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神武是真正的少年至尊!他說至尊一怒,血飄萬里!」

「他殺入蒼莽荒野之內,橫掃蠻族眾多部族,滅殺的蠻族不下百萬人,更是滅掉了呂氏部族這個罪魁禍首,如此戰績,可謂是震古爍今!」

神武的少年至尊之名從此深入到在場所有人心中,那句至尊一怒更是讓人族武者們熱血沸騰。

只要有人族至尊在,想必其他外族也不敢放肆。

隨著英靈天碑上顯示的光幕漸漸消失,此次七宗會武差不多是告一段落,而神武與秦稷忠此時卻需要面對蠻族的瘋狂追殺!

兩人在帶著楚天和等人離開呂氏部族之後,便遭到了其他蠻族的圍殺。

這些蠻族本在蠻祖聖峰的大戰之後去追殺天衍劍客等人的,可當知曉呂氏部族被神武兩人滅掉之後,他們就徹底沸騰了。

既是震驚於神武兩人的手段,想要為呂氏部族報仇,也是因為知曉神武橫掃了呂氏部族的寶庫,奪走了大量的珍惜寶物,那是呂氏部族上萬年的珍藏和積蓄!

財帛動人心,聽說這一消息的蠻族高手紛紛瘋狂了,對神武和秦稷忠窮追不捨,兩人在蒼莽荒野深處,遭遇了極為可怕的阻擊。

「交出蠻祖聖器和呂氏部族的寶物,我們給你一個好一點的死法!」

「你們不用逃了,我們七大王族和諸多強族合力圍殺你們兩人,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你們兩也要死在此處!」

三名靈海境大能手持祖器帶著諸多先天高手在兩人身後瘋狂追擊,這已經是他們遭遇到的第四波強力阻殺了。

每波阻殺,都有著靈海境大能帶隊,高手無數,神武甚至以為蠻族是傾巢出動了。

看向後面追殺的人群,神武低聲對秦稷忠說道:「大將軍,我給他們一個狠的,你趁機重創一兩人,我們好衝出去!」

熊氏部族和邢氏部族的靈海境大能剛剛追上兩人,天空中陡然昏暗下來,有一枚珠子在半空中引爆,無數雷火降臨,三名絕世高手一時不查,差點受了重傷。

「你居然引爆雷火珠這樣的珍惜寶物,簡直是暴殄天物!」

熊氏部族的大能憤怒不已,雷火珠乃是呂氏部族中的珍藏,是千年前與人族大戰時繳獲的戰利品,可積蓄吸收雷火能量,輔助修鍊雷火屬性的先天真氣。

這件寶物的價值不低於一件准通靈寶具,神武居然毫不猶豫的將其引爆。

可三人還來不及惋惜,就看到一道絕世劍芒斬下,熊氏部族的兩名大能瞬間被劍氣斬傷,栽落下去!

「走!」秦稷忠帶著神武轉身就走,兩人再次消失在原地。

三日之後,等秦稷忠和神武兩人傷痕纍纍的出現在龍騰荒野附近時,卻是有一名出乎預料的人出現在兩人面前。

紫面鬼臉手持招魂燈,帶著幾名青面鬼臉攔在兩人身前。

「你們兩個均是絕世天才,可冠絕同輩,以後也可能成長為人族的頂樑柱。」

「今日,你們就乖乖跟著我,一起去我魂族吧!」 紫面鬼臉負手而立,看著秦稷忠和神武兩人,就像是在看著兩隻螻蟻,命運都掌握在他手中一般!

紫面鬼臉的戰力神武也見過,在靈海境之中也算是不凡,加上魂族那特殊的針對靈魂的攻擊方式,使得很多武者難以抵禦其攻勢,很容易就被重創靈魂。

可秦稷忠這一路來可是斬殺了三名靈海境高手,還從無數蠻族的圍追堵截下殺了出來,其戰力之高,可不是紫面鬼臉可輕易拿捏的。

正是此人的這番姿態,讓秦稷忠面色一凝:「當初就是你躲在暗處,突然出手偷襲我,才害得我失手被擒的吧!」

紫面鬼臉帶著的紫色面具一陣扭曲,他發出狂笑聲:「擒下你,助蠻族攻下龍騰城是我與呂氏部族合作的投名狀。」

「既然你知曉這一點,就該知曉即使你戰力再強,在面對我的十殿閻羅訣的時候,你也不是對手!」

秦稷忠一臉傲氣:「那你可以動手試試,我手中之劍飲血還未飲夠!」

在秦稷忠手中的蒼穹戰劍一震顫鳴,這幾日來秦稷忠與其一齊征戰,蒼穹戰劍居然漸漸有復甦的跡象,那與外族大戰的經歷,似乎喚回了其伴隨著蒼穹女帝征戰天下的記憶。

紫面鬼臉卻是嗤笑一聲:「你以為你斬殺了幾名靈海境的高手,就可無敵於天下了?」

「我今日給你一個機會,要麼倒向我魂族,獻出你的一絲靈魂本源,要麼就被我當場擊殺,將你的靈魂拘禁回魂族!」

此人手中的招魂燈一陣搖晃,讓神武和秦稷忠兩人都有點精神渙散,招魂燈對武者的靈魂有著一定的影響。

「獻出靈魂本源,那豈不是被你們生死予奪,那就是從人變成狗,你以為我們會卑躬屈膝?」

神武斷言道,他也知曉了項布當時應當就是這樣被魂族控制,成為了他們安插在人族之中的姦細。

靈魂本源乃是武者的靈魂核心,若是靈魂本源受損,武者要麼隕落,要麼失去靈智,成為痴傻之人。

靈魂本源被掌握在他人之手,幾乎等同於將身家性命都交與他人,生死任憑處置。

在魂族統治天武大陸的黑暗時期,各大種族中的強者,幾乎都必須向魂族獻出一絲靈魂本源,才能存活下來。

不然突破到先天境之後就會被魂族扼殺,如此高壓的統治,使得各族均是心有戚戚,最後才有那席捲整個大陸的大戰。

紫面鬼臉狂笑一聲:「你在成為人族的少年至尊之後,就已是我們的計劃中極為重要的目標。」

「不管你願不願意,你都只能獻出你的靈魂本源,成為我魂族侵佔人族的主力軍!」

神武少年至尊的身份,加上他在七宗會武中的表現,都使他在人族中的威望極高,有著很高的發展潛力,自是魂族關注的重點。

為了印證他的話語,又有兩名紫面鬼臉從另外兩個方位現出身形。

在魂族之中,戴的鬼臉不同,代表的身份也不同,這兩名紫面鬼臉,也都是靈海境的修為,有著強大到可怕的戰力!

「十三號,你叫我們兩人過來,就是為了對付這兩人?他們值得我們一齊出手么!」

「十三號,我可是從樂府王國趕過來的,你可別讓我失望!」

新出現的兩名紫面鬼臉與最開始的十三號呈犄角之勢將兩人圍住,他們身後的青面鬼臉還手持黑色的魂幡,隨時都準備動手。

「七號、九號,你們儘管相信我,這兩人一個是大楚國未來的最強者,更是與那項英一齊發現了那處遺迹,他手中應該還有那枚玉佩的另一半。」

「而這個年輕小子,則是人族近段時間名聲鵲起的少年至尊,他在通靈界中可是擊敗了神魂戰體,魔魂珠也在他手中!」

七號和九號立馬雙目發光,看向神武和秦稷忠時就像是在看著兩座寶藏。

不說秦稷忠的價值,光是神武手中的魔魂珠,就足以讓他們悍然動手了。

魔魂珠乃是魂族的至寶,其被掌握在神魂戰體手中,卻被神武奪走,只要從神武手中奪回魔魂珠,就是大功一件。

還可藉助魔魂珠大幅度的提升自己的實力,被囚禁在魔魂珠內的強者靈魂均是魂族煉魂的最佳原料,足以助任何一位魂族快速崛起變強!

秦稷忠凝神看著三名紫面鬼臉:「魂族的靈海境高手,居然有這麼多的魂族高手渡過了紅塵海,來到天武大陸……」

那紫面鬼臉覺得勝券在握,他的笑聲傳遍荒野:「我魂族在天武大陸中經營的勢力超乎你的想象。」

「只等時機成熟,我們魂族就可重建十大閻羅殿,重新君臨天武大陸!」

「到時候你們人族便是首當被滅絕的,我們決不允許人族再出現一位通天武神那樣的強者!」

紫面鬼臉話音剛落,三人就同時出手,招出一桿冤魂四起的黑色魂幡插入地面,他們身後的青面鬼臉將手中的黑色魂幡插入對應的位置,便有一座大陣隨之展開!

四品絕品大陣輪迴煉魂陣!

這一大陣乃是魂族的獨門陣法,以百魂幡和千魂幡為主,布下一座直通靈魂地獄的大陣,使得大陣內的武者受盡輪迴煉魂之苦!

「輪迴煉魂陣,可煉化你們兩人的靈魂,若是不想死,就乖乖獻出你們的靈魂本源,不然到了輪迴徹底展開的時候,你們想活下來也是奢望!」

十三號在大陣外高喝道,他覺得最優的結果還是得到兩人的靈魂本源,同時又截獲兩人的諸多寶物!

大陣正在緩緩開啟,神武和秦稷忠兩人隨著空間一陣轉換,他們像是進入了傳說中的幽冥地府,眼前儘是怨鬼冤魂!

神武拿出魔魂珠,想要借之攝取這些怨鬼冤魂,卻是發現眼前的鬼物靈魂穩固,而他手中的魔魂珠卻像是一顆普通的珠子,毫無反應。

侯門棄女最富貴 十三號的聲音隱隱在虛空中回蕩:「不用做徒勞的掙扎了,輪迴煉魂大陣,攝取你的靈魂進入此地。」

「你的武技和功法均是無效,連諸多寶物也無法在此生效,你就乖乖的遭受輪迴之苦吧!」

在神武和秦稷忠兩人的頭頂,陡然顯現出六團黑暗陰影,兩人分別落入其中兩團陰影內,無數怨鬼冤魂撲出,生生的要將神武拉入那輪迴通道之中! 輪迴煉魂大陣乃是連通傳說中的輪迴六道的場所,這是十殿閻羅的合力維持的一個體系,可使大陣的武者陷入生生世世的輪迴,最後徹底被磨滅靈魂本源。

神武和秦稷忠分別落於不同的輪迴通道之中,神武所處的似乎是傳說中的畜生道,無數蠻獸之魂瘋狂撲來,要吞噬他的靈魂!

「孤魂野鬼,也想對付我!簡直是痴心妄想!」

神武一拳轟出,武技無法使用,可這一拳仍然是將那些蠻獸之魂全數轟殺,那是無堅不摧的罡勁!

白衣少年在輪迴通道之中屹立不倒,可更多的蠻獸之魂沖了出來,它們形態各異,姿態狂猛,均是要擇人而噬。

神武以罡勁將眼前的蠻獸之魂一一轟殺,任何蠻獸之魂都扛不住一道拳勁,瞬間化為飛灰,若是仔細看的話,就能看得神武身上在自主的吸引著那游散的魂力。

十三號的聲音在輪迴通道中震顫:「畜生道內凝聚著數萬年來的無數獸魂,就算你體力耗盡,也無法殺出這輪迴通道。」

「等你被蠻獸之魂撕成粉碎,你的靈魂就會落入這畜生道內,輪迴轉生成一隻畜生,一隻螻蟻!」

神武不言不語,他只是揮拳,任你多少蠻獸之魂出現,都是被他一拳轟殺,殺得畜生道內一片昏暗,諸多蠻獸之魂都少了不少。

可畜生道之中反而有更多的蠻獸之魂出現,不少蠻獸之魂相互組合,漸漸融合為體型極為龐大的蠻獸之魂。

神武眼前的蠻獸之魂越殺越多,正如十三號所說,這畜生道中聚集了數萬來的無數蠻獸之魂,不是一人之力可對抗的。

隨著吸力增強,神武被拉扯入畜生道的深處,出現的蠻獸之魂也越發強大。

從煉體境到氣感境,再到先天境,恐怕繼續下去就算四階蠻獸也有可能出現。

在漫天亂舞的蠻獸之魂中,神武終於是雙手合十,開始吟誦經文!

無邊梵唱之聲響徹在畜生道之內,同時也有蓮華輪印從天而降,旋轉著蓮華輪印落在蠻獸之魂上,將它們一一碾碎,化為魂力被吸收!

無數的蓮華輪印湧現,畜生道似乎化為了一座佛門聖地,地涌金蓮,莊嚴無比!

神武漫步在畜生道內,他顯得神聖無比,盡顯威能。

「地藏十輪經!據說這部功夫被收錄進了通靈界之中,沒想到這是真的,你居然學會了這門秘法!」

十三號充滿震驚的聲音響起,他同樣認出了地獄無相經的真實面目,正是佛門的地藏大能所創出的神功。

地藏大能自稱地獄不空誓不成佛,他的地藏十輪經也是為了渡化地獄中的冤魂怨鬼而開創,極具針對性。

在畜生道內,即使是三階獸王之魂,同樣會被蓮華輪印碾壓為無盡魂力,神武將之吸收之後身上的氣息越來越強大。

終於在不知碾壓了多少只獸王之魂后,神武身上的氣息陡然發生變化,他可以動用真氣和武技了!

神龍擺尾!

一條紫色真氣所化的真龍在畜生道內瘋狂怒吼,其狠狠的撞擊在畜生道上,使得整個輪迴通道都震顫起來。

這畜生道畢竟只是輪迴煉魂大陣所化,並不是真正的輪迴通道,自是出現了震顫。

正在此時,另外一條輪迴通道內有無盡劍氣爆發,人道被一劍斬開!

蒼穹戰劍展現出無敵的鋒芒,其將人道一劍劈成兩半,無數冤魂嚎哭著消散,被瞬間湮滅。

秦稷忠一身白衣,從人道內闖出來,他看到了畜生道內的情形,僅僅又是一劍,畜生道也隨之分崩離析!

兩條輪迴通道崩塌,影響到了整個地獄輪迴的場景,秦稷忠徹底化身為白衣劍神,手中的戰劍演化出天地陰陽,蘊含著天道至理。

其餘四道隨之一一崩塌,當最後一條輪迴通道崩散,神武和秦稷忠一齊出現在輪迴煉魂大陣內。

大陣破!

青面鬼臉均是遭受到大陣被破的反噬,軟綿綿的倒在地上,而那些百魂幡也紛紛破損,器具損壞。

七號、九號和十三號也是臉色蒼白,同樣受到了反噬,只是他們的修為較高,並沒有受到重創。

可他們的表情卻震驚無比:「你們兩人居然都可在地獄輪迴之內自由行動,使用武技,你們是怎麼做到的!」

秦稷忠懶得解釋,他持劍斬出:「你們只需知道你們馬上就要成為我的劍下亡魂既可!」

「讓我看看魂族的十殿閻羅訣到底有何厲害之處!」

三名紫面鬼臉惡狠狠道:「即使不靠輪迴煉魂大陣,我們也可將你鎮壓!」

「十殿閻羅顯化!」

三人均是顯化出十殿閻羅之相,一人手持無敵寶劍鎮壓當世,一人虛抓判官筆逆轉陰陽,還有一人翻開生死簿斷定生死!

十殿閻羅各有各的拿手絕學和武技,每一人都是蓋壓當世的絕世強者,更是有著十殿閻羅的身份加成,是那個年代最為強大的帝君。

任何一位閻羅帝君均可鎮壓一方,毀滅一個種族,有著無窮威能。

現在紫面鬼臉顯化出的閻羅帝君,同樣有著滾滾君威,他們同時大喝道:「大膽罪人,還不給我跪下接受審判!」

「不然就將你等打入地獄最深處,生生世世受盡折磨,輪迴為畜生受盡屈辱,輪迴為凡人歷盡人間悲苦!」

三位閻羅帝君就如同掌握著天地眾生命運的神邸,讓人有種俯首便拜的衝動。

神武心中卻是升起一股豪情,當年通天武神一人連斬十大閻羅帝君,將這些所謂帝君一一轟爆,連閻羅殿都被一拳打爆!

原來夫人才是最強大佬 此時再次看到閻羅帝君們的霸道姿態,他心中豪氣頓生,毫不猶豫的一拳轟出:「你們這些魑魅魍魎,幾隻小鬼也敢斷定生死,太過不知天高地厚!」

無堅不摧的罡勁還不足以擊傷紫面鬼臉,可他那堅定不移的姿態卻讓三人心驚。

歷次演化閻羅帝君的形象時,面對閻羅帝君的神威,少有武者不俯首跪拜,不少人更是因此而甘心獻出靈魂本源。

神武卻是在第一時間就揮拳反擊,毫不受閻羅帝君神威的影響。

「斬!斬盡你們這些魑魅魍魎!」

秦稷忠也是眼中神光暴漲,無邊劍氣滾滾如天河傾瀉,瞬間就將三人斬得魂力受損,從閻羅帝君的形態中退了出來。

「死!」一道劍氣掃過,九號眉心出現一道傷痕,其裂變到其全身,那紫色鬼臉面具徹底破損,其也隨之隕落! 穿成六零嬌氣小福包 九號被秦稷忠一劍斬殺,七號和十三號對視一眼,他們毫不猶豫的轉身就逃,秦稷忠準備追擊,卻有數只蠻魂被十三號手中的招魂燈召喚而出,攔住兩人。

這兩隻蠻魂身上同樣散發著強大無匹的氣息,正是靈海境的蠻族武者之魂,戰力不會比靈海境的武者弱上太多。

等秦稷忠將兩隻蠻魂斬殺,兩名紫面鬼臉早已逃之夭夭,不知去向。

神武面色凝重的走了過來:「魂族與蠻族合作,果然有著重重陰謀,他們居然偷偷攝取了蠻族聖山中的蠻魂,這便是他們的目的么……」

少年至尊一眼就看出了眼前的蠻魂均為聖山中的先祖英靈,紫面鬼臉曾引導蠻魂附體在蠻族武者身上,助其戰力猛增。

可與此同時,他也悄然攝取了大量的蠻魂入招魂燈內,成為了其打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