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那青鸞族長的模樣,傅然也大致明白了對方的意思,若是沒有傲世天賦,與小藍簽訂契約的他,反倒成為了小藍的累贅。

「哈哈,今日鳳凰一族兩位長老上任,老夫受二皇子所託,前來祝賀。」

一道爽朗的笑聲傳開,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傅然尋聲望去,一位黑袍老者步入視線之中。 ?老者看上去年過半百,一頭銀髮隨意披在身後,身材中等,雙目深邃,僅僅看一眼似乎都能讓人迷失其中。

「原來是龍潛長老,多年不見,龍潛長老更上一層樓呀!」

朱雀長老瞳孔一縮,這龍潛在龍族極為特殊,不但地位崇高,僅次於龍彥,而且自身也是極為強大,在整個北域,能夠與之並肩者也不過一手之數。

因為傅然身懷龍脈,龍族前來自然正常,但是多年不踏出龍境的龍潛前來,讓鳳族之人心中都是猜測。

「朱雀長老客氣了,你若是收斂一下你那暴脾氣,恐怕早就超越我了。」龍潛哈哈一笑,看那模樣和朱雀長老相當熟悉。

龍潛出現,在場之人都紛紛抱拳,而龍潛也沒有擺架子,皆是一一回應,片刻之後,這才望向傅然。

「是個好苗子!」

龍潛含笑點頭,又道:「今日你升任鳳凰一族長老,老夫受二皇子所託,前來祝賀,這是二皇子托老夫帶來的賀禮。」

龍潛遞出一個白玉盒,大有深意的看了傅然一眼。

傅然連忙接過,在接過的一瞬間,他體內血脈竟然有沸騰之感,當即連忙壓下,明白這白玉盒內必定是驚世之物,心中大喜,連忙道謝。

「多謝龍潛長老,還請長老回去替小子謝過二皇子。」傅然抱拳。

龍潛罷了罷手,笑道:「傅然長老客氣了,對了,老夫這次前來還要告訴你一件事。」

「龍潛長老請說。」

「龍族分支諸多,每一分支都有一位長老,這一點和鳳凰一族一般無二,不過龍族除了這些分支長老之外,還存在九位長老,這九位長老各司其職,如同老夫不但是銀龍支系長老,也是刑法長老,不過二皇子打算新設一位長老。」龍潛道。

此言一出,立即引起在場其他人的重視,龍族的分支長老還不算什麼,但是這九大長老卻是不一般,那才是龍族真正掌握實權之輩。

龍族再設一位長老,對於整個北域來說,都是一件大事。

而此刻龍潛對傅然如此開口,一些心思敏捷之輩想到某種可能,倒吸涼氣。

即便是二小姐雙目也是閃過一絲精光,今日是小藍升任冰鳳支系長老,而傅然因為是小藍的契約者緣故,與小藍同樣成為了冰鳳支系長老,不過傅然只是虛名而且,沒有任何實權。

而在這個時候,龍潛卻帶來這樣一個消息,到底代表什麼意思,二小姐不得不深思。

傅然也不是愚笨之人,想到這種可能,震驚的目光盯著龍潛。

他能夠成為鳳凰一族冰鳳支系的長老,全是因為小藍的存在,那這龍彥為何要讓他成為龍族長老?

見到傅然那震驚的模樣,龍潛笑道:「看樣子你也猜到了,不錯,今日起,你不但是鳳凰一族的長老,同時也是我龍族除了分支長老之外設立的第十位長老,巡視長老。」

「巡視長老?」

傅然一呆,這是什麼長老?

「咳咳……」

龍彥面上閃過尷尬,道:「你身為人類,自然不會長待北域,所以二皇子設立這個長老,是讓你代他巡視四域。」

說到後面,即便龍潛,也不好意思再說下去了,這所謂的巡視長老甚至連分支長老都比不上,沒有任何實權。

傅然嘴角一抽,剛才還以為是個多有權利的長老,現在看來和鳳凰一族的冰鳳長老都沒辦法相比。

「小傢伙,你也別小看了這巡視長老,既然是代表龍彥巡視四域,那麼就相當於得到了龍彥的身份,龍彥現在可是龍族代族長,你明白么?」二小姐開口道。

聽聞二小姐這話,傅然這才點頭,無論這所謂的巡視長老是否有權,僅僅是一個身份也足夠。

龍潛神色一秉,之前他倒是沒有想到這一點,認為這巡視長老不過是個挂名而已,但是經過二小姐這麼一提醒,他倒是覺得這巡視長老雖無實權,不過離開了北域,比任何實權都還要有用。

「二皇子此舉為何?」

龍潛猜不透龍彥心中所想,不但贈送重寶,更是給出這樣一個沒有實權,卻比任何實權都還要用的長老位置。

接下來的時間,便是舉行了鳳凰一族的長老任職儀式。

小藍落在傅然肩膀之上,與傅然接受了其他種族的祝賀,原本應該接受冰鳳支系的拜見,不過因為冰鳳支系現在僅有小藍,因此免了這以一過程。

原本前來之輩對於傅然都並沒有多少重視,那些客氣話也不過是看在鳳凰一族的面子而已,不過經過龍潛這事之後,這些人對於傅然的輕視也收起,言談間不但十分客氣,更是小心翼翼。

態度上的轉變,傅然自然也有所察覺,不過也並未多想,在這個實力為尊的世界,如此一幕再正常不過。

直到夜幕降臨,前來道賀之人才紛紛離去,傅然回到自己的小屋,並未修鍊,而是躺在床上。

「現在我身份倒是不少。」

想到這點,傅然也是苦笑不已,往小了說,他是加爾帝國將帥之子,在加爾帝國身份特殊,即便是帝皇對他都要忌憚三分。

再大一點便是清風學府東院學員,這個身份在一些大勢力眼中算不得什麼,不過若是他以這個身份出現在加爾帝國,那麼又不一樣了。

加爾帝國不過是小型帝國,即便僅僅是清風學府東院的普通學員,對於加爾帝國來說,也是座上賓,帝皇見了也要禮遇有加。

然後就是凌族人這個身份,一旦顯露出凌族人的身份,那麼即便是東域這些大勢力,對傅然也要小心翼翼的處理,因為一旦弄不好,就很有可能招惹到中州九大勢力之一的凌族。

只不過傅然無法使用凌族人這個身份,一旦被凌族知曉,將惹來殺身之禍。

不過現在傅然擁有了比凌族人更讓人忌憚的身份,那便是龍鳳兩族的長老。無論是否擁有實權,對他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有了這個身份,就相當於擁有了一道護身符。

不過他也很清楚一件事,在這個以實力為尊的世界里,即便是擁有什麼身份,若是沒有相對於的實力,都是無用。

很簡單的道理,若是他被凌族發現,或許凌族會因為他的身份不會滅殺他,但是龍鳳兩族也不會因為現在的他而招惹凌族,這一點,傅然比任何人都清楚。

「實力才是王道!」

傅然緊緊握了握拳頭,他想要前往中州,去凌族見見他的生母,但是在這之前,他還要諸多準備,不但要擁有強大的實力,還需要擁有與凌族叫板的資本。

得到了白若水的契約,得到了唐驕的承諾,得到了龍鳳兩族的身份,但是這些都還不夠,他還需要強大的自身實力。

「提升實力……」

想到這裡,傅然突然起身,單手一翻,手中便是多了一個白玉盒子,白玉如羊脂般白潤,入手微涼,精神力蔓延而去,但是在觸碰的瞬間便被彈開,可見這白玉也不是凡物。

「這東西能夠引起我血脈沸騰,又出自龍族之手,不會簡單。」

傅然打開白玉盒,其內有一枚金色龍鱗,龍鱗上雕刻「長老」二字,看樣子應該是代表身份的東西。

視線從龍鱗上移開,落在一個玉瓶之上,玉瓶不過指頭大小,但是正是這玉瓶內的東西引起了他血脈的沸騰。

輕輕打開玉瓶,只見其內懸浮著一團氣息,淡金色,好似這氣息乃是世間極致之物一般,剛一出現,便引起了周圍玄力的劇烈波動。

「這是…….龍氣!」 ?龍氣,傅然也僅僅是聽說過,傳言,唯有龍族打破九階屏障,成為十階的時候,才會在體內誕生龍氣。

而這龍氣對於龍族來說,乃是至寶,具體有和功效,傅然並不清楚,還沒聽說誰見過。

「如此純正的氣息,而且還能引起我體內龍脈的沸騰,必定是龍氣不假,龍族竟然送出此物。」

傅然吃驚不已,在此之前,他曾假想過這白玉盒裡的東西,有可能是某種強大的玄決,也有可能是某種天材異寶,未曾想到居然是傳說中的龍氣。

「這龍彥到底為什麼要送我龍氣?」

傅然不得不沉思這個問題,說實在的,此刻他心中也是難安,如此貴重之物直接就送了,若僅僅是看在他身具龍脈這一點,他可不會相信。

「或者是因為我和鳳族的關係?」瞬間之後,傅然便是否定了這一想法,他和鳳族之間並沒有多少實質性的關係,這一切都不過是因為小藍夾在中間而已,而且龍族無論是實力還是地位,絲毫不低於鳳族,就算是想要拉好鳳族,也不會通過他。

既然想不通其中緣由,傅然懶得去想,將此事拋在腦後,心情激動的盯著手中龍氣。

若是將這龍氣與自身融合,他能肯定,他的實力將會提升一個台階,不但如此,自身的龍脈也將大幅度提升。

不過傅然並沒有立即融合龍氣,而是小心翼翼的收起來。

「接下來就是要離開這裡了。」

既然把自己抓來鳳族的事情已經處理完,他留在鳳族也是無用,這裡是是玄獸生活的地方,他一個人類生活在這裡,總顯得另類。

現在他名義上也是鳳族冰鳳長老,想必他提出離去之意,二小姐也不會反對。

然而就在他這般想的時候,耳旁卻突然響起二小姐的聲音。

「小傢伙,你雖然是冰鳳長老,不過畢竟是人類,這鳳境並不適合你久待,今日你便離去吧!」

傅然一呆,他剛想到要離去,誰知這二小姐便下了逐客令,原本他還像通過鳳族的手段離開北域,不過聽二小姐這話,顯然是並不打算幫他。

「讓我一個人離開?」

傅然背流冷汗,這裡可是北域,世間玄獸的聚集之地,他若是獨自離開了鳳族,無疑是找死,隨便遇到一頭玄獸恐怕就足以滅殺他。

「二小姐,小子有一事相詢,不知如何能夠在最短時間回到東域?」傅然對著身前抱拳,開口道,他清楚這話二小姐必然能夠聽到。

不過聲音傳出去半響,也並未有任何回應,不過二丫頭卻是出現。

「這是二小姐讓我交給你之物。」二丫頭出現,將一個木盒放在傅然身前,轉身便走,不過剛踏出兩步之後卻又頓住。

「想要從北域直接回到東域,以你現在的實力,有兩個辦法,第一是尋到青境九尾狐一族,此族擅長陣道,布置出傳送至東域的陣法也是小菜一碟,第二便是前往北域四境的交匯之處,通過北域的清風學府北院離開。」

丟下這句話,二丫頭便離去。

聞言,傅然一喜,青境九尾狐一族就算了,那是與龍鳳齊名的神獸一族,他去了,哪怕是利用龍鳳兩族的身份,恐怕對方也不一定賣他面子。

不過這北域存在清風學府北院,這件事他倒是給忘了,清風學府在四域之中都存在分院,他是東院學員,若是如實說明意圖,想必北院也不會為難他。

想明這一點之後,他這才將目光落在二丫頭送來的木盒之上,木盒上有著一條條淡淡的木紋,看上去並沒有什麼特殊之處,不過這木盒卻散發出一種淡淡的清香。

打開木盒,其內裝著一對火紅七彩之羽,猶如火焰一般,周圍空間都出現一絲絲波動。

「這是鳳凰之羽?」

這羽毛雖然不過尺余大小,不過其上的玄力波動可是不弱,再加上這裡是鳳族,此物來歷不用想也知道。

「這算是送給我的禮物?不過這東西有什麼用?」

鳳凰之羽如同龍鱗一般,傅然所知便是這類出自玄獸之身之物乃是煉器的好東西,不過二小姐送他此物,顯然不可能是讓他拿去煉器。

「先不管,留著以後說不定有大用。」

將鳳凰之羽收入符紋空間,傅然便打算離開鳳族,剛才聽聞二丫頭說北院在北域四境交匯之處,不過他對北域地理並不熟悉,看樣子想要離開,先得先弄清楚如何前往北院。

離開小屋,傅然在周圍閑逛了起來,看似閑逛,不過實則是在尋找一個好說話之輩,打算詢問一下如何前往北院。

此地是鳳境,更是鳳境中心地帶,幾乎鳳境高手都聚集在此處,隨處可見人影閃爍,這些可不是人類,都是能夠化形為人的玄獸。

這些人顯然也注意到傅然,一些點頭示意,一些則是猶如未曾看見一般。

「見過冰鳳長老。」

就在此時,一位少女出現在傅然不遠處,見到傅然,連忙行禮。

傅然望去,少女一身紫色衣裙,看上去不過十四五歲左右,略顯青澀,不過傅然在此女身上卻是感覺到一股驚人的氣息,這股氣息之強,即便是人類的輪帝境都難以相比。

「七階巔峰玄獸,甚至是八階。」傅然心中一驚,這少女看上去不過十四五歲,或許已經活了數十年上百年,不過對於她自身,或許都還未成年,但是即便如此,都擁有這等可怕實力,實在不簡單。

「這位……姑娘客氣了,不知如何稱呼?」傅然回了一禮,開口之時卻不知該如何,最後也只能稱呼為姑娘。

「我出生紫鳳一族,名為紫雨。」紫雨雖然實力不低,不過對於傅然這位冰鳳長老還是十分的客氣,說話之時都是微微欠身。

傅然點頭,他正準備離開北域,心想尋找一位好說話之輩打聽一下該如何前往北院,此刻這紫雨倒是十分合適。

「紫雨姑娘,你也知曉我是人類,留在這裡自然是有諸多不便,還望告知如何前往清風學府北院。」傅然客氣道。

聞言,紫雨露出為難之色,見此,傅然眉頭一皺,難道想要前往北院十分困難?

這也不對呀,若是十分困難,紫雨也不該露出這般神色。

「不是紫雨不告訴長老,是因為長老是二小姐帶來之人,若是沒有二小姐同意就離開的話……」紫雨沒有繼續說下去,不過傅然卻是明白了意思。

當即笑道:「此事二小姐已經知曉,也正是得到了二小姐的同意,我這才打算離去。」

紫雨恍悟,雖然這只是傅然一面之詞,不過她沒有理由懷疑。

「這是北域地圖,應該對長老有些幫助。」紫雨手中憑空出現一掌羊皮卷,讓傅然延伸一凝,剛才那一瞬間,他的確感覺到了空間波動,但是難道這玄獸也擁有符文空間?

傅然不知道玄獸能不能成為符師,但是他卻從未聽說,不過這個想法也僅僅一閃而逝,能夠化身成人的玄獸,想要弄到符紋空間,實在太簡單。

「多謝紫雨姑娘了。」傅然打開羊皮卷,果然是一副地圖,雖然簡易,不過也足夠了。

謝過紫雨之後,傅然便回到小屋之中,在離去之前,他還是打算先將這地圖弄清楚,至少規劃一下,這裡畢竟是玄獸世界,離開之後,存在了太多的危險。

再說紫雨,在傅然離去之後,紫雨則是如同變了一個人一般,原本的小女孩青澀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則是無盡冰冷。

「嗡!」

紫雨身旁出現一位男子,男子身影模糊,看不起容貌。

「三小姐,不知有何事吩咐?」男子開口道。

「你去東域一趟,給我好好查查這小子的來歷。」紫雨冷聲開口。

「是!」

聲音落下,男子已經消失不見。 ?烈日灼燒著大地,那般無情,茂林之中,難得見到生命,似乎這些高大的樹木都無法帶來一絲陰涼。

唰!

就在此時,一道身影閃過,細看之下,竟是一位看上去不過十五六的少年。

少年身體淡薄,看上去猶如書生一般,不過百丈距離眨眼便過,由此可見這少年並非如同外表那般,然而這一幕若是讓他人瞧見,必定震驚。

這裡可是北域,其危險程度比起十萬大山還要過之,別說這樣一位少年,即便是那些實力達到輪帝境的高手,也不敢在北域隨意走動。

在北域,一個人類想要安全,唯有在北域的北方和中部區域,唯有這裡才有人類城市。

這位少年自然就是離開鳳族的傅然,此刻的他還在鳳境之中,雖然一路上沒有見到其他玄獸,不過在他的感知中,似乎有無數雙眼睛盯著他一般,這種感覺也十分模糊,當他要細細感知的時候,卻又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