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出數里,來到一座只要百丈高的山峰前,朦朧的月色下,一百多魔王跟急匆匆趕來的二百多名元嬰修士正在對峙,誰都沒有出手的意思,不過氣氛凝重,蕭殺而嚴肅、緊張,稍有不慎便會爆發一場大戰。

諸多魔王站在坍塌的山石面前,在他們身後,是一個黑漆漆的洞口,一眼看不到底。

風乙墨悄悄運轉天眼瞳,發現山洞裡的洞壁清理整齊,有刀削斧鑿的痕迹,還有石桌、石凳等物品,說明這裡曾經有人居住過,莫非是哪一個上古修士的遺迹?

如果是人族的古修士洞府,那魔族來湊什麼熱鬧啊。

一百多魔王領頭的是一名高階影魔,他一晃頭上的一對犄角,大聲向人類修士喝道:「此地乃是我魔族先祖居住之地,你們這些人類還不退下!」

一個半步化神修士撇了撇嘴,道:「胡說八道,此乃我人族先賢閉關之所,怎麼成了你們魔族先祖的洞府了?識趣的趕緊滾,不然,我們可就不客氣了。」

這個人,風乙墨當初追迪全時候見過,正是當日圍住了迪全,被迪全一掌震吐血之人,身上穿著麻布衣,腳上是一雙草鞋,當時並沒有太注意,如今看來,就好像是一個農夫的打扮。

看到此人這番裝束,風乙墨想起了一個人來:那個打劫楓葉鎮葯田的宋車,也是如此裝束,此人難道是神農氏的後人?

風乙墨的煉丹術大部分都是來自《神農手札》,可是後來發現,《神農手札》缺少了下部,此前有無下半部《神農手札》皆可,夠用就行,可是現在蓮兒被打回原形,根本沒有找到恢復人形的辦法,說不定《神農手札》下部就能有。

因此,風乙墨把注意力全都放在了這個農夫打扮的半步化神修士身上。

影魔魔王聽那半步化神如此說,七竅生煙,上前一步,厲聲道:「原來人類都是無恥之人,那麼就不用做無謂的口舌之爭,以實力說話吧!」

說完,一揮手,所有的魔王立即向人類修士沖了過來。

人類元嬰修士自然不甘示弱,紛紛祭出了各自的法寶,與魔王們斗在一起,一場大戰開始了。

風乙墨躲在一旁,目光一直隨著那個農夫裝扮的半步化神修士,生怕一個不留神,看丟了。

轟!轟!轟!

法寶紛飛,原本已經坍塌的小山亂石迸射,整座山都搖搖欲墜,可是並不影響魔族、人族雙方斗的你死我活!

魔族,憑藉強悍的肉身,不懼法寶,或者乾脆雙手直接抓住法寶,折斷了扔掉,甚至有的魔族以頭上的雙角撞在轟來的法寶之上,除了極少使用兵器的魔族之外,絕大不服魔族都是以身體為武器。

特別是獨眼魔,額頭上的獨眼每射出一道光來,就有一名元嬰修士傷亡,所以,儘管人族元嬰修士人多勢眾,可是卻不敵魔族,被逼的步步後退。

人類所擅長的是法寶、法術攻擊,法陣攻擊,當面對強大的肉身,一切都是那麼的無力。

農夫打扮的半步化神急了,他接到訊息,在奇峰山脈出現了一座上古洞府,裡面有古寶、上品法寶出現,因此才急匆匆趕來,誰知還是被魔族搶先了一步。

而且,據說這個上古洞府乃是十萬年前,飛升修士失敗后隕落之地,不僅僅留下了諸多寶物,更有飛升經驗,這可比任何法寶都貴重,如果自己得到了奉獻給盟主,盟主肯定不會虧待自己!

「諸位道友,不能讓魔族欺負咱們,不能讓魔族侮辱了人類先祖!人類的瑰寶必須要留在人類,跟他們拼了!」農夫打扮的半步化神大叫道,第一個沖了出去,不過身形一轉,憑空消失,下一刻,已經出現在露出的洞口之前了。

「狡猾的人類,該死!」魔王們叫罵起來,紛紛追上去。

風乙墨見狀,施展月之影遁,借著月光下的影子,融入到了農夫打扮的半步化神影子中。

不過,一進洞,裡面沒有了光亮,風乙墨便出了月之影遁,而那農夫半步化神還以為是一起同來的修士,渾然沒有注意到是一個陌生人。 一群修士與魔族爭先恐後的鑽入了山洞之中,來到裡面,頓時愣住了。

在一個石桌前,坐著兩具骸骨,一個是人類,而他對面的卻是一個頭上長著一對角的魔族!

久遠的時間,令兩個人只剩下了一具骸骨,連身上的衣服都破爛不堪,風一吹,蝴蝶般飛落。

兩個人保持著一個奇怪的姿勢:人類修士坐在石桌的左面,隔著石桌,一根手指點在了魔族的額頭,而身形高大的魔族卻坐在石桌的右面,手掌碰觸在人類修士的胸口處。

顯然,二人互相出手,同歸於盡,可是他們的屍體為什麼沒有倒,而保持了數萬年?

而最為醒目的是魔族骸骨內有一顆明亮的黑色的,拳頭大小的珠子,儘管數萬年過去了,那顆珠子還散發晶瑩的光芒!

「暗、暗羽魔珠!」有一個魔王認出了那珠子,驚叫起來,所以魔族瘋狂了,拚命的湧向了骸骨。

而人類修士則看到了桌子上的兩枚玉簡以及一個玉盒,同樣瘋狂起來,紅著眼睛,湧向石桌,狹窄的山洞裡爆發出激烈的戰鬥。

風乙墨在萬魔山待了幾個月,知道魔族最為高貴的一族就是暗羽魔族,他們才是真正的魔中王者!

只不過暗羽魔極為稀少,一般都是一脈單傳,每一個暗羽魔臨死前結出暗羽魔珠,獲得了此珠便能獲得暗羽魔的傳承,變成真正的暗羽魔!那麼,他就是整個魔族的王!

因此,所以魔王都為之瘋狂!

轟!嘭!

洞內亂成了一團,血肉橫飛,每個人都殺紅了眼睛,全都拚命向裡面沖,許多修士肉身被毀,變成孤零零的元嬰,沒等遁走,就被魔族一口吞了!

魔可是要吃人的!

風乙墨自從出現,便躲在洞壁的一個凹陷內,正好避開了兩伙人的廝鬥,他哪一夥都不幫,安靜的看著。

忽然,山體震動,劇烈的搖擺,整個地面都晃動起來,洞頂上的石塊、灰塵不停的落下,好似地震了一樣。

「不好,整個山要塌了,快跑!」

有人大驚失色,驚恐的叫起來,人族、魔族不再廝鬥,開始拚命向洞外逃命,寶物再好,那也得有命享受才行。

風乙墨見農夫半步化神竟然不顧生死的向裡面衝去,直奔散落地上的玉簡抓去。

然而,兩個魔王早已盯著他呢,看到他不顧一切的抓寶物,從兩側夾擊而來。他們身形高大,一閃,就衝到農夫半步化神修士面前,巨大的手掌拍向他:「滾回去!」

農夫半步化神只好放棄了抓玉簡,手中的三齒釘耙法寶一擺,轟向了魔王,同時,左手一探,凝聚出一隻靈力大手,抓向最明顯的玉盒,拿不到玉簡,玉盒也行。

誰知另外一個血魔魔王出現,雙掌一合,一道猩紅色的血刃飛出,劈在靈力大手之上,那靈力大手頓時煙消雲散,令農夫半步化神暗道可惜,他之所以要以手去抓玉簡而不是以靈力大手,就是怕中途被打斷。

就在此時,山峰終於承受不住劇烈的轟擊,轟隆隆倒塌,巨大的石頭紛紛落下,一片銀輝照射進來,所有的人族、魔族紛紛逃遁,他們再厲害,被亂石壓在裡面,也斷然沒有活命的機會。

誰也沒有發現,當第一縷銀輝傾斜下來,一道細不可見的影子在落石的影子中流淌,飛快的捲走了玉簡與玉盒,剛要去抓魔族骸骨中的黑羽魔珠,那黑羽魔珠嗖的帶起一片黑光,衝天而起,飛走了。

風乙墨只好趁著洞府還沒有完全被淹沒,收了人族前輩的骸骨,以月之影遁遁出了山洞。

剛剛離開,原來的山洞頓時被無數山石所覆蓋,幾個倒霉的魔族、元嬰修士全都被壓在了下面,鮮血從石縫裡流淌出來。

「快追!」魔族見黑羽魔珠向著東北方向飛走,立即追了上前,人族的元嬰修士稍作停留,也不甘示弱的追殺過去。

「不能讓黑羽魔珠落在魔族手中,就是毀了也不能讓他們得逞!」農夫化神期修士吼道,所以人都意識道,一旦黑羽魔珠落在魔族手中,那麼魔族將出現一個黑羽魔!這對於人類來說,是天大的災難!

風乙墨見所以人都走了,想了想,便跟了上前,剛剛奔出便想起來,阿離就在那個方向,立即加快了速度。

數里的距離,轉瞬即到,風乙墨因為落在最後,卻看到了驚人的一幕:黑羽魔珠懸浮藏著阿離的大樹上空,散發出一片片,黑色波紋蕩漾的黑光,似乎把夜空都染成了不見底的黑色,阿離雙目緊閉,被黑光吸了起來,雙臂張開,好像要擁抱什麼一樣。接著,黑羽魔珠嗖的鑽入了她的身體之內,黑光變成了無數黑色絲線,一層層、一圈圈的盤旋起來,好似蠶絲般把阿里包裹起來,就那麼懸浮在空中。

下面的魔族、修士全都目瞪口呆,不明白髮生了什麼,那個飛起的女孩不是魔族之人,怎麼會在這裡?從遠處看,更像一個人類。

忽然,另外一個半步化神臉色驟變,喝道:「快,動手,黑羽魔珠這是認主了,一旦認主完成,新一代的黑羽魔就出現了!殺了她!」說完,立即祭出了法寶,轟向了阿離。

所有人類修士大驚失色,不管那是不是人類,全都祭出法寶對準了巨大黑色繭蛹轟了過去。

魔王們面面相覷,卻沒有人出手相救,因為那個吸收了黑羽魔珠之人不是他們魔族的。

轟!轟!

法寶落在繭蛹之上,把它轟飛出去,雖然沒有損壞,卻也搖搖欲墜,時間一久,必然會被轟殺!

風乙墨不可思議的望著這一切,心中矛盾重重,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獲得了黑羽魔傳承之人竟然是阿離。

一旦黑羽魔成長起來,勢必會統一了魔族,那麼魔族就會變的前所未有的強大,作為人類,他不希望看到這一點。

可是,阿離是他的救命恩人,他不希望她死,尤其是死在自己眼前,親眼目睹阿離的死去,如果是這樣,他一輩子都不會安生!

自己該怎麼辦?

是救了阿離,與所有人類為敵,還是眼睜睜看著她被轟殺?

救,還是不救?

雷遁符出現在他手心,卻遲遲沒有激發,眼中的猶豫、矛盾越來越濃,到底該怎麼辦,如何決斷?

轟!轟!轟!

百餘件法寶把繭蛹轟的搖搖欲墜,用不了多久就會爆裂,裡面的阿離斷然沒有活命的機會! 「大家努力,加把勁,她快要不行了!」農夫半步化神修士吼道,三齒釘耙化為一道黑光,抓向了繭蛹。

嗖!

一道雷光閃過,在所有人震驚中捲住了繭蛹,投向了夜空,消失的無影無蹤,風乙墨出手了!

修士們一呆,認出了是人族的雷遁符,嚷叫起來:「是誰,那人是誰,快追,不能讓他逃了!」

修士架起遁光,追了上去,可是五級雷遁符速度超快,連影子都看不到,根本不是他們能夠追上的,紛紛垂頭喪氣的返回。

魔族的魔王們已經悄然離去,回萬魔山進行彙報去了。

農夫半步化神與另外一個半步化神修士神色凝重,看了看四周剩餘的修士,二百名元嬰修士,死傷四十多人,卻什麼也沒有得到,虧大發了。不過,魔族出現了一個黑羽魔的事情至關重大,必須向人族聯盟進行彙報。

農夫半步化神嘆了一口氣,道:「華兄,情況緊急,麻煩你立即回闊天城,把這裡發生的事情向薛瑩前輩、夜無邊前輩進行彙報,兄弟我帶領他們清理廢墟,不能讓先祖的骸骨曝屍荒野,同時調查那個帶走黑羽魔繭蛹的人類修士是誰。華兄放心,此處的所有發現全都會交給總部,兄弟不會私藏。」

姓華半步化神點點頭,向闊天城的方向飛去。

農夫半步化神帶領所有修士,回到坍塌的山峰前,開始清理。

……

雷遁符雖然速度極快,眨眼就遁出了十餘里,可是時間太短,雷遁符失效后,風乙墨本打算把黑色繭蛹收到須彌鐲內,可是怎麼都放不進去,只好用手托著,施展風遁術,極速飛遁。如果沒有帶著繭蛹到可以施展月之影遁,可是繭蛹也無法融入影子中。

一口氣飛出了千里之外,見沒有任何人追來,風乙墨這才停下來,把手中一直舉著的繭蛹放下,坐在一塊石頭上,看著繭蛹,表情複雜。

最後時刻,他見繭蛹即將被轟碎,還是沒有忍住,出手相救,他不會後悔!

人應該知恩圖報,不管阿離會不會成為黑羽魔,如果不救,看著她死去,他一輩子都不會好過,將會成為他修仙一途上的心結,無法打開!

如果阿里真的成了黑羽魔,為禍人間,那麼,他拚死也要殺了她,為民除害!

似乎黑羽魔珠的傳承沒有結束,風乙墨又安靜的等了一個時辰,天色見亮,他發現,一圈圈圍繞在阿離身外的黑色絲線變成了黑色羽毛,正在驚詫,外殼撲稜稜展開,卻是一對長兩丈的黑色翅膀!

而阿離原來頭上的兩個鼓包也長出了兩根彎彎犄角,她,成魔了!

阿離雙眼迷茫,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本來她躲在樹上,按照風大哥的話,一動不動,誰知一個黑色珠子破空而來,發出一片黑色光芒,然後她什麼都不知道了。

「啊?!」阿離發現後背上的一對翅膀,尖叫起來,轉了兩圈,不知所措:「風、風大哥,這是什麼?我後背上是什麼?」

風乙墨聽阿離還稱呼自己為風大哥,鬆了一口氣,說明她還沒有迷失,便道:「阿離,你聽我說……」接著,風乙墨把事情的經過,原原本本的講述了一遍,聽的阿離目瞪口呆。

「事情就是這樣的,在將來,你就會成為魔族、人類一起尋找的目標。阿離,你有什麼打算?」風乙墨看著阿離,問道。

阿離摸了摸頭上的兩根犄角,苦笑不已,從小被魔族看不清,被人族瞧不上,卻一直自認為是人類,而不是魔族,可是到頭來卻成了魔,魔在人類心目中就是一切罪惡的源頭,所有人看到魔都除之而後快!

她感激的望著風乙墨,道:「風大哥,你救了我,是不是得罪了所有人族?他們肯定會把你當成叛徒的!」

風乙墨沒有說話,他雖然以地變之易形術改變了相貌,卻保不準會被人類修士認出身份,如果那樣,他將無法在人族立足了,將會成為全民公敵!

「謝謝你,風大哥!」阿離低著頭,說道:「帶著我,將會是你的累贅,我一個人走了,找一個沒有人的地方藏起來,直到老死的那一天,誰都不見。」

風乙墨苦笑不已,「傻孩子,如果能夠那麼容易,世間就沒有殺戮了,躲起來不是辦法,他們遲早會找到你。對了,你得到了黑羽魔珠的傳承,都有什麼特殊的能力?總不能只有一對翅膀吧。」

阿離沉吟片刻,道:「我腦袋裡出現了許多信息,一時間無法理順,許多都不明白,風大哥,你能教一教我嗎?」

風乙墨愣了愣,自從接觸了魔族,知道魔族首先強大的就是肉身,魔兵級別的魔族,光憑肉身都能抵抗住下品法寶的攻擊,到了魔王、魔帝,上品法寶都無法破開其防禦力,只有少數魔族會使用類似人類法術的魔法,血魔族、影魔族等高階魔族中的血霧遁、如影隨形等都算是。

可魔法與法術有所區別,自己能夠指點阿離嗎?

望著阿離熱切的目光,風乙墨心中一軟,道:「你說一說,我聽聽,看看能不能幫助你。」

阿離欣喜的跳起來,拉著風乙墨的手,把腦海中的信息說了出來,風乙墨聽后,驚訝的發現,魔法與人類的法術大同小異,竟然有許多相同之處,便根據自己的經驗,給阿離詳細的講解了起來。

時間一晃,過去了半天,風乙墨停止了講解,站了起來,看向遠方。「終於到了!」

阿離一緊張,連忙問道:「風大哥,他們追來了?」

風乙墨搖了搖頭,面帶微笑,道:「不是,是我來了!」

阿離一愣,不明白風大哥什麼意思,就見遠處投來一道遁光,一個一模一樣的風大哥出現在眼前,頓時驚呆了。怎麼會有兩個一樣的風大哥?

風乙墨笑了笑,讚賞道:「不錯,都元嬰了。」

第二分身也笑了,臉色雖然疲憊,見本尊已經無礙,道:「你也不錯,元嬰八層,用不了多久就會化神,接著就是飛升,希望能夠儘快去靈界!」

說完,在阿離目瞪口呆中鑽入了風乙墨的身體內。

「風大哥,他、他……」阿離獃獃的,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他是我的分身!希望你能夠保守秘密。」風乙墨道。

「風大哥,放心,就是死了,阿離也不會說的。」阿離一臉嚴肅的說道。 對於阿離的誓言,風乙墨並不擔心,阿離雖然還是一個孩子,可是極為誠信。

「好了,剛才給你講了那麼多,最起碼你應該會使用一對翅膀,關鍵時候逃跑不是問題,看看還能掌握什麼,無論任何時候,活著才是最重要的。」風乙墨道。

「哦,阿離知道了。」阿離離開風乙墨數丈,身後的黑色翅膀撲稜稜展開,緩慢的一下下的扇動,掀起了一陣陣大風,整個身體便離地而起,懸浮在半空,接著用力一扇,整個人箭一般飛了出去,卻因為用力過猛,撞在了一棵大樹的樹冠之上。

阿離哎呦叫了一聲,狼狽的從樹上跌下來,尷尬的笑了笑,繼續試飛。

很快,沒有幾次,阿離便能像鳥兒一樣自由的飛行了,興奮的小臉通紅。

「阿離,你以最快的速度飛,我看看!」風乙墨道。

「好的。」阿離振翅高飛,身形唰的閃出四十幾丈之外,速度驚人。

風乙墨滿意的點點頭,別看是一對翅膀,可速度卻相當於元嬰大圓滿,至少逃命不成問題。

「如果以這樣的速度飛行,你大概能夠堅持多久?」風乙墨又問道。

「可以連續揮動一百下左右,風大哥,是不是夠用了?」阿離明白風乙墨的想法,心中感激,風大哥考慮事情就是仔細啊。

一百下,足有二十多里,基本上夠用了,便問道:「除此之外呢,你能不能把翅膀收了?如果一直背著一對翅膀,太明顯了。旁人一看就知道你是黑羽魔。」

阿離想了想,嘴裡叨咕了幾聲,一對緩緩扇動的翅膀便唰的收入她後背之中,原本就破破爛爛的衣服露出了兩個大洞,那是被翅膀撐破的。

「翅膀能收起來,頭上的角就沒有辦法了,風大哥,我今後只能待在魔族的世界,去不了人類的城池了。」阿離有些難過的說道。

風乙墨想起了那個魔族族長夫人,也是魔族,頭上的犄角卻用頭髮遮擋起來,不注意還看不出,於是,學著,給阿里弄了弄,一個小丫鬟就出現在他面前。

其實阿離的樣子不難看,只不過平時都是蓬頭垢面,看不到真容罷了,被風乙墨胡亂的弄了弄,反而漂亮許多。