間靜止,下一個瞬間,劍氣洪流暴動,將百米範圍內的一切盡數撕碎。

砰!

緊接著便是轟隆隆爆響,楚雲飛悶哼一聲,倒卷而回,跌落在五十米開外,趴在了地上,砸出一個深坑。

這一幕,驚呆了觀戰的所有人。

「不可能!」

東方白雪當即叫了起來。

「楚雲飛那一劍,在場之人,誰能抵擋,竟然、竟然……!」洛水瞳孔一縮,駭然不已,「這個西門吹雪。怎會如此之強,那簡單的一劍,恐怕戰虎都難以抵擋住。特別是速度。快的讓我都看不清!」

劍無雙和東方無敵紛紛倒吸口涼氣。

楚雲飛掙扎著站了起來,臉色微白。嘴角流血,艱難的走了過來,臉上卻掛著興奮的笑容,「走了一個戰虎,來了一個西門吹雪,今後不會孤獨了!」

這完全不像一個皇子,而像武痴。

「你若能領悟劍意,或許能讓我全力一戰!」

丁峰淡淡道。

他剛才根本沒有全力出手。無論是御劍術,還是具有絕對壓倒性的龐大真氣,以及恐怖無邊的肉身之力,他都沒有展示,否則,楚雲飛就不是輕傷這麼簡單了。

「放心,等我領悟劍意,定再和你一戰!」

楚雲飛留下一句話,轉身而去。

「西門兄,你沒參加神選。真是可惜了,不然定能過關,成為神子!」

東方無敵走過來。惋惜道。

「待一天,我會用手中劍,斬破萬重浪,跨海而去!」

丁峰語氣平淡,卻豪情萬丈。

「跨海而去?」東方無敵一愣,神情大動,「好一個西門吹雪,好一個跨海而去,西門兄。等那一日,我陪你撕裂千古禁忌。打破千載牢籠!」

眾人離去了,約定改日再來。

可卻有一人沒走。正是西門明月。

「我到底該怎麼稱呼你?」

西門明月來到丁峰面前,盯著他的眼睛,在夕陽的餘暉中,她冷清的容顏染上了羞紅。

「你怎麼發現的?」

丁峰疑惑,他自認沒有露出任何破綻,無論容貌、動作,還是功法,都和以前的丁峰大相徑庭,特別是功法,完全不一樣。

「你改變了功法,改變了容貌,可改變不了你的眼睛,還有女人的直覺!」

西門明月露出了驚心動魄的笑容,讓太陽餘暉都黯然失色。

丁峰怔住,搖頭失笑。

「改天我再來!」

留下淡淡的聲音,西門明月飄然而去。

敗劍山莊距離皇都不過五十里遠,對於天級強者而言,用不了半柱香時間就能趕到。

丁峰靜修,而西門明月隔三差五的就過來一趟。

鄧家,房間中。

「西門吹雪,不管你和西門家有沒有關係,竟敢在大庭廣眾之下傷我肩骨,讓我顏面盡失,我會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上。」

半躺在床上的鄧小燈咬牙切齒,特別想到最後,沒有一個人理他,那種滋味,對於高傲的他而言,比殺了他還難受。

這一晃,就是三月而過。

後院中,丁峰取出剛剛兌換的一滴龍髓聖液,也沒有稀釋,直接喝了下去,立即運轉萬劫道體的修鍊之法。真氣升騰,形成五米厚的淡金色的金色氣牆,在他頭頂之上,真氣凝聚成一條淡淡的神龍,盤旋游弋。

他的氣息籠罩整個後院,讓盧福都不敢踏前一步。

「少爺現在的氣息,絕不比那些剛剛踏入神境的強者差了。」

盧福震撼萬分,他比誰都清楚丁峰提升實力的恐怖,每一天都有巨大的變化,甚至每時每刻都在提升,可又想到少爺賜下的功法還有一小瓶金色液體,讓他在天級圓滿的基礎上再次提升了兩倍不止的實力,就忍不住心頭顫抖。

「和少爺相比,什麼劍無雙,什麼楚雲飛,什麼戰虎,通通什麼都不是啊!」

盧福心中感慨。

丁峰收功站起,氣息收斂,沒有了一點威勢,只是他眉頭皺起,臉色十分不好看。

「體質已經轉化了九成九,可最後一分,卻耗費了我整整一個月時間,竟然沒有絲毫進展!」

他前前後後,喝的龍髓聖液達三十滴之多,可眼看就要完全轉化成萬劫道體,只差最後一分卻再也轉化不了,進行不了最後的蛻變。

「也許,差了某個契機吧!」

來到東院,坐在池塘中的一塊岩石上,看著周圍荷花隨風飄蕩,游魚來往嬉戲,心頭漸漸的平靜。

意念一分為二,其中一份進入了系統空間,看向了功法選項。

「煉體功法有世間最強,那麼提升修為的功法,是不是也有?」

修為達到天級巔峰后。隨著身體的強大,丁峰的修為也在不停的進步,不過他始終有種感覺。他的潛力還沒有達到極限。

對於天級之後的神徒之境,他已然有所了解。

天地人三境。乃是鑄造基礎,天級圓滿之後,形成了完整的內循環,這時精氣神合一,引動天地靈氣,打開本源之門,轉化神力,凝聚神土。

神土。是神徒的本源,也是一個人的本源!

沒有相應的功法,哪怕知道神徒之境是怎麼回事,也沒法修鍊,丁峰雖沒有功法,卻也不在意,他現在只想打牢基礎。

兩世為人,又經歷過萬道山的折磨,他比誰都清楚基礎的重要性。

「功法選項,無限隨機!」

「叮。扣除一魂點,隨機完畢!」

看到五種功法,不。應該是其中一種功法,丁峰眼中爆發出無限的精光。

攝魂*:天級極品精神類功法,催眠攝魂,傷人無形,十能量點每部!

三絕刀法:天級極品功法,霸道無雙,十能量點每部。

隨風舞柳步:天級極品步法,身法飄渺,隨風弱柳。一瞬百米,十能量點每部!

隨風舞柳劍:天級極品劍法。七七四十九劍,變化萬端。殺敵無情,十能量點每部。

五種功法,四種絕學,其中的隨風舞柳步和隨風舞柳劍完全是配套的天級極品絕學,若是全部領悟,一起施展,威力絕對莫測。

這樣兩種完全契合的功法,而且都是天級極品,世間少有,目前丁峰都沒有聽說過哪個勢力擁有。

「最有用處的功法,非攝魂*莫屬了。」

看到這個功法,丁峰剎那間轉過萬千念頭,想到了種種對敵之策,至於三絕刀法,則沒怎麼在意。

可看到第五種功法,他徹底的不淡定了。

「萬古道經:基礎篇,特殊類功法,世間少有!一萬魂點兌換!」

簡單的介紹,沒有說功用,可看到『世間少有,一萬魂點兌換』他如何也淡定不了。

「這絕對是一部堪比萬劫道體的絕世功法,道經、道經,顧名思義,乃是提升修為之用!」

毫不猶豫,丁峰兌換了下來。

他沒有觀看,而是出了系統空間,平心靜氣,站在十塊上,望著天空白雲飄搖,神思轉動。

「先是萬劫道體,現在又出現了萬古道經,是巧合,還是特意?還有煉丹、符咒等等基礎詳解……系統到底是什麼目的?是何來歷?」

疑惑的念頭再次升起,可惜得不到答案。

嗡嗡嗡!

這個時候,大地忽然一顫,池水盪起了波浪,荷葉翻卷,丁峰眉頭一皺,眼光一閃,望向了南方。

白天光明,壓制了萬千顏色,然而在南方的天空,卻變成了紅色。

紅色的天空,好似燃燒了火焰。

「南方,又是南方……!」

丁峰縱身而起,踩著逍遙步,憑空御風,落在了房頂上。逍遙步修鍊到了圓滿之境,可以短暫的在空中停留,轉換步法。

嗡……!

大地再次一顫,房屋搖晃。

「南方傳來,直達中州,這需要多大的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