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

頭頂上太陽火辣辣的。紫珞痛苦極了,怨恨的磨牙。「月千歡,我不會放過你的。啊啊啊!」

紫珞讓人把禮院封了。卻不料這更吸引了外面弟子的好奇和猜測。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牆,更何況是這四通八達透風的院子。

青衫男人站在樹下。聽眾弟子神情激動,七嘴八舌的議論。他眯起眼睛,嘴角微彎。「月千歡嗎?」

他想了想,轉身離去。

……

無崖山,無塵宮。這裡是整個武宗僅次於後山禁地,最清幽僻靜的地方。

洛雲華將月千歡送到無塵宮前,行禮告辭。「月師叔,師叔祖就在無塵宮裡等你。我還有事要回去向師父稟告,就不再相送了。」

「好。有勞你了。」

「月師叔客氣了。」看習慣了月千歡兇狠的樣子。突然這麼客氣,洛雲華反倒有些背後毛毛的。

目送洛雲華離去。月千歡身後突然冒出來一個人,「月姑娘。你來了?」

「葉潯,你怎麼在這兒?」

「我是來見老,咳咳。我是來見師叔祖的。先前師叔祖知道你上無崖山了,就讓我來接你!走吧月姑娘。」

其實,葉潯是特地來無崖山找月千歡的。

他不像是墨然和任旭他們,只能待在新弟子的住處。集訓七天後才能跟著師父入山門。他有特殊待遇,可以到處跑。當然也就能來無塵宮找月千歡。

葉潯好奇的往月千歡身後看了看。「咦,月姑娘沒有帶行囊嗎?」

「放在儲物袋裡。難道你會很蠢的抱在懷裡?」入武宗的弟子,每個人都能領到一個儲物袋。

「哦。」葉潯點了點頭。他真傻。居然忘了還有儲物袋!

「那墨長老呢?他沒有跟你一起來嗎?」

「你找他有事?」月千歡挑眉。

「不不不!」 聽到葉少卿的聲音,我當時就怔住了,跟著就暗暗笑了起來,心想:沒想到葉少卿還真是在等我!

而這時他也轉過身來了,對著我爽朗一笑,做了一個請的手勢。我笑了笑,也不擔心他會埋伏我,當即從窗戶翻了進去!

葉少卿一直沒有起身,而是把古琴放到了另一邊!屋子裡很暖和,在他的邊上還燒了一個小火爐,火爐上還放著水壺,裡面的水已經燒開了,咕隆隆直響!

葉少卿拿出了早就準備好的茶杯,給我倒了一杯茶后,就笑了起來,說:「我把大門給你開著,撤走了所有的守衛!你倒好,不走大門,非要翻窗戶!」

我沒有立即回答他,而是端起了茶杯,抿了一口熱茶,身體才暖和了不少。而後,才笑道:「你也知道我現在的情況,道門中的人,靈族的人,都想要抓到我!我也想正大光明的進來,可現在還不是時候!」

「哈哈!」聽到我的話,葉少卿就哈哈笑了兩聲,說:「早在一個月前,我就算到你應該要殺回來了,早早的撤走了守衛,每夜彈琴等你。只是,你還是比我想象中的時間慢了一個月啊!」

「一言難盡啊!」我無奈的搖了搖頭,繼續抿了一口茶,跟著才試探的說了起來,「葉少卿,你現在可是靈族的人!要是讓靈族的尊主或者護法知道你暗中聯繫我,更是在菩薩蠻救了我,想必他們不會放過你吧?」

「你說的倒是沒錯,如果他們知道我暗中聯繫你!恐怕,明天過後世上就再也沒有我葉少卿這個人了!」葉少卿苦笑道:「不過,我相信你!如果你真的要告密,那也只能算我葉少卿該死!」

我無奈一笑,說:「還是說正事吧!我此番回來,必定要和靈族做了一個了斷。而且就是半個月後,我就要回麻溝村!到時候,我們免不了戰場上的廝殺!此番來找你,是為了感激你上次的救命之恩!同時,也想等你一個抉擇!你是個聰明人,一定有自己的打算!」

我這麼一說,葉少卿就搖頭笑了起來,一邊給我倒茶,一邊說:「我等你來找我,也是要說的是這件事情!」

嗯,我嗯了一聲,沒有說話,示意他繼續往下說!

葉少卿喝了一口茶后,這才說了起來,「我當時為了報仇,為了要殺光葉家的人救出我娘,這才投靠了靈族!我心裡清楚,我投靠了靈族,這輩子都只能給他們做事。我現在大仇已報,雖然還有葉棠一人未殺,但我知道你會幫我殺了她!我已經對道門沒有啥可留戀的了,只想帶著我娘去一個與世隔絕的地方躲起來,過平凡人的生活!我娘被葉家的人折磨了大半輩子,我只想後半輩子好好留在她身邊照顧她!」

葉少卿這番話倒不是假話,他雖然為人心狠手辣,可很有孝心!他之前也給我提過,只想帶著他娘躲起來好好生活,好好盡孝!

我還在思索,葉少卿又開口往下說:「初九,我知道你的勢力一天比一天強大。可現在的你,就算真的要和靈族抗衡,必然實力還不夠!我能做的,就是大戰之時,儘可能的讓神霄門的弟子不參戰!我希望你贏,你知道嗎?」

我苦笑著搖了搖頭,說:「實不相瞞,我也想贏!麻溝村的村民,還有那些跟著我死去的人,都在等我給他們報仇!還有我娘,還被關在靈族的噬魂池裡每日每夜受到惡靈的撕咬。如果我輸了,死的人會更多!我心裡也沒有勝算,只能全力以赴!」

我之前一直無法確定我和葉少卿之間的關係,或者說我們之間的某種相同點。直到現在我才能確定了下來,因為我們兩人太相似了!

他娘也是靈族的,而我娘也是靈族的。他們脫離了靈族,都變成了苦命的女人!我和葉少卿一樣,都只想好好盡孝!

或許正是因為我們大家都有相同的命運,所以才會建立了我們這間這種奇妙的關係!雖然大家立場不對,而且還是生死相對。可他不想我死,正如我也一樣,我也不想殺他,也想他帶著他娘好好的去生活!

在我短暫沉思的時候,葉少卿搖了搖頭,道:「初九,我這麼做是我的私心!我希望你贏,你贏了就沒有人能夠束縛了,我也可以沒有後顧之憂的退出道門!如果你輸了,我便永遠也無法脫離靈族!」

這雖然是他的私心,但我聽到后卻不覺得憤怒。我喜歡和坦誠的人打交道,只是我沒辦法給他一個肯定的答案。

因為我自己也不知道,我這次能不能夠活下來!

「這可能是我們最後一次坐在一起喝茶聊天了!」葉少卿的語氣有些感傷了起來,說:「初九,送你一個警告!」

「嗯。」我點點頭,葉少卿就笑了起來,說:「如果你打敗了靈族尊主,救出了你娘!你一定要給道門中人一個交代,不然的話,道門中人是絕對不會接納靈族之人的!我娘的下場就是如此,你李初九固然厲害,但你想要和整個道門為敵,那無異於找死!我這麼告訴你,就是希望你以後一定要妥善處理好!不然的話,以道門修道之人的那些牛鼻子脾氣,平日里他們就恨透了靈族,巴不得靈族的人死絕。所以是絕對不會接納你娘的,在此之前你一定要想好辦法!否則,到時候你會進退兩難!」

葉少卿說的是實話,這個問題我之前一直沒有考慮過。靈族和道門之間本來就是生死仇敵,這不是十年幾十年形成的恩怨。而是上百年之間的恩怨,想要消除這種恩怨,很難,難如登天!

而且,我娘不是普通的靈族女人。她是靈族的聖女,就算她現在只是鬼魂,道門的人也不會放過她!

一想到這個問題,我就完全束手無策了,搖了搖頭,道:「到時候如果我真的能夠打敗靈族,我一定會想辦法化解之間的恩怨!如果到時候無法談妥,他們非要動我娘,那我李初九就算背叛整個道門,也要護我娘周全!」

「好!好!」葉少卿眼睛里突然有了激動之色,連連說了兩聲好字,笑道:「這才是我心中的李初九,如果一個人連自己的家人和愛人都保護不了,談何去保護道門?又談何問道、證道?」

在這一點上,我和葉少卿的觀點是一致的。之後我們聊的話題,都是我和靈族的現狀對比。葉少卿是個心思很細膩的人,幫我分析的頭頭是道。

各種利弊都分析出來了,但我也不是一點兒勝算都沒有。我有子龍,我有小義村的那群兄弟,還有玄真教的勢力!

林依依率領的九洞十寨我不知道能不能來幫忙,但實際上我不想讓她來幫忙。因為,我不想看到她出任何一點兒事情!

我心裡最大的期待,那便是王磊!如果他能出現,我就有信心和靈族抗衡到底!

這是生死大戰的前夕,之後可能就是陰陽相隔。這一夜,我們聊的很多,直到快天亮了,我才離開了神霄門!

在我從神霄門出來的時候,天還沒亮,但又下起了鵝毛大雪。還沒走出幾里地,地上已經堆積了厚厚的積雪。

已經有不少的人開始忙活了起來,都在準備年事,異常的熱鬧。已經是十二月底了,很快就要過年了。過了這最後一個年,就是十年之約了!

不知道為啥,我心情竟然莫名的放鬆,根本沒有絲毫的緊張,反倒是好像要解脫了一般。雪花落在了我的頭髮上,落在了我的肩頭上,如同是一場盛大的告別!

神霄門離火車站有不斷的路程,我沒有坐車,而是徒步走回去的。等我走回火車站的時候,天已經徹底亮了。

火車站到處都是忙碌的人們,有的是趕車,有的來接人……

我回到了自己住的小旅社,剛拐過轉角,就看到楊老七在旅社樓下等我。一看到是我回來了,連忙朝我跑了過來,臉色也是有些沉重!

我看他的情況不對勁,擔心他是不是出啥事了。正要問他,楊老七就先開口了,「九哥,有人在等你!」 葉潯就是想看熱鬧。要是墨九卿來了,會不會跟鳳九黎又互懟起來?

墨九卿沒來就算了,他可不想被兩大強者殃及。萬一一不小心,把他弄死了呢!

走進無塵宮中。

月千歡打量四周,無塵宮放大看空曠而大氣,仔細瞧,處處細節精緻高雅。走過層層殿門,月千歡抬頭看見鳳九黎坐在書架前。

一眼望去書架有幾十座。鳳九黎坐在軟榻上,專心翻閱典籍。如仙美人,看起來溫雅而高貴。

「徒弟來了。葉潯你沒事先回去。」

「我就不能留下來聽你們師徒說話嗎?」

鳳九黎神色看不出喜怒。但葉潯對上他的眼睛,一向脾氣嬉皮笑臉的葉潯也沉默了。摸了摸鼻子,撇嘴。「好嘛好嘛。我走就是了。」

轉身看向月千歡,葉潯拋了個媚眼。「月姑娘咱們下次再見~~」

「葉潯沒個正經。徒弟你不用搭理他。過來坐。」

「弟子月千歡,拜見師尊。」

鳳九黎眸光微閃,淡笑開口:「你我師徒用不著這麼多禮。過來,為師給你準備了幾本書。」

在知道鳳九黎的真實年齡后。月千歡面上不動神色,可是心底卻是驚奇。忍不住多看鳳九黎幾眼。

這在前世,就是超級人瑞!看來修為真是個好東西,還能青春永駐。

月千歡走到鳳九黎對面坐下。擺在面前有三本書月千歡一一打開翻閱。鳳九黎開口:「我瞧了。你的根骨很好,天賦也極佳。但你在常識方面還有欠缺,這三本書能幫你修改掉弱點。」

「我的弱點?」

「嗯。你現在七階,已是同輩中的翹楚。但再往上,你的弱點就會十分明顯。碰上至強者,這會成為你的致命傷。」

月千歡眨了眨眼,神色嚴肅起來。她翻閱這三本書,發現十分貼切適用於她。一些往常被忽略的差錯,也找到了根源。

看月千歡看書看得認真。鳳九黎笑了笑,「這無塵宮中的典籍,都是最古老的原本。你若喜歡看書,平日修鍊后可以過來。」

「嗯嗯。」

「這無塵宮裡除了你我,就是一些傀儡童子。可以差使它們做活。宮中的房間,徒弟你喜歡哪兒就住哪兒。」

月千歡下意識問:「師尊你住在哪兒?」

「無塵宮後院右邊第一間。怎麼了?」

「咳咳沒事。我只是問一問,萬一以後有事就能來找師尊!」

聞言,鳳九黎搖頭。「不用這麼麻煩。為師贈你的青銅鏡子還拿著吧?你要找為師,只需要對著鏡子呼喚我便可。」

青銅鏡子還有這麼神奇的功效嗎?那是不是以後也能這樣跟墨九卿聯絡了?

似乎猜到了月千歡在想什麼。鳳九黎的笑容冷了幾分。「這青銅鏡子只能用作徒弟你和我的聯絡。別人不行。」

「噢!」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月千歡覺得鳳九黎是在嫌棄墨九卿。

「今日禮院的事我都知道了。你做的很好。你是我的徒弟,身份比武司也不差。今後若有誰找你麻煩,儘管用身份壓他們。」

鳳九黎微笑,「要是不管用,那就殺了。一切有師尊給你撐腰!」 一聽楊老七說有人找我,我當即咯噔了一下。下意識的觀察了一眼周圍的情況,怕我們的行蹤被人發現了。

我們住的這旅社很靠後,還是房東用自己的房子改造的。而且這一帶幾乎都是旅社,又遇上是春節,周圍的旅社幾乎全都住滿了旅客。

我見周圍都是一些趕車的人,這才放心下來,問楊老七,「老七,到底是誰找我?老三呢?」

「九哥,我不認識他們!」楊老七搖了搖頭,說:「老三沒事,在房間里招呼他們!不過他們好像不是靈族的人,也沒有威脅我們,就說要等你回來!」

到底是誰會在這個時候來找我?難不成是王磊?因為老三他們認識子龍,但不認識王磊。

一想到這兒,我就激動了起來,帶頭就往樓上走。我上到三樓的時候,楊老三就在門口守著。看到我回來了之後,立馬給我使了一個眼神,說屋裡有人!

我點了點頭沒說話,走上去往裡面一看,正好看到兩個人在裡面坐著吃東西。好像幾天沒吃東西了一樣,吃的很香。

而桌子上也擺了好幾個人的早餐,很顯然也是給我們準備了的。我一看這兩人,當即就認出了其中一個。一個正是特殊部門的師思哲,他穿著厚厚的衣服,裡面依舊是穿著筆挺的西裝,外面卻是多了一件貂皮外套!

還有一個人我不認識,他看起來有四十多歲的樣子。穿著就稍微隨意了一些,裹著很厚的棉襖,頭髮留的很長,鬍鬚也沒有刮乾淨。

那張臉看起來也是經歷了風霜的,但給人的感覺卻是很隨和,很是平易近人!只是單看他的打扮,還無法猜出他的身份。不過能和師思哲一起的人,想必也不是普通人!

在我觀察他們的時候,師思哲就站起來給我打招呼,說:「初九,快來吃東西,趁熱乎的!剛才我讓他們兩兄弟吃著等你回來,可他們說要先等你回來!」

我一看到師思哲就無奈的直搖頭,因為他每次出現,就必定會出事情!

「老三,老七,先吃東西吧!」我見不是其他人,這才招呼楊老三他們兩兄弟坐下來吃東西。剛一坐下來,師思哲就給我介紹起了他身邊的人,「初九,這是我們特殊部門行動組的組長,程松!」

介紹完了之後,程松就站起來朝我伸出了手。我一握住他的手,還沒等師思哲介紹,程松就主動打起了招呼,「李初九,我知道你!謝謝你幫了我侄女,你做的一切,我都暗中看在了眼裡!」

「額……」程松這句話倒是把我給愣住了,怔了幾秒我還是沒想起來。程松見我還在回想,就爽朗的笑了起來,說:「我侄女,程雨菲!她後來給我打了電話,說你幫了她的忙!我記在心裡的,以後有啥事兒,我必定幫你一次!」

他一提到程雨菲我才想了起來,之前程雨菲給我說,他叔叔就是特殊部門的人,原來正是眼前這個看起來很普通的人!

不過,他可是特殊部門行動組的組長,實力肯定不簡單!

我笑了一下,說:「程大哥客氣了,那是我該做的!」

我也沒心思吃東西,就主動問了起來,「師思哲,你們特殊部門到底有多少部門?」

我一問,師思哲也停下了吃東西,慢條斯理的用紙擦了擦嘴巴上的油后,這才回答了起來,「初九,特殊部門的部門組織不少,而且各司其職!但人不多,每一個人的身份都是高度機密!特殊部門只是一個稱號,是說給外人聽的。真正的組織名字,這一點我不能告訴你,世上也沒有幾個人知道!我之前就表態了,特殊部門的大門永遠為你敞開。只要你加入我們,自然就知道了!」

「你省省吧,以後別提這事兒!」我瞪了他一眼,道:「說吧,這次來找我到底啥事兒?」

「唉,你怎麼老是不歡迎我?我又沒得罪你!」師思哲苦笑著開了一句玩笑。

我沒有理會他的玩笑,繼續說道:「說吧,大老爺們的,別磨磨唧唧!」

「好吧!」師思哲無奈的攤了攤手,隨即就嚴肅了起來,說:「這次來找你,主要是兩個事情。第一個,便是你和靈族的事情!你們的十年之約馬上就到了,你代表著道門,靈族是邪道。一直以來,正邪相爭從來沒有停止過。這次你贏了,道門就能維持平衡!如果你輸了,那就會靈族的天下。到時候,我們特殊部門也會受到威脅!」

特殊部門果然對我的事情了如指掌啊,但我心裡清楚,他們這次扶持我,就是為了要對付靈族,維持道門的平衡!他們才是真正的算計高人,就在背後暗箱操作,打打殺殺的事情,還是交給了我們!

我心裡暗想著,臉上卻是笑嘻嘻的笑著,說:「你也知道我的實力肯定打不過靈族,你們特殊部門都是高人。如果你們出面,那自然就有勝算!要不,這次你們也參與進來吧!」

「哈哈!」我這麼一說,師思哲就笑了起來,說:「初九,你知道的,我們不能參與民間道門的事情。我們不光要維持你們和靈族之間的平衡,更要約束一些道門流傳下來的上古家族。如果我們出手了,破會了規矩。他們也會出現的,到時候才真的沒有人能夠阻止他們!」

對我而言,特殊部門和王磊一樣,都是謎!之前王磊曾提到過那些讓他害怕的上古家族,如今聽到師思哲也提出來了。

我心裡也大概有了一個猜想,說不定王磊,也是某個上古家族的人!道教歷史久遠,自古就有單獨的道門家族!而在道教發展的鼎盛時期,有不少高人已經修鍊到了位列仙班的境界,估計壽元已經擺脫了生死簿的束縛!

畢竟修道最初的宗旨,就是為了追尋長生不老,與天同壽!可那些人莫名消失了,我到現在也想不到這些人去哪兒了?

所以對於上古家族的事情,我還是沒有任何的懷疑。他們肯定存在,只是我們不知道而已!不過我沒想到的是,特殊部門竟然也和他們之間有約束!

回過神來后,我就把我的難處說了出來,「師思哲,如果你們特殊部門不幫我,要是我被靈族的人殺了!那到時候,道門就會被邪道統率了!」

我這是在變向的威脅他,師思哲淡淡一笑,說:「初九,你倒下了,還有千千萬萬個你站出來!這一點,你不用為我們擔心!我們特殊部門想要扶持一個人,很快!不過你別喪氣啊,你要相信你可以打敗靈族!畢竟不是你一個人在戰鬥,你還有那麼多兄弟!比如神秘莫測的磊爺……」

他這話真是把我將死了,他說的是實話,就算我死了。道門被靈族統率,他們還會暗中扶持一個修道之人,讓他來推翻靈族!

說白了,我只是他們特殊部門的一顆棋子而已!是生是死,對他們而言,無關痛癢,更改變不了什麼!

所以這正是我不喜歡和他們打交道的原因,隨時可以將我們棄之、殺之!但這件事情事關我自己,我沒辦法推脫!

見我沒說話,一旁的程鬆開口了,「至於第二件事情,就是日本陰陽道的事情!日本陰陽道和我們華夏道門一直有仇恨,當年他們發動的戰爭,有不少陰陽師出手幫忙,害死了我們華夏不少兒女。也是道門修道之人暗中相助,這才打退了他們。他們一直沒死心,還想捲土重來,之前你在邊境和巫教鬥法之時,陰陽道就派人出來幫忙了!他們的陰陽術和我們道術不同,但萬變不離道。他們的陰陽術,也是從我們華夏衍生過去的。最近他們的人頻頻出現,我擔心他們會和靈族有勾結!而這種事情,官方更不敢出面,本來國際關係就緊張!這件事,也只能拜託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